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吧。」在葉宇的命令下,那蚊子大小的金屬探測器頓時朝著外面飛去,粉塵大小的東西,就算一些人神念覺察到了,恐怕也是不在意吧。

很快,金屬蚊子便是飛入了六樓剛才那神秘聲音發出的雅間中,不出葉宇所料,那雅間中布置的陣法,根本就攔不住他的高科技金屬探測器,金屬蚊子直接飛進去,頓時,二樓雅間的屏幕上,顯示出了屋中的場景。

「一個年輕和尚?」葉宇突然神色一愣,此時,屏幕上顯示的是,一個面容妖異的年輕和尚,身披金色和黑色條紋的袈裟,渾身散發著靈光,正盤膝坐在那雅間中,剛才那聲音,就是他喊出來的。

「妖佛子?!」而此時身旁,羅體仁、楊偉和岳京三人都是猛地大聲叫道,神情帶著一份震動。

「妖佛子?那是誰?」葉宇神色疑惑,他初來靈界大地,很多東西根本不了解。

羅體仁平復了一下心情,緩緩道:「妖佛子,是西漠一個霸主勢力『萬佛寺』中的頂級天驕,最起碼都有著虛仙九重天的強橫修為,據說體內具有一尊修鍊成佛的妖族大能傳承血脈,而且,其行事亦正亦邪,因此被稱為妖佛子,有著極其可怕的戰力和佛家神通手段。」

「萬佛寺?妖佛子?」葉宇念叨一聲。

而此時,八荒樓外,李浩然已經從雅間中走出,他背後有著天火神軍,根本就無所畏懼。

「十一萬靈石!」李浩然再次報價,神色帶著一份陰沉,緩緩朝著六樓的那個雅間走出。

「十一萬零一斤靈石。」六樓雅間中,那神秘聲音再次響起,帶著一份似乎是嘲弄般的語氣。

此時,八荒樓中眾人都是神色一動,目光閃過一絲饒有興趣,看來,這六樓雅間中的神秘人,就是和這天火神軍少統領李浩然杠上了。

「李浩然背後可是整個天火神軍,這六樓雅間中的人,也是不怕死啊。」

「你知道什麼,能夠坐在六樓的人,身份能低嗎?或許,那神秘人根本就不懼天火神軍。」

不少人都是心中好奇無比,那六樓雅間中的神秘人,到底是誰,竟然敢當眾挑釁這天火神軍的少統領李浩然。

而此時,二樓雅間中,葉宇則是淡淡一笑,拿起酒杯,輕飲一口,靜靜觀看。《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561章你是在逃避還是在躲我 「十二萬靈石!」李浩然在朝著六樓走去,此時他再次報價,聲音愈加變得冷冽。

