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豪的煉獄鬼刀刀芒一閃,數只荒靈便灰飛煙滅。

荒靈嘗到了煉獄鬼刀的厲害,迅速地退回到空中。它們發出了一陣陣怨鳴聲,傅豪和潭貢正面承受這股聲波,讓他們的靈魂備受煎熬。若不是二人的靈魂強大,恐怕此刻早就魂飛魄散。

辰然等人也被殃及到了,但他們承受的怨鳴聲並不強,小靈通擋在眾人前面,用聲音之力抵消著怨鳴聲。

眾人看到零部二人狼狽的樣子,心裡都在慶幸著。就讓他們死在荒靈的手上,這樣也算是報仇了。

然而傅豪和潭貢還在掙扎著,只有玄舒沒有受影響,主要是萬年玄龜的身體特性。但他只能照顧到自己,現在已經沒法保護零部二人了。

傅豪和潭貢還想攻擊源靈,奈何源靈在空中,距離有些遠,二人現在都無法飛行了。他們突然望向了辰然一行人,乾脆猛地朝眾人衝去。

「該死,那兩個人朝我們衝過來,把怨鳴聲也帶來了!」小靈通憤怒地道。

荒靈的怨鳴聲越來越強大,畢竟是十幾隻荒靈共同凄厲地嚎叫著,之前小靈通只是應對怨鳴聲的餘波,所以才能輕鬆抵擋。現在正面對抗如此強大的怨鳴聲,讓他承受不住。

聲音之力很快就被怨鳴聲掩蓋,所有人都受到了怨鳴聲的影響。而傅豪和潭貢已經到了眾人面前,仇人相對,但大家都忍受著靈魂的煎熬,根本沒辦法展開進攻。

「把火焰往上仍!」辰然提醒道。

眾人拾起被點燃的沙棘,猛地往空中擲去。這招還真管用,荒靈不斷閃躲著,怨鳴聲也驟然停止。

大家壓力一輕,武俢極一刀朝著傅豪劈去。

傅豪不屑地揮出一刀,兩個人近距離地硬碰硬,武俢極的寶刀直接變成兩段,整個人也是倒飛出去,胸口有一道觸目驚心地血痕。

紫凝雪趕緊用冰雪異能將他的傷口凍住,傅豪又揮著煉獄鬼刀朝眾人劈來。

小靈通使用聲音之力攻擊,羋彩則是使用著精神之力攻擊神識。傅豪早就摸清了他們的手段,煉獄鬼刀旋轉起來,形成一圈刀芒將他整個人保護起來,聲音之力和精神之力都無法穿透過去。二人的力量還是弱了一些,如果他們有荒靈的怨鳴聲那麼強的力量,肯定就能影響到傅豪了……(未完待續。) 傅豪輕鬆地擋下羋彩和小靈通的攻擊,旋轉的刀芒陣陣閃爍,朝著二人籠罩過去。若是被這一陣刀芒籠罩,恐怕二人就會四分五裂。

