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影抱著她,腳步一步步的發沉,雙眸的光芒暗沉得厲害。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

從開始君雲卿還能有意識的說自己困了,到現在忽然毫無徵兆的睡著,君雲卿的身體在一點點的衰弱。

這種衰弱毫無跡象,甚至君雲卿自己都沒有任何感覺,北冥影卻能從她一點點加重的反常中看出來。

他微微閉了閉眼。

將手搭上她的脈門,將自己的玄氣輸入了進去。

沒有……

還是什麼也查不出來!

北冥影重重的一拳砸在旁邊的多寶格上,偌大一個擺設在他的玄氣攻擊之下,無聲無息的碎成了粉末。

「君上。」魏明和儲浩出現在房間之中,半跪在地上低著頭,一眼也沒有看向被北冥影轟成碎末的多寶格。

北冥影雙眸幽沉的瞥了他們一眼,將懷裡的君雲卿輕輕的放在床上,方才轉過頭,問道:「查得怎麼樣了?」

「四域盟中並沒有尊級煉丹師,但木景尊者本人卻和中央天域極富盛名的丹尊鬼老很有交情,據說他可以隨時隨地聯繫到鬼老!之前雲逸誤入神道秘境,雖然大難不死得到神道秘訣殘卷,但身體卻遭受重創,本來是會留下極重隱患的,是木景尊者聯繫鬼老,及時救治了雲逸,方才免除了後患。」

消息自然是從東煌商會那查出來的。

當時鬼老救治雲逸,因為是突發事件,需要的一些靈藥都沒有,是在東煌商會處調集的。

因此,東煌商會對此非常清楚,只是,事涉鬼老和木景尊者,這消息是保密絕不外傳的,中央天域的人都不知道此事。

東煌明汐身為商會的繼承人候選之一,同時又是少東家,才能夠將消息調取出來查閱。

北冥影點了點頭。

他在發現君雲卿身體不對的那天,就讓魏明他們去找東煌明汐查了。

事情比他想象的還要好一點,他本想木景尊者會認識一兩名丹尊,到時他願意付出一些代價,請對方出手幫忙引薦一下,卻沒想到木景尊者和鬼老的交情如此好,竟然能直接聯繫到鬼老,緊急趕來救人。

煉丹師的脾氣大多古怪隨意,因為經常四處尋找靈藥研究煉製丹藥,所以向來如閑雲野鶴一般居無定所,很難找到本人。

就是找到了,不是極好的交情,或者開出了讓他無法抵制誘惑的條件,他們也未必肯出手,更別說緊急趕來了。

畢竟如果世上等著他們出手救命的人多了去了,每一個都第一時間匆匆趕去,他們還要不要過日子了?

這其中,尤其以鬼老的脾氣最古怪,但同時,他的丹術,在眾丹師之中,也是備受推崇的。

迄今為止,只要他答應出手救治的人,還從沒有出過意外。

如果能夠通過木景尊者請來鬼老,或許能查出君雲卿身體莫名其妙衰弱的原因。

「雲逸那邊是怎麼回事,查出來了嗎?」北冥影一刻也不想等,想要儘快見到木景尊者,但云逸回去后就不見蹤影。

負責打探這事的儲浩回道:「屬下查探到他當天下午就緊急進了四域盟木景尊者的後山居所,到現在都還未出來,具體發生了什麼事,無法打探。」

一回來就被木景尊者叫去了?

北冥影蹙眉,「繼續派人盯著,他一出來立刻回報我。」

「是!」

兩人齊聲應道,旋身消失在原地。

北冥影回頭看了君雲卿面色紅潤恬靜的容顏一眼,雙眸微闔,時而閃掠而過的光芒凌厲,讓人見之觸目驚心。

無論需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他都不會讓她有事! 君雲卿第二天醒來就不見了北冥影的蹤影,聽魏明稟報說是去見血煞的其他三位統領去了,君雲卿點了點頭,北冥影如今接手了血煞,自然有自己的事需要處理。

她也不是那種一刻也離不開人的嬌嬌少女,只問了問北冥影什麼時候回來,得到確定答案后,便帶著魏明出了門。

這是北冥影規定的,以後她出門,身邊絕不能少了人。

君雲卿還開玩笑說他這麼緊張,難道還怕她被別人拐跑了?