「十二萬零一斤靈石!」六樓雅間中,妖佛子睜開了雙目,戲謔的聲音傳出,根本不懼那李浩然變得冰冷的語氣。

「哈哈!碰到了妖佛子,看來不用咱們出手,這李浩然要遭殃了!」二樓雅間中,羅體仁幾人都是笑出聲來。

羅體仁的笑聲很大,從雅間中傳了出來,李浩然聽到了,如同添柴澆油,讓他心頭怒火更加旺盛。

「十三萬靈石!」李浩然身披烈焰鎧甲,甲胄沉重,他猛地踏步到了第六層樓閣之上,樓梯上的木板都是猛地一震,發出轟鳴。

要不是八荒樓中的樓梯上有法陣印刻,散發淡淡靈光,恐怕早就被李浩然給踏碎了。

十三萬靈石是一筆巨款,但對於李浩然,還是可以負擔的,畢竟,他是天火神軍的少統領,身上財富巨大。

「十三萬零一斤靈石!」依舊是那道聲音,妖佛子此時語氣中,帶著一份漠視一切的冷傲。

話音落下,李浩然神色猛地一僵硬,他渾身氣息涌動,如同一尊大荒凶獸就要蘇醒,讓整個八荒樓這一瞬間都是壓抑無比。

他想出手,要揪出那六樓雅間中的神秘人到底是誰,敢如此和自己作對,但李浩然心中也存在著一份忌憚,能夠在六樓雅間中坐著的存在,恐怕身份也是不一般。

李浩然在思慮,身上的氣息慢慢退卻,他似乎準備放棄。

但就在這時,二樓雅間中,葉宇改變自己的聲音,突然出聲,「第七美人,容貌絕世,傾國傾城,若是誰能得到,可謂是今晚真正的英雄豪傑。」

葉宇話音落下,羅體仁等人立馬會意,頓時改變聲音,扯著嗓子道:「可惜啊,第七美人就要被我血戰古城之外的人得到嗎?」

「第七美人賞光我血戰古城,可惜古城中無英雄豪傑,真是可惜啊!若是我有李浩然少統領的身份和背景,我覺得要不能讓第七美人落入他人之手!」

「對啊,不就十三萬靈石嗎!這對於李浩然少統領而言,還不是毛毛雨!」岳京和楊偉也是頓時叫道。

一陣話音落下,李浩然神色微微變換,縱然他知道那二樓雅間中的幾個人在故意激他,但李浩然年輕氣盛,此時神色露出一絲傲意,頓時道:「二十萬靈石!閣下還請給我天火神軍一個面子!」

二十萬靈石?!

這一刻,八荒樓直接沸騰了起來,一個第七美人,竟然競價到了二十萬靈石,簡直是太震撼。

而此時,看到了周圍無數人臉上的震撼,李浩然更加得意了,他仿若已經看到了自己在無數熱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將那第七美人狠狠壓在身下的一幕,想到這裡,李浩然神色頓時露出一絲火熱。

「二十萬零一斤靈石!」妖佛子再次出聲了,語氣依舊淡然無波。

「你?!」

聽到這聲音,李浩然終於不再壓抑,他面容陡然變得猙獰,目光殺意沸騰,他看著不遠處六樓中央的那個聲音發出的雅間,仿若看到了一個身影正坐在那裡面,神色譏諷地看著自己。

「你太狂妄了!」

李浩然手中出現了一柄長劍,可怕的力量湧出,長劍之上頓時燃燒起一片炙熱神焰,虛空都被燃燒得坍塌了,他怒吼著,踏步直接朝著那雅間中衝去,似乎要以手中的烈焰長劍,將那雅間中的神秘人給直接斬殺。

「轟」

但就在這時,一片神光從妖佛子雅間的木門中亮起,那是一片片繁雜的道紋,凝聚出了一尊古佛陀的異象,伴隨著無窮的佛力,瞬間沖了出來。

嘭!

那陣紋凝聚出的古佛陀手持一根降魔杵,直接將李浩然手中的烈焰長劍擊飛,巨大的力道,讓李浩然整個身軀瞬間拋飛出去。

轟隆!

轟隆!

整整撞碎了十幾張檀木桌子,李浩然才穩住自己的身軀,他沒有受傷,只是被那雅間中的陣法之力給震飛。

「好強大的力量,那是什麼等級的陣法,竟然一瞬間就把李浩然給反震回去,那六樓雅間中的神秘人,絕對不平凡。」

「沒錯,沒看到這李浩然連個門都進不去嗎!」

一道道議論聲,讓李浩然心中怒意滔天。

自己,竟然連門都進不去嗎!

「誰敢辱天火神軍?」一道冷喝聲陡然響起。

眾人紛紛望去,八尊身披黑鐵甲胄的男子從八荒樓外踏步而入,他們看到了李浩然,頓時都是立馬走過去,抱拳道:「少統領!」

八個甲胄戰將,身上鐵甲上,都是印刻著一個「神」字,鐵鉤銀畫,蒼勁有力。

「是天火神軍中的八大神將!」

「沒錯,據說,這些神將都是天火神軍中重點培養的戰將,每一尊,都是有著虛仙七重天的修為,殺伐果斷,具有強大無比的戰力!」

不少八荒樓中的賓客認出來了這八個戰將,頓時紛紛說道。

「你們八人,給我把六樓那個房間里的人揪出來,我要看看,到底是誰,敢在這血戰古城和本統領作對!」李浩然立馬叫道。

「是!」八尊虛仙七重天的戰將,每一尊都曾屠戮萬千生靈,在大荒中經過血與火的歷練,此時一出手,一股股讓人窒息的凶蠻之氣充斥整個虛空,幾乎所有人都在瑟瑟發抖.

「轟」「轟」「轟」……

一道道可怕的氣勢爆發出來,八尊戰將,都是目光兇殘,他們如同八頭大荒凶獸,瞬間朝著六樓上的那個雅間衝去。

嘭!

