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葉佳期沉默了。

嫁人嗎?嫁給誰……

「柚子醬給你做好了,都是我親手熬制的,和外面賣的不一樣,純天然。」蔡阿姨沒有追問,主動岔開話題,沒有讓葉佳期為難,「回去后可以直接沖泡,很好吃。吃完了你再來拿,我這隨時都可以做。」

「謝謝蔡阿姨。」葉佳期接過。 「嗡!」

一影橫穿三萬里,不過短短一炷香的時間秦浩便出現在了大雷音寺之外,

比之在神念中看見的大雷音寺,

此時出現在秦浩面前的大雷音寺更顯的巍峨霸道,站在寺廟之外,就能聽見無盡的梵音在大雷音寺中響動著,似乎在舉行著一場極其盛大的宴會一般。

秦浩眸光一綻,靈氣吸附之下,一柄泛著黃金色的長戟出現在了秦浩的手中,他要做一件放在原來的時空看來極為大逆不道的事情。

但無妨,這一切都是虛幻的,更何況為了救出父親,秦浩甘願付出所有的代價,畢竟他是孤兒出身,無父無母。

這一世能擁有父親,對於秦浩而言已然是無上的恩賜,又怎麼容許別人踐踏,哪怕是要踏盡漫天神佛屍骨,要獨自面對諸天萬道的攻伐,秦浩也是在所不惜!

「嗡」

長戟顫動,秦浩的眸光中幾欲噴薄出神光,但他最終還是決定要先禮後兵,

畢竟秦浩的夢想也是世界和平,如果大雷音寺不介意把秦問天交出來的話,秦浩也不介意放過這幫可憐人。

心念思慮到此,一聲狂嘯陡然自秦浩的喉中吐露,「大雷音寺,放出我的父親秦問天,不然秦浩今天就要踏平大雷音寺,血濺一方凈土!」

頓時間,大雷音寺中的無盡梵音瞬間清靜了下來,

「咔」

大雷音寺的金剛大門陡然開揚,一位鐵面羅漢陰沉著臉便自大雷音寺中踏出,手中握著一根降龍伏虎棍,有著黃金色的佛光迸射而出。

「誰人敢在大雷音寺外喧嘩,擾亂我佛門清靜!」

而秦浩卻淡定的舉起了大拇指,指著那鐵面羅漢將大拇指彎曲,做著鄙視狀,「就是本大爺我,你這小羅漢不配與本尊說話,叫佛祖出來說話!交出我父親秦問天,我就饒大雷音寺一條生路」

「什麼問天,問地,我可不認識,可惡!小子,我給你三秒時間考慮離開,不然不要怪我鐵面無情!」

「佛講仁慈,這降龍伏虎棍可不講,跟何況金剛亦然有著怒目之時!」

鐵面羅漢惡狠狠說道,說來也怪,就在他這般恐嚇之時,還有著無盡的佛光自他降龍伏虎棍噴薄而出,而且越發濃烈!

秦浩心底暗暗一笑,果然是假的大雷音寺,

這個佛形和悟性比之那大石之上的老者都要遜色許多,怎麼可能有著如此多的佛光,看來父親危在旦夕,自己何必猶豫!

「不用了,這個世界上,拳頭就是最簡單直接的道理,更何況,金剛怒目也不是你這般凶神惡煞,太假了,年輕人」

秦浩淡淡說道,提起自己的長戟便向那鐵門羅漢刺去,金色光華在長戟上流轉著,長戟如龍,刺破虛空!

鐵門羅漢也是識貨的人,知道這來者不善,降龍伏虎棍無盡的佛光噴薄而出,一棍驟然擊打而下。

「嗡!」

兩人在半空中驟然相撞,一股澎湃的巨力陡然激蕩,佛光都瞬間一黯,

「咔」

降龍伏虎棍上有著清脆的破裂聲陡然傳來,鐵門羅漢神色陡然一變,秦浩長戟再次刺出。

「咔咔」

降龍伏虎棍瞬間破裂,而長戟之勢卻仍然沒有止住,驟然點在了那鐵門羅漢的胸前,鮮血噴薄間,一道人影驟然被疾飛進了大雷音寺中。

「踏踏」

秦浩也踏著沉穩的腳步進入了大雷音寺中,

這大雷音寺與秦浩在前世見到的諸多寺廟也並無什麼本質上不同,無非是大了一點罷了。

哦,還有坐在這裡的諸多神佛都不是雕塑,而是實實在在的真人。

「何人在此造次!」

「居然敢在佛門門前動刀,還擾亂佛門第一千七百八十次代表大會,你這凡人,該當何罪!」

「我看我就把這凡人碾為凡塵了,省的污衊了我們的眼睛」

眾多神佛都震驚了,居然有人敢在這個時候在佛門造次,這廝是不想活了不成?

