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那二十幾頭七階層次的魔頭虛影吞噬了柳逍幾人的魂體之後,便嘶吼著對著柳銘暴射而來!

魔頭虛影襲來之時,那涌動在魔頭虛影周圍的黑霧煞氣,猶如驚濤狂瀾一般也對著柳銘席捲而來,所過之處空間甚至變得扭曲起來。

「上古強者的殘魂意志……」

柳銘看著那帶著殘暴起來撲殺而來的眾多魔頭虛影,那幽暗的眸子微微波動一下,緊接著嘴角掀起一抹詭異的冷笑,「這種程度殘魂意志,也只配化為養料……」

在這森冷的話音從口中傳出之時,柳銘那幽暗的眸子突然閃現出兩朵幽暗火花,雙手驟然接觸一個詭異的手印,一種強悍的魂力威壓在剎那間便瘋狂的席捲而出。

當這種威壓轟然顯現之際,柳銘識海之內的噬靈魂火驟然席捲而出,在柳銘的魂體發生異變之後,那幽暗的噬靈魂火已經帶上了一種詭異的黑氣。

這種黑氣看來有種類似於之前那青銅古棺所爆發的魔氣,但隱隱間有所不同,不過在這種黑氣的瀰漫之下,噬靈魂火的氣息變得更為森冷而霸道。

噬靈魂火在掠出柳銘的魂海之後,隨著柳銘心念一動,瞬間迎風暴漲起來,直接化為滔天幽暗火海衝天而起,猶如狂浪一般朝著眾多魔頭虛影席捲而去。

吼!!

隨著噬靈魂火的席捲爆發,恐怖的魂力波動隨之激蕩而開,那些魔頭虛影在感受到噬靈魂火的氣息之後,暴射過來的身形都忍不住一顫,口中發出忌憚而驚慌的魂音。

在這一刻,這些魔頭虛影都本能的感受到來自那種魂力層次上的剋制,它們說到底都是由上古強者的殘魂意志凝聚而成的,終歸到底也是由殘魂演變而來的。

所以,這些魔頭虛影在面對能夠壓制魂體的噬靈魂火,即便這些傢伙沒有什麼靈智可言,但多多少少還是會感受到一種本能的畏懼。

天地之間,隨著這些魔頭虛影的身形驟然一頓,噬靈魂火在這一刻形成的滔天幽暗焰浪,一把轟在眾多魔頭虛影爆發的攻擊風暴上。

轟!!!

當沉悶如雷的轟鳴聲響徹而起的時候,偷眼可見的魂力衝擊波瞬間席捲而開,那種狂暴恐怖的魂力波動,就算破滅境的強者也會感到一陣頭皮發麻!

嗤嗤嗤……

在這種轟擊中,一陣陣的嗤響聲也隨之在那魂力風暴中傳出,那一波噬靈魂火在與眾多魔頭虛影碰撞在一起之後,便如同火苗遇到煤油一般,霎時間便瘋狂燃燒蔓延開來!

隨著噬靈魂火的蔓延開來,眾多魔頭虛影在頃刻間便置身於火海之中,在噬靈魂火的焚燒吞噬下,濃郁的黑霧不斷從那魔頭虛影的身上逸散而出。

令得這些魔頭虛影的實力在短短時間內不斷被削弱著,一道道凄厲的嘶吼聲更是不斷傳出回蕩。

蓬州還魂 而在這些魔頭虛影在噬靈魂火形成的火海中痛苦掙扎的時候,柳銘手中再次變換印訣,那一片幽暗火海驟然翻騰起來,緊接著不斷收縮,最終化為一顆火球,包裹著那二十來頭魔頭虛影,直接掠進柳銘的識海之中!

「殘魂始終只是殘魂……」

當那一團噬靈魂火包裹著眾多魔頭虛影衝進識海之後,柳銘心念一動,那懸浮在造化天碑上方,已經跟他魂體融為一體的神秘古燈,也可以稱之為噬靈魔魂燈。

噬靈魔魂燈在此時微微一震,一股吸力驟然傳出,直接將那一團幽暗火球給拉近魂燈之中,燈頭出瞬間有著一簇燈焰躥起。

那幽暗的燈焰飄忽明滅,在裡面有著眾多的魂影在哀嚎嘶吼著,這些魂影有被柳銘殺死的龍武和柳家那幾名涅槃境層次的強者,也有剛剛被吞噬的眾多魔頭虛影。

燈焰每擺動一下,就會有一道道神秘的符文融入這些魂影之中,令得這些魔頭虛影的嘶吼慢慢減弱下來,身上的魂力波動變得越來越狂暴,甚至在冥冥之中還跟柳銘的心魂建立了一種緊密的聯繫!