而就在這時,六樓上那本是緊閉的雅間,突然屋門大開,那八尊戰將怒吼著,手中長槍鋒利無比,劃破了一切,直接刺入了那雅間之中。

嘭!

屋門再次關上,八大戰將身影被關閉在那屋子中。

眾人神色好奇那屋中人到底是誰,竟然敢隻身面對血戰神軍中最強大的八尊戰將?

「不知死活!」不遠處樓下,李浩然看著這一幕,則是冷冷一笑。

「這下有好戲看了!」二樓雅間中,羅體仁等人看著消失在屋子中的八大戰將,頓時嘴角劃過一絲冷意的弧度。

他們知道,面對妖佛子這個西漠的頂級天驕,那八尊戰將縱然再強大,也是要慘敗,甚至是隕落。《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562章我等著你看清楚自己的心 嗡!

八尊戰將氣息可怕,如同汪洋肆意,但此刻進入那六樓的屋子中,卻是如同泥牛如海,瞬間消失了任何力量波動,仿若一瞬間消失了蹤影。

而就在這時,李浩然神色猛地一變,他似乎覺察到了一絲異常。

嘭!嘭!嘭!……

幾乎在下一刻,那六樓屋門陡然大開,一片金色神光閃過,那金光如潮洶湧,澎湃而出,八顆人頭瞬間拋飛空中,隨即重重砸落地面。

「什麼?!短短的一瞬間,八尊戰將都只剩下一個人頭了!」

「全部隕落了!那屋中到底是誰?難道是一尊無上巨擘不成?」

「太可怕了!頂級樓層之上,果然藏龍卧虎!」

此時,八荒樓中眾人看到了那八顆拋飛出來的人頭,血淋淋的,正是剛剛衝進去的八尊戰將,讓人心神震動,脊骨發寒。

「妖佛子,果然強大。」二樓雅間中,葉宇放下手中酒水,不由暗暗點了點頭,這個妖佛子,確實有頂級天驕的威勢。

「你……」這個時候,李浩然神色難看到了極點,他終於明白,自己惹到了一個自己、甚至是自己大哥都不能惹的存在。

「我本來都要退走,是那二樓雅間中的幾個人故意激我,難道,他們知道那六樓雅間中的存在極其強大,就是為了坑我?」

李浩然心中閃過一個念頭,他陡然看向二樓的一個雅間,突然神色閃過一絲猙獰,殺機森然道:「就是你們這些人,讓我今日丟盡臉面,你們都要死!」

轟!

李浩然此刻怒意滔天,他不敢再去惹那六樓的神秘強者,他要把憤怒全部發泄到二樓剛才那出聲激將自己的人身上。

「這二樓中的人要倒霉了!」不少人看著李浩然那裝若狂魔般的模樣,都是在心中暗嘆。

畢竟,只是坐在二樓的人,身份和背景根本高不到哪裡去,現在被暴怒下的李浩然作為發泄對象,只能是自認倒霉了。

「轟」

不過,就在李浩然渾身烈焰燃燒,手中聖劍當空斬下的瞬間,一道冷喝聲卻是陡然從二樓的雅間中傳出,「妖佛子你惹不起,我,你同樣惹不起!」

轟!

在無數人驚駭的目光中,二樓那雅間中,伸出來了一隻黃金色的拳頭,金色拳頭有著磨盤大小,通體冷光幽幽,仿若澆築了鐵水,轟裂了虛空,直接將李浩然手中聖劍打碎,無堅不摧。

嘭!

可怕的力道,猶如洪水爆發,瞬間將李浩然轟飛,他身上的烈焰鎧甲都是一寸寸開裂,瞬間崩碎開來。

什麼?!

這李浩然又門都沒進去,就被轟飛了?

