半空,廉知音嬌軀迅速下降一丈。與此同時,其身體凌空轉動,手中長劍每旋轉一周,就爆射出無數道青金色的劍芒。這些青金色劍芒在空中匯聚,形成一條青金怒龍,盤旋天際。

見識到廉知音這一招的厲害,潯仇更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雙腿凌空盤坐下來,眼瞳中都是閃爍著斑斕色彩。下一刻,潯仇身體一躍,升上半空,與廉知音平行而立。

與廉知音那旋轉中催動劍招的方式不同。潯仇雙手平伸,整個人姿勢優美的靜立在虛空之上,一股黑色的星雲,在他身後慢慢匯聚,形成一團流動的光華,圍繞著他輕輕的旋轉著。

天地間,在這一刻突然出現異變,只見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開始變暗。潯仇身上一股極為彪悍的氣息,瞬間就將廉知音那股青金龍威壓下。整個山谷上,充斥著那霸道狂烈的氣息,就宛如滅世的雷霆一般,猛然間想要摧毀一切。

對面,廉知音也是被潯仇身上這股霸道的氣息所震驚。她幾乎不敢相信,為什麼潯仇能引動如此強橫的劍招,那狂猛的氣息,就宛如要撕裂世間的一切生靈,兇猛而狂烈,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潯仇雙眼中閃爍著斑斕色的光焰,四周那旋轉的黑色雲圖越來越快,上面點綴的點點星光又帶著一分說不出的妖異色彩。而後一道黑色長劍從潯仇腦袋上百會穴處緩緩冒出,那冒出的黑色長劍每旋轉一周,就爆發出一團玄奧的黑芒,那不停向上的延伸的黑色劍芒,就宛如伸入了雲霄,將整個山谷捅了個通透。

這一刻,整個山谷都被那黑色劍芒所籠罩。在周圍探寶的一些人,在這一刻都抬頭看著這個方向,不知道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潯仇靜立在黑色雲圖之前,就宛如從星海中走來的使者,神秘而詭異。潯仇在這一刻,終於將第二招—意劍式完全施展出來。讓他想不到的是,這強大無比的劍意,竟然能有如此威力,比起當日斬殺錢家老二時要強大太多了。

這邊,廉知音雖然驚訝潯仇的強大劍招,但她也不是輕易退縮之人。她對自己的在劍術上的造詣,有著絕對的自信,她相信只要自己全力而為,一定可以打敗潯仇。

看了對方一眼,廉知音全身陰陽二氣猛然以十倍的速度開始匯聚,整個人瞬間就出現在了潯仇三丈外,一雙玉手在胸前緊扣。

半空中,廉知音嬌喝一聲,道:「劍龍滅世。」說完,那青筋怒龍仰天怒吼,而後俯衝而下,隨著青金色的怒龍俯衝,整條龍從頭部開始變化,形成一道青金色長劍,待得那龍尾化為劍柄,整個青金色長劍上都是響徹著低沉的龍吟之聲,強勁的劍勢作用下,地面寸寸崩裂。

下一刻,那聚集了黑色星雲的黑劍便與怒龍所化的青金色巨劍相撞,兩股強大的光芒在空中相遇,頓時爆發出刺眼的光芒,帶著無數五光十色的霞光異彩,如落英般飛舞在兩人上空。與此同時,雷鳴巨響隨著強勁的爆炸,傳遍整個山谷。

半空中,廉知音的嬌軀在強勁的爆破力下,被震飛三丈,身影不停的搖晃擺動。美麗的玉顏上,此刻臉色蒼白,眼神暗淡無光。很顯然,潯仇這全力一擊,使得她受傷不淺。

對面,潯仇的身體也是被震得衝天而起,在地面上連連暴退數步,最後一腳踏碎一塊岩石,這才止住身體。

「唔!」

竭力穩住搖搖欲墜的身體,廉知音悶哼一聲,覺得喉嚨都是一緊,腦袋都是有些暈眩,不過這種時候,她並不想在潯仇眼前示弱,而是倔強的揚起頭,看著此間同樣有些狼狽的潯仇。

就算不能贏,我也絕不能輸!

