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真是奇怪,連地圖都沒,真奇怪你是怎麼去到廣場中心接任務的。」周蘭白了路川一眼,隨即拿出了地圖給路川。

路川也是尷尬一笑,隨即拿過地圖,此刻一看,這南城的輪廓也是很明朗的出現在自己眼中。

「三十條街道,而我們現在的位置是第二十三條街道……」路川琢磨著,也是露出訝異的神色。

沒想到這南城中竟然分了三十條街道。

周蘭看了眼路川,開口道:「我們這南城算是街道最少,佔地面積最小的城池了,另外三城西,北,東城最低都是五十以上的,而最多的更是達到了兩百條的街道。」

路川聽聞,也是露出驚異之色,道:「那你知不知道……」

思索了一下,繼續道:「這裡哪一條街最荒涼?」

按照路川的思緒,越荒涼的街道,那裡的店鋪也是更為的便宜,而這一點,也是經過了周蘭確定了下來。

看到路川要開店,周蘭有些傻眼,不過她並沒有想太多,立即指出街道,說:「這最為東邊的第三十條街道是最貧窮的,因為在周邊有著沙漠,所以在那裡並沒有多少的人。」

「沙漠?」路川愣了一下,隨即乾咳起來,對於沙漠並沒有去太在意。

很快,路川選定了第三十條街道,而這裡的物價店鋪,周蘭也並不知道有多少。

周蘭沒有過多的猶豫,直接拿出一千多的貢獻點給了路川,道:「我只有這點了,祝你開店成功。」

「啊?你不跟去?」路川一愣,剛想接過貢獻點,不由皺起眉頭。

周蘭一愣,她沒想過路川會帶上她,畢竟以路川的實力,想要讓一個店活起來太容易了。

「你不來我怎麼開?不行,你必須來,放心吧,咱們不會餓死的。」路川瞄了眼周蘭,不知其心中想著什麼,直接開口道。

「那……好吧。」周蘭也不矯情,此刻點了點頭立即開口,心中還是帶了一絲微微的激動。

開店,在觀息宗之下的四大城池中,是每個弟子都夢寐以求的。

可同樣的,開店所需的代價是非常大的,而起頭的街道,那裡不僅店鋪昂貴,並且收費並不是路川他們所能去承受的。

此刻周蘭和路川,既然選擇了第三十條街道,雖然有些酸苦,可周蘭總覺得,自己跟著路川,不會錯。

這是一種直覺……

兩人加起來,總共花費了一百的貢獻點,坐上了一艘帆船,雖說他們是通靈境修為,可按照路川的性格,周蘭也是愣了一下。

「我們要低調。」路川說道。

所以,路川這才會選擇了第三十條街道。

在帆船下,三日後南城最為東邊,這裡有著一條荒涼無比的街道。

走在路上的修士,大多數神色萎靡不堪,一個個無精打采,甚至店鋪也都大多數關門。

此刻路川和周蘭站在這街道門口,一眼望去,整個街道的人懶懶散散,甚至有不少人身上的衣服都是破舊不堪,啃著手中的饅頭,不時瞄了路川和周蘭這裡一眼。

眼中露出貪婪,可隱隱間也是感覺到路川和周蘭這裡不好惹,最終也並沒有人上前。

此刻路川和周蘭站在街道外,不由愣住,面前如此的荒涼,清涼的風吹過時,捲起了一片秋葉。

吱呀!

猛地,那街道的石門上,刻著三個大字的「紫靈街」晃的一下,竟是直接掉落了下來。

啪的一聲,在路川和周蘭面前掀起一陣灰塵。

「寧毅……我們,這是來到了灰色世界么?」周蘭有些發懵,覺得這第三十條的街道,也太荒涼了吧……

這裡,真的可以開店?

