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旭也跟著笑道:「我也沒坐立不安,我只是站著不安,所以一直坐著。」

北風難得微笑,道:「我坐著不安,故一直站著。」

情劍無常也眉頭一聳,道:「我一直躺著,與我無關。」

所有人都說完話,就差桐蕘一個人站在那裡,如此一來,她已不只是坐立不安了,而是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燕瀾無語一笑,道:「你們就別欺負桐蕘師姐啦,她可沒你們能說會道。」

璽塵咧開嘴笑道:「哈哈,你們看,八字還沒一撇,就學會護著人家了,嘖嘖,燕師弟,你魅力不小哇。」

桐蕘深吸一口氣,平復心境道:「璽塵師兄,你的魅力好像更大,連墨璃師姐都折倒在你手中,這可是有目共睹的呀!」

桐蕘不再自閉,她的內心,其實也渴望融入眾人情誼之中。

孤傲的女神,往往只是外表令人望而卻步,其實,她們的內心,與大多普通女子相差無幾。

墨璃聽聞,兩眼撲閃撲閃地眨了幾下,沒想到這話鋒一下字轉到了她身上,倒是讓她一時無言。

璽塵嘿嘿一笑,連忙道:「我和墨璃師妹,八字才剛有一撇呢!」

墨璃聞言,更覺尷尬,嗔怪一聲,道:「得瑟是吧,信不信我把那一撇給扯了?」

燕瀾連忙插嘴道:「墨璃師姐的意思是,把八字的一撇,扯成一捺,這樣就成了。」

墨璃貝齒一咬,道:「好你個小師弟,師姐多幫你划幾個八字吧,把愛慕你的女子,統統都與你拴在一起。」

璽塵也跟著點頭一笑,隨後神色微變,道:「咦,說到女子,我都好久沒見到紫漪小師妹了,燕師弟,你該不會把她藏起來了吧。」

眾人聞言,皆是皺起了眉頭。

就連悟色,也是面露疑色,他也一直納悶,為何現身之後,始終不見紫漪的蹤影。

燕瀾聞言,收起笑容,心神一動,便將紫漪從禪心空間中移出,道:「紫漪外傷已經恢復,生機也極為旺盛,但偏偏就是不醒,我也十分困惑。」

情劍無常走了上來,用手輕輕按了按紫漪的頭部,沉吟片刻,皺眉道:「燕瀾,紫漪體內,是不是存在一種凶靈?那百丈黑凰,是從何而來?」

燕瀾微微搖頭,道:「我也不知,這黑凰,似乎天生就寄存在紫漪體內。情劍前輩所說的凶靈,應該是指這黑凰吧。」

情劍無常點了點頭,道:「或許是吧。這種生機盎然、卻昏迷不醒的現象,應該就是傳說中的靈寂。所謂靈寂,就是身軀之內,若有靈獸護佑,在肉身面臨不可承受的攻擊時,靈獸便會將主人的靈魂封印,讓靈魂進入一種玄妙的沉寂狀態,從而達到保護靈魂的目的。如此看來,紫漪體內的黑凰,乃是她的護體靈獸。」

燕瀾點了點頭,問道:「那該如何將紫漪喚醒呢?」

情劍無常皺了皺眉,嘆息道:「辦法是有,但比較困難!」(未完待續……) 燕瀾心神一緊,神色劇變,連忙問道:「有多困難?」

璽塵眾人,也是面露疑惑,靈寂這個詞,他們也都是第一次聽聞。

情劍無常微微沉吟,道:「說困難也困難,說簡單也簡單,只要一枚啟靈丹,便可使紫漪從靈寂狀態恢復過來。」

「啟靈丹?」

燕瀾皺了皺眉,他獲取的寶物極多,但從未聽聞過啟靈丹。

「啟靈丹哪裡可以獲取?」

情劍無常皺眉道:「啟靈丹,乃是人境七品丹藥,並且在人境七品的丹藥中,屬於極難煉製的一種。不但用到的材料極為罕見,而且需要人境八品的靈魂境界,方才有一半的成功率。所以,想要此丹,據我所知,除了那雷獅皇室,以及屈指可數的幾位丹藥大師之外,也有丹器聯盟之中,可以尋獲到。」