八荒樓中,很多人都是神色怪異,這李浩然,身份貴為天火神軍少統領,修為也是強大,本應是今晚的主角,但誰都沒想到他這麼倒霉,一連兩次,踢到了兩個鐵板。

「這聲音,這金色神力……你是當日那個小子!」李浩然猛地噴出一口鮮血,他右臂那裡空蕩蕩,他想起了當日那恐怖的金色箭矢,生生將自己的手臂撕裂。

「沒錯,就是我!」葉宇從雅間中走了出來,神色冷漠,看向李浩然。

當日與這李浩然大戰,還需要藉助大地龍氣,但如今,自己修為和肉身突破,神魔粒子也再次覺醒不少,自己的戰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因此,這個時候,在葉宇眼中,這李浩然,已經不需要自己那麼重視了。

「剛才那黃金拳頭,竟然直接把那李浩然的聖劍給打碎了?那可是一柄極品天宮戰兵,僅次於偽仙器的聖劍啊,就這樣被一拳打碎了?」

「怎樣強大的肉身,才具有如此可怕的攻伐之力!」

「這少年,如此清秀,竟然具有如此實力,他,是誰?」

八荒樓中,此時所有人議論紛紛。

而就在這時,有人突然反應過來,神色猛地大變,驚叫道:「剛才這清秀少年說什麼? 花好孕圓:國民少校攜妻跑 惹不起妖佛子,也惹不起我……那這就意味著,剛才那六樓上的神秘強者,是……」

「妖佛子?!」

「西漠萬佛寺的絕頂天驕妖佛子!」

所有人神色再次大變,今晚,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給他們太多的震撼,沒有人想到,這南蠻邊疆之地,一個個天驕接連出現。

「妖佛子?」此時,從葉宇口中得到了剛才自己所惹的那神秘強者身份,李浩然身軀猛地一顫。

妖佛子,修為恐怖無比,背後佇立著萬佛寺這尊霸主勢力,是公認的絕頂天驕之一,就算自己的大哥,都是無法比擬。

所有人都在震撼,不過這個時候,沒有人看到,一直默默現在樓閣上空那蓮花玉台上的第七美人,就在葉宇從雅間中走出來的一瞬間,嬌軀猛地一顫。

此時,樓下。

「上一次,雖然斷你一臂,但卻是讓你跑了,這一次,你沒機會了。」葉宇緩步朝著李浩然走去,殺意彌散虛空,冰冷刺骨。

「妖佛子我惹不起,但你,想殺我弟弟,簡直是痴心妄想!」一道威嚴的冷喝聲陡然響起。

突然,無窮殺氣從三樓一個屋子中噴薄而出,一片赤色光華化為一柄柄利劍,瞬間朝著葉宇掃射而去,刺穿虛空,殺念磅礴。

那氣息,可怕無比,絕對是一尊虛仙八重天的強者出手了,葉宇神色一動,弟弟,這聲音主人難道就是李浩然的大哥?

「唰!」

葉宇速度極快,瞬間化為一道神光遠離原地,他踏步在了那噴薄殺機的房屋對面樓梯之上,神色冷冽,道:「難道,天火神軍的大統領,就只會偷襲么?」

「偷襲?小子,你太看得起自己了,本統領殺你,需要偷襲?你一個默默無聞之輩,不過肉身有點古怪罷了,真的以為自己可以媲美那些頂級天驕了?」隨著一道冷笑聲,一個身軀魁梧高大的青年男子從三樓的一個雅間中踏步而出。

「果然是天火神軍的大統領,李玄朗!」有人暗暗驚呼。

李玄朗,天火神軍中的大統領,駐守南蠻邊疆多年,他身姿英偉,面如刀削,眸光如同野獸,帶著一種狂野和兇狠,若是說李浩然是一個儒雅書生,那他哥哥李玄朗,就是一個真正的沙場血將,氣息蒼涼,體內神力旺盛,涌動著,如同一頭大荒猛獸。

「上次你斬我弟弟一臂,本統領還擔心找不到你,今日你小子主動出現,那麼也好,就將你在這八荒樓中擊殺,以儆效尤,我天火神軍,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惹的!」李玄朗冷聲說道,霸道而強勢,一股可怕的殺氣,頓時從他身軀中洶湧而出,瞬間將這片空間籠罩住,截斷葉宇的去路,他怕葉宇逃走。

但見此,葉宇卻是冷冷一笑,如今自己戰力大增,需要逃么?《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563章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出去戰!」葉宇化為一道金光,從八荒樓中爆射而出。

「好!今日,我就讓你一身血液,染紅月夜下的血戰古城!」李玄朗氣勢洶洶,體內烈火靈力若汪洋嘶吼,他大踏步穿梭虛空,也是走出八荒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