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羅長官口裡說的那麼好!將來能夠找得到飯吃,不用餓肚子,我這個做娘的也就放心了!」小菊娘雖然聽了羅林的話,心花怒放,但嘴上卻仍然謙虛得很。

「羅林哥哥,我回來的時候,碰到了一群穿灰軍裝,身上背著槍的人!聽那帶進來的人說,這些人是駐地指導員和大隊長吩咐領進來的!」小菊插話道。

「嗯?那些人被帶到哪去了?」羅林聽了小菊的話,雙眼一亮。

「我看著是被駐地的人領著朝指導員的住處去了!」小菊用探詢的目光看著羅林。

「羅桂,別做什麼拉麵了!我們現在就去姓蕭的那裡!看樣子收編隊伍的人下來了!」羅林把手裡拿著的柴朝地上一丟,朝正揉面揉得不亦樂呼的羅桂叫道,語氣里透著股興奮,和這段時間的要不發獃,要不強顔歡笑完全兩樣。未完待續……) ?羅林開了話,羅桂自然沒二話,把手上揉著的麵糰朝案板上一放,去找水洗好手,和小菊娘打了個招呼,這兩人就匆匆的出門了。讓小菊看著這兩人的背影一陣語,這兩人還真是越來越不把自已當客人了。

等這兩人回來的時候,小菊早讓讓小菊娘帶著壯壯去睡覺去了,而劉柱也在堂屋的簡易床上打著呼嚕了。小菊見回來的兩個臉上那看著就要滿溢出來的笑意,有些好奇的問:「難道今天來的人,你們都認識?那也不用象撿了寶一樣的,笑成那樣吧?」

「呵呵,小菊皐.」「。懵薰鷥綹繒餉淳每墒遣畹惚槐鎪懶耍≡謖餿松夭皇斕膁ifāng,手上又沒有自已的人和槍,被人暗算了也不敢明目張胆的去找人算帳,只能靠你羅林哥哥的那些陰招出口惡氣,真是憋死人啊!」羅桂一臉的神清氣爽,「還有,小菊,家裡還有吃的嗎?在那裡只顧著和人說話去了,連晚飯都沒有吃飽!」

「什麼陰招?我做事從來是光明正大的!而且駐地這次的事,我可一點都沒有參與!都是姓蕭的那幾個人動的手!何況我差點把命都丟在這,這件事是事實吧?」羅林有些不爽的盯了羅桂一眼。

「嗯,是我說錯了話!你從來用的是明招!小菊,有吃的嗎?」羅桂看起來真的是心情很好,一點也沒有和羅林駁嘴。

「幫你們留了點雞湯,還有回鍋雞!還有點拉麵。不過是生的,想吃的話,就要等會!還有,自已去燒火。」小菊站起身,邊往鍋里加水邊說。

「哈哈,太好了!我就知道你們會幫我留拉麵!」羅桂邊笑呵呵地在灶口坐下來,把半滅的火用根柴捅了捅,先加了一把乾草,那火烘的就真往上冒,這才把乾柴往裡面架。

很。鍋里的水就燒開了。小菊把留的拉麵往裡一放,放鹽煮了幾分鐘后就撈了起來放進碗里,再往碗里舀了些一直溫在灶上的雞湯白菜,很。兩碗熱氣騰騰的雞湯白菜面就做好了。

等小菊把一直溫著的回鍋雞端出來。羅林羅桂早拿著面碗。把碗里的拉麵吃掉了大半。

「還是小菊家的做的東西好吃!今晚食堂駐地的飯菜,唉,實在也很豐盛。可那口味,簡直是浪費了那些食材!」羅桂邊呼嚕呼嚕的吸面,邊口齒不清的說。羅林一向奉行的是有好吃的就少說話,只顧著埋頭吃面夾雞肉。

