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明的神色一滯,他對葉皓軒的話恨得牙痒痒的,但是他卻沒辦法反駁,不錯,他這個箱子確實是出自古代中醫之手,之前他隨爺爺去華夏拜訪一位老中醫,那位中醫出行都要帶一個行醫箱在身邊。

他感覺出行提著一個箱子很有醫道高手的風範,所以在回去的途中也淘來了一個,回到韓國以後倒也掀起一股行醫箱風,尤其是他提著行醫箱,穿著長袍的樣子頗具高手的感覺。

用一句話來概括,他這個行醫箱就是用來裝逼的,當然這有跟風之嫌,只是在葉皓軒的跟前,他無論如何也不會承認自己跟風的。

「這是我開的方子,劉老的身體沒有大礙,讓藥房煎些葯吃幾劑就好了,這幾天好好休息,不要太過於操勞就行了。」金俊明把手中的方子拿起,他斜了葉皓軒一眼道:「你要不要看看?」

「我想我不用看了,你剛才說的話已經很明顯了,我想你診斷出來的病情是虛火上升,外熱內寒導致的風痛,如果沒有料錯的話,你的藥方用的是甘草、生地……這幾味葯,以益氣湯加減調養。」葉皓軒淡淡的說。

葉皓軒的話讓金俊明的神以一陣慘白,他象是見鬼似的看著葉皓軒,心中尋思是不是自己剛才寫藥方的時候這傢伙在一邊偷看了?不然的話他怎麼會知道的這麼清楚?

這又說不通,因為剛才葉皓軒一直在為劉老把脈,所以根本不可能在自己身邊偷看的,可是他怎麼知道自己的診斷結果和藥方?難道他診斷出來的也是這個結果?

一邊的劉思慧接過他手裡的方子,看了幾眼,不由得吃驚的掩住了小嘴,她的記憶力比較好,剛才葉皓軒說的話她都一字不漏的全部記了下來,而金俊明的方子上寫的診斷結果和用藥和葉皓軒剛才所述的一模一樣,而且就連葯的用量也絲毫不差。

「不錯,我是這樣診斷的,怎麼你有不同的見解嗎?」金俊明問道。

葉皓軒遲疑了一下,他看了一眼劉思慧道:「劉小姐,不知道方便不方便借一步說話?」

「有什麼話不能當面說?是不是你診斷不出來劉老的病情?」金俊明冷笑道:「不過這也不奇怪,你們的中醫,不過就是我們韓醫的皮毛罷了,你們查不出來什麼原因,這也正常。」

「閉嘴。」葉皓軒冷冷的盯了他一眼,這傢伙也太無恥了,接二連三的在這裡冷嘲熱諷已經挑戰到了葉皓軒的底限,葉皓軒早就對他忍無可忍了,如果不是他小子是劉氏隨行的醫療顧問,葉皓軒早就讓保安把他小子轟出去了。

劉老的問題很嚴重,葉皓軒最煩這個時候有人在他跟前呱嗓,他不自由主的用上了攝魂術,讓正在喋看不休的金俊明心中一突,身上一陣寒意湧起,他不自由主的打了一個冷戰,然後識趣的閉上了嘴。

「葉醫生,在這裡說吧,身體是我的,我最有權利知道。」一邊的劉老淡淡的說道,他活了大半輩子了,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就算是他這一次得了絕症,他也挺得住,常言五十而知天命,他的年輕不算小了,已經活夠本了。

「這個……」葉皓軒猶豫的看了一眼劉思慧,在這裡說,他怕影響到患者的情緒,畢竟這不是小問題。

「葉醫生,您就說吧,我爺爺就這脾氣,他的身體狀況他遲早都會知道的。」劉思慧道。

「劉老最近有沒有檢查過身體?象腦部CT,核磁共振的檢查做過沒有?」葉皓軒問道。

「做過,是半年前的事情了,我爺爺的身體是半年檢查一次的,上次的檢查結果都沒有問題。」劉思慧看葉皓軒的神色凝重,她不自由主的擔心了起來。

「那就對了,病是早期,他上一次檢查的時候還沒有問題。」葉皓軒點點頭道。

「我到底是什麼病?」劉老疑惑的問道。

「如果沒錯的話,你的腦部長了一下瘤子,中樞神經系統的神經膠質細胞中,用西醫的術語來稱呼這個腫瘤類型是叫做膠質瘤,不過我現在還沒有辦法確認這是不是良性的。」葉皓軒道。

「腦瘤?」在場的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氣。

就算是沒有醫學常識,也知道這個病的嚴重性,且不論這個腦瘤是不是良性的,其實就算是良性的,誰也不能保證以後會不會引起不良的後果。

「不……不可能,我爺爺的身體一向是很健康的,不可能會有這種病的。」劉思慧激動的說。

「他胡說八道,單憑診脈就可以診斷出人有腦瘤,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轟出去。」金俊明大喝,他心中有種掩飾不住的喜意。

他心想這傢伙的水平不過如此,他看不出來病,就在這裡信口雌黃,就算是你的醫術不錯,單憑診脈你就能診斷出來病人腦部的情況?你以為你的雙眼是CT機嗎?