廉知音心中不甘的想著,不過她顯然還是高估了自己身體的承受力!

「噗嗤!」

血氣激蕩,痛覺襲來的時候,她再也支撐不住,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都是散架了一般,便是要軟躺下去。

不遠處的潯仇見狀,也不顧及自己同樣疲累的身體,直接調動起周身已經不怎麼充裕的罡元,直接將自己的身體拉近到廉知音身邊,一把將她抱在懷裡。

雖然身體疲累,但廉知音的意識還是很清醒,被潯仇這樣抱住,她心中一惱,但想起對方也是關心自己,便也不再掙扎。同一時間,異性的味道傳入鼻孔,令得少女絕美的臉蛋上浮現出一抹嬌羞的神色。

不過,向來爭強好勝的她,怎麼可能這樣認輸。

瞅准了機會,廉知音提起所剩不多的力氣,一掌推在潯仇的胸膛上,同時間,右腿向潯仇小腿根部猛地一掃,將潯仇直接放倒下去,而她也是消耗了最後一絲力氣,跟著倒在了潯仇的身體之上。

後背摔在地上,正面又被廉知音砸了一下,潯仇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卻是依舊聲音輕柔的道:「別鬧了,你怎麼樣?」

似乎是感覺到這樣的動作太過親密了,廉知音為了減少與潯仇的身體接觸,兩掌死死的按在地面上,有些泛紅的臉蛋與潯仇側臉分離,無力而又有些欣慰地道:「你先倒下的,還是…還是我贏了。」

說完這些,廉知音只覺眼前一黑,整個人都是暈了過去,那秀氣而誘人的薄唇剛好落在潯仇的嘴巴上。

兩人唇角一觸即離,少女那精緻的臉蛋向下一滑,與潯仇的側臉緊緊相貼。

壓住身體的躁動,潯仇深呼一口氣,嘴角似乎還帶著一抹醉人的清香,看著少女因勞累而緊皺的秀眉,那蒼白的小臉上,似乎還帶著一絲不服輸的倔強。

潯仇望著,竟是溫情的笑了起來。

好一個倔強而又不失可愛的姑娘。 天朗風清,五陵山脈中難得遇上這樣的好天氣。

山谷口,一陣清風吹過,林叢中閃過一道貓著腰的影子,鬼鬼祟祟的模樣,就像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一樣。

這道人影出現之後,先是十分警惕的向周圍來回掃了一圈,發現並沒有什麼異常,這才抹了把汗,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總算是沒有被什麼人發現。

「潯仇,你這樣把一個女孩子丟在這種地方,是不是太沒風度了。」這道貓著腰跑出來的人正是潯仇,當他從山谷中冒出身子,還沒來得及多走一步,出現在他身前的魔念,便是雙臂環抱於胸前,有些鄙視的沖他說道。

聽了魔念這站著說話不腰疼的理論,潯仇翻了個大白眼,這怎麼能叫沒風度,這魔念說話也真是太難聽了,他之前為了給廉知音那丫頭療傷,耗費了自己很多佛門之力,而且將儲存的幾枚自己都不捨得用的療傷聖葯都給她服下去了,可是下了大本錢。而且話又說回來,之前贏下賭約的人也是他,按照約定,他跟那丫頭已經沒有什麼關係了。

「其實你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只不過那丫頭古靈精怪的,可不是你說甩掉就能甩掉的哦。」魔念的聲音中有些幸災樂禍,潯仇聽了冷哼一聲,顯然沒有怎麼當回事,這傢伙,就知道開玩笑。

之前出來的時候,他專門仔細看了看,那廉知音還沒醒來,現在他出了山谷一溜煙的跑掉,她上哪找去,她以為她是誰啊……

潯仇心中碎碎念,才跨出山谷一步,便是注意到地上有一個嬌小的影子投過來,他疑惑的抬起頭,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整個人都是原地愣住了。

「你…你到底還是不是人啊?」看著幽靈一樣出現,嘴角還掛著冷笑的廉知音,潯仇先是嚇得拍了拍胸口,然後極為無奈的道。

瞪了潯仇一眼,廉知音秀眉一揚,冷聲道:「我看你才不是人呢,這荒山野嶺的,居然把我一個弱女子丟在這種地方,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嗎!」說到最後,廉知音的語調越來越大,就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樣。

得理不饒人啊,不對,她連理都沒得好不好!