「你們別bb了,把我父親秦問天交出來,一切好商量,不交出來,那我秦浩今天就踏平大雷音寺!」

秦浩喝道,

系統的判定是絕對不會出問題的,秦問天必然藏匿在這大雷音寺中,更何況,一堆假貨,何懼之有?

齊天大聖敢大鬧天宮,那秦浩作為大聖的忠實迷弟,效仿大聖大鬧一番這假的大雷音寺又如何?

「秦問天?」

有一位眉心有著紅色劍形符文的菩薩皺眉說道:

「你找他有什麼事情,他已經被佛祖收為弟子,不再沾染俗世,如果你是他俗世的親人,已經可以回去了,一入佛門,俗事皆為虛」

「這次打傷弟子的事情也就如此作罷,你回去吧,這也算的上是三生有幸的事情,說不定以後還會給你帶來一點福音」

那眉心紅色劍形符文的菩薩微微擺手,示意秦浩可以離開,卻隨著他這一擺手,方才那些有意見的諸天神佛都十分恭維的說道:

「普賢師兄有理,既然如此就放那小子離開吧,我佛慈悲,不與凡人計較」

「凡人速速離去,普賢師兄看在佛祖的面子上放你一條生路,你就三跪九叩一示隆重吧」

「在理,我佛慈悲,小乘佛法足矣造福蒼生」

顯然這個普賢菩薩在這一眾神佛中應該屬於勢力較大的一位,而且他居然也知曉秦問天的存在。

「裝的還挺象的還真有點象那麼回事,如果我不是知曉你們都是npc,還真的可能被你們騙了,還普賢菩薩,文殊菩薩,觀音大士去哪裡了」

「佛祖呢,口口聲聲說收了我父親為徒,卻連我一面都不見,你們這大雷音寺,大大的有貓膩啊」

秦浩冷笑說道,長戟驟然指向普賢眉心,大喝道:

「眉心有劍,怎麼看都賤的那小子,對就是你,別bb,是爺們,就手底下見功夫!」

霎那間,整個大雷音寺異常的安靜下來,落針可聞!

(感謝didi睇睇,清流入海,紫玥妹妹,划淚嘵情,的月票已以及打賞支持,愛你們,有月票打賞的速度支持過來,飆歌狀態在大神說開啟,非常辣耳朵,自備耳塞) 秦浩然陪著她在海邊的沙灘上走了走,夜色清朗的海邊,舒適寧靜。

