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攻擊對攻擊?

君雲卿唇角盪開一抹笑意,眼中紫光一閃,瞳術開啟!

髮髻上的水晶發簪也驀然一亮。

時間侵蝕!時間加速!

只見半空中速度已經快到極點的長槍倏然一閃,再出現時,已經衝到了秦家家主面前,在那座山嶽虛影還未完全形成之前,轟在了它最薄弱的一點之上!

「轟!」虛影撕裂,破碎成無數光影,秦家家主這一記得意殺招,還未施展就被直接轟破,槍芒去勢不減,繼續向前刺去。

「住手!」眼看秦家家主就要死在這一槍之下,一道驚怒的聲音炸雷一般響起。

秦府深處,一道強悍的氣息騰起,急沖而出。

與此同時,一股力道后發先至,閃電般劃破長空,一下拍在秦家家主身上,將他身體拍得向左飛去。

「轟!」君雲卿這一擊刺了個空,她眸光驟冷,直接握著槍柄一個橫掃,正正轟在秦家家主的後背上,將他打得重傷吐血昏了過去!

「混賬!」暴怒聲再起。

君雲卿冷哼了一聲,持槍橫陳,轉身對上遠處迅速逼近的青色身影。

大魚,終於釣出來了! 以君雲卿的實力,對付一個四品玄皇哪裡用得著這麼長時間。

之所以耐著性子和秦家家主磨了半天,為的可不就是正飛速趕過來的這個人–秦豐,秦家上任家主,如今的太上長老!

按照秦老二的說辭,那件至陽寶物萬年蝕日蓮,正是存放在秦府的地下密室中,由秦豐親自鎮壓看管!

將人引出來,才方便夜十八動手啊。

君雲卿眸光輕轉,不動聲色掃過不遠處的一角,那裡,一點銀光一閃而過。

夜十八在秦豐衝出來時,已經迅速弄清了密室所在的方位,正悄然潛過去。

接下來,她只要拖上一段時間就好。

不過,只是拖的話,可不符合她的行事啊。

起碼,也要滅了秦家才行。

秦豐急馳而來。

他面白眉長,鶴髮童顏,頭髮一絲不苟的梳起用紫源木冠束著,看上去倒是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衣袂飄飄,可惜能教出秦家家主和秦老二那樣的兒子,自身也不是什麼好鳥,什麼仙風道骨,都是假象。

「迅昌!」他衝到昏過去的秦家家主面前,玄氣輸入後者體內,一查探,頓時怒氣衝天,「賤人!我要你死!」

雖然最後一下因為秦豐的插手刺空,但是君雲卿的力量可不是吃素的,秦家家主後背挨的那一擊,差點沒把他打成半身癱瘓。

迅速往秦家家主嘴裡塞了一顆丹藥,秦豐起身,怒髮衝冠,狠瞪著君雲卿,獰聲而笑,「好一個顧家二小姐!今天我便先殺了你,再滅了顧家!」

「都給我出來!」隨著秦豐一聲暴喝,秦家深處,再度騰起數十道雄渾的氣息,最差都是中階玄王,顯然是秦家的隱藏實力。

端看這些實力,比顧家不知道強到哪去了,但是君雲卿知道,顧家背後肯定也有隱藏的實力,只是顧城主重傷昏迷得突然,大約沒來得及交代,方才令顧家陷入了危險境地。

君雲卿冷眼看著那些人衝過來,將她包圍。

「結陣!」秦豐長須拂動,袍袖一揮,那些玄者站位變化,很快,就結成了一個大陣。

數十名玄者的氣息灌注入陣中,陣心之中的那名玄者,暴喝了一聲,身上的氣息急劇變化,竟然隱隱有了玄皇境的氣勢!

秦豐比秦家家主更陰險,也更謹小慎微。明面上他的實力已經遠超君雲卿,但他還是不放心,召出了秦家暗地隱藏的人手,用來牽制消耗君雲卿,自己再趁機襲殺!

如此一來,不費吹灰之力,他就能除掉君雲卿,到時就算死,付出的,也不過只是幾名玄王的生命,他們秦家資源無數,大不了花個幾年,十幾年,再培養就是!

這想法,當真陰險至極。

如果君雲卿今天當真只是孤身一人,在不暴露音殺陣的情況下,還真沒辦法同時對付他這個六品玄皇以及這麼多人。

可惜,她不是一個人來的!