「今天來的那些人是不是部隊來收編這支隊伍的人?」小菊看了看這兩個吃貨,突然開口問道。

「是的!駐地這支隊伍很就會被收編到四軍的第一支隊和第二支隊里,去補充軍隊里缺失的名額!」一向口的羅桂竟然沒有接小菊的話,反而是羅林開了口。

「小菊,你別擔心!前幾天駐地清洗,歁負過你家的人幾乎都被清洗掉了,被那個姓蕭的毫不留情的以反革命罪給斃了!而這些人的家屬,以後回到村裡面的日子也不會好過!反革命分子的家屬,不被村裡的人另眼相看才怪!」羅桂以為小菊還在糾結她不在駐地時,家裡的人被人欺負的事,忙開口把這麼久駐地變天後的結果說了出來。

小菊聽了羅桂的這話,心裡卻沒有一點痛的感覺,畢竟那些人只是薄待了自家人,但並沒有弄出人命,可是,這些人弄權的結果,卻是用人的生命及鮮血來結束。再想想前世聽父母說,他們那一輩被打成反革命分子與右派的家屬,不但處處受人排擠,連生存都十分的艱難,莫提現在還不是和平時期,駐地的那些所謂的反革命家屬的下場,肯定是能夠想象得到的。

「怎麼,小菊,聽到這個消息,你好象不是很高興啊?」羅林深思的看了小菊一眼。

「那些人真的是反革命分子嗎?」小菊倒也沒有掩飾自已內心真實的想法。

「那些人倒不一定是反黨反人民的,只不過在這個非常時期,為了隊伍的團結和純粹,我們就必須下狠手,這樣才能起個鎮攝作用。不然的話,這支隊伍就肯定會分裂!

還有象這種自私的,不顧全大局,只有眼前小利益的人,也不適合留在隊伍里,必須清除掉,不然的話,以後在部隊還會惹出大的禍,到時我軍的損失就很難估量了!」羅林心情很好的解釋道。

「那也不用殺掉吧?只要解除他們的武裝,讓他們回村裡種田就行了!」小菊來自和平的年代,又是醫生,對於生命非常的看重,總覺得隨意的剝奪一個人的生命是很沒有人權的行為。

「你跟著你羅爹這麼久,怎麼沒有學到他的一分心力,心這麼軟,將來在面對敵人的時候,怎麼辦?」羅林聽了小菊的話,臉色刷的一下就板了起來。

「我知道,想要讓駐地里那些有異心的人安定下來,必須要把領頭的那些人清洗掉!殺雞給猴看嘛!」小菊有些悶悶的說。

「既然知道,還一臉不高興的樣子?何況那些人還逼得你的家人差點餓死!難道你沒聽說過,亂世用重刑嗎?如果不這樣,我和你羅桂哥哥都不知道已經死過多少次了!」羅林語氣很重的說。

「我知道了!難道我難過一下也不允許!」小菊覺得自已內心一大把年紀了,還被眼前這個明顯實際年齡比自已小的羅林訓,心裡很不爽,不由得有些胡攪蠻纏起來。

「小菊,羅林哥哥和你說這些是為了你好!現在革命並沒有完全勝利,老蔣的小動作不斷,兩軍遲早會開戰的!到時明明今天還在一起吃飯聊天的朋友,第二天就因為信仰不同而變成了敵人,到時你的心軟,不忍不但會讓你自已丟了命,還會連累到和你共同做戰的戰友!」羅桂一向笑嘻嘻的,此時也正兒八經的說。

「我錯了!」小菊把自已心裡的那點不贊同收起,她知道羅林和羅桂說的話是真的,是真正的為了她著想,歷史的進程有誰比她清楚呢?這兩人已經把她當做自已人來對待,才如此的苦口婆心相勸。

「後續的事我們今晚都和來收編隊伍的同志說了,明天還有一點小事稍處理下,後天我們就可以離開這裡了!你羅爹肯定很想你了!早點回去也好!收編隊伍肯定還會有衝突的,畢竟這裡面還有些利益相爭!」羅林把手裡的空面碗放在灶台上,邊把即將離開駐地的消息說出來。

