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園距離明月家並不遠,而且李學浩也不是第一次來了,當初就是在這裡,遇到了那個白骨鬼影。

這是個小型公園,更迎合小孩子的口味,玩具屋、蹺蹺板、滑梯、鞦韆應有盡有,顏色更是小孩子最喜愛的五顏六色。

「我們第一次就是在這裡玩的鞦韆吧。」明月結花直接走到一架鞦韆前,抓著鞦韆上的纜繩,輕輕晃動著。

隨著她的晃動,鞦韆盪了起來,只是上面沒有人而已。

「是的,結花姐。」李學浩就站在一旁,他不清楚明月結花帶他逛公園的目的,但想來,可能是有什麼事要跟他說吧。

晃了一會,明月結花可能是覺得無聊,她停了下來,轉而坐在鞦韆上。因為從一開始就是為小孩子準備的,鞦韆有些小,離地距離也短,擁有一雙大長腿的她不得不蜷著雙腿。

「對了,小百合她們好嗎?」一邊用雙腿支撐著地面擺動鞦韆,一邊問道。

「嗯。」李學浩點了點頭,認真說起來,明月結花住在家裡時,和千葉小百合幾人的關係都顯得比較陌生,尤其是瓜生麻衣,有意無意地針對她,不滿她搶走了唯一的「表姐」稱呼。

「那麼……你比較喜歡誰呢?」明月結花繼續問道,語氣顯得漫不經心,像是隨口一問的那種。

「什麼?」李學浩一時沒明白她的意思。

明月結花停下撐腿的舉動,抬頭看著他:「我問的是,在小百合、由貴和麻衣之間,你更喜歡哪一個?」

「呃……」這個問題,李學浩無法作答。

明月結花卻不放過他,繼續說道:「還有山本綾音和福圓直美,如果讓你選擇其中一個,你會選擇誰?」

「我可以拒絕回答嗎?」李學浩苦笑了笑,像這樣純粹是為難人的問題,根本就不會有答案,他也不會真的去想,畢竟他現在招惹的女孩子,好像不止這麼一點。有時候想想,他確實很人渣。

「花心的小鬼!」明月結花不置可否地罵了一句,像是恨鐵不成鋼,又似乎帶著一些意味難明的酸意。

李學浩只能生受著,因為確實罵得很對。

「喂,你也坐下來吧。」或許是見他站著而她坐著,看他說話要抬著頭有些難受,明月結花一把將他扯到鞦韆上。

本來就顯小的鞦韆因為坐了兩個人頓時擠在一起,雙方的身體緊緊貼住。

李學浩不止感受到了她柔軟充滿彈性的身體,那股像花又不是花的特殊香味更往他鼻子里鑽。

「浩二。」明月結花低低地叫著他的名字,忽然一把抱住他的腰,將臉貼在他的胸口上。

「結、結花姐?」李學浩有些被她的動作嚇到了,今天的明月結花似乎有很大的不同,或許是因為之前生病了,所以人也變得感性起來?

