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很痛吧?」楚雲霄心疼地問道。

「痛是肯定的,但是我還可以忍受,只是……」

「只是什麼?」

「那個肖圖的實力比我強大很多,以我現在的力量,根本無法和他對抗,但是在門派里,導師也不可以出手相助,所以我有些擔心。」

「既然以你自身的力量無法和他對抗,那麼為什麼不凝聚點力量呢?」楚雲霄盯著鳳千離問道。

「凝聚點力量?」鳳千離眉頭深鎖,儼然是在思索著楚雲霄這番話的可行性:「所以你的意思是說,要讓我在煉藥宗里組建自己的實力?」

「沒錯!」楚雲霄微微點頭,看著鳳千離的眼神滿是寵溺和信任:「我相信,這點事情對於你來說,應該很簡單才是吧?」

「只是我來煉藥宗近一年的時間,大多數時間都在閉關修鍊,鮮少有機會可以接觸到其他人,現在短時間內,怎麼能找到那麼多人為己所用呢?」

鳳千離不無擔心的說道。

楚雲霄聽到他的話,不由微微一笑,長臂一揮,將她摟在了自己的懷裡,然後說道:「你有一個誤區,要有你自己的勢力,並不是說你必須要找夠多少人才可以,而是說,你找的人,整體實力是不是可以超越你的那個對手肖什麼……」

「肖圖!」鳳千離知道楚雲霄沒有記住肖圖的名字,又再一次地重複了一遍。

但是楚雲霄卻冷哼一聲說道:「管他叫什麼名字,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只是在跟你討論這件事而已!」 聽完楚雲霄的話,鳳千離嘴角一陣抽搐,多日不見,楚雲霄還是一如既往的狂妄。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過要真的找這樣的人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會多出去走走,盡量多見識一些人,這樣機會才會變得多些。」

「好。」楚雲霄輕輕一笑,說道:「我有禮物要送給你!」

「禮物?」鳳千離微微挑眉,眼睛卻不由自主地地上了楚雲霄的雙手,那裡空空的,也不知道到底會變出一個什麼東西來。

看出了鳳千離期待的眼神,楚雲霄神秘一笑,說道:「你現在先閉上你的眼睛,等會兒我讓你睜開的時候,你再睜開眼睛哦!」

「做什麼要這麼神秘?」鳳千離不禁嘀咕了一句,但是依舊很配合地閉上了雙眼,等待著楚雲霄所謂的禮物。

忽然間,她感覺自己脖子傳來一陣冰涼的感覺,她不禁伸手去觸碰,但是還沒有碰上,手就被楚雲霄給打了一下。

「不是跟你說了,我叫你睜眼的時候你才會睜眼嗎?一點都不聽話!」楚雲霄寵溺又嗔怪地說道,聽得鳳千離只能不住地吐舌頭藉此來遮掩自己的尷尬。

過了不多一會兒,又再一次地聽到了楚雲霄那醇厚的聲音:「好了,現在可以睜開眼睛了。」

聞言,鳳千離緩緩地睜開自己的雙眼,低頭一看,果然看到自己的脖子上多了一條項鏈。

墜子是五彩的琉璃,被陽光以照耀,立刻反射出五彩的光芒,美得讓人驚心動魄。

即便是很少喜歡這種飾品的鳳千離,在看到這根吊墜的時候,還是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撫摸了一下,眼裡滿是欣喜的神色。

楚雲霄從背後將鳳千離抱住,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柔聲問道:「怎麼樣,喜歡嗎?」

「喜歡!」鳳千離重重地點頭,看的出來她是真的很喜歡這條吊墜。

「那你是不是應該報答一下給你這條項鏈的人?」楚雲霄又繼續問道。

鳳千離轉過身,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他,卻挑眉問道:「那你告訴我,我該怎麼報答你才可以?」

「嗯……」楚雲霄故意拖了一個長音,隨後趁著鳳千離絲毫沒有防備的時候,直接在她唇上印上了一個淺淡的吻,微笑著說道:「像是這樣就好了!」

鳳千離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弄得半天沒有反應,隨後用手摸著自己的嘴唇,哀怨地看了他一眼,說道:「你不應該先提前通知我一聲嗎?」