事實上他不知道的葉皓軒的以氣懸脈,比一些先進的醫療設備靠譜多了,人體在細微的變化他也能通過以氣懸脈給看出來。

「劉老最近是不是失眠?大概從四個月開始的時候失眠,成夜難以入眠,要靠藥物入睡?而且入睡以後會做一些光怪陸離的夢境?」葉皓軒問道。

劉老抬頭沉思,片刻以後道:「我是失眠,而且也會做夢,至於從是什麼時候開始的,我已經不太記得了,大概也就是三四個月之前吧。」

「這就是了,這個腦部的瘤子壓迫到你的中樞神經,隨著他越來越大,您的問題也就越來越嚴重,今天的事情絕對不是突發事件,如果沒錯的話,你的頭痛會越來越嚴重,次數也越來越頻繁,時間也越來越長。」

葉皓軒頓了一頓道:「我已經有百分之六十的肯定,你這個瘤子已經是惡性的了,按照西醫的說法,必須手術剔除。」

「葉醫生,你說的是真的嗎?我爺爺的年紀大了,你有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劉思慧急切的問道。

葉皓軒還沒有答話,一邊的金俊明便上前道:「小姐,你不要聽他胡說八道,我可以用我的人格保證,劉老的病絕對沒有他說的這麼嚴重,他就是在故意誇大病情,他們中醫根本就是騙人的,治不了病。」

「如果中醫騙人,你們從華夏傳過去的韓醫又算什麼?」葉皓軒冷冷的說。

「不管怎麼說,我不認同你的診斷方法,劉老的脈象很穩,根本不可能有那麼嚴重的病,在說了,你能通過診脈來看出來病人腦部的瘤子嗎?開玩笑。」金俊明冷笑道。

「如果我說的是真的呢?」葉皓軒冷冷的說。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我現在就向你磕頭道歉。」金俊明冷笑道,他無論如何也不相信葉皓軒的醫術能逆天到這種程度,單憑診脈就能看出病人腦部的瘤子來。

「磕頭就不必了,如果我說的是真的,劉老先生腦部的瘤是真的,你要公開承認,你們韓國的醫術是源自中醫,而且從此以後一輩子不在行醫,從此不在踏入華夏一步,如何?」葉皓軒冷冷的說。

「沒問題,如果是假的,你這個醫聖,就是沽銘釣譽之徒,我要向你們的政府揭露你的嘴臉。」金俊明冷笑道。

「那好,一言為定,劉老先生可否為我們兩個做見證?」葉皓軒轉身道。

「當然可以,如果你說的是真的,我將會通過媒體通報這件事情,如果你說的不是真的,那不好意思,你這個醫聖,也不過是徒有虛名。」劉老道。

「好,現在就請劉老去做個檢查吧,我現在請軍區部院的人過來,還有我這裡有位國際上都知名的腦部專家威爾遜,讓他們共同見證。」

劉老點點頭,葉皓軒拿出電話,一系列情況就吩咐了出去,劉老先是做了個腦部CT,然後又做了磁共振等一系列檢查,在等待檢查結果的時候,一系列專家以及威爾遜等人已經到場。

威爾遜是世界醫療協會的成員,他本身在腦域方面也頗具盛名,尤其是他的幾篇發表在世界醫學雜誌的論文,對腦部醫療的進步有很大的影響,他算是一名權威人物了。

一個小時以後,一系列檢查結果都被送到了,根據檢查結果,劉老頭顱X片顱壓增高,顱骨雖然無明顯破壞但蝶鞍有擴大,CT和核磁共振都明確的顯示出他的腦部有一個明顯的腦瘤,只是十分的小,應該是剛剛長出來的。

「已經確認了,是腦瘤。」一名軍區總院的西醫專家扶了扶眼鏡小聲說。

劉思慧震驚了,她不敢相信的看著手裡的檢查結果,她不相信一向健康的爺爺,竟然會突然得了這種絕症,她叫了一聲「爺爺……」眼淚就在也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就在中年男子想要宣布柳銘的成績不合格時,柳銘的聲音淡淡傳了過來,身邊還帶著兩個絕色美女。