明月結花沒有回應他,只是抱住他的腰,越來越緊,無聲而勝有聲。

李學浩身體略略僵硬,明月結花的舉動出乎他的意料,他不知該怎麼做,推開的話似乎有些絕情了,但是就這麼曖昧地讓她抱著,好像也不是很好。

過了許久,明月結花才放開他,若無其事地站了起來:「好了,已經很晚了,你回去吧。」

很晚?李學浩可不覺得,剛剛還是她說的時間還早,現在都沒坐兩分鐘,又說很晚了:「那麼…你呢?」

「我也回去睡覺。」明月結花一臉輕鬆地說道,似乎心情很愉悅,擺了擺手,歡快地走了。

「……」李學浩張了張嘴,下意識地想叫住她,最後還是沒有叫出口,因為叫住她根本不知道說什麼。

「花心的傢伙,明天見!」走了一小段距離的明月結花忽然回過頭來,然後加快腳步遠去。

李學浩目送她越走越遠,一直看到她進了家門,這才放心地轉身回家。

回到家時才8點過幾分,不過讓他吃驚的是,家中有兩位客人在,分別是細谷夫人和瀨戶陽子。

一般像這種時間段,細谷夫人和瀨戶陽子基本不會登門,更不用說還是兩個一起了,不知道她們是約好的還是湊巧碰上的。

兩人坐在沙發上,面前都各有一杯熱氣騰騰的茶,茶几上還擺了幾樣精緻的點心,似乎不像是千葉小百合的傑作。

見他進來,瀨戶陽子連忙站起身,恭敬之餘帶著一絲羞喜:「師父,你回來了。」

「晚上好,細谷夫人,陽子。」李學浩朝兩人打著招呼。

細谷繪理子略略欠了欠身,有些不自然地說道:「晚上好,真中君。」

「膩醬,細谷夫人送了我們很多點心哦,所以我就邀請陽子來一起品嘗。」心直口快的瓜生麻衣指著茶几上的各色點心說道,同時也點明了細谷夫人和瀨戶陽子兩人共通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謝謝你,夫人,您實在太客氣了。」李學浩朝細谷夫人進行感謝。

「不,這…沒有什麼,真中君。」細谷繪理子連連搖手,該感激的應該是她才對,她只是盡自己所能來報答他。

「師父。」一旁的瀨戶陽子鼓起勇氣叫他。

「嗯?」李學浩疑惑地看了看她。

「……我的轉校申請已經通過了。」瀨戶陽子低低地說道。

「轉校……」李學浩先是一愣,接著反應過來,瀨戶陽子之前確實說過要轉學到櫻野高中,不過不是說在下學期嗎?怎麼現在就通過了?

「所以從明天開始,我就可以叫師父真中同學了,請多多關照。」顧不上羞澀,瀨戶陽子認真地鞠了一躬,引來邊上瓜生麻衣曖昧的怪叫。 第467章不牛,不過也很牛

胡半仙驚悚地凝著霍彥霆:「別看我,我就是隨便吐槽!萬一你溫柔了也追不到嫂子,到時候我肯定得遭血霉殃,所以這鍋我不來背。」

霍彥霆嫌棄地賞了他一眼,原以為聽到了什麼建設性意見,結果說了還不如不說!

倆人均不出聲,默默撿著地上的碎木屑。

此時,雷墨涵獨自回了辦公室,他拿起自己手機給霍之睿撥去電話,對於從小一起長大的倆人,他表示找話題一點都不尬。

「之睿啊,空不?有空一起喝一個啊。」

好久沒接到雷墨涵電話的霍之睿微微一怔,問道:「怎麼了?」

「沒什麼,就是想我倆好久沒好好喝一個了。」雷墨涵繼續保持隨意的鎮定。

「實話實說。」霍之睿沒吃他這一招。

三番二次受打擊的雷墨涵繼續睜眼說瞎話:「好吧,主要是張倩去參加星際的維/和/行動了,孤枕難眠……」

電話那頭的霍之睿繼續抽眼角,總覺得這話不是從自己認識的那個開襠褲兄弟那出來的。「哦,那行,你發我時間,地點,我過來。」

「嗯。」雷墨涵覺得差不多漸入話題佳境了,出聲問道:「你說,以後彥霆結婚了也會跟我一樣妻管嚴嗎?」

「不是以後,是現在。」霍之睿糾正道。

雷墨涵突然覺得自己抓到重要的點了,原本他打算一步步往霍之睿那裡套目前霍彥霆最在乎的人是誰,此刻看來!