路川咬牙,也是有些不確定,這裡的街道只有著幾個店鋪,而這裡或許因為炎熱的緣故,靠近沙漠的原因,導致資源非常的缺乏。

「哎呀,這牌匾又掉了。」忽然,一個白髮老者輕嘆一聲,彎下腰撿起了牌匾,隨即用手拍了拍,又吹了吹。

很快,老者也是注意到了路川和周蘭,出聲道:「你們這對小情侶是出來遊玩的嗎?這裡沒什麼好玩的,要去就去旁邊的明宜街玩吧。」

說著,這個老者便是要離開。

路川和周蘭愣了一下,隨即周蘭開口道:「那個老先生……這裡,是第三十條街道么?」

老者腳步一頓,點了點頭道:「不錯,正是第三十條街道紫靈街。」

路川傻眼,道:「這名字聽起來挺霸氣的,雖然是最後的一條街道,可也不至於如此吧?」

老者輕嘆一聲,眼中似有回憶,道:「物是人非咯,紫靈街曾經的輝煌以不復存在,罷了,你們快走吧,在這裡呆久了,可是對身體不好的。」

說完,老者直接離去。

路川和周蘭對視了一眼,隨即周蘭有些猶豫,但最後還是問道:「寧毅,我們進去嗎?要不……」

路川咬了咬牙,最後決定道:「就這條街了,我們進去看看有什麼好的店鋪吧。」

周蘭點了點頭,和路川一起走了進去,也路過了幾個店鋪,發現其中的價格,相比於其他的街道,便宜了太多。

甚至路川說要祖店鋪時,一名瘦弱青年嗤笑一聲,白了兩人一眼,道:「在紫靈街開店鋪?想來你們也是實力弱小之人……罷了,就告訴你們吧。」

「看到沒,對面有一個關著門的店鋪,你可以去那裡開,至於貢獻點,就不必了,這紫靈街本就沒人,甚至你們再此地開,每個月都是可以得到五百的貢獻點補償。」瘦弱青年淡淡開口道。

周蘭和路川頓時傻眼,不……不用錢?

並且,每個月還給五百貢獻點自己,怎麼會那麼好?

「好,咱們開了。」路川大笑一聲,不管如何,這店鋪先拿下來看看情況如何再作打算。

周蘭也點了點頭,和路川走去了對面的店鋪。(未完待續。) 走到店鋪前,甚至用手去碰了一下,這門便是「哐當」一聲的倒了下來。

兩人都是苦笑一聲,周蘭袖袍一揮,頓時塵埃便是消散而去。

打掃店鋪,路川並不是很懂,可對於周蘭來說,這種事情並不是很難。此刻井井有條的打理起來,而這店鋪,也並不是很大。

兩人忙活了半個時辰左右,周蘭呼出口長氣,看去路川問道:「寧毅,我們……賣什麼?」

「賣丹藥!」沒有猶豫,路川直接開口道。

這句話也是傳入了對面那瘦弱青年的耳中,他立即嗤笑了幾聲,倒也沒有再去多說什麼。

「丹……丹藥,這……我們沒有煉丹師,也沒有供貨源啊。」周蘭開口道。

路川乾咳兩聲,他覺得不能再隱藏自己的這個身份了,此刻低聲開口道:「其實我是煉丹師。」

一句話,使得周蘭愣了下來,這一次她卻是帶著懷疑的目光看去路川。

畢竟,煉丹師這個職業,非常之少,而路川這個在修為上那麼強的人,怎麼可能會是煉丹師呢?

路川也沒多說,直接袖袍一揮,頓時大門轟的一聲關起,周圍被擺好的蠟燭也是在此刻點燃。

瘦弱青年見狀,嗤笑了一聲,道:「原來是一對沒有落腳地方的小情侶。」

房間中,周蘭緊接著便是看到,路川面色上露出肅然,而這種肅然,其中並沒有帶著任何一絲別的味道。

彷彿,接下來路川要做的事情,是他非常注重的。

周蘭也是沒有去打擾,對於路川這裡,她也彼為好奇。

隨著路川拿出丹爐,周蘭的面色也是頓時間變化起來,從最初開始的懷疑,到剛剛的猜測,再到現在的驚異。

可還沒完,當路川雙手結印,開始熟練的煉丹時,周蘭完全懵在了那裡。

震驚!

