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一探查之下,陸凡發現自己的罡氣修為還是外罡七重,根本沒有半點提升。

「為什麼沒有提升?」

陸凡出聲問道。

九龍玄宮塔道:「偉大的主人。我都說了這個陣法只是一個陷阱。它沒有真正的造化陣那般可以讓時空同步的能力。」

陸凡喃喃道:「真正的造化陣?」

九龍玄宮塔道:「沒錯。這個陣法,雖然跟造化陣一樣複雜,一樣讓人擁有一夢千年的能力。但它卻不是靠天地之力支撐的。而是靠別的東西提供運轉的能量。偉大的主人,你去那最裡面的那個刀劍冢,將手放在上面。」

陸凡聽著九龍玄宮塔的話,向前走去。

雖然面前都是黑白的一片,但陸凡還是摸到了最中間的刀劍冢。

「你在幹什麼,褻瀆陣法者,將被流放千年!」

造化尊者的虛影,帶著冰冷的聲音道。

但此時,陸凡再看向他時。頓覺得破綻百出。

想想看,當初的十方仙師。同樣是留下傳承,十方仙師的虛影都比面前的造化尊者真實,按境界來說,十方仙師與造化尊者應該是有多遠差多遠才對。沒有道理,造化尊者比十方仙師更加不堪。

看看那空洞的雙眸,以及沒有絲毫人氣的聲音。

確實太像假的了!

陸凡理會它,直接將手掌按了下去。

他能感覺到,自己的手陷入了泥土之中,而後九龍玄宮塔便開始拚命的釋放出吸力,連帶著丹田都拚命涌動起來。

陸凡的動作也嚇了雨天希一跳,當即雨天希臉上的笑容都僵硬了下來。

為什麼陸凡還可以動,明明中了他的麻痹的毒藥,為何陸凡看起來一點事都沒有。

倒是玉笑兒,曾勇現在還處於全身麻痹的狀態,皆憤怒的看著雨天希。

此時,陸凡忽的感覺到一顆球狀物體被九龍玄宮塔吸了過來,落在了他的手掌中。

「偉大的主人,快收起來,不要讓人看到。」

陸凡當即左手一抹,直接將其收進了左手的戒指內。動作快到沒有任何人注意到他拿到了什麼。

就連一直通過水幕天華觀看的呂老頭子與鍾老鬼,也沒看清楚陸凡得到了什麼。

陣法的黑白光芒,恰到好處的幫陸凡遮掩了一切。

在陸凡收起這東西的瞬間,陣法迅速的消失。

光華消退,黑白的光芒收斂,再度變回了九個普普通通的刀劍冢。

陸凡手指微動,感受了一下戒指內的東西。

那是一顆渾圓的珠子,白凈,通透,裡面隱隱有小蛇遊動,釋放著強烈的光芒。

九龍玄宮塔哈哈大笑道:「湮滅龍珠,竟然是一顆湮滅龍珠。偉大的主人,我就說我們發財了!」

陸凡心中微動,湮滅龍珠這四個字,在幻境之中他可聽到不止一次。

該死的,這不就是那幫龍人族的傢伙,要搶回去的東西嗎?

原來,那一場幻境,是真實發生過的場面啊!

陸凡的臉色一陣變化,戒指內的湮滅龍珠此刻開始不安分的跳動起來。

但下一刻,由陸凡的經脈之中,九龍玄宮塔的力量滲透了過來,將戒指包裹。

「偉大的主人,這個小傢伙就交給我了。我保證讓他服服帖帖的。」

陸凡大概能猜到是怎麼回事了。

八成是這顆湮滅龍珠自己產生了靈智,然後複製了造化尊者的造化陣,等著獵物上鉤。

難怪幻境內,全是死境,沒有一個場景留有生路。

這幻境的存在,就是為了磨滅進入陣法之中人的神魂,將對方的神智弄崩潰掉。

陸凡這才堅持了一年的時間就感覺非常累了,真的弄上十年,百年。說不定真的徹底崩潰掉。這樣,這顆湮滅龍珠就有了可趁之機。難如果沒猜錯,它是想要搶奪肉身!

果然,器靈都是很危險的。

做完一切,陸凡轉過頭來,看向雨天希。

此時雨天希還未將麻痹毒藥的瓶子收起來。

看到陸凡轉過頭來,雨天希得意的道:「陸凡,就你還想獲得傳承,做夢去吧!」

陸凡走到了雨天希的面前,忽的展顏一笑。

而後直接一擊重拳,狠狠的砸在了雨天希的臉上。

砰!

一拳將雨天希直接砸翻在地。

腦袋將地面撞出深坑!

「陸凡!你找死!」

雨天希厲聲喝道,不顧額頭上的鮮血,當即全身罡勁湧出。

強橫的罡勁呈現扇形直接沖在陸凡的身上。但下一刻,這些罡勁竟然又全部彈了回來。

砰!砰!砰!

連續幾聲悶響,雨天希的身上的罡衣險些崩潰。

陸凡又是一腳踩在雨天希的腦袋上,雷霆涌動,火焰包裹。

轟!

