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想不到,竟然能夠無視七大罪的迷惘直接來到七大罪的面前,自從聖喬治之後到底過了多少的時間?」

寬廣的宮殿卻能產生巨大的回聲,藉助靈力護住雙耳和大腦李莉才能繼續保持著清醒。

「什麼人?」

「人?可以理解為是對我的侮辱嗎?」

憤怒的聲音之中擁有神聖金光的漆黑色光柱從天空射下,超巨大的神聖身影出現在李莉身前。

「這種感覺?……上次在聖光出現的超巨大傳送陣法中感受過十分相似的氣息。」

「即使只是一個投影但我還是擁有和本體相同的記憶的……」

聲音不再憤怒也不再震耳,那超乎想象巨大的身影逐漸縮小到和普通成年男人相差無幾的高度。

「你這張臉和身影我曾經見過,挑戰並戰勝德古拉殘影的少女。」

人類不可能擁有的超絕美面容和身姿,即使什麼都不做依舊被神聖的光芒包裹。

『擁有這麼溫暖的光芒,到底是……』

「不需要在心中自言自語,在最高貴的我面前一切掩飾手段都是沒用的。」

心中的話語被看穿,超絕美的男子露出魅力十足微笑,李莉感覺自己的意識出現了動搖。

「我乃是七宗罪的老大傲慢之罪的化身路西法——」

符合傲慢之罪名頭的態度,超絕美的男子不需要任何的襯托,僅憑個人的氣質就散發出天下萬物獨尊的傲慢王者氣息。

「欸——,沒有臣服於我。真不愧是直接出現在我面前的傲慢之罪試煉者。」

衷心的讚美聲中,李莉終於從連開口都做不到的強大壓迫力中得到解放。

「傲慢之罪的試煉嗎?我可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傲慢過……」

暫時想不到如何脫身,李莉選擇了最直接的方式。

神級器靈的力量瞬間釋放,同時在右手中聚集出黃金色光之利劍。

雙腿發力李莉以超越聲音的速度沖向自稱傲慢之罪:路西法投影的男人。

「誒誒誒~,這就動手嗎?我可還沒有做什麼的準備呢……」

男子僅僅是伸出右手,李莉手中的光之利劍就再也無法前進咫尺。

「人類最強者在我面前也不過是以自我犧牲幫助【米迦勒】換取一場不堪的勝利,想不到今日還有人類向我挑戰……」

溫柔的態度消失,路西法身後半透明狀態的漆黑色雙翼展開,下一瞬間化為黑霧鎧甲包裹在其身體上。

「完全不同次元的感覺……」

感受到敵人實力的強大李莉並沒有選擇逃走。

「雙劍——」

左手放開劍柄改變身體姿勢,相同的金色光之利劍以反手握的方式出現在左手之中。

「你喜歡使用劍呢,既然如此就讓你見識一下『神技』。」

在李莉向前衝去之時,路西法也不在保持站立右手具現出黑色利劍迎上。

……

「哇——」

剛剛踏進白光之後的世界,迎面就是猛烈地颶風,瞬間召喚出血紅色無雙劍無視地板的堅硬插進葉一夕才勉強的保持身體沒有被吹飛。

「和七宗罪中的一位戰鬥成如此,即使我想要插手給予莉莉學姐幫助也無法做到啊。」

對自身實力用有自知之明的葉一夕,並沒有選擇冒進而是在原處進行防禦。

「欸——,完全無法和自然溝通?」

想要在身體周圍布下防禦陣法卻無法得到回應,看著不斷襲來的李莉和路西法戰鬥產生的餘波颶風,葉一夕只能以高速移動不停地改變著位置以躲避颶風。

「竟然有多餘的人闖進了我的宮殿……那張臉、這個氣息是?」

「哈哈哈哈哈哈——」

手中的利劍停止揮動,路西法大笑產生的波動瞬間將李莉和葉一夕兩人震得不停爆退,明明距離宮殿牆壁之間的距離相當於一座城池的寬度,但兩人還是眨眼間就被鑲嵌進了黃金色牆壁之內。