「想要以多欺少?」環視了四周一圈,看著大陣中央那氣勢一提再提的玄者,君雲卿微微一挑秀氣的柳眉,唇邊若隱若無的揚起一抹笑意。

話說到這,她面色倏然一斂,眉眼間迸發出凜冽的鋒芒,反手持槍一橫,「那就別怪我恃強凌弱了!」

說罷她手腕一抖,「嘶!」一聲狂嘶,一道銀白色的細長身影從她手腕上電射而出,在空中化出十丈多長的龐大身軀。

宛如絲綢一般順滑的蛇身遊走在陽光下,片片鱗甲流光溢彩,熠熠生輝。

頭頂的獨角更是銀光閃爍,令人望而生畏。

張口的血盆大口,裡面利齒森森。

暗紅的豎瞳冰冷的注視著秦家眾人,吞天蟒蛇信吐露,額頭上,閉合著一絲****,一縷黑氣,若有若無的縈繞其上,散發出令人顫慄的攝人氣息。

「七級中階妖獸!」秦豐震驚的低呼,看向君雲卿的目光滿是駭然。

這可是妖皇級別的妖獸!怎麼會跟在一個玄皇境的臭丫頭身邊?

無盡星海的玄者不像下界大陸的玄者那樣擁有契約獸,這也是環境使然,生活在無盡星海的玄者,因為靈氣充足,實力增長極快。

在無盡星海,玄侯都只是炮灰,玄王才勉強可以自保,玄皇方可出人頭地,玄帝才能獨霸一方。

這種情況下,實力太低的凶獸他們看不上,而實力高的妖獸,又已經開了靈智,思考方式和成人無疑,又怎麼會甘居人下?除非實力遠超過它,強行用武力鎮壓才有一絲可能。

因此,無盡星海的玄者中,擁有契約獸的極少極少,幾乎可以稱得上是鳳毛菱角,只有那些大家族大勢力的天才子弟,才有可能擁有契約獸,而且也不是每個人都有。畢竟要鎮壓並成功契約一頭高階妖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大多數的妖獸寧願自爆,也不肯臣服比自己弱太多的玄者,即使有玄帝威壓著它們低頭,不是心甘情願的,弱勢的玄者一方想要契約成功,也是很難的一件事。

因此,可以想見秦豐看見君雲卿身上忽然蹦出一條實力為中階妖皇的七級妖獸,心中有多震驚。

太驚人了!這名少女的天賦和實力都太驚人了!

一定要將她誅殺在此地,不能讓她跑了!否則後患無窮!

「動手!」秦豐一聲厲喝,戰甲覆蓋全身,一柄青色的長劍瞬間出現在他手中。

唰!

他身形在空中一閃,鬼魅般的朝君雲卿衝去,長劍一閃一現之間,無數風系之力狂涌而至,在劍尖之上匯聚成一道撕裂天空的巨大颶風龍捲。

風能涌動,四周的碎石、林木、花草、房屋,都紛紛被狂風席捲著拔地而起,在颶風被攪成粉末。

「風擊裂空!」

秦豐一出手就是殺招,而且是直衝著君雲卿而去。

而那群秦家的玄者,則在他的示意上對上了吞天蟒,秦豐不需要他們贏,只要能夠拖住那條巨蟒一瞬,他自信就能將君雲卿誅殺當場!

到時主人身死,那頭巨蟒自然也會受創,收拾起來也就簡單多了!

然而,他算盤打得精明,卻漏算了一點,那就是:君雲卿的實力遠比他想象中的,強多了! 君雲卿和黑衣男子一行來到天行商行,要了一間隱蔽的交易包廂。

這是天行商行提供給玄者們自由交易的場所,若是錢不夠,還可以就近用物品在天行商行抵押換取資金,十分方便。

雙方各自落座,君雲卿看向黑衣男子:「寶物呢?」

「在這。」那黑衣男子十分乾脆的一翻手,掌心中頓時出現了一顆圓潤的白色珠子。

這顆白色的圓珠大約龍眼大小,看上去如同一枚大型的珍珠圓潤漂亮,又如同夜明珠一般明亮耀眼,周身縈繞著一層淡淡的薄霧。

珠子內部,一道道白色的絲線呈網狀分佈,最後匯聚到最頂點,那些薄薄的白霧,便是從那散發出來的。

即使不開瞳術,君雲卿也能一眼看出這珠子的不一般。

「此物名喚牝元珠,是一件非常神奇的寶物。玄者將其佩戴在身上,可以避火、避水、避土、避沙……在任何險惡單一的環境,都如在陸地上一般,不受限制。」男子介紹道,「這個是我們在南辰天域的一處秘境中發現的,歷盡九死一生方才帶出來。」

他說著,屈指一彈,包間中的溫度瞬間升高,一簇火苗從他指尖冒出,急射向牝元珠。

只見那簇火苗還未靠近牝元珠,就在空中嗤的一下,無形無跡的熄滅了,速度快得人肉眼都看不清。

隨後他身邊的另一名水系道體的玄者也抬手射出一道水柱,同樣落得和火焰一樣的下場,在半空中就消失了。

似乎那牝元珠的四周,有一股無形氣場籠罩著,所有進入其中的東西都會被湮滅。

沒錯,是湮滅!而不是排斥!

