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水無聲無息的滾滾落下,六公主心裡說不出來是什麼滋味,只覺得這是一場夢!一場永遠也不願醒來的夢。

「一切都是真的。」黃小龍笑道。「六公主,我說過,從今天開始,過去的苦難,統統結束,你將迎來嶄新的一切。而正是因為過去的種種苦難,才營造出六公主你此刻幸福的淚水。苦難其實也能如花般的美麗,因為它可以使人智慧,使人堅強,同時也是成功的基石,所以我們不要逃避,而應該直面苦難,由我們自己主宰命運…」

不由自主的,黃小龍也不忘賣弄一下雞湯文字。

這話落在一些人耳朵里,立刻便是發人深省,眼放精芒。

「好!黃小龍,你說得很好!」皇帝龍顏大悅,這時只覺得黃小龍越看越順眼,說的話越聽越順耳。

「等等!!!!」赫然,慕容夜一臉陰鷙的站了起來,他的大腦,已經被刺激得幾近癲狂。這一次皇城煉心,慕容夜一次又一次的吃癟,一次又一次的被黃小龍陰,在皇城武塔輸得清潔溜溜,甚至還服下為棠夫人準備的催-情葯,與宗犬苟合!而今天,同黃小龍的對賭,他又敗了!敗得體無完膚!

他敗了,也就罷了,可六公主搖身一變,由醜陋的怪物,變成了仙女一般的尤物,皇帝還頒布聖旨,要將六公主賜婚給黃小龍!

他不服!

『為什麼?我堂堂神劍山莊天才,本應弄潮皇城,呼風喚雨,可是……可是…一路下來,禍不單行——黃小龍?得到了棠夫人的青睞,現在又坐擁六公主與七公主這一對玉人,榮登天印國駙馬爺,還在三公主面前,大出風頭——為什麼?我慕容夜不甘啊!黃小龍無論哪一方面,都比不過我慕容夜,他所得到的一切,都應該是屬於我慕容夜的啊!』

連番重創打擊,慕容夜已然變態!

這一下越眾而出的吼叫,將園林中,所有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這慕容夜,心智紊亂…罷了…本皇子必須與他保持距離…此人幾乎沒有利用價值了…廢掉了!腦域闊度恐怕都會倒退!』二皇子都用那嫌棄的目光,看看了慕容夜。

「那不是六公主!那是假的!」慕容夜七竅生煙。「連皇上這武王之境的存在,都無法逆轉的容顏,黃小龍何德何能,可以辦到?這就是狸貓換太子! 冷豔校花:少爺,別這樣 她不是六公主!」

此言一出,皇帝首先暴怒,臉色發青。「神劍山莊慕容公子,你認為,朕連自己的女兒,都認不出來了么?朕倒想問問,慕容公子在此口不擇言,是何居心?」

一股無形壓力,直接迫向慕容夜。

「皇上,這些都是黃小龍的鬼蜮伎倆!」慕容夜連番爭辯道。「那些畫像,皇上也親眼目睹過…都是從黃小龍行館外撿到的,真正的六公主,一定是那幅模樣!此時的六公主,或許是真…但極有可能,被黃小龍動了手腳,佩戴了人皮面具!」

「人皮面具,純屬無稽之談。六妹的氣質,眼睛,心性脾氣,都一如往常,不過容貌得到了矯正。」三公主開了金口。

以三公主與皇帝武王之境的修為,法眼如炬,自然能夠輕易看出,六公主並非佩戴了什麼拙劣的人皮面具。

「呃?慕容兄,你說那些畫得很醜的肖像畫?」黃小龍一臉認真的道。「那是小弟故意讓人畫的,就是為了陰你…沒想到慕容兄果然上當了。」

「噗~~~~~~」此言一出,慕容夜急怒攻心,竟是直接噴出一口熱血,整個人近乎虛脫,癱坐在了椅子上。

直播間里,書友們笑得都快岔氣了——

「媽蛋,慕容夜徹底被丑哥玩壞了…」

「沒救了,慕容夜已經放棄治療了。想當初第一眼看到慕容夜的時候,嘖嘖,真是帥氣逼人啊,簡直就是人中龍鳳,沒想到生生被丑哥玩壞了。」

「哎,只怪慕容夜裝逼的**太強烈了,丑哥不得不敲打他一番。」

「其實沒啥好說的,根據本diao看書的經驗,慕容夜這種配角,一般是活不過五章的。」

「我乃快-播之子,六道播人,慕容夜,你說吧,是要自己擼死還是本真人幫你擼死!」

「媽蛋,丑哥把六公主整成這個樣子,我這個小學生完全把持不住啊!」

「呵呵呵呵,我會告訴你,我特么已經下載了十幾部大橋老師的作品了么?」

「低俗噁心!齷齪!最後問你一次,片子放在哪個盤!」

……

掃了一眼這些彈幕消息,黃小龍在直播間里發出笑聲。「各位,別太污了。大橋老師的身體,能是六公主的?嘿嘿嘿,大橋老師下馬之後的片兒,咱也研究過幾百上千次,說實話,真黑…咱們六公主嘛,是我見面最粉的……」