「……沒有任何的痛覺?」

「……神級器靈的力量消失了?」

掙扎著從牆壁中脫身,雖然身後牆壁自動復原和讓人在意,但葉一夕和李莉此時並沒有空閑的時間去關注。

「路西法閣下已經不打算戰鬥了嗎?」

「嗯……」

點著頭的同時路西法身上的黑色霧氣形成的鎧甲也重新化為半透明的翅膀,並被收回體內。

「雖然和你的戰鬥時命中注定的事件,但現在你還沒有相應的力量和功績。如果你再次進入輪迴這個世界滅亡的命運即使持劍的救世之主也無法拯救。」

完全不明白路西法在說什麼,可是在路西法露出的認真氣息面前李莉根本做不出任何的反抗。

「想不到等待了這麼久,還以為能夠解脫使命沒想到啊、沒想到啊……」

一邊說話一邊搖著頭,路西法的注意力也從葉一夕的身上轉移到一旁的葉一夕身上。

「真是懷念的感覺,用天之子的言靈之力看破我的『罪』吧……」

不斷靠近的路西法,溫柔的使用雙手托住無法行動的葉一夕的臉龐,並且閉上雙眼向葉一夕靠近。

【吾之名為路西法】

額頭緊貼著額頭,腦海中浮現宛如陽光般溫暖人心的聲音。

下一瞬間,有關【路西法】這個名字的知識接連不斷的湧進葉一夕的腦海。

【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啊,你何竟從天墜落?你這攻敗列國的何竟被砍倒在地上?你心裡曾說: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舉我的寶座在神眾星以上;我要坐在聚會的山上,在北方的極處。我要升到高雲之上;我要與至上者同等。然而,你必墜落陰間,到坑中極深之處】

在葉一夕天之子的言靈之中,路西法放開了雙手靜靜的向空中漂浮而去。

【傲慢之罪:路西法,乃是最古老的天使、最初的純血最強種、光之使者,以自身之力率領三分之一的天使向整個神界宣戰並立於不敗之地。在最終之戰中被唯一的弱點凡間生物人類中最強者『聖子基督『偷襲,而後被米迦勒藉以萬物之源的源頭之力擊敗】