地面赫然一道深坑出現,雨天希直接被狠狠的踩進了地里。陸凡平靜的道:「你才是找死!」 到最後,夏天也沒有幹掉一壺清酒,而是將他揉成一個團,塞進了儲物袋裡。

因為他即將要去復星會,而且復星會也搞不好是他的勢力,那一壺清酒也就是他的手下,所以他留下了對方。

來到鎮魂街前面又給阿狼打了個電話,阿狼接通,夏天將事情給阿狼說了下,阿狼說他很快就會趕到鎮魂街的。

夏天掛斷電話讓阿強變成手機大小,揣進兜里,然後沒有猶豫的進入鎮魂街。

一進入鎮魂街夏天被嚇了一跳,此刻鎮魂街里人山人海,項背相望,他剛進去,甚至都走不動道,十分擁擠。

「這麼多人?」

夏天有些驚訝,這時他身邊有人拍了拍他肩膀:「你是夏天吧。」

「嗯,你是?」

夏天疑惑的看向那個主動和他搭話的人,心地閃過一抹戒備。

那個人道:「我是宇涵會長派來接您的,宇涵會長在拍賣廳等您。」

「哦。」

夏天點點頭,隨即跟隨那個人離去,兩人擠過人群,最終來到拍賣廳,進入拍賣廳讓夏天誤以為自己來到了電影院。

而後跟隨那個人來到後台,敲門之後,那個人離去,而夏天則是自己推開門進去。

一進門便看到了那個如同仙女一樣,傾國傾城的美女端坐在那裡,他不用想都知道,這個女人必然是復星會的會長宇涵,因為除了宇涵之外,其他女人不可能這麼美的。

「你好。」

夏天的視線在宇涵的身上正大光明的掃視了一圈后,主動開口問道。

宇涵甜甜一笑:「來了,老弟。」

夏天點點頭:「嗯,你……」

「來這坐下說。」

宇涵見夏天有些緊張,起身來到夏天身邊,然後過來拉著夏天的手,向椅子走去。

在手與手觸碰的一瞬間,夏天感覺宇涵手的柔軟和滑嫩,讓他忍不住捏了捏,結果遭來宇涵的白眼。

「怎麼樣滑嗎?」

隨後他在坐下后,聽到宇涵的詢問,盯著正對著他,宇涵那飽滿的胸欒,道:「大。」

宇涵順著夏天的眼神,朝自己的胸前看了看,旋即瞪了一眼夏天:「臭流氓。」

夏天笑了笑,然後也放鬆了不少,他發現宇涵的確像是要與自己交朋友,好像沒別的意思。

「哦對了,這個給你。」

突兀夏天想起什麼,將剛才揉成一個肉球的一壺清酒,從儲物袋裡掏出來,然後扔給宇涵。

宇涵看著那被揉成肉球的一壺清酒,臉上閃過一抹驚訝,對夏天問道:「這是你乾的?」

夏天點點頭:「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沒有幹掉他。」

宇涵有些驚訝的對夏天道:「你現在的實力天階九品?升級這麼快?」

夏天點點頭:「一般般吧。」

宇涵沒說什麼,而是掃了一眼夏天那跟腰包一樣的儲物袋,眼底又閃過一抹驚訝,但卻沒說什麼,而是踢了一腳此刻昏迷的一壺清酒。

一壺清酒迷迷糊糊的醒來,當他看到宇涵之後嚇了一跳,趕緊爬起來,然後說:「會長我,我被人給偷襲了,那個傢伙太無恥了,竟然偷襲……」

「咳咳。」

夏天咳嗽了一聲,一壺清酒說不下去了,當他看到夏天的一瞬間,臉瞬間紅了。

「我偷襲你?」

夏天問道。

一壺清酒有些尷尬地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而宇涵則是額頭浮現一抹黑線,覺得自己的手下實在是太丟人了。

「滾下去吧。」

隨即怒罵了一聲一壺清酒,一壺清酒趕緊跑了。

在一壺清酒離去后,宇涵看了看夏天,然後坐在夏天的旁邊的椅子上,為夏天倒了一杯茶之後,遞給夏天:「喝點茶水,放心沒有毒。」

夏天接過茶水:「沒毒我也不喝。」

夏天從腰包里掏出一個水杯,然後擋著宇涵的面擰開水杯喝了起來,而後對那一臉懵逼的宇涵笑道:「為了以防萬一,出門自帶水杯。」

宇涵無語,點點頭,將剛剛給夏天到的水一口喝下,可能還覺得有些不高興又到了一杯,然後喝下去,最後坐在那裡瞪著大眼睛看著夏天。

被宇涵瞪得有些發毛的夏天,撓撓頭:「那個拍賣會什麼時間開始,我要去參加拍賣會了。」

「還有半個小時。」宇涵說道。

「那我出去轉轉。」

夏天有些不想和宇涵在一起,總覺得對方的眼睛有殺氣。

「在這坐會,讓我在看你一會。」

誰知他話音剛落,宇涵說了這麼一句,讓他直接懵逼的話。

「你說啥?」夏天十分驚訝。

宇涵道:「在這坐會,我想多看你一會。」

「你……」

夏天這會聽清了,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應,腦海也在飛速的運轉,他在想宇涵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哦。」

回復了一個哦字,夏天就如同雕塑一樣坐在那裡一動不動,好像在當人體模特,宇涵在畫他果體一樣,緊張的一批。

不一會甚至額頭上都冒出冷汗,他實在有些忍不住,看了眼時間:「那個拍賣會開始了吧。」

宇涵道:「容貌不像,但神態像。」

「什麼?」夏天不解宇涵在那說什麼,宇涵搖搖頭,而後也看一眼時間:「還有一點時間,這點時間我們聊聊天吧。」

額。

夏天無語,一會看他,一會聊天的,對方究竟想幹什麼。

不過聊天也好,他正好有點事要問問宇涵。

「那個我想說?」

夏天緊張的道,宇涵點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