潯仇無可奈何的抬起頭,道:「廉姑娘,咱們之前的賭約難道你忘了嗎?你輸了,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啊,你現在纏著我,會讓我鄙視你的。」

廉知音揚起小腦袋,懶洋洋的道:「信守諾言那說的是君子,是說你們男人的,我是個姑娘家,不用遵守什麼誠信,而且你沒有聽說過嗎,男人跟女人在一起的時候,女人就算是做錯了,也是對的,明白嗎,大笨蛋。」

潯仇暴汗,這都是什麼狗屁理論啊,你這些道理是瘋子教的吧?潯仇瞥了廉知音一眼,心中不認同的道,而且那句話有一個很重要的前提條件,說的是男人對自己的女人,你又不是我女人,幹嘛也要那樣對你。

「再說了,我有說要跟著你嗎?這五陵密藏總不是你家開的吧,本小姐願意往哪走就往哪走,跟你這傻大個子有一分錢的關係嗎?」廉知音言罷,伸出纖纖玉手理了理鬢前髮絲,一副柔美的樣子,不過此時在潯仇眼中,卻是讓他頭疼欲裂。

無奈之下,潯仇也懶得跟眼下這丫頭多費唇舌,扭頭就走,顯然,廉知音是打算跟定他了,潯仇走她就走,潯仇停她就停,完全是一副小跟屁蟲模樣。

「大小姐,小祖宗,小祖奶奶,你高抬貴手放了我好不好,你這樣跟著我,別人還會以為我們兩個有什麼不正常的關係。」被一個人跟在後面,潯仇總是覺得有些彆扭,實在熬不住了,便是轉過頭,苦著一張臉求道。

廉知音俏臉上浮現出一抹得意之色,假裝十分驚喜的道:「這位公子,想不到你也是往那邊趕,真是好巧,咱們每次都走一樣的地方,看來還真是緣分啊。」

潯仇撇了撇嘴,裝吧,你就狠狠的裝吧。再裝你的演技也是這麼爛。

心中吼了一聲之後,潯仇撇了撇嘴,「大小姐,你是在說冷笑話嗎?真的一點意思都沒有。」

廉知音看著潯仇那不耐煩的死皮臉,心中也是有些小小怨氣,雙手叉腰,薄怒的道:「你這個傻大個子瞎擔心什麼,不就是跟你走一段路,至於嚇成這樣嗎?婆婆媽媽的像個女人,再說了,本小姐生得花容月貌,百媚橫生,你看看你,傻頭傻腦的,誰會以為咱們會有什麼不正常的關係,可能嗎!」

「再說了,就算是有看錯的,我還怕別人說自己鮮花插在牛糞上了呢。」說到最後,廉知音更是一副委屈大發的模樣碎碎念。

「呃……」潯仇險些噴出血來,瞬間被雷倒了,他承認,這廉知音長得的確是很漂亮,自己雖然不算自戀,但摸著胸口說實話,自己也不能算是牛糞吧。

看來得轉換策略了。

知道常規辦法是攆不走這個小魔女了,潯仇臉上表情一轉,勾起的嘴角上帶著淫邪的笑意,一雙賊眼放肆的在少女身上來回掃視,最後更是有些噁心人的用舌頭舔了舔上唇,威脅道:「雖然你比較煩人,但長相還算不賴,而且這種嬌小的美人我最喜歡,實話告訴你吧,你跟著我,到了晚上我就會獸性大發,保不準把你當場做了,到時候你後悔也晚了。」

廉知音等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上下打量著潯仇,最後小手捂著嘴巴,噗嗤一聲笑出來,樂呵呵的拍手道:「到了夜晚獸性大發?你不會說自己見到月亮會變成大猩猩吧,那我更得好好看看了。」

潯仇牙齒咬得嘎嘣緊,腦袋幾乎快炸開了,這小魔女,明顯是上天派來懲罰他的啊!