「要是提前告訴你了,不就沒有驚喜了?」

「可……」鳳千離還想說什麼,去猛然發現,豆豆正抱著一個小饅頭啃著,一雙清澈又水汪汪的大眼睛卻直勾勾地盯著她。

「豆豆!」鳳千離銀牙暗咬,口中叫著豆豆的名字,臉上是一片潮紅之色,頗有一種被人窺探到糗事的尷尬之情。

豆豆也意識到自己的偷窺被鳳千離發現了,它急忙抱著饅頭轉過身,背對著鳳千離,說道:「我在吃饅頭,什麼都沒有看到,你們繼續,繼續!」 「豆……唔……」鳳千離本來還想在問問豆豆為何說出這樣的話,但是剛一張嘴,她的嘴巴就被楚雲霄給堵著了。

他的舌頭更是橫驅直入,在她的嘴裡不斷地攪動著,那霸道的一吻讓鳳千離半天沒有回過神來。

等到這個冗長的吻結束之後,鳳千離才靠在楚雲霄的懷裡大口的喘著粗氣。

她的嘴唇也因為長時間的摩擦而變得紅腫了一些,看上去卻又是另外一種誘人的味道。

她哀怨地瞪了楚雲霄一眼,嗔怪地說道:「你這個男人怎麼可以這樣?」

「我怎麼樣了?」楚雲霄微微挑眉:「我親吻自己的妻子,不對嗎?」

「當然不對了!」鳳千離瞪楚雲霄一眼,正當他想詢問哪裡不對的時候,鳳千離卻直接用自己的嘴唇覆蓋上了楚雲霄的,輾轉反側了好一會兒,這才用手背擦了一把自己的唇角,說道:「記著,下一次應該我主動才行!」

「是是是,我記住了!」楚雲霄滿臉寵溺地看著鳳千離。

「時間不早了,洗洗睡了!」說著,楚雲霄再一次趁著鳳千離不防備的時候,直接將她打橫抱起,走向了床。

而正趴在床上吃東西的豆豆,則被楚雲霄毫不留情地扔了出去。

當鳳千離躺在床上之後,卻發現楚雲霄也脫掉了自己的外衣,和她共同擠在了一張床上。

她立刻瞪大眼睛看著楚雲霄,驚訝地問道:「你要跟我一起睡?」

「強者之城我是第一次來,能夠準確找到你的卧室已經足夠不錯了,我不跟你一起睡的話,你希望我睡到哪裡?嗯?」楚雲霄挑眉問道。

鳳千離想想也是這麼個道理,於是倒也沒有強行讓他下床,而是身體往裡邊挪了一些,將右邊的位置空了大半出來。

「這張床比較小,晚上我們倆就只能稍微擠一擠了,你別嫌棄!」

「有你陪著我,我嫌棄什麼?」楚雲霄微微一笑,如此說道。

明明是再簡單不過的情話,但是還是聽的鳳千離一陣面紅耳赤。

躺下之後,楚雲霄很不自覺地將鳳千離摟在了自己懷裡,大手遊走在她的手背,柔聲說道:「乖,早點睡覺!」

「嗯。」鳳千離含糊不清地應了一聲,隨後身體往前挪動了一些,鑽進了楚雲霄的懷抱里,鼻腔里充斥著他身上獨有的香味,以及他堅實有力的心跳聲,都讓鳳千離的心情變得格外的好。

過度依賴一個人,大抵就是這種感覺吧?

而原本沒有多少瞌睡的鳳千離,也因為楚雲霄的原因,竟然美美地睡了一覺。

第二天早上睜開眼的時候,入眼處是按章放大的俊臉。

楚雲霄見鳳千離醒來,立刻咧嘴露出了一抹自認為十分燦爛的笑容:「早上好,千離。」

「早上好!」鳳千離回以一個笑容。

隨後,兩人雙雙起床。

剛剛將衣服穿好,豆豆就直接撲到了鳳千離的懷裡,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閃爍著一層淚花,控訴一般地看著鳳千離。 鳳千離這才想起來,昨天晚上因為床太小的緣故,楚雲霄十分霸道地將豆豆扔在了桌子上,並且讓它在堅硬的木桌上睡了一覺。