「啊呀!」他後知後覺懊惱地拍了一下自己腦門。

電話那頭的霍之睿聽著怪聲,問道:「你幹嘛呢?」

霸氣側漏:婚萌女王 雷墨涵趕緊回神:「沒呢,我只是想到彥霆也差不多到該成家立業的時候了。」

此話一出,霍之睿心一沉,擔心又勾起這位開襠褲兄弟的傷心之事,趕忙說道:「墨涵,我……」

「沒事,沒事。」雷墨涵趕忙避開這個話題,「我把彥霆當做親生兒子,我也知道他以後肯定會給我養老的,只是你說他現在就妻管嚴,不知是哪家姑娘這麼有福氣?」

霍之睿原本不願多談這個話題,畢竟是自己龜兒子剃頭挑子一頭熱。

可是此刻為了轉移雷墨涵的注意力,他多說了兩句:「叫蘇蔓,是個星際女戰士。你也不用查她信息,星銨沒許可權查她。」

「這麼厲害?」這句話雷墨涵絕對發自肺腑,連星銨都不能查的人整個瀚宸星球屈指可數,「那她現在人在哪,應該在很牛的地方吧?」

「在204女營,不牛,不過也很牛。」霍之睿並未設防,「說實話,這女孩真不錯,就是彥霆那龜兒壓根不知道怎麼談戀愛。不像我們當年……」

從小一起長大的倆人,說著說著霍之睿思緒有些放飛,不過雷墨涵卻是這隻耳朵進那隻耳朵出。

倆人閑扯幾句后,霍之睿這邊有護衛員找他,於是約了喝酒時間后倆人掛了電話。

雷墨涵在紙上寫下【204女營,蘇蔓】后便出了辦公室,來到觀察室將手中紙條交給蘇子林:「別多說,直接帶來。」

(本章完) 落月吃了聲口哨,紅鳳凰回來了,和他對決,紅鳳凰不會沾到什麼便宜,落月怕她中了辛巳漠的陰謀詭計,就收回來了。

辛巳漠也沒佔到什麼便宜,臉上還給抓的破相了。

「我送你一個禮物,你卻這麼回報送禮的人。」辛巳漠指了指蛋兒。

「老東西,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蛋兒膽子更大了。

「要是這點事我都看不出來,你覺得我會成為辛巳家族的族長么?你不會以為身為長子就自然的繼承了族長之位吧。」辛巳漠看著落月。不理會蛋兒的咆哮和謾罵。

有時候,這個人是有城府的。

「就憑這個,你就想娶成為差點成為你兒媳的人么?」落月問。

「三千年了,你的愚蠢怎麼沒變過?」辛巳漠在周圍升起防護罩,只有兩人能聽到對話,「你以為姑蘇家一半的財權那麼好拿的,不燙手么?你需要一個同盟,一個強大的同盟,這個同盟我就是最佳人選。你以為二長老會心甘情願和你分享他的財權么?」

「同盟,我也不會找你這樣的,這叫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我和姑蘇家的事關起門來是我們的家事,不管誰掌權,姓都是一樣的,你就是外人了,還是個大言不慚的外人,蛋兒說的對,你就是個糟蹋老頭,為了升仙什麼無恥的事情都想的出來,想娶我,你做夢都夢不到。」落月才不客氣。

「呵,說吧,你什麼條件?」辛巳漠問。

「這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會考慮你,因為我看到你就已經作嘔了!別裝腔作勢了!」落月不屑的吐了一口唾沫。

早就想吐這老東西了。

「年少輕狂,我原諒你,這個世界上總有你動心的東西,如果我沒看錯,殺死我隨從的毒針是年鑒打造的吧,偷了年鑒的人原來是內賊,毒針裡面的毒藥是慕橋器那老傢伙發明的專利吧,想不到被你學去了。」辛巳漠問。

落月表面平靜,心裡卻為辛巳漠知道的事深深的震驚,看來小瞧這老傢伙了,真正強大的對手不是容易擺弄讓自己抓住把柄的二長老,而是辛巳漠這個老賊。

「既然你知道這毒的出處,那麼想必也能解毒了。」落月話畢同時發出三根毒針,腦袋,身體,大腿,朝著辛巳漠三個方向射去。

「呵呵……」辛巳漠一笑而過,三根毒針豈能難倒他?

掌風一一滑落,啊,怎麼還有點第四根!