不錯,就是震驚,哪怕是路川拿出丹爐的一顆,周蘭也寧願相信是丹爐裡面有著丹藥,最後路川再次逗了自己一下,把這丹爐中的丹藥賣去。

可她沒想到,路川竟然真的是一個煉丹師,並且其煉丹的手法,驚人無比,哪怕是一些老手,也都無法比擬。

甚至,周蘭有那麼一瞬間以為,路川最厲害的,不是修為而是煉丹之術……

「寧毅是煉丹師?可在中環的觀息宗里,他並沒有表現過這方面的天賦……」周蘭低喃,不過沒有去懷疑太多,看著這一張她熟悉的面孔。

也是漸漸的勾起了在中環觀息宗的回憶,勾起了寧毅對自己無數次的耍無賴,而這種畫面,也一直被周蘭去埋沒。

甚至,來內環觀息宗時,寧毅因為害怕而不來,周蘭心中也是松出一口氣,可卻沒想到。

最後,「寧毅」還是來了,並且在通靈丹搶奪戰上,如此的耀眼,那時候周蘭的心中便是開始複雜起來。

只不過,後面路川的幫助,卻是使得周蘭這裡漸漸的對於路川也並不是那麼的排斥了。

「在他身上,總感覺有著一股熟悉的氣息……」周蘭看著路川背影,她想過應該是因為寧毅的原因,可總感覺又有什麼不對。

路川的煉丹,近乎瘋狂,不時傳出嗡鳴之聲,使得對面的青年神色古怪起來。

而這種古怪,持續了幾日後,青年都是倒吸了口冷氣,道:「那傢伙看著也不是很壯,可精力竟然如此旺盛?」

中途,路川停頓了一次,看去周蘭道:「你去幫我問問……」

周蘭點了點頭,神色也是有些萎靡,這六****一直在幫路川,此刻神色上已經有些不在狀態。

可一看到路川這裡的振奮和瘋狂,她也是露出了笑意,最後出去時,看去了對面的青年。

青年本來哼著小曲,可忽然看到周蘭,頓時愣了一下,周蘭的頭髮凌亂,神色上有些迷糊。

「那兄弟也太兇猛了吧……」青年喉嚨滾動了一下,覺得路川太可怕了,這都六日了啊,有那個男子可以這麼可怕?

周蘭不知青年心中所想,上前問道:「你們這條街,我看沒有什麼人,一般是怎麼賣東西出去的?」

青年看了看周蘭,心中有些不忍,拿出一些食物給了周蘭,道:「先吃吧,我待會告訴你。」

周蘭看到食物,竟是不由有些饑渴起來,接過後吃了幾口,並沒有吃完,而是收了起來,想著帶回去給路川。

見狀,青年心中輕嘆,這兩人也太可怕了……

「像我這裡出售的是一些『靈食』,一般情況下是不可能有人來買的,但是每個月總會有不固定的日子,會有人從沙漠那邊歷練歸來,其中有商隊,歷練的修士……」青年緩緩開口道。

周蘭一怔,道:「如此的話,應該紫靈街也不至於沒落至此,那些商隊,修士想來應該人不少吧?」

青年一笑,苦澀道:「這個原因就特殊了,本來的確是如此的,可自那沙漠出現之後,紫靈街這裡的資源便是急劇的下降。」

「最後,供應不上去,漸漸的一甲子時間下來,也就成了這一副模樣。」青年輕嘆一聲。

想起當初紫靈街,那可是南城最為熱鬧和富饒的街道,甚至比之其餘三城中排在前頭的街道實力也是能相提並論。

可現在,也是漸漸的沒落。

聽聞,周蘭謝過青年,若有所思中走回房間,本想開口說,但看到路川在煉丹,也就沒有多說什麼。

當第七日來臨時,店鋪傳出一聲嗡鳴,使得青年又是輕嘆了一聲,道:「都是青年,怎麼我就不能如此呢,這都折騰七天了啊。」

「煉完了,這種丹藥具有抵抗沙漠熱氣效果,甚至可以把沙漠中的熱量,在體內中轉換為充沛的靈氣,若是賣出去,定然可以價值不菲。」路川笑道,這幾****一直在研究這丹藥。