等到時間差不多,他才帶她去游輪上。

停靠在岸邊的游輪足足有好幾層,裡面一應俱全,什麼都有。

秦浩然訂的是一個生日包間,他邀請的人不多,都是自己在紐約的朋友。

一進門,韓雨柔就把禮物送給了他,秦浩然欣然接下。

包間很大,布置得特別有氣氛,各色各樣的氣球,香氛,蠟燭,玩偶,充滿活力。

一群人已經在聊天,見秦浩然過來,紛紛起鬨給他過生日。

「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是我同學Joanna,我們一個班的。」

「大家好。」韓雨柔主動打招呼。

「你好,你好,浩然的同學都這麼漂亮。」

大家都不拘謹,韓雨柔過了一會兒也都和他們相熟了。

餐廳的服務生送了酒水和食物來,一張長長的紅木鑲邊桌子,桌上有明亮的蠟燭和鮮花,金屬餐具在燈光下散發出銀色的光澤。

席上,秦浩然對韓雨柔比較照顧,他怕她跟這群朋友不熟,會主動跟她說話。

韓雨柔知道秦浩然這個人特別有分寸,為人處世方面會讓人很舒服。

他的朋友也都很不錯,沒有什麼不好的習氣,因為有女生在,那群男人也都沒有抽煙,只是喝酒。

韓雨柔也喝了幾杯酒。

包間里香味濃郁,夾雜著紅酒的氣息,讓人沉**醉。

從寬大的落地窗往外看,可以看到無窮無盡的海洋,還有海上的燈塔,這風景,讓人迷戀。

吃了一半,大家就鬧開了。

男人最能鬧,非拉著秦浩然喝酒,女生也跟著起鬨。

一時間,包間里十分熱鬧。

很快到了分蛋糕的時刻,燈全部都關掉,秦浩然許了個願,給大家分蛋糕。

韓雨柔拿到一塊,蛋糕甜甜的,融化在口中,甜到心裡。

包間里開了空調,但還是很熱,吃著吃著就有人去甲板上透氣,韓雨柔也去了。

她端著銀白色的金屬小碟子坐在甲板上的桌子邊,吹著海風吃著蛋糕,這宜人的夜晚景色,如仙子一樣迷人。

璀璨的星星是黑夜的眼睛,閃爍在這無邊無際的夜幕上,同浩渺的大海融合。

夏天的游輪熱鬧極了,來來往往很多穿著弔帶裙的小美人。

韓家沒有落魄的時候,她也時常去參加這樣的聚會,穿著漂亮的裙子,被很多人邀請去跳舞。

深呼吸一口,海風清新。

幾個二十多歲的女人在她旁邊的一桌坐下。

個個打扮得十分好看,精緻的妝容,清涼的裙子,大長腿,高跟鞋。

她們一坐下就開始聊天、玩手機,還讓服務生送了一瓶紅酒來。

其中一個扎著丸子頭,穿了件黑色蕾絲裙的女人倚靠在編織椅上,玩著手機,淡淡同女伴聊著天:「裡面太吵了,沒意思,今天晚上也沒幾個高質量的男人。」

「小影你眼光高,又要長得帥又要有錢,最好是富二代,要求太高了。」

「不然呢,陳公子社交圈也太窄了吧,請了幾個男網紅來,都是十八線。」 秦浩冷笑說道,長戟驟然指向普賢眉心,大喝道:

「眉心有劍,怎麼看都賤的那小子,對就是你,別bb,是爺們,就手底下見功夫!」

霎那間,整個大雷音寺異常的安靜下來,落針可聞!

眾多神佛面面相覷,他們簡直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少年居然敢公然挑戰普賢師兄,挑戰十大願王之一,華嚴三聖之首的普賢菩薩!

「胡鬧!秦浩,我看在秦問天的面子上讓你一次,速速離去,否則我就讓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金剛怒目!」

普賢菩薩的臉色瞬間一灰,

但瞬息間便有著瑩瑩的佛光自他臉頰吐露,寶堂滿寺,滿是佛陀法相,持著一副巍峨神態對著秦浩疾聲說道。

但在秦浩看來卻更顯詭異,一個大佛居然謙讓自己,自己這個凡人身份的氣場還真是可以。

「嗡!」

長戟一顫,有著蓬勃的星辰之力攜裹在長戟之上,秦浩面容桀驁無雙,眸光似無雙神劍出鞘有著無盡劍光澎湃而出,

就這麼直勾勾的盯著普賢那佛光四溢的臉,嘴角一絲不屑的笑意勾勒而出。

「你不配,稱呼本尊的姓名,既然不戰就給本尊讓開,不要擋了本尊的道,不然,休要要怪本尊不給你面子」

一言既出,普賢臉上的佛光都閃爍起來,佛怒了,佛本濟世,一怒亦可血染天穹!

「嘩啦」

「嘩啦」

一隻金剛杵出現在了普賢的手中,無盡的佛光自金剛杵上驟然蓬髮,卻見普賢面色冷峻,大喝道:

「凡人果然是最不識好歹的存在,好,那我就替你父親秦問天教訓一番你這不孝子,在佛門喧嘩,血染凈土,讓你知道什麼是金剛怒目!」

眾多神佛懷著複雜的表情退居兩旁,讓出了一道寬廣的廣場給兩人戰鬥,

無數的目光匯聚在秦浩年輕的面容之上,就憑這樣的少年郎居然也敢挑戰普賢,真是年少不知天高地厚,山河廣闊啊!

無數的神佛在心中嘆著氣道,他們似乎已經認定了那個少年無法更改的結局一般。

「撕拉」

「星辰十三戟法!」

秦浩身形飛掠而起,那長戟之上的星辰能量波動越發澎湃,嗡然間便向著普賢刺去。

「轟隆隆!」

那星辰大戟與金剛杵在霎那間便碰撞到了一起,無盡的佛光與浩瀚的星辰之力在碰撞著,一道道的漣漪在擴散著。

普賢的神色陡然一變,這股澎湃的力量,這秦浩簡直比一頭遠古神獸還要暴力些許,這真的是一個凡人嗎?

普賢的心裡第一次產生了懷疑,但沒關係,待會他就會無比的懷疑人生, 舊愛新婚,高冷前妻很搶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