紫凝雪穩住了武俢極的傷勢,便立刻施展冰雪異能支援。冰雪想要將刀芒凍住,但是刀芒直接把冰雪破開了。

最後是鼬奇出手,現在朱雀荒漠沒有了朱雀之靈,荒漠之力再也不會自己進攻了,所以他終於可以使用裂地異能。

地面瞬間裂開了一道巨大的縫隙,眾人全都墜入了縫隙之中,連傅豪和潭貢也不例外,刀芒自然擊了個空。

這條裂縫並不是很深,鼬奇釋放出一股裂地之力將眾人包裹,迅速地行進在裂縫之中。傅豪和潭貢緊緊追趕,只是他們的速度慢了許多。

說來可笑,原本是辰然一行人追趕零部二人的,一心想把敵人殺滅,可現在又換成零部二人追趕眾人,現在辰然失去了戰鬥力,若是被他們追上,恐怕眾人就沒有活路了。

鼬奇漸漸甩開了零部二人,可他的速度又迅速慢了下來。他體內的能量肯定沒法和零部二人相比,加上他帶著辰然等人,能量極速消耗著,被敵人追上也是遲早的事情。

眼見著敵人越來越近,鼬奇突然感覺到了前方的能量波動,驚喜地從裂縫中飛了出來。

前方是一場混戰,焱凰奄奄一息倒在地上,它已經盡了全力,但還是被秦無明打敗。而此刻秦無明正和莫熔、白羽大戰,就像帝國戰爭時一樣,秦無明以一敵二,也是絲毫不落下風。

不過此戰又和帝國戰爭之時不同,莫熔的實力強了不止一點,畢竟他是在自己的主場作戰。

鼬奇帶著眾人落在遠處,眾人看著這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不斷地嘖嘖稱奇。

辰然則是打量著四周,因為朱雀寶珠不見了,三人還在大戰中,他們應該沒有一個人得到。

之前寶珠是被焱凰叼走的,現在焱凰躺在地上,嘴上什麼都沒有,反倒是腹部有一陣陣紅光閃爍,即便焱凰有火紅的烈焰羽毛覆蓋著,那一層紅光也分外顯眼。

看樣子,朱雀寶珠是被焱凰情急之下吞入了腹中。不知道是朱雀寶珠沒什麼作用,還是對焱凰有所排斥,反正焱凰吞下之後,就讓它難受不已,根本對自己沒有一點幫助。當然,焱凰只是為了保護朱雀寶珠,它並沒有想過佔為己用。

秦無明和莫熔、白羽爭奪著朱雀寶珠的所有權,他們不分出個勝負,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這時候傅豪和潭貢也從裂縫中飛出來,二人看了一眼前方的大戰,他們對視了一眼,然後不管辰然一行人,反而朝著戰場而去。

眾人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對零部二人的舉動也很疑惑。他們憑什麼插足秦無明和莫熔、白羽的戰鬥?

很快眾人就知道了答案,零部二人徑直到了焱凰的身前,傅豪揮起了煉獄鬼刀,他的目標是奄奄一息的焱凰。若是焱凰沒有受傷,他根本沒有機會得手。但現在的情況正好對他有利,上方三人大戰根本騰不出手對付他。

眼見著傅豪的煉獄鬼刀就要劈下,空中的秦無明、莫熔和白羽同時分出了一道能量朝下攻擊。

潭貢反應快,把傅豪拉到了一邊,這才躲過了必死的一擊。

誰都沒想到秦無明也會攻擊傅豪,按理說大家都是夏帝國的人,他應該拖住莫熔和白羽,為傅豪爭取時間才對。

傅豪氣憤地破口大罵:「秦無明!你難道想背叛帝國嗎?為什麼要朝著我攻擊!」

秦無明冷冷地回應著:「朱雀寶珠是我的,誰都別想染指!」

潭貢也開口反駁道:「你什麼時候有私人的東西了?你的一切都應該是帝國的!秦無明,我會將你今日的所作所為報告給陛下,看陛下怎麼處置你!」

秦無明不屑一顧地道:「我自會向陛下交代,不需要你們操心!」

辰然一行人看著好戲,夏帝國的人自己互掐了起來,這事再好不過了。但辰然相信他們還不至於大打出手,零部是夏皇帝最忠心的走狗,秦無明就算地位崇高,也不會對他們怎麼樣的。

傅豪和潭貢灰溜溜地退走,他們若是再靠近焱凰,秦無明肯定又會和莫熔、白羽一起攻擊二人。就算秦無明不會殺了二人,但打成重傷還是輕而易舉的。

零部二人又把目光投向了辰然他們,辰然失去戰鬥力,武俢極身受重傷,剩下的羋彩、紫凝雪、小靈通和鼬奇想對付如此強大的兩個敵人,根本沒有一點機會。

這時候晶鳳從遠處飛了過來,它已經恢復了狀態,身後還跟著寰宇仙鶴、三目幻神鵲和陰夜雨燕。

秦無明發現聖鳥的到來,立刻提醒零部二人:「你們兩個快阻止那四隻臭鳥!」他怕聖鳥把焱凰救走,那麼他和莫熔、白羽的爭鬥就毫無意義了。

傅豪和潭貢雖然看不慣秦無明,但在現在的情形下,留下焱凰是最要緊的。二人一起朝晶鳳攻擊過去,晶鳳毫無畏懼,借用著荒漠之力讓自己的冰晶更加強大。

晶鳳對付零部二人完全不落下風,但別忘了,還有寰宇仙鶴、三目幻神鵲和陰夜雨燕。三隻聖鳥已經到焱凰的身邊,寰宇仙鶴用自己的能量幫助焱凰恢復。焱凰一邊被寰宇仙鶴救治,一邊也汲取著朱雀荒漠的能量,只是體內的朱雀寶珠仍然讓它難受。