「後天真的可以離開了?」小菊臉上的鬱結一下消失了,一臉驚喜的反問。

「嗯,明天你和你家人把要帶走的東西都打包好,盡量簡減,帶些生活上必要的東西,其它的就送人吧!有些東西到了武漢再買就是!」羅林不放心的叮囑道。

「知道了!你放心!我們一家人不會成為你們的累贅的!」小菊聽了羅林那話,有些不高興的應道。

「小菊,你不要不高興,你羅林哥哥還真是為了你好!因為現在路上還不很安全!聽這次來收編隊伍的人說,他們來的一路上都碰到好幾股四處逃竄的日偽兵,雖然日本投降了,但現在各地的情況都不一樣,有些地方的日偽還沒有投降,而有些日兵乾脆逃離隊伍,想私自潛逃返國!這些人都是一些不安定的因素,如果我們一路上帶的雜東西太多,萬一碰上這些逃竄的日兵,會吃虧的!」羅桂見小菊那神色,似乎對羅林的話有些誤解,忙認真的解釋道。

「我知道了!我會和我娘說的!」小菊自然不好說自已有小空間,不但不會象羅林說的那樣少帶東西,她還打算連這棟小木房都要收進空間裡帶走呢。這樣到了武漢,找個空地偷偷把木屋放出來,連房子都不用買了。

這三人各懷心思的洗漱好,各自進房休息去了。而這一個夜晚對於小菊來說,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她想到羅林輕描淡寫的說,駐地那些欺負過她家的隊員及參與了暗算羅林羅桂的人,在這次清洗中都全部被清洗掉了,那心就一片瓦涼瓦涼的。同時也感到害怕。

她心裡很清楚和明白,她現在部隊里,肯定是屬於那種最底層的隊員,如果將來她的上級站錯了隊,那麼肯定也會連累到她。本來以為自已知道歷史的進程,現在努力的抱上共黨的這條大腿,到時不說吃香的喝辣的,至少性命憂啊!

可是,她竟然疏忽了一個黨派鬥爭,論哪個年代,同黨派也存在內部的黨派鬥爭的。到時就存在一個站隊問題了。如果她是高級將官還好,以她的歷史知識,自然知道將來黨內的派系鬥爭是哪一派贏了,可問題是,她只是個沒有任何發言權的小嘍羅啊!

第二天,小菊頂著兩隻大熊貓眼起了床,讓壯壯看見后擔心得要命,「阿姐,你的眼睛怎麼了?怎麼象用墨塗了一圈?」小菊娘聽了壯壯的問話,也用擔憂的眼神看向小菊。

「沒事!只是昨晚上沒有睡好!」小菊因為睡眠不足,再加上思慮過重,一臉懨懨的。未完待續……) 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她的目光漸漸由冷漠變成仇恨。

寧顯舟的心臟猛的抽搐了下,他衝上前,握住上官拂的肩膀:「小拂,你聽我解釋,雪姐她很需要這個角色!可是你……商從戎的戲都太苦了,他要求太高,還動不動就罵人,我不想你這麼辛苦,不想你總是被他罵,我捨不得你受那些委屈!小拂,你身體不好,我不想你那麼辛苦,我願意養你,你想要什麼,不用你自己去賺、不用你自己去拼,你想要什麼,我都能給你!」

上官拂氣的渾身發抖,抬手給了寧顯舟一記耳光,「寧顯舟,你真噁心!」

這是寧顯舟有生以來第一次被人甩耳光。

他被打懵了,看著上官拂跑遠了,他才回過神,追過去:「小拂!」

上官拂一直跑到酒店外,卻找不到計程車。

這裡太偏僻了,沒有計程車往這邊來。

她沒辦法,只能抖著手打開手機,在網上約了一輛車。

寧顯舟追上她,臉上還帶著巴掌印,有些低聲下氣的哄她,「小拂,你冷靜一點,你先別生氣,你相信我,我真是為了你好……」

上官拂一個字都不想聽。

她現在只想離這個可怕的男人遠遠的,以後再也不想見到他。

因為寧顯舟和她一樣,是星時光的簽約藝人、還是她的男朋友,所以,她全心全意的信賴他,對他沒有一點防備。

可他呢?

