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人一:大哥,現在機會正好,要不要上?

黑衣人二:我已經確定,四周無人,這裡也只不過他們三個,一老一少武藝稀鬆平常。

黑衣人三,也就是兩個人稱呼的大哥,卻是非常的謹慎,今日來他們關注過這個柳玉凰,如同一顆新星冉冉升起,而不再是以前印象之中那個懦弱任人欺凌的可憐蟲。

黑衣人三:等等,我懷疑這柳玉凰身後有高人,不可打草驚蛇。

三個人蟄伏在草叢之中,又等了半個時辰,而裡面的柳玉凰似乎和兩人談崩了,正氣呼呼地走出來!

黑衣人眼光一利:好機會,殺!

三個黑衣人頓時挑起,如同猛虎撲羊,一人投擲飛鏢,一人使用雙手匕,一人用劍,從三個方向,對柳玉凰進行了絕殺!

他們之所以這麼做,也是受到了主人的吩咐,主人認為柳玉凰是個大患,如果有可能,就將之殺死!

而現在,這三個黑衣人已經確定,周圍沒有高手,柳玉凰就像赤luo的羔羊,等待他們的擊殺!

黑夜之中三點光芒,三人施展了絕殺!

這三個殺手受過專業訓練,都是高手,實力達到武靈九階,那個黑衣人三實力更是達到武宗二階,完全可以勝任一郡之主!

而唯獨是這人,殺意最為真實,一點梅花鏢,又刁鑽又險惡,直取柳玉凰的脖子!

剛剛走出的柳玉凰,被嚇得噗通一下做倒在地!

那黑衣人三最是小心謹慎,心中閃過一絲不妙!

而就在這時,那柳玉凰身邊忽然彈出一個水晶罩,恰到好處地護住了人,梅花鏢彈射在上面,發出叮地一聲響!

「糟糕,中計了,撤!」

黑衣人三心生警覺,但是哪裡退得了,他們四周,起了四面光罩將他們罩入其間,他們連砍幾刀,卻是破不了防禦!

「這是,靈器?」

黑衣人三心裡咯噔一下。

「不錯,既然你們來了,何不交代幾件事再走?」

這時,那大樓之中,又走出了一個柳玉凰,和那跌倒在地上的那個「柳玉凰」一模一樣,只不過這個柳玉凰氣質皎皎如同明月,從容不迫地走過來,清雋的面容,竟然如同月亮般吸引人。

那黑衣人三的眼睛頓時瞪圓了:兩個柳玉凰!

不光是他,連那老者身邊的少年,也是一副震撼之中若有所思的樣子! 第821章「皇帝」和「太子」之間

「魏王被皇上,打入大牢了!」

「什麼?!」

南煙驚得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麼會這樣的?」

難道,就因為祝成軒自己抱怨了兩句嗎?

但是,也不至於要打入大牢啊!

安平小公主的哭聲已經快要掀翻翊坤宮的房頂,南煙這個時候才有點醒悟過來似得,急忙伸手將她從搖籃里抱出來,輕輕的顛著哄了兩下,然後問道:「皇上因為什麼罪名要把魏王打入大牢?」

冉小玉說道:「好像是因為,皇上今天去了承乾宮,檢查魏王的功課。」

「然後呢?就打入大牢了?」

「不,是因為皇上在魏王平日寫的一些書信里,發現了一首反詩。」

「什麼?!」

南煙大吃一驚。

反詩?

魏王寫了一首反詩?

南煙問道:「什麼反詩?」

冉小玉皺著眉頭想了一下,說道:「我也記不太清,只依稀聽到他們說了兩句,好像是——微生何必戀塵歡,千古聖賢唯文王。」

一聽這句詩,南煙的臉色沉了下來。

文王,是指西周聖主姬昌,他在位期間任賢用能,為後來武王伐紂,創建西周盛世奠定了基礎。

他本身,並沒有稱王,是在武王登基之後,追封為文王的。

這兩句詩,聽起來是讚頌周文王,但如果是魏王所作,那意義就完全不同了。

他是在催促祝烽早一點讓位!

要知道,自來皇帝不喜太子,這是人性使然。雖然是自己的親兒子,自己選的接班人,但當皇帝的一看到太子,就會想到,自己不管做出多大的成就,做成了多少事,終究是要被取代的。

這種情況下,「皇帝」和「太子」之間,總是有一種微妙的敵意。

雖然,魏王還沒有被正式冊封為太子,不過依照祝烽前段時間的一系列動作,大家都看得出來,他有意冊立太子了。

偏偏這個時候,鬧出這樣的事。

要知道,別的皇帝不喜太子,只是這個原因,祝烽不喜歡祝成軒,絕不僅僅是這個原因。

還有一些,是祝烽自己都不願意提到的。

南煙,包括所有的人都能感覺得到,但大家誰都看不破。

這樣的複雜情況,讓祝烽對祝成軒從來就態度惡劣,甚至可以稱得上嚴苛,祝成軒的一點小錯,在他眼中,都像是眼中釘一樣。

更何況,這一首詩,放在歷朝歷代,都是當皇帝絕對不能輕饒的!