無情的言靈從葉一夕口中飛出,路西法身體**出溫暖的太陽光芒。

【收穫人生第一次的失敗,讓路西法的神之名純潔被玷污,卻探知到了『源』的秘密自願墮入成為魔性神明,得到更為強大的力量和神聖的光芒】

「不用說下去了……」

僅僅是使用右手指向葉一夕,腦海中出現的無盡知識和天之子狀態就全部消失不見。

「雖然從你的口中能夠聽到自己的神之名十分的感動,但沒有任何記憶的你同樣也讓我感到難過。」

面對著葉一夕一直保持著溫暖笑容的路西法,在身體消失在光芒之中前一瞬間露出發自內心的悲傷之色。

『為什麼我竟然會心痛?』

內心的自言自語中葉一夕眼前的黃金色宮殿消失,濃重的綠色霧氣再次充滿整個視線。

「一夕,你——」

「哥——」

耳邊傳來的詫異聲,葉一夕的注意力終於從莫名的心痛中解脫出來。

「怎麼……好痛……」

剛剛開口臉上卻傳來了鑽心刺骨的痛苦。

俊美的臉龐已經不復從前,各種被烤傷的痕迹布滿三分之一的臉龐同時還不斷地向外擴散著。

「精靈治療術——」

一直負責指路的精靈主動地衝進葉一夕的額頭,眨眼之間濃郁的綠光就布滿葉一夕整個臉龐傷痕不斷向外擴散的勢頭也瞬間停止。

『到底是什麼情況?路西法有沒有做出任何傷害一夕……不對,那個時候……』

回想起路西法和葉一夕額頭緊貼額頭的姿勢,李莉自以為找到了葉一夕受傷的原因。

「好累啊~」

不等葉一夕表示感謝,綠光變弱、模模糊糊能夠看到身影的精靈飛向了遠處飄來的精靈地圖的捲軸之內。

「田爺爺嗎?」

所有的力量都無法使用的現在,葉一夕只能選擇原始的方式確認走來之人的身份。 「不用那麼緊張,這裡的人類除開我們幾個之外的都應該已經化為白骨永遠沉睡了。」

和閃爍著綠色光芒的精靈地圖一起出現的三人,正是一臉平淡。平靜到奇怪的田凱;表情和動作都在表達興奮的傑莉卡;最後一位,則是滿臉羞紅之色的蘭沁。

外表和艾雪相比各方面都相差無幾的蘭沁,做出一副害羞的少女模樣要不是因為知道其真實年齡和有前後輩的關係葉一夕肯定會心跳不止。

「傑莉卡老師和蘭姐姐,你們遇到的是七大罪的哪一宗罪?」

在精靈的介紹下已經了解全部情況的艾雪,不知覺的踩了地雷。

「我是懶惰,想不到內心的慾念竟然會暴露真是危險的試煉。還好有十字氏一族外姓成員的祝福,才能打破【貝爾芬格】的迷惘。」

從傑莉卡滿臉的興奮之色,葉一夕也大概能夠猜到她的試煉內容了。

「其實就是懶惰的人類和懶惰的神明,懶到連比試都懶得做。」

不知何時的田凱已經趴到了葉一夕的耳邊說著悄悄話。

「那蘭姐姐呢?」

「暴食~」

超小的聲音中蘭沁的臉變得更加的紅。

「在七大罪的迷惘幻境中,蘭沁可是變成了一個相當於大春三倍的……」

嘭——

不愧是擁有『飛針聖者』之名的強者,即使不能使用靈力蘭沁還是準確的使用腳邊的不知名物體砸中田凱的後腦勺。

即使耳邊的悄悄話被打斷但葉一夕已經理解田凱想要傳達的意思了。

「要是還有多一個人知道這件事情,你就準備一輩子做不了新郎……」

以超快的速度移動到葉一夕前咫尺位置的蘭沁,臉上的害羞表情全部消失,極度平靜地雙眼和冰冷的語氣,葉一夕感到了發自內心的恐怖。

「……明白……」

艱難的從口中說出的話語,葉一夕並不確定蘭沁能夠聽的清楚,但從後者臉上的表情葉一夕知道自己不必重複一遍。

「不要鬧了,有人來了……」

空間屬**靈師特有的對周圍敏感,即使不能使用力量傑莉卡還是感覺到周圍的不尋常。

「真不愧是十字氏一族的成員,都是能夠遵循內心為正義之人。難怪我當年會一直被拒之族外……」

「什麼人?」

不只是器靈師的力量,就算是赤手空拳的體術一樣擁有『神跡』讚美的李莉,以超快的速度反應過來,移動到眾人的身前擺好戰鬥姿勢面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不用緊張我現在可沒有足夠對你們產生威脅的力量。」

淡淡的黃金色光芒在遠處綠色迷霧深處閃爍,黃金騎士鎧甲的人影出現。

【屠龍人聖喬治】

『天之子』並非是葉一夕的專利,擁有比葉一夕更高『天之子』境界的田凱,僅僅是看了黃金騎士一眼就知道了其真實身份。

「屠龍人聖喬治……他不是早就已經不在凡界次元了嗎?」

在葉一夕因為『天之子』的境界苦惱著的時候,自願上前保護幾人的李莉已經開口詢問道。

「我現在和七大罪的迷惘中的七宗罪相同都不過是投影而已,只不過我和他們的本質不同能夠在凡間世界使用的力量也有雲泥之別。」

雖然無法看透黃金色頭盔,但幾人還是能從其語氣中知道他並沒有惡意的。

「能問一個問題嗎?」

「不用客氣,天之子閣下。」

對於葉一夕不知為何,聖喬治突然用起了敬語。

「閣下?算了。能告訴我你和神話中的【屠龍英雄聖喬治】和同一個嗎?」

「當然,凡界稱之為聖經神話系統中七大英雄神之一【屠龍英雄聖喬治】、【阿斯卡隆】正是我的神之名。」

「阿卡斯隆、屠殺惡龍之劍。難怪天靈帝國的皇室即使擁有屠龍人聖喬治的血脈,依舊是普普通通的人類。」

「僅僅從阿卡斯隆這個名字就能夠思考這麼多,真不愧是一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