罈子老頭看著蘇蔓剛才一系列表現,眸光染上一分讚許,也不再開口,靜靜閉上雙眼,繼續挨滿罈子泡椒帶給他的折磨。

不一會兒,一位黑衣人提著食盒進來,往地上一扔便走了。

蘇蔓艱難爬到食盒前面,然後推著食盒再爬回至罈子邊上,咬牙推開食盒上的蓋子,然後低頭咬住一個肉包,接著翻滾身子,雙手撐地,背倚壇壁一點點坐起身。

(本章完) 此時,大部分的野獸都衝上了山峰,在山腳下唯有少量的野獸存在。那些野獸根本沒有想到沈暮沉會從天而降,登時慌亂了起來。

野獸群之所以強大,乃是其數量眾多。此時所有的野獸都蜂擁登山,登時就全部堵塞在了山道之上。沈暮沉在山下開始屠戮,自然是如入無人之境。

山勢不高,山峰之上有許多野獸都找尋了比較靠譜的地方躍了下來。時間流轉,沈暮沉又被包圍在了山腳下。

即便是如此,那些野獸也無法對沈暮沉造成傷害。但見她左磚右劍,攻擊一旦施展開來,就好似是一台殺戮的機器一般。她手中的峨嵋劍自從加持了火焰紋路之後,根本就不要耗費任何的力道,只需輕輕的揮動便可以用那火焰傷敵。

如此一來,那些野獸群雖然驍勇,卻根本無法靠近沈暮沉半分。

沈暮沉手中有了這般的法寶,自然是在野獸群中橫衝直撞。饒是沈暮沉的內力充沛,來回斬殺了數十個回合之後也漸漸的疲憊了起來。

自沈暮沉輾轉上山,到此時在山腳下奮勇殺敵,也不過是過了一炷香的時間。頓時間的爆發之後,沈暮沉登時感覺到有些吃力。好在峨嵋派的內功自有獨到之處,雖然在武林之中不是最強大的存在,卻是綿綿有餘。

「吼!」那些野獸實在太多,就在沈暮沉快要放棄的時候,突然聽聞到身後傳來了一聲怒吼之聲。

那聲音雖然還頗為的稚嫩,但依稀有一股龍吟之聲。

沈暮沉回頭一看,正是古魯殺了回來。與那些野獸想比,古魯的體型不算是巨大,甚至比一些野獸還要小一些。可是,他的身形雖小,氣勢卻足。

只見古魯身子一躍,便躍到了沈暮沉的身旁。

「來的還算及時!」沈暮沉看著那古魯回來,登時大喜,口中說道,「小姑娘送回去了?」

「嗯……」古魯點點頭,道,「怎麼還有這麼多?」

「是啊!多的很!」沈暮沉將手中的峨嵋劍一橫,無奈的說道。她似乎又想起了什麼,繼續問道:「村民都藏好了?」

「你自己看!」古魯的身子一轉,向著沈暮沉說道。

一時之間,沈暮沉也沒有明白那古魯是什麼意思。她緩緩的轉頭,卻見在寧港村前,正聚集了一群村民。

「他們這是在幹什麼?」沈暮沉登時大急,問道。

「老人和孩子們都躲好了,這些壯年的卻非要來幫忙……」古魯無奈的說道,「老大,你總算是收攏住了人心!」古魯說完,突然張開了大口,登時一團火焰便噴射了出去,將前方的野獸全部燒成了灰燼。

第一次見到古魯的時候,他的體型要比現在還要小些,身上也被骨質鎧甲所覆蓋,就如同是一頭骨龍一般。後來他慢慢的成長,那些骨質鎧甲也漸漸的覆蓋到了關鍵的部位。至於現在的古魯,吞食了火靈芝之後,那骨質鎧甲登時成為了火焰紋路的載體。此時,古魯的大口一張,便能將眼前的敵人燒成灰燼。

喜歡魔武女帝傳請大家收藏:()魔武女帝傳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既然老女巫已經有了殺心,落月看得出她的靈力已經在周圍的空氣中舞動起來了……那自己也不給她留情面了。

乾脆說個透徹,大家都痛快!