「魔魂傀儡……」

感受著心魂間與噬靈魔魂燈中那些魂影的聯繫,柳銘幽暗的眸子微微波動一下,嘴角揚起一枚詭異的弧度。

這算是他覺醒魔魂,融合古燈之後獲得的其中一種靈魂能力,能夠將魂體禁錮到噬靈魔魂燈之中,將這些魂體不斷祭煉,最終煉成完全受他掌控的魔魂傀儡!

這些魔魂傀儡的實力基本跟之前差不多,甚至以後在噬靈魔魂燈的蘊養祭煉之下,實力或許還有所精進!

咻!!

就在柳銘利用噬靈魔魂燈不斷祭煉那些魂體,將其煉化為魔魂傀儡的時候,天地間傳來一陣急促的破空聲,一道身影猶如彗星一般劃過天際,在沖入赤血魔淵中后,便對著柳銘爆射而來。

「冰雲前輩……」

柳銘看著出現在他面前的冰藍倩影,那始終冰冷的幽暗眸子終於出現了一抹感情波動。

「柳銘!!」

洛冰雲身形在來到柳銘十丈開外之後,便驟然停了下來,此時她身上的衣服顯得十分狼狽,修為氣息也是比較紊亂虛脫。

不過洛冰雲並沒有在意,只是一臉震驚的盯著柳銘,雖然柳銘的模樣沒有什麼變化,但身上那達到涅槃境巔峰的修為波動,還是令得她的心神一時間被震撼得有些失神! 「你的修為……怎麼可能?!!」

洛冰雲一臉震撼的盯著柳銘驚聲問道,緊接著她目光一掃,在柳銘還沒有開口回答的時候,洛冰雲面色有些焦急的再次出聲:「柳銘,凌嬌呢?!!凌嬌還有其他人呢?!!怎麼就剩下你一個人?!!」

看著下方殘破的大地,再感受著天地間殘留的那種狂暴的能量波動,洛冰雲的俏臉瞬間蒙上了一層陰雲,濃郁的驚恐和不安開始籠罩著她的心魂。

在洛冰雲的話音落下之後,柳銘身體驟然一顫,一種無法形容的戾氣在頃刻間無法自控的席捲而出,森冷而沙啞的話音顯得極為低沉的從他口中傳出:

「夢玲在前段時間被一副青銅古棺給帶走了,而師尊和無凌他們……都被龍武給殺了……」

「死了……」

洛冰雲身子驟然一顫,眼眸頓時劇烈收縮起來,臉上惶恐變得更為濃郁,不過她還是帶著一抹希翼看向柳銘,顫聲問道:「那凌嬌呢?!凌嬌去哪了?!她沒有出事吧?!!」

「凌嬌為了讓我活下去……她獻祭了自身引動了『洛雪之晶』的力量……」

看著洛冰雲那希翼的眸子,柳銘抓過掛在脖子上的『洛雪之晶』,低沉著聲音緩緩開口說道。

在說這話的時候,柳銘的身體還是忍不住顫抖著,身上的戾氣變得更為狂暴,幽暗眸子甚至還有著詭異的黑氣瀰漫涌動著,浩瀚的輪迴真元將周圍的黑霧煞氣震得劇烈翻騰,整個人看起來有點像是要失控一般!