「你知道,我說的獸性大發,不是你說的那個意思。」潯仇一臉獰色,一字一句的咬牙切齒道。

小腦袋搖地跟個撥浪鼓一樣,廉知音淡然的道:「沒關係,到時候你若是想使壞,我就用劍把你的老二給割下來,你放心,我手法很快哦,保證一下子就割掉,完全感覺不到疼痛哦。」

廉知音拔出長劍,玉手輕輕一彈劍身,伴隨著一道鏗然劍鳴,潯仇竟是生出了一種手捂褲襠的衝動,也是覺得身體的某些部位都是感受到了一股陰森涼意。

對於自己能幾句話便是扭轉戰局,廉知音表現的很得意,但還是睜著一雙水靈靈又無辜清純的大眼睛,脆生生的道:「大哥哥,你要不要現在就嘗試一下?人家很樂意幫你哦。」說到這,廉知音還嘟嘟粉色的小嘴。

「啊!蒼天吶,你劈了我吧!」

潯仇仰天吼了一聲,吼過之後,整個人都是泄了氣的皮球,霜打的茄子一樣,萎了。

茅山道士驅邪錄 敗了,徹底的敗了!

「想跟,你就跟著吧。」再轉頭說話的時候,潯仇已經有氣無力,而看著潯仇那半死不活的模樣,廉知音很得意的笑了笑,露出一口小白牙,配上精緻側頰上的兩個淺淺酒窩以及那素麵朝天的樣子,簡直是美麗又可愛的小女神,哪像是把潯仇險些氣瘋的難纏主。

不過,望著潯仇的背影,廉知音還是想起之前在林中,少年幫她療傷時滿頭汗水的專註樣子,她知道,其實他在戰鬥之後也很累,只不過在強撐著而已。其實那些事情,他可以不用做的。

想到這,少女琉璃色的美麗眼眸中多了一絲髮自心底的溫情,而後腦海中閃過南宮盈盈的模樣,又是令她不服氣的撅了撅小嘴。

哼,上天真是不公平,什麼好事都叫她攤上了!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天下震驚

泰山境內,無數人只能遠遠觀望。

泰山之巔的大戰實在太激烈了,光是戰鬥的餘波都足以要他們的性命,畢竟上面劍氣,刀氣交錯縱橫,神通鋪天蓋地,哪怕是蹭著點皮,那也非死即傷。

原先泰山之巔的人都已逃下山,此時抬頭看著天空。

他們隱約間還是能夠看到,五人在交手,頓時驚為天人,隨後又看到有金光墜落,黑風潰散,隨後見到了仙域四公子被擒。

這一切如夢似幻,完全超出他們原來的預料。

起初他們以為王歡必敗無疑,可隨著大戰的交鋒,王歡不僅沒有敗,還穩居上風,到現在更是擊敗仙域四公子。

「怎麼可能,仙域四公子聯手,竟然敗了,這不是真的,一定是我看錯了,看錯了……」

小如睜大眼睛,難以置信,非常難受的道。

「看錯了?我看你是眼睛瞎了,王神話神通蓋世,天下無敵,我們看的一清二楚,仙域四公子已經完了。」旁邊的人冷哼一聲,這個女人真是可笑,那口氣好像巴不得王神話落敗一樣。要是王神話落敗,對你一個世俗中人有什麼好處?