楚雲霄幾步走到鳳千離身邊,從背後將她摟住,卻將下巴抵在了她的肩膀上,眼睛卻一直看著她懷裡的豆豆。

楚雲霄那似笑非笑的眼神,讓豆豆感覺到了從自己內心深處散發出來的恐懼心情。

它急忙從鳳千離的懷裡鑽出來,縱身一躍跳到了桌子上,乾笑兩聲說道:「我忽然發現睡在桌子上的感覺也不錯!」

豆豆那滑稽的模樣讓鳳千離忍俊不禁,正想說什麼,楚雲霄卻道:「現在這個時間段,是不是該去吃早飯了?」

「嗯,吃完早飯就該去尋找看看,這門派里究竟有誰是可以被我收入麾下的!」鳳千離輕笑著說道。

一聽到要吃早飯,豆豆的眼睛立刻亮了,本想撲到鳳千離的懷裡,但是被楚雲霄的眼神一瞪,立刻又乖乖地趴會到了桌上,一臉委屈地看著鳳千離和楚雲霄。

鳳千離看著它那可憐的樣子,輕輕地拽了拽楚雲霄的衣袖,輕聲說道:「你就不要嚇它了!你難道不知道,豆豆最怕的就是你了嗎?」

聽著鳳千離的話,豆豆一直在一旁不住地點頭,算是認可。

但是楚雲霄一記冰冷的眼神過去,它立刻低垂著腦袋不敢再去看他。

楚雲霄一把摟住鳳千離的腰肢,盯著豆豆,不以為意地說道:「這小東西只會粘著你,讓我想要跟你過二人世界都不可以,如果不好好地整頓一番,誰知道它會變成什麼樣子!」

楚雲霄煞有其事的幾句話,聽得鳳千離一陣啞口無言。

再怎麼說,豆豆都是她的靈寵,依賴她也是很正常的情況吧?

豆豆一聽到楚雲霄的話,本來也想為自己辯駁幾句,但是一觸碰到他那冰冷的眼神之後,立刻感覺到了從內心深處散發出來的恐懼。

「你不要再嚇唬豆豆了!」鳳千離扯了一把楚雲霄,瞪他一眼,隨即走到桌邊,沖豆豆說道:「走吧,我們一起去吃飯!」

「爹爹昨天來的時候給我帶了很多好吃的,我吃那些就可以了!嘿嘿……」

不管鳳千離怎麼說,豆豆都一直趴在桌子上不願意走,無奈之下,鳳千離只好叮囑了它一句之後,就跟著楚雲霄出門了。

因為門派里大多數人都知道了楚風其實是女兒身,因此當看到她和一個男子並肩行走的是,頓時八卦的因子就在他們中間散布開了。

「那個男子和楚風究竟是什麼關係?為什麼他們會走在一起?」

「不知道,但是以前從來沒有見過那個男子,他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不過看他們走在一起的樣子,倒是挺般配的!」

因為那些人也沒有刻意遮蓋自己的聲音,因此一字不落地全部被鳳千離和楚雲霄聽到了。

鳳千離用手指輕輕地戳了戳楚雲霄的胳膊,嘀咕道:「你看,你的突然出現,已經引來了大家的廣泛關注,這一路走來,大家都在議論你和我,這樣不好,真的很不好!要知道,我在學院一直都是很低調的!」 鳳千離的話剛一說出來,楚雲霄就白了他一眼,說道:「以你的性格,真的可以做到低調嗎?」

「呃……」楚雲霄的話,讓鳳千離瞬間不知道該回復什麼內容。

因為她雖然一直秉持著要低調的原則,但是貌似她所到之處,還從來沒有真正低調過。

鳳千離有些尷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不再說話。

吃過早飯之後,鳳千離本來還打算帶著楚雲霄在門派里到處走一走,但是她的話還沒有說出來,楚雲霄就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然後說道:「千離,我馬上就要走了。」

「走?」鳳千離詫異地看著他:「你要去哪裡?」

「當然是回去啊!」楚雲霄的大手在鳳千離的腦袋上摸了摸,輕聲說道:「因為這個多位面的秘密不能讓太多人知道,否則會引起天下暴亂,因此我並沒有找人幫我,只是遺留了一部分自己的力量在外面,但是現在,那力量快消耗完了,所以我必須得儘快趕回去,不然錯過這個點,我們兩個都得永遠地留在這裡了!」