燕瀾微微皺眉,問道:「丹器聯盟,可以向他們購買嗎?」

情劍無常輕輕一嘆,道:「雷獅皇國之中,有許多大型聯盟,比如我以前所在的劍道聯盟,此外還有丹器聯盟、馴獸聯盟等。每個大型聯盟之間,彼此都獨立存在,而且都非常高傲,數萬年來,一直暗暗較勁,想要爭個高下。」

「所以,丹器聯盟有個不成文的規定,人境七品以及人境七品以上的丹藥,若非是丹器聯盟之人,或與丹器聯盟內的丹器師沒有親近的關係,或非皇室核心人物。則無資格購買。因此,你就是擁有堆成山的靈石,也買不到啟靈丹。」

燕瀾抿了抿嘴。道:「想要加入丹器聯盟,一時半刻也不可能。我在丹器聯盟之內,也無結交之人。更非皇室核心人物,難道,就沒有別的方法了嗎?」

情劍無常想了想,道:「以我當初的巔峰實力,私下在丹器聯盟。也有一些朋友。不過,要去找他們,必須本尊親至。分身去尋求如此貴重丹藥,是極為不禮貌的行為。而我現在,本尊已毀,又時隔百年之久。怕是沒那個能耐咯。」

「不過。若是你擁有丹器聯盟急缺之物,也可以換取人境七品以上的丹藥。此外,若你擁有的東西,能令對方動心,或許也有一定成功的機會。」

燕瀾低下頭,望了望紫漪,嘆道:「無論用什麼方法,我都要一試。當務之急。乃是出了這幽火空間。」

隨後,燕瀾將紫漪收進禪心空間。

悟色掌心一動。祭出了瞬衍古缽。古缽中心,一縷幽紅火焰平靜異常。

悟色道:「祭煉幽獄冥火,需要極高的靈魂境界,也需要極強的修為境界。我身為佛門弟子,不便祭煉如此邪異之火。我們之中,燕瀾乃是最佳人選。」

情劍無常道:「燕瀾,你就將之祭煉吧。此火雖為異寶,但極為邪異,一般人難以煉化。即便煉化成功,也會受此火影響。比如那阮焰,其瘋狂的心性,正是受到幽獄冥火的影響。我們八人之中,非你莫屬。」

眾人點了點頭,絲毫不敢覬覦幽獄冥火。先前,阮焰的瘋狂歷歷在目,他們可不想變成那種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

桐蕘皺了皺眉,啟齒道:「情劍前輩,幽獄冥火當真對燕師弟沒有不利影響?」

情劍無常知曉桐蕘心思,鄭重點頭道:「放心,燕瀾的靈魂、意志與肉身,皆異於常人,何況他身上擁有浩大的佛力,對幽獄冥火有壓製作用,所以,在場中人,除了悟色,當屬燕瀾有此能耐祭煉幽獄冥火。」