「就算是這樣,那又如何?」沒想到老巫女好不生氣,也不動容。

這讓落月覺得她的臉絕對是完好如初的,而且一定是個美人,否則一定受不了這樣的刺激,可一個美人為什麼還要戴著面紗呢,又不是隱長為了隱藏身份……

啊,難道她也要隱藏身份?或者隱藏容顏?

還沒等想的太多,小巫女已經迫不及待的攻上來了。

「我娘說了,今天是你們的忌日,明年我會祝你們幾日快樂。」小巫女冷媚的笑了笑,靈力撲來,卻全都沒有巫之力。

落月現在是六重天,迎她算不上的得心應手,但是加上自己的戰鬥經驗,避開自己無力招架的攻擊,還能借力用力,打它個措手不及,猝不及防,這麼一來,就和小巫女打成平手了。

小巫女是仙界的驕傲,這回和一個不入流的醫師打的不上不下,不分輸贏,心裡十分惱火,可恨巫之力真的使不出來,因為壓根沒有,否則一定將他們打個稀巴爛……

看到這種情況,老巫女也挺吃驚的……

一個醫師,有個六重天已經很了不得了,竟然作戰經驗如此豐富,他們看來真的不是山野里的醫師啊……

而且這女子的靈力中彷彿恍恍惚惚帶著些神力……

不,不可能,神女早已經消亡在人間了,絕對不是她,更不可能。

老巫女一邊觀察一邊想。

不可小覷。

這男子還沒出手已經平手,巫女揮了揮手,整個軍隊將落月和紫年圍起來了了。

「小姑姑,你說我該不該動用黑暗的力量呢?」紫年猶豫著。

不想讓對方知情,卻又是自己唯一的力量了。

「咱們還有別的選擇么?」落月心說。

「飛呀!咱們成龍而飛!」紫年的退路。

「不行,我今天不把她打垮不離開。」落月幾次和小巫女交手,這小巫女雖然養尊處優,可惜靈力進展不大,如今的落月能與之抗衡,更有可能妙計之下,將其制服。

「好吧,那我就讓這支軍隊見識一下真正的力量。」紫年說。

這時候遠處飛來一個人,戴著錚錚面具,來到巫女面前。

「大祭司大人,請手下留情。」巫男竟然求情來了,跪在巫女面前。

「為何?你知道你不應該在我面前出現。你走吧,我不想再見到你。」巫女冷冷的說道,就好像巫男不是自己的孩子一樣,很冷漠,毫不關心,和對小巫女的態度截然相反。

「大祭司,別聽巫男的話,他只會添亂,越幫越忙,更會為自己著想!請動手殺了這些人吧!」小巫女懇求母親。

巫女還是決定聽聽兒子的想法,雖然十分不待見這個兒子。

「因為,他們是我的人。」巫男始終半跪著。這對話只有他和巫女能聽到。

「你的人?何解?難道整個三夫人中毒都是你做下的局?」巫女問。

「是的,大祭司,我需要錢財去做一些事情,而這是最快又最簡單的方法。」巫男將這罪名攬下來了。

。 第1239章倆個老不死

「你可以啊,居然這麼快能坐起來了。」聽著動靜再次睜眼的老頭髮現蘇蔓居然強撐著能坐起身,這對經脈盡斷的人來講是多難的一步,可想而知。

咬著肉包的蘇蔓沒辦法出聲回應,平時很簡單的動作步驟,此刻對她來說簡直比登天還難。

可是她不願服輸,哪怕只是微乎其微的改變,她都要嘗試突破,嘗試進步。