「不會的,不會的,連城公子這麼強,怎麼會敗給王歡這個世俗中人!」

小如已經有些癲狂,喃喃自語,對周圍投來異樣的目光毫不在意。

「小如,你別說了……」他的哥哥拉著她的胳膊,拚命的提醒,要是讓這些人知道她是連城公子的丫鬟,那還了得。

他們仗著連城公子的勢,可沒少欺凌這些世俗中人。

現在靠山倒了。

剩下的日子,只能夾著尾巴做人了。

「不,哥,不可能的,你告訴這都是假的,連城公子怎麼會敗,他是仙域公子,是我的主人,我知道他很強的。」小如雙手抓住他的胳膊,拚命的搖晃道。

「仙域的走狗!」

她這話一出,周圍許多人的眼神都變了。

「我知道她是誰,是連城的丫鬟,投靠仙域,現在仙域四公子落敗,你還想狐假虎威,兄弟們,報仇的時候到了。」

一名情緒激動的修鍊者怒吼一聲,率先向著小如兩人出手。

這只是一幕。

逆仙盟,整個會議室一片死寂。

「王老神話,他贏了?」突然,有人大破寧靜,頓時整個會議室發出一片歡呼。

「太不可思議了,王老神話竟然這麼強,我的天!我們逆仙盟反擊的時候到了!」

玄武激動站起來,揮舞著拳頭,王歡一人降四公子,仙域這次下界之人已經全軍覆沒,雖然還剩下一些仙台高手,可他們群龍無首,已不是大患。

「反擊!」

「反擊!」

華夏修鍊界,幾乎所有勢力都在發狂,被仙域壓抑了這麼多年,他們卑躬屈膝的活著,見到仙域之人更是繞著到走。

有的人門派祖地被搶佔,有的實力被仙域殺的血流成河,幾乎滅門。

這一切仇恨,他們都埋在心裡,不敢聲張。

就是因為實力不如人。

可是現在仙域垮了,這個壓在他們頭上的龐然大物轟然倒塌,被王歡一人擊敗,壓抑在心裡的情緒瞬間被點爆。

反攻的時候到了!

而那些投靠仙域的實力,此時徹底慌了,心裡緊張不已。

他們怎麼也想不明白,仙域四公子,這麼強大的存在,為什麼會敗?這些人無論是功法,神通,境界都比王歡要高,四個人聯手都敗了。

這個時候說什麼都沒用了!

泰山之巔的大戰,他們親眼目睹,就算沒有在現場,但是視頻中景象也很清楚。

「快,快去泰山之巔,負荊請罪,請求王神話的原諒,我們也是無辜的,當初若不投靠仙域,我們早就死了啊。」

「事不宜遲,快去!」

這些內心裡很惶恐,深怕被事後清算。

「你們說,這事真的定了嗎?不會再有什麼變故吧,仙域還有沒有翻盤的機會?」也有些人還在猶豫不定。

眾人聞言,心中一陣冷哼:「這個時候還在猶豫,你害死大家嗎?連泰山之巔都打崩塌了,四位公子都像死狗一樣被綁著。翻盤?還怎麼翻盤!」

「這時候還在妄想,你當真該死!」

各大門派也開始混亂,特別是已經投靠仙域的人,原本一些人心中本來就是被迫屈服,現在看到希望,紛紛開始反抗,將投降派當場擊殺,隨後親自去泰山境內負荊請罪。

「王歡,他做到了。」謝芳菲心中一喜,不過很快又有些淡淡的憂傷。

王歡解決了世俗界最後的麻煩,下面肯定就要千萬仙域。

下一次見面,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泰山之巔,此時已經成為一片廢墟,王歡獨自站立著,金鵬仙君四人躺在地上,滿臉鐵青。

「王歡,你好大的膽子!」

「竟敢封印我們,有種便把我們殺了,要不就將我們放了,否則我一定讓你永無寧日。」

幾位公子發出憋屈的怒吼聲。

心中更是羞怒交加,他們是什麼人,自喻仙人,視世俗界為螻蟻,現在他們竟然落入螻蟻手中,這事肯定會傳遍仙域,而他們也將被釘在仙域的恥辱柱上,再也無臉見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