燕瀾見大家將目光都落到他身上,他微微一笑,道:「那我便試一試,但願能儘快祭煉,離開這沉悶燥熱的幽火空間。」

悟色左手托著瞬衍古缽,右手一引,幽獄冥火火種便跳躍而出,落到了燕瀾身前。

這一瞬間,所有人都是情不自禁地後退幾步。

因為,幽獄冥火散發出陰邪熾熱的波動,令他們腳底生寒,但靈魂卻溫度陡升,極為不適。

璽塵摸了摸胸口,道:「這火好生邪異,我壓根不敢靠近,送我我都沒能耐接手啊!」

墨璃則是撅嘴道:「燕小弟,趕緊收起來吧,好滲人呀!」

燕瀾目光一凝,雙手一引,竟一口將幽獄冥火火種吞了下去。

「啊!燕小弟,你……你竟然吞下去?」

墨璃忍不住低呼起來,燕瀾這麼做,實在有些恐怖,甚至讓她感到毛骨悚然。

情劍無常亦是大驚,他從未見過這等煉火之法。但他相信,燕瀾絕不會幹無妄之事,故未詢問,而是靜立一旁,耐心察看。

璽塵大驚過後,緩過神來,拍了拍墨璃,示意她不要發出聲音。

隨後,眾人知趣地退避數十丈,給燕瀾留下了足夠大的空間。

燕瀾吞下幽獄冥火之後,便緊閉雙眸,虛空盤坐下來,不再過問其他之事。

這一刻,燕瀾只覺腹中陰邪與熾熱交織,說不出的難受。

不過,他敢這麼做,自然有信心。這種祭煉之法,乃是孕靈極道聖訣所記載,異於常規的煉火之法。乃是以肉身為爐,將火種融入丹田元神之中,成為身體的一部分。

如此這般,以後調用幽獄冥火,便隨心所欲,達到瞬發的境界。

眾人凝目而視,不敢產生任何聲響。

一炷香過後,燕瀾周身散發出一股光芒,全身上下,每一根經脈都幽亮起來,像是一道道古老的符文,烙印在他皮膚之上。

同時,一股幽邪的波動,自燕瀾體內散發開來,令他有種說不出的邪魅。

這種奇異的狀態,整整持續了三天三夜。

直至第四日,燕瀾周身經脈之芒方才緩緩黯淡下來,一個時辰之後,他雙眸緩緩睜開,繼而站起,周身多了一股毀滅性氣息。

「呼,這幽獄冥火,真是難以祭煉。耗費三日,我才勉強與火靈建立聯繫,遠遠未徹底融合。不過,至少能讓我們出了這幽火空間。」

燕瀾望著神色緊張的眾人,故作輕鬆地笑道。

璽塵眉頭一聳,道:「這麼久,都沒完全融合呀,嘖嘖,這幽獄冥火,果然不是什麼善物。換做是我,怕是早就燒成灰了。」

燕瀾走至眾人身前,道:「守好心神,現在我們要出去了。」

話音一落,眾人只覺眼前場景一換,隨後落到了地上。

此處,正是先前所居住的驛館消失之處。

燕瀾五指一伸,一盞漆黑幽紅的燈,緩緩落到了他掌上。(未完待續……) 此燈,便為幽獄冥燈。

燕瀾凝視著幽獄冥燈,其僅有大拇指大小,不知為何種材質所制,漆黑中又微微散耀著幽紅之芒,顯得極為詭異。

幽獄冥燈四周有玄奧的紋絡,似鬼魅亂舞,又似邪獸橫行。燈之上端,有一燈芯,並未生火。

燕瀾突發奇想,若是這燈芯點火,會出現怎樣的狀況。

不過,顯然此刻並非嘗試的時候。

燕瀾望著消失無蹤的驛館,搖頭一嘆,木然問道:「鳴泉部落的幾個老人小孩,也都身亡了嗎?」

璽塵也是神色惋惜,道:「應該皆已被幽火燒死了吧,因為整個驛館都被焚化,裡面的人定是活不了了。」

燕瀾閉目一嘆,最終,他還是沒救下那兩個小孩,甚至,還連累他們斷送了性命。

情劍無常道:「並未全亡。拄拐老者一大早便出門,驛館墜入幽火空間之際,他並不在驛館之內。另外,拄拐老者出門的時候,是拉著兩個小孩出去的,應該是給小孩買吃的東西。」

燕瀾眼睛一亮,連忙問道:「情劍前輩,此話當真?」

情劍無常點了點頭道:「當然,如果三絕琴不對他們下手的話,那拄拐老者與兩個小孩,此時應該安然無恙。」

悟色雙手合十,宣道:「阿彌陀佛,三絕琴沒有那個膽量。」

燕瀾鬆了口氣,點頭道:「但願如此。」

隨後。燕瀾散開靈識,試圖找尋拄拐老者。

豈料,他剛一散開靈識。便是發現,拄拐老者正小心謹慎地朝他們走來。

燕瀾轉過頭,手一揮,便將拄拐老者輕托到身前。

「蒼天無眼,我們鳴泉部落的人,全死了,全死了……」

拄拐老者老淚縱橫。顫顫巍巍地哭訴道。

燕瀾心痛地搖了搖頭,扶住拄拐老者,道:「老人家。節哀順變,都怪我,連累了你們。」

拄拐老者卻是搖了搖頭,哀聲道:「劫數啊。這是劫數。曾有一名不知從何處來的老者。來到我們鳴泉部落,不知他從何得知,我們部落有一塊古玉。此古玉,乃是無數年前,從天而降,正好落到我們部落之中,我們便將其奉為聖物。」