她用下巴抵住壇壁沿口,然後鬆開咬著的肉包,說道:「吃不?」

老頭一怔,問:「你這是送來給我吃?」

蘇蔓眼睛一睜一閉:「對,給你吃。看你瘦骨嶙峋的樣子,恐怕伙食好不到哪裡去。既然我們有緣關在同一間房……」

話還未說完,老頭微微轉動脖子,然後毫不猶豫地一口咬住肉包,緊接著調整姿勢,一側腦袋枕在沿口處,狼吞虎咽地咽了起來。

蘇蔓看他津津有味地吃掉肉包,然後又觀察了他幾分鐘后這才挪回地面,一點一點吃著食盒裡的食物。

剛剛被一個饅頭打開食慾的老頭,忍不住討要到:「喂!你再給我拿一個唄。」

蘇蔓點著頭:「你等一會,我吃飽點有力氣了再給你送吃的。」

老頭無力反駁,可是眼見著食盒就快見底,他抿舔著嘴巴不由焦急起來:「你,你給我留一點啊。」

一門心思想餵飽自己的蘇蔓也是一怔,沒想到自己在不知不覺間竟然快吃完了。

她嘗試著抬手,用食指和拇指捏住一塊牛肉,然後緩緩舉著胳膊送往壇口。

啪嗒!

牛肉掉到了地上。

蘇蔓有些懊惱,但她並未放棄,準備重新捏夾一塊牛肉遞去。

老頭見狀,出聲說道:「我就要吃掉在地上的那塊,你加油!」

「好。」蘇蔓微微吸了吸鼻子,也不糾結臟不髒的問題,然後繼續咬牙將牛肉拾捏起,接著用另一手撣了撣牛肉上的沙石,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將這塊牛肉送入老頭嘴裡。

老頭吧唧著嘴巴,浸泡在壇里的手卻是對蘇蔓欽佩地豎了豎大拇指。

蘇蔓趁熱打鐵繼續給老頭送吃的。

過了一會兒,房間外傳來好幾道雜亂的腳步聲。

蘇蔓趕忙趴倒在地裝死,而老頭也胡亂用壇沿口擦了擦嘴巴跟著閉眸。

這時,房間門被打開,一群黑衣人毫不留情地往裡扔了兩道血影子過來。

接著這群黑衣人的一個小頭目還狠狠踩了踩兩道血人的後背,淬了一口唾沫咒罵道:「嘿!兩個老不死的,居然這麼厲害,倆人弄死我手下50來號人,要不是淵主說要遛著玩,老子分分鐘打死這倆老不死的!」

蘇蔓聽著心頭一顫,還未抬頭就已然淚如雨下。

她不知道霍振德和雷震天怎麼就突然找來了這裡,可是對於此刻的她來說,這樣的親人在身邊無疑是給了她巨大的安寧,更給了她更快想要儘快恢復能力的決心。

「走!弄罈子去!」

「頭兒,這次弄泡椒還是剁椒,還是……」

「聽淵主的吧。」



發燒,難受,望見諒。

中秋愉快,闔家團圓~~~~··

(本章完) 「厲害~」沈暮沉看到古魯的表現,心中卻是由衷的讚歎了一句。

自從與古魯相識,沈暮沉還是第一次見到古魯這樣的樣子。以前的時候,每每戰鬥,古魯從未有過這般正面進攻的場景。

古魯的攻擊給予了沈暮沉很大的幫助,她也在古魯的身旁舞動了手中的峨嵋劍。一時之間,群魔辟易。

此時,寧港的村民們也開始的反擊。他們的反擊雖然簡單,卻是極為的有效。那些村民身上都背著弓箭,箭矢所到之處,居然頗有威勢。沈暮沉萬萬沒有想到,那些村民還有這般的實力。