「獻祭……」

但這兩個字從柳銘的口中傳出的時候,洛冰雲整個人就像是被雷給劈了一般,臉色瞬間變得煞白,眼神露出無盡的驚恐。

「不可能!!這不是真的!!柳銘,你告訴我……這不是真的!!凌嬌她沒死,她不會死的!!!」

隨著話音的傳出,洛冰雲一把撲向柳銘,雙手抓著後者的肩膀瘋狂的搖晃起來,那悲嗆的話音更是顯得有些歇斯底里。

「凌嬌她真的獻祭了……」柳銘任由洛冰雲搖晃著,幽暗的眸子看著手中抓著的『洛雪之晶』,聲音一字一頓的說道:「但她或許還沒死!!」

「什麼?!你…你再說一遍……」

在柳銘前一句話說出之時,洛冰雲蒼白的臉龐瞬間蒙上一層死灰般的絕望,不過在柳銘最後一句話說出之後,她的眼眸爆發出明亮的光芒,雙手死死的抓著柳銘的肩膀,顫抖著問道。

「我在洛雪之晶裡面感受到了凌嬌的靈魂波動,雖然這波動很微弱,但……我絕對不能感應錯的!!」

柳銘聞言揚起手中的洛雪之晶,眸光帶著堅定,帶著希翼的對著洛冰雲說道。

在之前覺醒魔魂進行蛻變之時,無盡的戾氣和對龍武等人的極度怨恨,差一點就讓他徹底迷死神智,化為一尊沒有理智的殺戮機器。

可就在關鍵時刻,在他的內心將要徹底化為黑暗和殺戮之時,從洛雪之晶中傳來一股寒冰氣息。

而他竟然在這一股氣息中感受到洛凌嬌的魂力波動,這才令得他魔魂覺醒的過程中能夠保持最終一份清明。

所以柳銘認為洛凌嬌應該還沒有真正死亡,雖然肉身已經徹底消散,但魂體很有可能還存在洛雪之晶之中!

「洛雪之晶……難道凌嬌她……」

洛冰雲神色頓時一怔,整個人也冷靜了一些,目光有些獃滯的看著柳銘手中的洛雪之晶,在凝視一會後,她似乎想到那個有些不切實際的可能性,美眸瞬間充滿著震撼與狂喜!

咻!!

不過,就在洛冰雲的話音還沒有說完的時候,一陣尖銳的破空聲驟然傳來,甚至在這破空聲傳來的同時,還有一道赤金色的匹練,猶如一頭火焰怒龍一般對著柳銘和洛冰雲所在的位置轟殺過來。

赤金火焰怒龍所過之處,空間盡數扭曲,甚至還裂開一道道黝黑的空間裂縫,那種威勢要遠遠超出柳逍這些涅槃境巔峰強者所能爆發出的攻擊!

「小心!!」

在這道攻擊急速轟來的時候,柳銘的臉色驟然一變,輪迴真元轟然爆發,涅槃境巔峰的修為瞬間被他催動到了極致。

他一把摟住剛反應過來的洛冰雲,身子猛的一轉將其護在後方,浩瀚的輪迴真元爆發之時,輪迴妖蓮從柳銘的體內綻放開來,將他和洛冰雲兩人籠罩在內,形成一層堅不可摧的真元防禦!

轟!!!

當輪迴真元形成妖蓮虛影籠罩柳銘和洛冰雲兩人之時,那一頭赤金火焰怒龍也嘶吼著一把轟在妖蓮護罩之上。

在如驚雷一般炸響的轟鳴滔天響徹回蕩之時,肉眼可見的衝擊波瞬間席間開來,將方圓幾十里內黑霧煞氣都盡數撕裂轟開!

甚至在碰撞中心,一道道黝黑的空間裂縫不斷切割著空間,恐怖的赤金火焰幾乎在頃刻間便淹沒方圓兩千丈的空間,崩裂的大地在高溫中不斷被融化。

而在這種攻擊形成風暴席捲而開之時,遠處的上空之中,幾道身影也漸漸漂浮靠近過來,為首的真是有著破滅境中期的柳擎戰。

至於柳擎身後四人,則是留守在赤金戰船上的涅槃境巔峰強者,在察覺到赤血魔淵中不斷傳來恐怖的能量波動之後,這四人便前來魔淵中查看,只留下一個涅槃境巔峰強者繼續留守在赤金戰船之上。

不過,幾人還沒有到達這裡,便遇到追擊洛冰雲而來的柳霆戰,在柳霆戰匯合之後,幾人直接就追擊到這裡。

「怎麼回事?!怎麼又多了一個涅槃境巔峰的武者?!這傢伙還如此年輕?!!」

柳霆戰看著被赤焰風暴淹沒的柳銘和洛冰雲兩人,眼眸微微一縮,接著他陰沉著臉看向身後幾人,沉聲喝道:「柳逍他們人呢?!怎麼只剩下你們幾人?!!」

「柳逍他們在三爺你離開之後,便進入這赤血魔淵中尋找洛家的餘孽……」

柳霆戰身後其中一名涅槃境巔峰強者微微低頭回道:「到現在也沒有再見到他們,我們幾人只是感到到這裡有涅槃境廝殺的能量波動,才會前來這裡……」

「沒有見到柳逍等人……」

在聽到身後那人的回答之後,柳霆戰的臉色變得更為陰沉下來,他目光掃了周圍一眼后,聲音極為冰寒的說道:「這裡殘留有柳逍等人的氣息,他們幾人應該來過這裡……」

說著,柳霆戰將目光凝聚著在漸漸消散的赤焰風暴中心,「我想那個小子應該知道點什麼!」

「最重要的是……這小子身上還有洛雪之晶!!」

話語說到最後,柳霆戰的語氣已經變得極為森冷,可就是話音落下之後,他看著赤焰風暴漸漸消散之後,再次出現在視線的兩道人影,眼眸驟然一縮,有著濃郁的震驚之色浮現。 第428章助理李瑤