焱凰漸漸好轉,此時投靠秦無明的幾隻聖鳥也來了,萬年玄龜同樣慢悠悠地從遠處而來,它已經恢復了不少,此刻是玄龜真身。

三目幻神鵲和陰夜雨燕沖飛上去,與化外仙雀、萬象焰鷹以及九天寒雁戰鬥在一起。秦無明手下這幾隻聖鳥先前吃虧受了傷,所以三打二也只是鬥了個平手。

至於還有一隻五雷鸛,它流著口水望著地面的辰然一行人。眾人在它的眼中就是食物,它受了傷,正好想吃幾個刺客恢復一下。五雷鸛可以用雷電分解掉刺客的生命晶核,以此來為自己提供能量。

一道道閃電從空中落下,眾人趕忙出手抵擋……(未完待續。) 五雷鸛一邊朝下衝來,一邊釋放著閃電。

羋彩、紫凝雪、小靈通和鼬奇各施異能抵擋,但聖鳥的實力太強了。四人都只是新晉大刺客,連番的戰鬥早就消耗了不少。而五雷鸛雖然有所消耗,但在荒漠之中可以不斷汲取荒漠之力恢復,恢復速度比眾人快了好幾個檔次。

一道道強大的雷電讓眾人難以抵擋,很快就要支撐不住了。

鼬奇施展裂地異能,地面再次裂開一道縫隙,荒沙都一分為二,眾人躲入其中。

五雷鸛不斷用雷電攻擊著縫隙,濺起一波波荒沙。它最後乾脆用嘴擊散著荒沙,肥碩地身軀硬生生擠進縫隙裡頭。不過它用嘴開闢著空間追趕,速度並不慢。

鼬奇這次沒有選擇逃跑,因為他不確定帶著眾人能不能逃過五雷鸛,畢竟聖鳥是長期生活在荒漠中的,就算是在地底下,它們的行動也很快。

而鼬奇在地底下,也正好可以發揮裂地異能的作用。裂地異能不斷改變著地底的構造,平靜的荒沙因為地殼的變化而瘋狂席捲。

五雷鸛感受到了壓力,荒沙突然朝著自己擠壓,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和赤帝一樣擁有荒沙異能的人。

地底除了荒沙層,再下面就是岩石層,鼬奇不斷施展裂地異能,整個岩石層都開始抬高,要將五雷鸛鎮壓。

五雷鸛還沒看到辰然一行人的身影,就遭受著一波波荒沙和岩石的攻擊,讓它非常惱火,可一時間也沒辦法解決。

鼬奇自信地笑著,轉身對眾人道:「我先送你們上去,五雷鸛由我來對付。」

「你一個人能行嗎?」辰然擔憂地問道。

鼬奇道:「放心,這裡是地底而不是天空,就算沒辦法對五雷鸛造成致命傷害,我也能把他製得死死的!」

眾人點點頭,小靈通可以聽到地底的聲音,只要聽到情況不對,眾人還是可以過來支援的。現在他們暫時撤離出去,以免妨礙鼬奇施展裂地異能。

鼬奇將辰然等人送到了地面上,現在地底只有他一個人了,頓時更加肆無忌憚地施展裂地異能。

地面上的眾人都感受到了一波波震動,可見地底的戰況是多麼激烈。

辰然等人已經到了遠離戰場的地方,他們只能看到前方戰鬥的一些光輝,夜色下那些光芒是如此耀眼,只是他們根本看不到具體的人。這個位置是絕對安全的,大家都靜心休息著,無論是辰然還是武俢極,都需要時間來恢復。