一路走來,眾人的目光都是不由自主的集中在這三人身上。

準確的說那些目光都是落在柳銘身邊的兩女身上,今天兩女刻意打扮了一下,那種風姿綽約的曼妙姿態,引得無數少年眼神變得越發的火熱。

就連一些少女則是面露慚愧,有些更是流露出忿忿不平的妒忌之色。

「真的是太美了,真不知道柳銘是走了什麼運道,身邊竟然有這麼兩個絕世美女跟著,要是我身邊也能有這樣兩個美女跟著,就算是減壽十年我也願意……」

「一個是他的貼身丫鬟,一個聽說是他的未婚妻,兩人擺明就是他未來的女人,艷福真是不淺啊!」

「這傢伙真的翻身了,以前只是一個紈絝廢物,現在不僅實力暴漲,身邊還有這樣的絕色美女,就連柳擎都沒有這種福氣……」

「……」

在柳銘帶著兩女走過來之後,周圍人群的目光焦點瞬間從柳擎身上轉移。

一個個都是將目光凝聚在這裡,開始低聲議論起來,男的羨慕妒忌,女的還是……羨慕妒忌。

而在一旁剛出了風頭的柳擎一下子就被忽略了,這種變化瞬間讓柳擎的眼神變得有些陰翳,眼光凝聚在柳銘身上時忍不住閃過陰冷之色。

不過在落到柳銘身邊的周夢玲之時,卻是有著難以掩蓋的熾熱,還有一抹隱藏在眼眸深處的淫·邪!

「既然來了,就趕緊測試,別耽誤大家的時間,待會還有比試要進行!」中年男子看著柳銘走過來,淡淡的說道。

柳銘聞言也沒有多說什麼,直接走到測試石碑之前,然後毫無花俏的一拳轟出,一把砸在石碑之上!

砰!

石碑發出一道悶響,一道道光紋迅速亮起,最後竟然高達七十五道光紋!!

「七十五道光紋?!這怎麼可能?!難道柳銘的修為已經接近真武九重境後期了?!」

「不對,從他身上隱晦的真氣波動來看,他只有真武八重境巔峰的修為,但是這一拳竟然達到真武九重境中後期所爆發出來的力道!!」

「太恐怖了,這傢伙半年前測試還只是一個真武二重境的廢物,現在不僅修為達到真武八重境巔峰,而且還能爆發出接近真武九重境後期的力道,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何止恐怖,我記得柳銘一個多月前也只有真武二重境的修為,短短一個多月間成長到這種地步,簡直妖孽!!」

「……」

在測試石碑上顯露柳銘這一拳的攻擊力道之後,周圍的人群頓時發出一陣嘩然。

一個個都是面帶震驚,七嘴八舌的看著柳銘議論道,甚至臉上還帶上了一些敬畏之色。

這種情形比起之前柳擎展露出真武九重境巔峰的修為,還要更為誇張,一下子就將後者剛引起的風頭給徹底壓下去了!

「柳銘,真武八重境巔峰,成績……合格!」

中年男子眼神同樣有些震驚的看了看柳銘,深吸一口氣沉聲開口道,在他的印象中,這似乎是柳銘有史以來第一次及格。

而且成績居然跨了六個境界,可以說是破了柳家幾百年來的所有記錄!

對於周圍眾人的喧嘩和議論,柳銘並沒有在意,甚至他還能感受到幾道陰冷帶有強烈敵意的目光。

目光掃過去,只不過是曾經被他虐了的柳建柳炎等人,幾人在接觸柳銘的淡漠的目光,眼神都不禁有些躲閃,仔細看還能看到一抹畏懼之色。

對於這些傢伙,柳銘都沒有放在心上,只是淡笑著朝著周夢玲還有月欣瑤兩女走去。

「下一個,柳天……」

中年男子宣布完柳銘的成績之後,又繼續開始念起名字,而對於其他人的成績,柳銘都沒有放在心上,也就沒有去多做關注。

「柳銘哥哥,你真的突破到真武八重境巔峰了嗎?!」

當柳銘來到兩女身邊時,周夢玲美眸閃爍著異樣的光芒說道。

前幾天她可是知道柳銘才只有真武八重境中期,現在已經達到真武八重境巔峰,這種恐怖的晉陞速度讓她感覺到有些不真實。

「恩,如果不是為了再鞏固一下根基,我都可以突破到真武九重境了!」柳銘點了點頭,淡笑著說道。

「柳銘哥哥真的是一個武道天才,以後一定可以走出這雲龍城,甚至是蒼雲帝國,去見識更加廣闊的世界……」周夢玲眼神微微笑著說道,眼神在欣喜之餘又有些暗淡。

「傻瓜,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不管我以後的修為有多高,走出去有多遠,你都是我的玲兒……」