「那無名老者對我們說,此古玉。會帶給我們部落災難,但又不能隨意拋棄。若有一天。有一修為驚人的少年,路過我們部落附近,便將此古玉送給他,然後讓他趕緊帶著古玉離開,如此這般,便可逢凶化吉。哎,老朽真是糊塗,未能及時送給你古玉,真應了這場劫數!」

燕瀾眉頭一皺,疑聲道:「古玉?」

旋即,燕瀾心中打了個激靈,連忙問道:「老人家,那無名老者來到你們部落,是多久之前的事?」

拄拐老者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乃是我們部落祖祖輩輩流傳下來的箴言,讓子子孫孫務必遵守。」

燕瀾心神一驚,思道:「若是連此老者都不知曉,說明至少有上百年的歷史。那時我還未出生,怎會預言到我回來。莫非,是我想多了,這是一個巧合?」

目光一凝,燕瀾問道:「老人家,那塊古玉,現在何處?」

拄拐老者說道:「古玉本是供奉在我們部落地下神廟裡,我前幾日回去了一趟,將古玉取了過來。現在,我將它送給你,你趕緊帶著古玉,速速離開吧。」

燕瀾低下目光,落到拄拐老者手心的古玉之上,心神赫然一震,這塊古玉,呈血紅色,與他此前在玄宗總部得到的那枚血玉,除了紋絡稍有不同,大小形狀,皆無二異。

「這……這不是巧合,七枚玄玉,兩枚血玉,皆被我所得。連鑲嵌這些古玉的古鐲,也落入我手中。天下豈會有如此之巧合?」

「如今,那枚古鐲,內環之中還差一枚血玉。僅此一枚血玉,到底流落到了何方?若集齊七枚玄玉,三枚血玉,通通鑲嵌到古鐲之上,該會出現怎樣的變異?」

燕瀾不敢去想,只要想起,他心底就會產生一絲寒意。

燕瀾猶記得,第一塊玄玉,乃是從龐家混混龐囂儲戒中獲得。

從此之後,命運之輪開始轉動,一枚接一枚的古玉,被他從天地各個地方尋獲。

情劍無常、璽塵眾人,望著燕瀾沉吟不語的模樣,再看看燕瀾手中的血玉,疑惑地皺了皺眉,不解燕瀾在思索什麼。

片刻之後,燕瀾收起血玉,嘆了口氣,對拄拐老者道:「那兩個孩子呢?」

拄拐老者道:「我把他們,藏在一座神廟的神像之中。」

燕瀾道:「神廟方位在哪,帶我去見見他們。」

拄拐老者遲疑了一下,問道:「你們不會把那兩個孩子怎麼樣吧?」

燕瀾道:「殺害鳴泉部落的兇手,已經被我們聯手斬殺,放心吧,我們若要害他們,當初就不會出手相救了。」

拄拐老者點了點頭,道:「神廟,就在這裡往西十里處。」

燕瀾點了點頭,靈識一掃,便是發現那座神廟,當即拉著老者,朝神廟疾射而去。

情劍無常等人,也緊隨燕瀾飛去。

到了神廟,拄拐老者從神像後面,打開了一道門,抱出了兩個小孩。

燕瀾望著那一男一女兩個孩童,心中不由一酸,當即將他們抱了起來。雙掌微動,道道金色佛力,當即擁入兩個孩童的體內。

燕瀾此舉,乃是為兩個孩童凈化體質,畢竟鳴泉部落因他而滅,他心中極為愧疚與痛苦,事已至此,只好能補償多少,便補償多少。

待二童體內雜質俱清,燕瀾將他們放下,雙手寵愛地撫摸著二人的頭髮,將天罡門至高靈訣——天罡大衍訣的訣文,盡數傳到了二童識海。訣文將會隨著他們的成長,而層層開啟。

隨後,燕瀾蹲下,笑道:「可否告訴哥哥,你們倆叫什麼名字!」

「鳴野!」男孩說道。

「鳴溪!」女孩答道。

燕瀾摸了摸兩個孩童的臉蛋,笑道:「很好聽的名字,我給你們找個地方住,等你們長大,哥哥再來找你們,好不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