南煙頓時心亂如麻,而懷中的小公主更是嗷嗷大哭,將整個翊坤宮都要掀翻了似得。

南煙只能小心的哄著她,一邊哄,一邊問道:「那,朝中大臣有反應嗎?」

「當然。」

冉小玉點點頭,說道:「奴婢剛剛過去,看到葉諍,還有其他一些大臣已經連夜進宮了。」

「皇上見他們了嗎?」

「見了。」

「怎麼說?」

「御書房的大門一直關著,不知道裡面什麼情況。」

「……」

「只是聽小順子說,好像皇上雷霆震怒。」

南煙的眉頭都皺緊了。

就在之前,祝烽對祝成軒的態度好不容易好了一些,甚至,已經將他身邊的人增添了一些,達到了太子的級別,冊立太子,幾乎已經是指日可待的了。

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這樣的事!

祝成軒也真是的,好死不死,為什麼偏偏要寫一首稱頌文王的詩呢?

冉小玉憂心忡忡的說道:「娘娘,你要過去嗎?」

平時遇到這樣的事,她不但不會問,只怕南煙要去,她都要阻攔她插手。

但這一次,是祝成軒。

她教了祝成軒一段時間的箭法,雖然表面上沒說什麼,但心裡,多少對那孩子是有些感情的,或者說,有些師徒情誼的。

所以,才會問南煙。

但南煙抱著懷中嗷嗷直哭的小公主,反倒冷靜了下來。

她問道:「皇後娘娘那邊呢?」

冉小玉說道:「奴婢看到,已經有人在往永和宮那邊去了,應該是去報信的。」

「……」

「就是不知道,皇後會作何反應。」

皇后肯定會有反應。

雖然誰都知道,祝成軒不是皇后親生的,但皇后是魏王的嫡母,這些年來也都是她在教養魏王。

出了這樣的事,她身為皇后,身為嫡母,責無旁貸。

她必須得救魏王。

南煙沉了一口氣,說道:「先等皇後去了,看情況再說。」

如果祝烽只是一時生氣,等朝臣們求一求情,皇後娘娘再勸慰一下,氣消了,事情應該就能解決。

如果不行,自己再想辦法。

現在過去扎堆,只怕祝烽氣頭上,會更厭煩。

於是,她讓冉小玉叫人過去,隨時注意著御書房那邊的動靜,自己仍然留在翊坤宮中,紅著眼睛扛著瞌睡,哄了半天,總算把小安寧給哄睡著了。

這個時候,天也快亮了。

她只能勉強靠在床頭,打了個墩兒。

可是,天亮之後,情況並沒有更好。

冉小玉回來,報告了一個更糟糕的消息。

「皇後娘娘雖然去求情,但是,被皇上斥責了一番,讓她回永和宮,暫時不要再出來。」

「什麼?」

回永和宮暫時不要出來?

總裁之豪門啞妻 那不就是,禁皇后的足了嗎?

祝烽為什麼生那麼大的氣?

南煙一邊穿衣裳,一邊說道:「還有什麼消息傳來嗎?皇上為什麼會如此大怒?」

冉小玉道:「我剛剛聽到葉諍傳過來的消息,好像,那首反詩,不僅僅的隨便寫的。」

南煙回頭一看她:「什麼意思?」

冉小玉道:「聽說,那首反詩,是寫在魏王和許大將軍互通的書信上。」

「什麼?!」

南煙一聽,眼睛都瞪圓了。

祝成軒和許世風的通信?

她頓時心都涼了一下。

難怪,祝烽會大發雷霆,而且還直接把魏王下入大牢。

要知道,許世風是武將,他手中握有重兵,是祝烽即將遷都的北平城的守將。

而同時,他也是皇后的外家,是祝成軒的舅舅,是他魏王的後盾!

祝烽剛剛打算冊立魏王為太子,魏王就和這樣一位手握重兵的武將寫信,希望祝烽早一點讓位。

這,已經不是反詩那麼簡單了。

自古以來,皇帝最忌諱的,就是皇子跟外戚、武將勾結。

祝成軒一下子,把兩樣都站齊了!

如果有人要說,這是他們密謀造反,都能說得通的!

(本章完) 看到兩個柳玉凰出現,三個黑衣人都驚呆了,他們再次打量著兩個一模一樣的人!

對比看起來,兩人的面孔幾乎一致,只是身形不同,跌倒在地的那個身形更高更加的魁梧,顯得也比較笨重,和那堪堪走出來的少郡主,氣質之上,簡直是天壤之別!

兩人不放在一起的話,倒看不出來,放到一起,對比就非常強烈了!

「哥,幸虧你來了!」

跌倒在地上的柳玉凰抹了把汗,有些后怕地說。他站起身來,敲了敲那宛如玻璃般靈器,立刻後退幾步。

柳玉凰款款而來,並沒有理會地上佯裝她的柳繼先,徑直走向那三個黑衣人。

「黑鰺絲線製成的夜行衣,透氣性好,具有很強的隱蔽性,每一件價值連城,你三人都穿上這種衣服,而盛產黑鰺絲的乃是大離王朝丹山郡,看你們使用梅花鏢,雙手匕和劍所使用的手法,乃是《投鏢術》《雙匕術》《毒蛇劍》,都是殺人術,你們是大離王朝暗部殺系的殺手!」

柳玉凰目光如炬,銳利非常,頓時就判斷出三個黑衣人的身份!

她自己,揪出這條尾巴也感到頗為意外。她柳家,不過是天波郡一郡主罷了,怎麼會引起大離王朝皇室的注意,並且特意派出精英部隊來格殺他們,滅其家族呢?

也難怪,柳家遭滅之後,她花費了那麼大的代價,也沒有查到任何的蛛絲馬跡,即便是後來莫天君成為百戰天王,手掌大權,想要追查當年的線索也因為日久年深,線索斷絕而沒有收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