「那好吧。」儘管心中並捨不得讓楚雲霄離開,但是鳳千離也知道這種情況絲毫馬虎不得。

楚雲霄輕輕地抱了抱鳳千離,在她耳邊輕聲說道:「我會等你回去的,我相信,我的千離肯定不會讓我失望!」

楚雲霄的話讓鳳千離的心裡湧起了一股感動。

「放心吧,我知道該如何處理接下來的事情了,既然著急,你就先走吧!」

「好,我會等著你凱旋歸來的!」楚雲霄又摸了摸鳳千離的腦袋,這才轉身離開,只是他每走幾步路,都會回過頭去看鳳千離一眼,儼然一副不忍分離的樣子。

而鳳千離又何嘗不是呢?在強者之城近一年的時間,她都沒有見到過楚雲霄,心裡對他的思念早就已經與日俱增,偏偏好不容易見一次面,卻還不得不這麼早就分開。

只是鳳千離知道,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因此傷心這種情緒,根本就不適合出現在她的身上。

百無聊賴之下,鳳千離獨自一人在門派里走著,因為豆豆也沒有跟上來,所以她一個人想著一些事情,不知不覺間就已經走到了之前琳達被發現和人做出苟且之事的那個苗圃里

自從那件事情發生之後,宗長就將之前的那個園丁辭退了,後續也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人來替補。

所以鳳千離一直以為,這裡並沒有人。

但是正當她打算離開的時候,卻聽到了一陣輕微的聲響。

鳳千離面色一凝,幾步走到了苗圃了,一眼就看到了有一個男子正蹲在地上,給長得有些枯萎的靈藥除草和澆水。

「你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那人同樣聽到了鳳千離發出的聲響,所以抬起頭看了她一眼,皺眉詢問道。

鳳千離卻道:「貌似我詢問你這個問題會更加合適一點吧?宗長不是沒有安排人來苗圃工作嗎?你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和你有關係嗎?」那人瞥了鳳千離一眼,又繼續低頭做著自己的工作。 他對待靈草的模樣十分輕柔,就像是在呵護著一件稀世珍寶似的,眼神都不一樣,溫柔的不行。

鳳千離可以感覺得到,此人的等級深不可測,至少較之她而言,要強上很多,怕是肖圖在他面前都不是對手。

但是可惜的,鳳千離卻感覺不到這個人體內靈力的波動,就好像是被封印住了似的。

想到這裡,鳳千離不由微微眯起了眼睛。

她現在正是需要幫手的時候,如果可以將這人收入麾下,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肖圖再來挑釁,她也無所畏懼了。

但是前提是,她必須要將這個人被封印的力量釋放出來,這樣也好做一個交換。

想通了之後,鳳千離便看著此人說道:「你是否被什麼東西所傷,導致體內的力量被暫時封印了起來,無法使用?」

鳳千離的話一說出來,那人立刻驚訝地看著她,但是驚訝過後,他的眼神又變成被了警惕:「你是怎麼知道的?還是,你認識我?」

「我怎麼知道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我告訴你,也許我可以幫你解除你體內的封印,作為回報,你是否可以答應我一個條件?」

「呵呵!」那人嗤笑一聲說道:「小子,說話還是不要太過狂妄比較好,否則很容易給自己帶來危險的!」

「不試一試,你怎麼知道我不可以?況且,萬一成功了呢?即便是失敗,對你也沒有任何的害處吧?」

鳳千離的話剛一說完,那人的動作稍微停頓了一下。

他轉過頭,緊緊地盯著鳳千離,冷聲問道:「你是說認真的?」

「你覺得我像是在開玩笑嗎?」

鳳千離的話說出來,那人果然轉過身看著她,但是一雙眼睛卻一直在鳳千離的身上打轉,眼裡滿是猶豫的神色。

鳳千離也不著急,只是耐心地等待著。

過了很久,才聽到那個人猶豫著說道:「既然這樣,我就信你一次!如果你真的可以幫我治療好我的傷,我便如你所言,答應你一個條件!」

「好。」鳳千離微微頷首,眼睛繼續放在那人身上,等待著。

那個人卻瞥了鳳千離一眼,皺眉問道:「你看我做什麼?」

「你不告訴我你為什麼受傷,我怎麼幫你?」鳳千離挑眉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