然而北冥影什麼也沒說,就看著她不說話。

被他這麼看著,君雲卿還真是壓力山大,連忙點頭下來。

君雲卿本來也不在乎身邊是不是有人跟著,以前在君家時,她身邊就跟慣了人。

以前的君雲卿太過懦弱,君老爺子不放心,在她身邊安排了很多人,這些出自對自己的關心,她沒有拒絕的必要。

何況她也很享受這樣的關心。

「君后,這裡就是您叫我跟著的那名女子的住處。」魏明領著君雲卿來到一處稍顯得有些破舊的宅院前。

面前的大門已經破舊脫漆,大門兩旁的石獅子也已經殘破了,一個沒了手腕,一個腳下踩著的球已經被磨得沒了輪廓,顯然這座宅院的主人已經沒落。

君雲卿來的時候已經打聽清楚了,宅子中住的是顏素錦一家。

說是一家實際上只有五口人,分別是顏素錦和她年幼的弟弟,以及她常年卧病在床的母親。剩下的兩個人是自幼照看她到大的奶媽和她的兒子。

因為受過顏素錦母親的恩惠,所以在其他傭人都因為顏家開不出工錢離開后,奶媽帶著自己的兒子留了下來。

原本顏家之前的日子沒有落魄的,甚至比之焦家也差不了多少,顏素錦的父親是一名巔峰玄君境的強者,在四域盟也是小有地位,和焦子琰的父親是同一個小隊的成員,兩人感情十分要好,在顏素錦和焦子琰出生后,就為兩人指腹為婚。

如果一直這樣下去,或許會是一樁美滿的婚姻。

然而在顏素錦十歲時,她父親卻忽然在一個秘境中出了事,當場身亡,也屍體也沒能找回來。

顏家並不是那種世代傳承的世家,顏父有現在的實力和地位,全是自己一手打拚出來的,頂樑柱一倒,家中立刻就垮了,顏母聞訊就此病倒,從此一日三餐都要人照顧。

顏家就這麼沒落了下去,但是和焦家的婚約還在,因為顏父曾經救過焦父的命。

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或許很多道德準則都是可以踐踏的,但是像這種袍澤之情,救命之恩卻不可以!

因為如果你在這種事情上忘恩負義,那麼其他的玄者也不敢和你合作,將自己的後背交給你!何況焦父和顏父那樣過命的交情,焦家要是敢退婚,在四域盟絕對混不下去。

所以這門婚事就這麼延續了下來。

不知道多少人羨慕顏素錦,有這麼一張護身符和重新飛黃騰達的機會,因為在顏父死後沒多久,焦父就在一次修鍊中突破到了半聖境!如今只差一步之遙,就可以晉入玄聖境!

到了玄聖境,那可就是長老了,地位和之前天差地別!

君雲卿輕鬆將顏家的底細打聽了個底朝天,確定顏家的確和西荒神宮沒關係!

顏父施展的武技功法,並沒有西荒神宮的痕迹!如果祖上曾經有人是西荒神宮的強者的話,就算無法回神宮開啟道體,獨門功法和武技也應該會傳下來,只是沒有道體配合的話,修鍊起來比較艱難,而且威力也沒那麼強。

但好歹是有傳承。

顏家卻什麼也沒有。

至於有沒有和西荒神宮有關的物品,君雲卿還要進去看看才能驗證。

想著,君雲卿提步走向大門,魏明則隱匿了身形,在暗處跟著。

「咿呀。」君雲卿正準備敲門時,大門在這個時候正好打開,一個人影從裡面跨了出來,抬頭看見君雲卿頓時一愣。

「你……你是思月樓那位姑娘?」顏素錦看著站在自家大門口的君雲卿,一眼就認出了她就是在思月樓里拉了她一把的紅衣少女,面上露出明顯的驚訝。

君雲卿見她雙眼紅腫,顯然剛剛才哭過。

她笑了笑,點頭道:「是我。想不到姑娘還記得我,我今天來找姑娘是有件事想驗證一下,能進去聊聊嗎?」

顏素錦有些猶豫,但看君雲卿孤身一人,又是一個女孩子,便點了點頭,道:「好,你進來吧。」

她將君雲卿讓了進來,帶著她進了正院。

給君雲卿倒了杯水,顏素錦歉意的咬了咬唇,道:「抱歉,姑娘,家裡已經沒有茶葉了,只能用這個來招呼你,還請你不要介意。不知道姑娘找我有什麼事?」

君雲卿也不喜歡拐彎抹角,當即就將自己在顏素錦身上感受的觸動說了一遍,當然,她掩去了荒神烙印,只說是自己心生感觸。

「那是我們西荒神宮獨有的辨別辦法,當時我拉著你時,感受到了那份觸動,所以才會問你知不知道西荒神宮,或者,家中有沒有和我們西荒神宮有關的物品。我們西荒神宮是以日月星三種形象作為圖騰烙印的。」

顏素錦聽完君雲卿的話有些發愣,她身上引起了什麼西荒神宮的觸動?