君雲卿微微眯了眯眼。

她清幽的眸中,紫光一閃而過。

進入包廂時,君雲卿就已經悄然開啟了瞳術。

所以,她清楚的看見,那些火焰和水柱,在靠近牝元珠時,忽然崩解湮滅,完完全全的消失,似被什麼吞噬了一般。

這個寶物,絕對不簡單!

這些人,只怕沒有意識到它真正的價值。

「我只要能夠避沙就行,其他的功能再好,也只是錦上添花,日後未必能派上多大用處。」 花心簡少痴心愛 君雲卿淡淡的道。

「這個自然。」黑衣男子笑了笑,他順手抓過一個茶杯,直接用玄力將之碾成了一堆粉末,揚向手中的牝元珠。

不用說,是和之前火焰、水柱一樣的下場。

證實了珠子的避沙能力,君雲卿點了點頭,十分乾脆的道:「你開個價。」

男子有些意外,「姑娘不請天行商行的人估個價?」不怕他們獅子大開口嗎?

「不用,估價太麻煩,我心裡有數。」君雲卿擺了擺手,「說罷,多少錢?」

這群人要是真的因為急缺錢才找上自己,就不會亂開價把自己這個目前看來,最有可能買下東西的主顧給嚇走。

不然,他們直接把這東西放在天行商行拍賣,豈不是賺得更多?

她的瞳術已經確定這珠子不是假貨,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寶物,這就足夠了!

只要對方開的價格不是太離譜,她就會買下來。

「姑娘果然爽快。」那男子眼神閃了閃,掠過一抹深深的喜意,「既然如此,我也不為難姑娘!你急需要這東西,我急著要錢,正好兩利!一口價,五萬元晶!姑娘要是同意,我們這就交易!」

君雲卿頗有些意外。

五萬元晶不是個小數目,但是對於牝元珠表現出的功能來說,卻是個非常實在的價錢。

畢竟這種輔助功能的寶物,若是在拍賣會上拍賣的話,遇上有特殊需要的玄者,叫價不會低於五萬!

對方看來是真的急著用錢,而且非常誠心要賣。

「成交!」君雲卿沒有壓價,對方開出的價錢已經很低了,再壓價只怕買賣就不成了。

何況,五萬元晶能買到這個牝元珠,還是她佔大便宜了!

君雲卿爽快的把元晶付了,對方確認后便將牝元珠交給了她。

雙方皆大歡喜。

然而,就在君雲卿和黑衣男子一行相繼走出天行商行大門,準備分道揚鑣時,一陣喧嘩從不遠處傳來。

「他們在那!」

一隊氣息強悍,不輸黑衣男子等人的人馬從人群中擠出,氣勢洶洶的朝君雲卿和黑衣男子一行沖了過來。

這群人胸口上紋飾著統一的圖案,顯然是某個勢力的人。

「東西在她身上!」最當先的青衣男子面容十分硬朗陽剛,眉眼鋒利,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一股極為兇悍的氣息,手中提著一柄長劍,直指向君雲卿。

聞言,大部分人都沖向了君雲卿。

就在這時,黑衣男人忽然大聲對君雲卿叫道:「小妹!東西拿好了!咱們老地方匯合!走!」

說罷他直接抬腳一蹬,身形騰身而起,飛掠入人群中。

他身後的幾名手下也相繼四散而逃!

君雲卿在青衣男子開口的剎那,就知道事情不對,她剛剛買下黑衣男子的牝元珠,就有人找上門來,指明東西在她身上!

對方若不是串通好的,那就是另有隱情!

她無意捲入是非中,正要開口解釋,黑衣男子的話直接把她氣笑了!

這是要她背黑鍋當擋箭牌的節奏啊!

一般只有她坑人的份,難得有人坑到她的身上!很好!不錯!

唰!君雲卿右手一伸,鳳羽槍瞬間出現在她手中,正要攔向半空中的黑衣男子,一柄長劍卻在這時從斜刺里劈了過來。

「把東西交出來!」青衣男子大喝道,長劍掠起陣陣氣浪,劍芒凌厲,劃破重重空間,排山倒海一般襲來。

「鏘!」

君雲卿橫搶一架,長劍劈在槍身之上,發出一聲金鐵相擊的鏗鏘之聲!

雄渾的力道循著長槍直衝而來,君雲卿手腕一抖,一股澎湃的玄力驀然衝出,直接將之化解!

再抬頭,四周已經沒了黑衣男子等人的蹤影!

倒是跑得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