其中,拿了不少生物來試了一下,發現並沒有什麼問題后,趕緊練了一百多顆這種丹藥。

「什麼名字呢……就叫熱靈丹吧,熱氣轉化靈氣,讓修士的行動更為方便。」路川乾咳兩聲,帶著一股成就感。

周蘭在一旁看著,神色也是露出了笑意,最後拿出一些食物給路川吃了起來,路川看了眼周蘭,也是露出感激。(未完待續。) 這幾日若是沒有周蘭,恐怕路川這裡雖可以完成,但時間上也會花費不少。

吃了幾口靈食,路川也兩眼一亮,靈食一般是蠻獸身上的肉塊,只不過一般宰殺之後,除非高階一些的靈獸,不然都會流逝靈氣。

可這些靈食,顯然是以特殊的手法去保持的。

「怎麼樣,問清楚了嗎?他們的經商是如何的?」路川連忙問道。

周蘭一五一十的把青年所說的話告訴了路川,聽聞後路川也是露出了笑意。

他最怕的就是沒有人來買,現在聽聞有人,特別還是從那沙漠中回來的,路川頓時興奮起來。

而路川和周蘭,也是連忙打開店鋪,看去對面的青年時,路川回以微笑了一下,使得青年看去路川時,也都微微一愣。

「他竟然比那女的還精神?」青年看到路川的狀態后,雖有些萎靡,但卻不多。

此刻也是不由的敬佩起路川起來,這才是真男人啊。

繼續等待了幾日,並沒有前來,路川和周蘭也是不時和青年交談,其中也是知道了對方的名字。

青年名叫俞昊,在這紫靈街上已經是待了三年的了,而積攢的貢獻點也是有著四萬多,想來再趕個三四年的,也是能晉陞到靈堂。

「寧毅,周蘭你們兩人剛來的吧?你們是不知道紫靈街曾經的輝煌,我俞家也是觀息宗麾下的家族,也是了解過一些曾經。」俞昊輕嘆開口。

「那時候的紫靈街,傳聞不僅非常富饒,而那沙漠的熱量並不能傳到這紫靈街上,因為這裡存在了一種氣息,此氣稱之為紫靈氣。」俞昊說起這紫靈氣時,眼中也是有著深深的嚮往。

路川和周蘭也是第一次聽聞,不過也是不止一次聽俞昊說起了。

「可為何紫靈街會變成這幅模樣?」周蘭問道。

青年瞄了眼周蘭,道:「這個我也不知道,有很多傳聞,說是紫靈街的居民太濫用這紫靈氣,這紫靈氣不僅可以讓修士修為更快,乃是一種靈氣的進階。」

「更是使得整個紫靈街,無論是丹藥,還是靈食,又或者是任何的物品都是帶著一股奇異之力。」俞昊緩緩說道。

「最終,在甲子歲月前,這紫靈氣竟然在一夜之間消失不見,所以這街道也是變成了這幅模樣。」最後,俞昊輕嘆道。

路川和周蘭,雖然沒有看到當年的一幕,但從俞昊的言辭里,雖說他也沒見過,可也能想象這紫靈街究竟經歷了什麼。

從最開始的巔峰富饒,低落到了這種程度。

「罷了罷了,這種往事不說也罷,你們也趕緊集齊十萬貢獻點,早點離開這個鬼地方去靈堂吧。」俞昊笑著搖了搖頭,緊接著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