他竟然算計她,還口口聲聲說為了她好。

這一次,他為了她好,讓她昏睡了一晚上,錯過了重要的試鏡機會。

下一次,他為了她好,會做出什麼可怕的事?

網約車來的很慢,一個多小時才能到。

上官拂心都涼了。

她知道,等她回去,什麼都來不及了。

新戲試鏡的機會,雖然不是工作室為她爭取到的,可是卻是一次非常難得的機會。

商從戎的電影,向來叫好又賣座,而且劇本她看過了,只是看劇本就能猜到,那必定是一部大火的電影。

只要是藝人,哪個不想紅呢?

她也想。

他們老闆和星時光對她和她哥哥恩重如山,她和她哥哥都想紅,很紅很紅,幫他們老闆賺很多很多錢。

她自從車禍之後,身體一直不怎麼好,她哥哥像是對待瓷娃娃一樣小心翼翼的對待她,唯恐她有什麼閃失。

於是,她哥哥把報恩的擔子壓在自己身上,進圈沒多久,就成了有名的拚命三郎。

她哥哥有些舞蹈底子,但和很多從小練舞的藝人沒法比,她哥哥就埋頭苦練,上了各種各樣的培訓班,一天只睡四五個小時。

進了《江山》劇組,她哥哥全都親力親為,沒有用過一次替身。

吊威亞、武戲、墜馬、落水,全都是她哥哥自己親自下場拍的。

從進組到現在,她哥哥身上的傷就沒斷過。

她不想成為她哥哥的累贅。

她想和哥哥一起並肩戰鬥,想為哥哥減輕負擔。

如果她很紅、很紅,她就可以為哥哥減輕壓力,哥哥就不用再像以前那樣拼。 ?「菊兒,有什麼事解決不了的,和我們大家說說,既使我們幫不上什麼忙,但出出主意,說不定你就找到解決的好辦法呢!」小菊娘有些心疼的看著小菊臉上的那兩個大黑眼圈。

「這……」小菊遲疑了一下,想想這幾年的解放戰爭,再想想建國初期的各個階層的清洗,再想到過後的十年浩劫,最終咬咬牙,「娘,我想我們離開華夏,到別的國家去生活怎麼樣?」

「為什麼?不好好的在自已人的地方呆著,要跑到別的國家,做那種根底祖宗的人?」不光是小菊娘,連在一旁驚活的劉柱也一臉吃驚的瞪著小菊」「。

「這……我這不是擔心這戰打起來沒完沒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有安生日子過嘛!」小菊自然不能說她知道歷史,知道華夏將來的發展方向,害怕將來發生的那些法掌控的事。只好隨意編了個理由。

「小菊,娘不知道你怎麼會有那種想法!但娘是不會同意的!現在我們都已經是離鄉背景了,但至少大家都是同一個祖宗,不管怎麼樣,都還能互相包容著,如果真的象你所說的,到了別的族人的地盤,到時有什麼事,連個幫襯的人都沒有!

你再想想,那些日本人來我們這裡,既使他們不侵佔我們的地方,但你認為我們會把她們當自已人看待嗎?」小菊娘兩眼紅紅的看著小菊。

「嗯,小菊。你娘說得對!我記得以前在駐地上學習班的時候,蕭指導員曾說過一句話,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當時我並沒有十分清楚這句話的意思,但現在我倒覺得這句話用在那些離鄉背景,到別的國家去的華夏人身上。

你想想,我們這些人到了別的國家,我們又不和那些國家的人同一個種族,到時他們一定會用懷疑的眼光,防範的措施來對待我們。排擠我們!