當楊間乘坐電梯前往平安大廈第二十層的時候,這電梯並沒有如預想中的那樣停在二十層,而是在繼續往上。

「嗯?」

本來還在想著怎麼編一個正當的理由忽悠老媽,解釋自己成為馭鬼者的事情,這電梯的異常讓楊間直接就回過了神來。

「不可能是靈異事件。」楊間只是略微看了一眼之後就排除了最糟糕的選擇。

既然不是靈異事件,那麼就可能是電梯故障了。

然而在這裡,電梯故障的可能性顯然是相當小的,沒有理由自己一上來就電梯故障。

「人為的么?」楊間想到了第三個可能。

他並不慌張,因為只要確定了不是靈異事件之後剩下的就沒有什麼事情值得自己太在意的。

電梯最後停在了最頂層,第一百層。

這是J市高度數一數二的大廈,比楊間所在大昌市的那棟尚通大廈可高多了。

而且電梯是直達頂層,中間沒有停在任何一樓層,這越發證明了楊間的猜測可能是正確的。

「叮咚~!」

最後電梯在第一百樓層打開了大門。

這一層很空曠,有點類似於大廈中間的隔火層,什麼華麗的裝潢和複雜的建築都沒有,只有幾張辦公桌,幾台電腦和幾張沙發擺放。

和一層的面積比起來,這些擺設毫不起眼。

楊間走出來電梯,四處看了看,一個人都沒有,最後對著空曠的樓層冷冷道:「既然這一層沒人,那乾脆就讓這一層直接消失好了,反正也沒用。」

他不相信這一層真的沒有人。

平安大廈是用來安置家屬的公司,每一層都肯定非常的珍貴,不可能故意留下一層棄置不用。

「抱歉,我還以為你不會直接乘坐電梯上來,畢竟發現電梯出現異常的情況之下,大多數人都是想著讓電梯急停,亦或者是用某種能力直接逃離電梯,沒想到你居然什麼都沒有做,很敏銳的直覺,已經猜到了電梯是人為的動了手腳么?」

一個女子的聲音響起。

卻見一位身穿職業短裙,白色襯衣,身材高挑而又成熟的美女,踩著高跟鞋從一根柱子後面走了出來。

她面帶微笑,熱情中透露出幾分自信:「你好,楊間,我叫李瑤,是這裡的助理,希望剛才的舉措沒有引起你的不快,畢竟在合理合法的情況之下能與鬼眼楊間接觸是一次比較難得的機會。」

「所以這一天我已經等了很久了。」

「李瑤?」楊間神色動了動:「沒聽說過。」

「我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人物而已,您這類英雄人物自然沒有聽過。」李瑤說道。

楊間道;「不用給我戴高帽子了,你知道我來看望我母親,所以特意控制電梯把我帶過來,顯然是早有準備的,說吧,找我有什麼事情,我這個人脾氣不好,比較容易得罪人,所以不管什麼事情你們最好得有個心理準備。」

「因為大多數的情況之下我是不會同意的。」

李瑤笑了笑:「很少見到這麼直接,不虛偽的人了。」

「沒能力的人才需要和別人虛偽,因為怕得罪別人,從而間接影響自己的利益,我這類人命都不在自己手上了還會在意這個?」

楊間說道:「所以你有什麼話就快說,因為我不想浪費時間和精力在某些不認識的人身上。」

「說的有道理,您這類人的確是沒有必要浪費口舌和別人虛偽客氣,直接了當的做法才跟符合您的風格。」李瑤示意道:「不過招待客人的禮節還是要有的,您先請坐,我給你倒杯茶慢慢的說,因為有些事情和你有著密切的關係,我想您應該知道詳情。」

「看來你是平安大廈的工作人員份上,我給你五分鐘。」楊間皺了皺眉,考慮到這裡有總部的背景在,他並沒有直接轉身離開,而是看了看時間,走過去道。

「你喝茶還是咖啡?果汁也有。」李瑤走到了旁邊一個小吧台道。

楊間道:「快樂肥宅水就行。」

李瑤愣了一下,拿了一瓶灌裝的飲料送到了茶几前;「您的口味真獨特。」

「很普通,並不獨特。」楊間道。

「說說看吧,找我什麼事,該不會是想公關我吧?說實話,我對你這種老女人並不太敢興趣,如果要公關我的話希望能找一個符合我口味的。」

李瑤笑意微微一僵:「您的想法也很奇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