過了一個小時,武俢極稍微好了一些,大斗師的體格就是強壯,他能在傅豪全力一刀之下沒有死掉,便足夠自豪了。

而辰然需要等待的時間多了許多,從施展恆夜到現在才過了兩三個小時,他是剛入夜施展的恆夜,至少要等天亮才能消除副作用。

現在離天亮還早著呢,他們可以慢慢地休息,但戰場上的形勢在不斷變化。

鼬奇率先從地底下鑽出來,眾人見他沒事,懸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

「五雷鸛怎麼樣了?」紫凝雪詢問道。

鼬奇道:「地底被我改造得天翻地覆,就算五雷鸛一直守護著朱雀荒漠,現在它也被我困在下面了。」

沒有了荒漠之力阻礙,鼬奇的裂地異能發揮出了想象不到的巨大效果,這是一個絕對的驚喜。

只是眾人還沒有高興完,小靈通就大聲喊道:「戰鬥結束了!」

眾人不約而同地朝遠處戰場看去,光芒已經消失,在黑夜中顯得分外平靜。

「我們去看看。」辰然說道。

辰然有羋彩和紫凝雪攙著,鼬奇和小靈通扶著武俢極,眾人飛速地往戰場而去。

那片戰場上空蕩蕩的,雖然有戰鬥的痕迹,但已經沒有了任何******的蹤影,也不知道戰鬥的結果如何。

「我猜戰鬥並沒有結束,要不然也不會所有人都不見了。」辰然推測道。

這裡的情況怎麼樣已經不重要了,辰然不禁嘆了口氣,他來朱雀荒漠的目的是尋找徐來、童童和呂漢,但沒想到會發生這麼多事情。

此次荒漠之行倒也不是沒有收穫,至少辰然得到了武俢極的友情。雖然還沒邀請他加入夜宗,但大家是同生共死的夥伴,基本上這件事情已經板上釘釘了。

辰然帶頭走在荒漠上,藉助空中的星辰辨別著方向,他是朝北走的。

「辰大哥,我們要離開朱雀荒漠了嗎?」小靈通詢問道。

辰然點點頭:「這裡已經沒有留下來的必要,基本上可以斷定徐來他們不會在這裡。我們朝北走,去暗影大陸最北方的白虎雪域瞧一瞧。」

武俢極的情緒有些低落,辰然知道他的心思,安慰道:「修極,端木前輩的仇我們遲早會報的。不僅僅是殺傅豪這麼簡單,我們要讓整個夏帝國付出代價!」

武俢極感動地點點頭,他的點頭,也默認了跟隨在辰然身邊的事情。不需要多說什麼,他能跟著眾人去白虎雪域,就已經表明了心意。

眾人不緊不慢地走著,不知不覺便天亮了,辰然讓眾人停下,他想恢復一些能量之後在前進,這樣也能安全一些。至於武俢極,他的傷基本已經好了,只是手中的寶刀和當初的端木崖一樣,已經斷掉了。斷刀使他的實力大打折扣,更讓他心中的憤怒久久無法平息。

辰然安慰道:「我們把傅豪打敗,他的煉獄鬼刀便由你來使用。」

武俢極的眼神變得堅定起來:「嗯,我一定會打敗傅豪,並且得到他的煉獄鬼刀!」

眾人一邊休息,一邊聊天。武俢極講述著自己和端木崖的事情,師徒二人感情深厚,他們的冒險經歷讓辰然等人感觸良多。他們對武俢極的了解更深了,彼此之間的相處也更加融洽。

談話間,地面突然震顫起來,像有什麼東西要出來似的。荒沙莫名其妙地漫天飛舞,形成了一陣沙塵風暴。好在沙暴並沒有攻擊性,眾人靠著異能可以輕鬆抵擋。

只是沙暴影響了眾人的視線,隱隱約約間,有一個龐大的身影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大家都警惕起來,突然有個大腦袋探到了辰然的前面,辰然失聲驚叫了一聲:「焱凰!」