你再想想。我們在駐地都因為是外鄉人而受到排擠,都差點活不下去,要知道大家還是同一個祖宗的,到了你口中的別的國家。生存還不知道怎麼艱難呢!何況到時候。他們說的話我們都聽不懂。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因為我們並不是他們的族人,雙方的心思必定是不一樣的!」劉柱自從糧面事件后,就一直覺得對二姐一家多有虧欠。要不是他蠢,沒有腦子,二姐和壯壯也不會差點就餓死,不會受駐地的那些人的窩囊氣,一家人按照小菊臨走前的安排,悄悄的躲著過自已的小日子,等著小菊回來接大家。

所以這段時間以來,他都是沉默寡言,埋頭做事,只想著如何彌補自已的自以為事而對二姐和壯壯所造成的傷害。但今天聽到小菊想帶著大家到別的國家去,也心急了,這才說了上面的那一大段話。

小菊聽了劉柱的那一大篇話,對他有些刮目相看起來,沒想到短短半年多不見,劉柱竟然脫了以前那個農村憨厚小夥子的小農思想,開始有一定的見識起來。看來,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還是有很深刻的道理的。一個人,只有多見識,多經歷,眼界開闊了,思想才不會狹隘。

其實小菊對娘和劉柱的說法很贊同,要知道,前世很多人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出國,就是她的很多同學也出國去發展,沒去的人都以為國外的生活非常好,福利也好,好象一去就可以過上花團錦繡的生活。

其實事實的真相卻是很殘酷的,在華夏過得生活優渥,工作舒心順利,自身的能力也的確很強,但到了歐美國家,在華夏的所有輝煌,都會被清為零,所有的一切都必須重開始。因為大部分歐美國家對你在華夏的一切成績都持懷疑和不承認的態度,同時華夏的大部分學歷到了國外是不被承認的。

過去在華夏是著名的歌唱家也罷,醫術高超的醫生也罷,還是某些行業的頂尖人物也罷,到了歐美國家,你的這些光環全都清得一乾二淨,很多人為了生存,不得不去餐館刷盤子。也只能去刷盤子,因為這些國家為了保證本地人的就業率,對於外來人就工有很嚴格的要求。

至於那些福利和高工資及各種法律,都是為這些國家的公民服務的,對別的國家的移民人士則有諸多的設定,所以很多移民為了獲得那些國家的護照,成為它的公民,不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這也是小菊一直搖擺不定的原因,她不想做異鄉客,也不想自已的後代成為『香蕉人』,表面風光,其實在生活的國家其實只不過是『二等公民』!而且對於她來說,她畢竟前世受過嚴整的高等教育,還精通好幾門語言,到國外生活語言障礙倒是沒有。

但是小菊娘,壯壯和劉柱卻不同,以前她們就是目不識丁的農民,這二年來,也算是識得了一些字,但按前世小菊的教育來看,也只不過小學一二年級的水平,如果到國外,到時又語言不通,其生存的艱難可想而知。

小菊不想自家人一直生活在社會的最低層,一直是社會最低層的一分子。如果到國外,這種該變比較艱難,壯壯還小,還有機會。但小菊娘和劉柱卻很難,小菊不想小菊娘和劉柱的一生都過得沒有自我,不樂。而呆在華夏,卻有很大的機會改變一家人的一生。

小菊娘和劉柱見她們說了那麼多,小菊只是獃獃的坐在那,半天沒有應答。心裡不由得焦急起來,臉上自然也法不透露出那份擔心。

「小菊,你……」小菊娘和劉柱看著那樣的小菊,不由得異口同聲的開口。

「娘,小舅!你們說的話是很有道理,是我一下想岔了!先弄早餐吧,等吃完早餐我們就開始收撿東西,羅林羅桂說,明天我們就可以離開駐地了!」小菊抬起頭,開口打斷了小菊娘和劉柱的話。

「真的!阿姐,明天我們真的可以離開這裡了!」一直不太懂娘,小舅和小菊在說些什麼的壯壯,對於小菊剛才的話倒是明白得很,一聽說可以離開駐地,這段時間開始透出紅潤的小臉立刻滿臉的神彩。

「是啊!我們壯壯終於可以上學了!要知道學堂里可是有很多和你一樣大的男孩子玩的哦!」小菊伸手捏了捏壯壯依然沒有多少肉的臉,心裡微嘆了口氣,還是半年多前那張肉肉的小臉捏起來舒服。

「娘,阿姐說我可以到學堂里上學!」壯壯一臉興奮的看著小菊娘。

「小菊,那些上學堂的學生家裡不是財主就是有錢的人家,我們這樣的人家人家會收嗎?還有,上學堂讀書的錢應該不少吧,我們家哪有這個錢?」小菊娘臉上透著一絲猶疑和掙扎,她也很想讓自已唯一的兒子上學堂讀書,也知道上學堂讀書能夠改變兒子將來的命運,可是家裡沒錢啊?要知道,這個年代的農民連吃都吃不飽,哪有閑錢供兒女上學堂讀書?