柳銘看到周夢玲眼中的那一抹暗淡,就知道這妮子在想些什麼,颳了刮她的鼻子說道。

「哼!柳銘哥哥那麼色那麼壞,還很喜歡夢玲姐姐的大胸部,才不會放棄夢玲姐姐呢!」一旁的月欣瑤見狀撅著小嘴,帶著醋意有些酸溜溜的說道。

「是啊!我這麼壞,又這麼色,不僅夢玲我不會放過,就連你這個小丫頭,我也不打算放過……」柳銘聞言壞笑著捏了捏月欣瑤的鼻子,這丫頭感覺越來越容易吃醋了!

「哼,我才不會讓你這個壞傢伙得逞呢!」月欣瑤嬌哼著對著柳銘嘟囔道,那可愛的樣子看得柳銘感覺都有點萌化了。

而周圍圍觀的少年都是一臉羨慕妒忌恨的盯著柳銘在這裡調戲著一大一小兩個絕色美女,如果眼光可以殺人的話,柳銘足以被這些目光殺死千百次了!

一身白衣的柳擎在看到柳銘伸手颳了刮周夢玲的瓊鼻之時,眼眸中閃爍著難言掩蓋的妒忌,甚至還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妒火在熊熊燃燒。

他遲疑了一下,深吸一口氣平復自己的暴躁情緒,露出一抹自以為很和煦的微笑,淡笑著朝著周夢玲走了過去。

「夢玲姑娘,咱們又見面了,自從前兩天在後山之地與夢玲姑娘邂逅暢聊一番后,夢玲姑娘如同天仙般的風姿和那銀鈴般的話音,便在小子的腦海揮之不去,想不到今日再見到夢玲姑娘,還是感到是那麼的驚艷……」

柳擎一手負於後背,一手抓著手中摺扇扇擺起來,一臉溫和的淡笑道,眼神始終都是停留在周夢玲身上,而一旁的柳銘直接被他給忽視了。

柳銘在一旁聽著這些噁心的話語,一張原本帶著微笑的俊臉瞬間變得陰沉下來,眼眸中已經有著寒意緩緩凝聚流淌!

這看起來很騷包的傻~逼玩意,居然當著他的面要泡他的未婚妻,這已經不是打臉的問題了,這丫的是在觸犯他的尊嚴和逆鱗了…… 第185章叫爸爸

江艷又彷彿滿血復活了一樣,在足足五層的售樓部里到處亂跑,亂逛。

「好大,這個客廳好大,像是逛商場一樣。」

「二樓是會議廳,這沙發真不錯,坐在上面好舒服。」

「三樓居然是健身房,還有泳池,太棒了。」

「四樓……咦,誰在那房間里?」

江艷逛到四樓的時候,竟然看見一個房間的房門是打開的,裡面閃爍著昏暗的燈,還有聲音傳出來。

「是人還是鬼?」她有些害怕起來。

這個時候才想起來了,這麼大的別墅里就只有自己一個人,周圍靜悄悄的有些可怕。

「楊間弄出來的住處肯定不會有鬼的。」江艷這樣想稍微心安了一些,她小心翼翼的靠過去看了一眼。

卻見到房間里一個人坐在電腦桌前,玩著遊戲。

「嗯?有腳步聲。」坐在電腦前的張偉眉頭一皺發現事情並不簡單。

聽聲辯位。

張偉立刻看向了房門外的江艷。

「小偷?這裡沒東西偷,趕緊滾蛋,不要妨礙我玩遊戲。」

「我不是小偷,你是誰?怎麼在我家?」江艷立刻道。

「你家?你有什麼證據證明這是你家,就憑你腿上穿著絲襪?還是憑你身上散發出羊肉串的味道?」張偉撇撇嘴,不屑道。

江艷道:「我是楊間的女朋友,這裡是楊間買下來的別墅,怎麼不是我家?你到底是什麼人?再不說我就報案了。」

「楊間的女朋友?怎麼沒有聽那小子提起過。」張偉放下耳機站起來道;「你真是楊間的女朋友?」

「當然,我們經常睡一起的。」江艷道。

張偉道:「叫爸爸。」

咦?

張偉沉聲道:「楊間是我兒子,你們兩個人都發展成這樣了,難道不應該叫我一聲爸么?」

「啊,叔叔?」

江艷頓時有些驚慌道;「對不起,對不起叔叔,我沒有認出你來,真的很抱歉,我剛才不是故意的,我是第一次來這裡,對這裡的情況還不是很熟悉。」

她又是道歉,又是彎腰鞠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