來者就是焱凰,它張開了嘴巴,朱雀寶珠落了下來,正好落到了辰然的手上。

辰然有些不知所措,焱凰開口道:「我清楚你在荒漠底下做過的事情,也知道你一定能守護好朱雀寶珠,並且善加利用!」

焱凰沒有再多說一句話,直接消失在了沙暴之中。辰然在荒漠底下的時候一心幫助大家,焱凰自然是看在眼裡的。或許按實力來說,他根本無法和秦無明、莫熔和白羽對抗,但焱凰情願把朱雀寶珠交給他,也不願意被其他人強行奪走。

辰然能得到朱雀寶珠,既是偶然也是必然。焱凰被逼入了絕境,它帶著朱雀寶珠只有一個下場,就是被追殺致死。但它又不能隨便把朱雀寶珠扔在一個地方,寶珠的特殊性絕對會被別人找到,別忘了,即便被焱凰吞入了肚中,朱雀寶珠的光芒依然清晰可見。

而辰然的黑暗異能正好可以起到保護作用,並不是說把光芒消除掉,而是用黑暗之力在朱雀寶珠外圍形成一道屏障,將光芒與外界隔離開,這樣一來誰都不可能發現。

因為種種原因,朱雀寶珠已經在辰然的手中。大家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焱凰便消失了身影,沙塵風暴也漸漸停止。

但是下一刻,秦無明從地底下冒了出來,惡狠狠地瞪著辰然等人……(未完待續。) 秦無明的出現嚇了眾人一跳,好在辰然早就用黑暗之力將朱雀寶珠藏匿在身上,至少從外表看起來,肯定無法看出任何異樣。

「你們有看到焱凰嗎?」秦無明冷冷地問道,而且還打量著眾人。

眾人都是搖搖頭,秦無明皺起眉頭,在思考著朱雀寶珠的去向。若是他不管不顧地攻擊辰然等人,朱雀寶珠肯定會暴露。

就在這時,莫熔和白羽突然出現,他們也是追趕焱凰而來,只是比秦無明稍稍慢了一步。

「焱凰呢?」莫熔詢問著秦無明。

秦無明指向了辰然等人:「你應該問他們!」

「我們沒見到焱凰。」辰然鎮定地道。

白羽突然朝天空飛去:「你們繼續耗著吧,我去追焱凰了。」

秦無明猶豫了一下,最後也飛上了空中,而且還故意飛得比白羽快。他是獸神,對獸族的氣息非常敏感,他能感覺到焱凰來過這裡,也知道焱凰逃跑的方向。

只是他比較好奇焱凰為何找上辰然等人,但現在容不得他仔細盤問,至少從表面看來,朱雀寶珠應該不在辰然一行人身上。他必須要趕在白羽和莫熔前面追上焱凰,這樣才有機會得到朱雀寶珠。

辰然見秦無明和白羽、莫熔離開,總算鬆了口氣:「我們趕緊走,繼續往北前往白虎雪域,離開朱雀荒漠就能安全了。」

眾人低空飛行,快速地往北而去。現在每一個人都是大刺客和大斗師級別,所以不用考慮休息的事情。

只是他們才剛飛了半小時,就見到了前方有幾個龐大的身影。

那是聖鳥,化外仙雀和五雷鸛正在攻擊一隻體型嬌小的鳥,正是三目幻神鵲。

除了戰鬥的三隻聖鳥,四周並沒有其它聖鳥的蹤跡。

羋彩率先開口:「小然,我們去幫一幫三目幻神鵲吧。」

雖然三目幻神鵲在深坑底下給眾人造成了不少麻煩,但它的本意是為了守護朱雀荒漠,誤會解除之後,它也和眾人一起對抗朱雀之靈,最後更是堅定地站在焱凰這一邊,而沒有選擇背叛。

辰然點頭同意,眾人火速支援過去。

五雷鸛又見到辰然等人,興奮地攻擊過來。它在地底下被鼬奇耍了一道,現在一心想把對方給吃了。

辰然和武俢極兩個人同時出手,武俢極的本事是除辰然之外,眾人之中最高的。他雖然手中只剩下一柄斷刀,但發揮出的實力也足夠應對五雷鸛。

辰然更不用說了,他連雷戈的可怕雷電都見識過,更不會怕五雷鸛那微不足道的電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