壯壯聽了小菊娘的這通話,本來一臉歡欣的笑臉,頓時就轉變為一副愁容,他雖然年紀不大,但一直在為生存而苦苦掙扎,自然不是那些大家族裡養尊處優,什麼都不懂的六七歲的小孩,家裡是什麼狀況他是很清楚的,看著娘臉上的猶疑和掙扎,他那小小的心裡為自已的不懂事而感到羞愧。

「娘,阿姐,我自已在家認字,不用去上學堂了!其實我一點也不喜歡去學堂上學!」雖然壯壯的內心很想去學堂上學,但他那小小的心裡,卻不想讓娘和阿姐為了他為難,於是違心的說出了不想上學的話。

「傻壯壯,阿姐既然說了讓你去學堂上學,自然就會把上學的錢備好了。娘,你不用擔心,難道你的女兒,你還不了解?什麼時候說過的話不做數,或者做不到了?」小菊為壯壯的懂事而心疼。

「阿姐,真的準備好了我上學的錢?」壯壯本來落寞的臉,在聽到小菊上面的那些話時,重透出希望來。

「當然!阿姐早就準備好了!娘,我的肚子好餓了!」小菊伸手捏捏壯壯又被笑意充滿的臉,邊回答壯壯的話邊向小菊娘撒嬌。

「好,好!你先帶壯壯去洗漱,娘馬上就幫你們做早餐!」小菊娘在聽了小菊的那些透著保證的話,心裡對於壯壯去上學的這件事,早就沒有了一絲絲的猶疑和掙扎,高興的開始在灶台上忙活起來。

而劉柱呢,自小菊沒再說要離開華夏,帶著大家去國外生活時,就挑著空水桶出門挑水去了。

等一家人吃了早餐,把碗筷灶台清理好,就開始把房間里的衣服被褥打起包來,同時把不用的東西也都歸整好。而小菊呢,則把打包好的東西朝小空間里收。免得到時羅林羅桂回來了再收,反而露了她的不同行跡。

一家人忙活了大半天,總算把這個家裡的大部分東西都打包好,收進了小空間。只留下了目前床上必須要用的被褥,就連廚房的生活用具,暫時用不上的,也收到小空間去了。不過從面上看倒不很顯,因為睡房裡空的是幾個衣櫃,而廚房裡,明眼的東西都沒有收走。未完待續……) 所以,她很想演商導的新戲。

她想紅,想的都快瘋了。

可是,新戲讓她給搞砸了。

她連試鏡的機會都沒有了。

她拿不到商導新戲的角色了。

這一切,都怪她太蠢,太相信寧顯舟了。

今天就試鏡商導的新戲了,她為什麼不留在酒店好好看劇本,揣摩劇中的角色,她為什麼要和寧顯舟一起出來吃飯,還要看什麼星星?

哥哥那麼拼,每天拍完戲回酒店休息的時候,只剩半條命,她怎麼有臉出來和寧顯舟你儂我儂的談戀愛?

他們兄妹的星途才剛剛開始,她和哥哥的恩情還沒有還完,她的腦袋怎麼就變成白痴戀愛腦了呢?

她懊悔極了。

她好恨。

她想殺了那個白痴的自己。

寧顯舟一直不停的和她說話、解釋,上官拂卻好像沉浸入了她自己的世界,對他所說的話,充耳不聞,一點回應都沒有。

寧顯舟很焦慮。

他沒想到會這樣。

他料到上官拂會生氣……不管是誰遇到昨晚的事,也會生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