終於,在沈暮沉等人的齊心協力之下,那野獸群不停的後退,漸漸的退到了娥眉山一項。

沈暮沉見那些野獸退去,不由的長舒了一口氣。她向一旁的古魯看了一眼,但見此時的古魯眼神之中也滿是喜悅的神情。

「你可不要驕傲,這些都是萬骨森林裡面最低級的!」沈暮沉還沒有來得及喘息,便聽一旁的古魯說道,「這些固然是好對付的,可要是來一些級別高的,咱們可不一定能頂得住!」

沈暮沉與那些萬骨森林裡的野獸也打過交道,卻不知原來還有這般的分級。想來,只怕萬骨森林裡的野獸和魔獸森林裡的魔獸差不多,都有級別之分。想到這裡,她便問道:「眼前這些,若是按照魔獸的等級來算,相當於幾級?」

「嗯……大多是兩級的……也有少數是一級的!」古魯道,「不要太過於高看自己!」

「那也才是初級法師的級別…….」果真,聽聞古魯這麼一說,沈暮沉倒是真的沒有任何的高興,反而有些微微的失望。

沈暮沉正與古魯閑聊,那後面的村民登時靠近過來。沈暮沉雖然在村中待的時間不長,卻認得那為首的男子。男子身材健碩,名喚雷子,也算是村中年輕人的首領。按照康村長的意思,待他年老力衰之後,這個村子就要交給康雷來打理的。

「康大哥,你們怎麼出來了?」沈暮沉看著那些村民,不由的問道。

「我們都聽小庄說了!」康雷答道,「這本來就是寧港的事情,關鍵時刻怎麼能讓你自己一個人戰鬥!」

沈暮沉登時搖頭笑了笑,說道:「我可不是普通的女子,我是一名法師。康大哥,你還是趕快的帶著村民們走吧!」

「沒事的,這些東西都怕了,咱們一鼓作氣的把它們打回去!」誰知,那康雷非但不聽勸告,反而自告奮勇起來。一直以來,寧港村的村民受那些野獸的侵擾極多,此時有了反抗的機會,怎麼會輕易的放棄。

就在康雷說完的瞬間,那些隨之而來的村民們登時都附和了起來。

「不行,趕快走!」雖然那些野獸被打退,可是它們卻沒有退回到萬骨森林之中。從那些野獸的眼神之中,沈暮沉看到了一絲的怨恨。她不是不相信眼前這些村民的勇武,只是怕被那些野獸們打一個措手不及,白白的犧牲性命。

大神別追我 喜歡魔武女帝傳請大家收藏:()魔武女帝傳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你要做什麼事?」巫女問道。

「大祭司難道忽然對我有興趣了么,還是想起來我是你的兒子了。」巫男抬起頭,倔強的望著她的面紗。

「放肆!」巫女慍色說道。

巫男並沒有道歉的意思。

他要保住兩個人的性命,不管是神醫還是騙子,總之也許日後會成為治療自己面容的那個人,何況既然他們和靈域的先知有關,也許是先知的朋友,救下他們也算是送先知一個人情。

和小巫女這個妹妹之間,從來都是唇槍舌戰,靈力武藝,談不上什麼感情,只是有點血緣罷了,和大祭司之間也不像母子,再壞也壞不到哪去。

因此,巫男決定冒險一試。

巫女也沒有退讓的意思,繼續讓軍隊攻擊紫年和落月。

這時候巫男忽然旋身而起,落到落月和紫年中間。

「那就讓我一起殉葬吧,反正你也不在乎。」巫男堅決而無情的說道。

「你以為我不敢么?」巫女問。

「天下沒有大祭司不敢的事。但這是我的立場,你需要清楚的了解。」巫男說。

落月紫年不知道咋回事,但是他們對著干絕對有好處。暫時就把巫男歸為戰友吧。

沒想到巫女真的讓軍隊動起手來了……

巫男盡量的周全,時不時用睥睨的眼光看看巫女。

巫女毫無所動。

小巫女打殺的更猛了,本來就討厭巫男和他的父親!

若不是他自己有點本事和心機,能在帝君面前獲得一席之位,自己早就把他卸成八塊了,也算是替母親解氣,母親本來就討厭這個兒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