辛巳漠發現眼前的一根毒針變成了兩根!原來裡面還暗藏一根!只有受到攻擊的時候第二根才會顯現,不只是頭上的,一共成了六根毒針。

這就是紫年用年鑒打造的改良型毒針。

辛巳漠變幻來不及,最終,一根毒針射入了他的眼睛……

落月沒有聽到慘叫……

「如果你以為我會瞎,那你就錯了!」辛巳漠趕快將一股液體塗在眼睛上,那毒素並沒有被擴延到血脈里,而是止住了,同時毒素在逐漸縮小……

。 送走了瀨戶陽子和細谷夫人,李學浩在客廳里陪千葉小百合幾人看了會電視,便回了房間。

第二天一早,人還在睡夢中,就被一陣電話鈴聲驚醒,是樓下的座機傳來的聲音。

他連忙起床下樓,接通電話。

「喲,臭小子,起床了嗎?」熟悉的聲音傳過來,帶著一種另類揶揄的語氣。

「老爹?」李學浩看了看時間,才六點過幾分,這麼早……不對,他那邊現在是下午剛下班,所以不算早,但打來電話驚擾兒子的美夢這就不對了。

「哈哈哈,沒有打擾你睡覺吧,話說今天天氣真不錯啊。」那邊的人完全沒有半點抱歉的意思,純粹是在「調戲」他。

「今天是陰天!」李學浩看了一眼窗外,有些無奈地說道,「有什麼事您請說吧,我還要刷牙洗臉然後去上課。」

「好了,好了,我打電話是想告訴你,謝謝你照顧我的學生,愛麗絲說你很好,對你非常滿意,我從來沒有見她這麼誇過一個人,看起來你們之間好像發生了一些什麼?」那頭的語氣忽然變得八卦且曖昧起來。

「我們沒有發生任何事情,您打來電話,就是想告訴我這個嗎?」李學浩一頭黑線,愛麗絲前兩天回美國了,要誇的話早就誇了,他卻在今天才接到這個電話。

「當然不是,我是想知道,你們快放暑假了吧,有沒有興趣來紐約,看看你父親工作的地方,順便還可以旅遊哦。」電話那邊仍用輕鬆揶揄的語氣說道。

「暑假我已經有了安排。」李學浩委婉地拒絕了。

「哦——?」對面的老爹拖著長長的音調,有那麼點驚訝和不滿。

「我準備去韓國。」李學浩直言說道,之前答應了和間島由貴一起去韓國看她那個在娛樂公司里當練習生的弟弟,自然不會再做改變。

「去韓國?」老爹的語氣里有些不爽,雖說剛剛是用的商量誘惑的語氣,但其實估計早就打算好讓他前去美國了。

「是的,我已經計劃好了。」李學浩繼續說道,「我並不是一個人去,是和麻衣姐還有小百合她們一起。」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你去韓國是為了追那些女明星,哈哈,既然是陪你的女朋友們去『度蜜月』,那我就不為難你了,好好玩吧。」聽了他的解釋,對面有了爽朗的笑聲,「不過臭小子,我現在還不到四十歲,暫時沒有做祖父的準備,你可千萬不要給我弄出孫子或者孫女來。」

「咳咳……」李學浩頓時被嗆了一下,其實老爹已經做了祖父,當然,這點暫時絕對不能讓他知道。

「那就這樣吧,本來你媽媽還想你來美國,我會和她解釋的。」電話到這裡就掛斷了。

李學浩回房間換好衣服,吃過早餐,提著書包出門。難得的是,瓜生麻衣和間島由貴居然沒有纏著他,兩人磨磨蹭蹭地不知道要幹什麼。

「師父!」剛來到庭院,看上去早已等候多時的瀨戶陽子立即朝他鞠了一躬。

「早上好,陽子。」李學浩倒沒有被嚇到,下意識地看向右邊的庭院,出人意料的,居然沒有看到小濱麻里奈,她不是一直守著瀨戶陽子的嗎?

「師父,我們一起去學園吧。」瀨戶陽子已經穿上了櫻野高中的夏季校服,從今天開始,她也是櫻野高中的一員了。

修長結實的雙腿在黑色的短裙下顯露無遺,雖然皮膚略黑,卻非常細膩,閃爍著健康的光澤,這是獨屬於運動系少女的靚麗青春。

李學浩點了點頭,又看了看左右:「小濱同學呢?」

「……麻里奈已經先去了。」瀨戶陽子說這話的時候,目光有些躲閃。

「先去了?」李學浩對這個充滿懷疑,不是不信瀨戶陽子的話,而是疑惑小濱麻里奈怎麼一個人先去了學校?

今天是瀨戶陽子轉學到櫻野高中的日子,平時將她保護得很嚴密的小濱麻里奈,又怎麼可能讓她一個人單獨去學校?兩人一起去才是正常的吧。

「師父,我們快走吧。」似乎擔心他亂想,瀨戶陽子也不顧矜持,抱起他一條胳膊往外走。

李學浩有些心虛地看了一眼自家門口,擔心被裡面突然出現的人抓個正著,然而今天的千葉小百合似乎並不急著出門,而且瓜生麻衣和間島由貴的反應非常奇怪,難道說……兩人是故意讓他和瀨戶陽子單獨去學校的?

「陽子,你也是在C班嗎?」心中雖然有了疑慮,但李學浩也不會大煞風景地問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