她搖了搖頭,「我不知道,我從來沒有聽說過西荒神宮,也沒見過你說的,擁有那樣圖騰烙印的物品。」

顏素錦開口時,君雲卿也已經運轉西荒神宮的日月星之力,將整個宅院直至地底千米範圍都查探過了。

的確沒有發現任何擁有西荒神宮氣息的物品。

這就奇怪了。

什麼都沒有,那荒神烙印怎麼會在她觸碰到顏素錦時觸動內?

忽然,她心中動了動。

難道問題在顏素錦身上?

想著,她對顏素錦道:「顏姑娘,能把手給我握一下嗎?」

顏素錦點了點頭,將手伸了出來。

兩人的指尖剛碰到,君雲卿左臂之上的荒神烙印就開始發燙。

君雲卿收回手,這種感覺頓時就不見了。

再碰一下,荒神烙印又發燙了!

很顯然,引動荒神烙印的,就是顏素錦本人!

君雲卿心中有什麼飛快的一閃而過,她正要抓住這瞬間的靈感,外面的大院里忽然吵吵嚷嚷的傳來了一陣陣巨大的喧嘩聲。

「顏家的人!顏素錦,滾出來!」 此刻,顏家的大門口,擠擠攘攘的圍了一群人。

這些人一個個人高馬大,身上穿著制式的護衛服,手上按著刀鞘,身上散發著一股精悍的氣勢。

他們每四人一組,各自抬著一口大箱子,足足有十幾口,一字排開,堵在了顏家大門口。

最前面,是一名做貴婦打扮的女子,身上穿著華麗的服飾,髮髻上插滿了各種名貴的釵環,在太陽上閃爍著炫美的華光。

她身邊跟著幾名丫環僕婦,此刻正對著大門不住的叫罵拍門。

「顏素錦,快滾出來!」

「對!不要在裡面做縮頭烏龜!」

「以為你躲在裡面就逃得過嗎?做下這樣的醜事,你們顏家一輩子都別想抬起頭來!」

幾名膀大腰圓的僕婦拚命的拍打著顏家的大門,粗亮的嗓門很快就引來了附近的圍觀者。

「是焦家的人!」

「那不是焦四娘嗎?聽說她嫁給了四域盟的一位長老,焦家有現在的地位,除了焦家主擁有半聖境的實力外,就是因為她。」

眾人認出了那名貴婦和護衛們的來歷,頓時紛紛竊竊私語。

「他們來這幹什麼啊?看這架勢,是來退婚的?」

「不會吧?焦家的人不要臉了?顏素錦她爹可是救過焦家主的命!這麼翻臉無情,忘恩負義,誰以後還敢和焦家的人一路啊!」

「誰知道呢,看焦家這模樣,的確是來者不善啊!聽這話罵的……」

「看看再說吧!」

……

高聲叫罵的聲音傳入正院,君雲卿蹙眉,腦中的思路被打斷,正坐著的顏素錦卻是「噌」的一下站了起來,喃喃道:「是他們……他們來了?他們來幹什麼?退婚?」

她每說一句,面上的神色就更慘白一分,猶如刷上一層層的白漆,說到最後「退婚」兩字時,面上的血色便如同被什麼抽干一般,不剩半點。

顏素錦沒想到,焦家的人真的上門來了。

是了,那天從思月樓回來,焦子琰就派人來告訴她,給她三天的考慮時間,若是不答應,後果自負。

今天就是第三天。

聽著外面一聲比一聲高亢的叫罵,又想到焦子琰說的那些話,顏素錦表情恍惚,焦家的人當真是要逼死她啊……

這時,門外,焦四娘扶著鬢邊的青絲,面色高傲的看著顏家的大門所在,不耐煩的喝道:「你們一個個都是蠢的嗎?叫不開門,就給我砸開!顏素錦做下這樣的醜事,自己不怕丟臉,我們焦家更沒什麼好怕的!」

幾名僕婦聞聲一下有了底氣,掄起蒲扇一般的大手,運起玄氣,朝顏家大門轟了過去。

當下砰的一聲,將顏家的大門給轟成了兩半。

「哎呀!」奶媽這時匆匆趕來,差點被兩扇倒下來的紅木大門壓住,當下驚叫了一聲,一下暈在地上。

「進去找顏素錦!」

沒有理會暈倒在地的奶媽,焦四娘一招手,帶著一群人湧入了顏家的正院。

顏素錦正從招待君雲卿的大廳走出,便看見焦家的一群人呼啦啦的涌了進來。

「你們焦家到底想幹什麼?」她蒼白著臉質問道。

焦家要退婚就退婚,顏素錦不怕他們,她是寧死也不會屈服的!

但不代表她忍受焦家的人在他們顏家大鬧,辱罵她!

他們顏家再破落,也是有尊嚴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