「畜生啊!你看過了?」

「丑哥,你特么禽獸!太垃圾了!媽蛋!」

「丑哥你這已經構成了猥-褻罪。」

「別聽丑哥瞎說,他看個雞毛,都是吹牛逼的。」

「啥粉啥黑?我還是個孩子,表示聽不懂。」

……

「好了,不開玩笑了,也不要污了。我給六公主做的,是整容手術,不過呢,我已經解釋過了,我用的是刀法與九陽真氣,完成的這台手術,所以呢,這就不是整容了,這就是在締造……為了消除大家的偏見,我這就給大家鑒定一下……」黃小龍在直播間里飛快的說了一句。

而後,抬頭看向皇帝。「皇上,在下的確是在六公主面部,動了一番手腳,不過呢,這些都是無傷大雅的,不會對六公主產生不利影響。現在,就請皇上看看——」說完,黃小龍就看著六公主,鼓勵道。「來,六公主,你笑一笑。」

————(未完待續。) 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無法搜索到本站,請各位書友牢記本站域名(書海閣全拼)找到回家的路!

凌蓁找到的不是那種一個車頭後面拖著一個獨立貨廂的,而是類似於麵包車,後座原來有八|九個座位的,但是為了運貨方便,那些座位都被拆掉了,變成了可以裝載更多東西的貨廂。

在沒有更好選擇的情況下,凌蓁覺得可以先用著這一輛。反正現在這種大環境,有汽油還怕沒有車嗎?到時找到更適合的換一輛就是了。

之後她先是開著車到那個鄉道大型車禍現場去把車裡殘存的汽油都取走,運送回她入住的那個別墅的車庫裡擺放好之後,她就開始逐戶搜索別墅,車裡剩下的油、屋子裡剩下的食物、院子里成熟的果蔬種子都是她的目標。

有系統幫忙,雖然在探查物資上省力許多,但是要去把東西取走還是需要親力親為的,再加上她也沒有緊迫感,沒有刻意去加快速度,因此單是這片別墅區就花了凌蓁整整兩天的時間。

到了第三天早上,凌蓁醒來之後就開始著手整理著這兩天所收集到的物資。

汽油是裝進油桶里的,灌裝滿一桶之後再裝下一桶,眼下整整齊齊地擺放在車庫裡,要運走的時候直接搬就行,不需要特別整理,凌蓁整理的是另外那些食物。

她在這裡找到的食物大多數都是從人家櫥櫃里翻找出來的乾貨,多是什麼鮑魚花膠海參魚乾之類,還有香菇木耳,大米也給她找出來了幾十包,這收穫真的是比在市區里瞎轉悠地找大多了。

凌蓁把干鮑海參那些需要很多時間處理才能吃的都打包到一塊,另外香菇木耳之類的如果煮飯直接可以用上的裝到一起,至於大米,大都是那種五公斤一包的,到時整包搬就成了。

除此之外還有這兩天採摘到的果蔬種子還有變異鮮果。

這會正是龍眼成熟的季節,除在先前在凌蓁住的這個院子里採摘到的龍眼之外,另外還有不少院子也種了不少龍眼樹,全都掛了不少果。

這裡不知道怎麼的連只鳥都不見蹤影,因此枝頭的水果都好好的沒有被禍害,那果實累累的豐收模樣凌蓁看了都覺得不採了太可惜。

確定了附近沒有什麼小動物之後,凌蓁在找到小貨車的那天中午就把想要晒成果乾菜乾的果蔬都搬到清理乾淨的大露台去了,兩天的暴晒下來水分至少減半,不過因為即將要離開比較長時間,凌蓁就把它們轉移進屋內落地窗旁。

這樣又花了半天,全部的東西都整理好了中午已經過去了,凌蓁吃了一串龍眼,又吃了一捧枇杷果當中飯。

這枇杷也是她在搜索物資時在一家院子里找到的。本來凌蓁不愛吃枇杷,覺得果子不大,裡面還有核,外面再剝了皮剩下一點吃的都不夠塞牙縫的,不過變異后的枇杷果個頭跟蘋果差不多大小,熟透了之後皮也好剝,她就摘了點換換口味。

兩樣水果都有個特點,也是凌蓁喜歡它們的原因之一——水分特別充足,因此在吃的時候手上難免沾到果汁。凌蓁吃完之後兩隻手臂張開甩了兩下,再習慣性地往上衣下擺一抹手,就若無其事地出門開著那輛小貨車離開了,哪裡還看出有潔癖的模樣。

不過就算凌蓁今天穿的是一件淺色的衣服,被手那樣擦過之後衣服上卻什麼臟污也沒有沾到,還是如洗衣液廣告一般亮潔如新。

並不是凌蓁手甩得特別有技巧,按系統的解釋,所有的外物包括那些灰塵本來就是無法附著在她身體上的,吃水果時手上之所以會沾了果汁,是因為如果任由身體的材料自然排斥其他物質,液體接觸到她手上之後就會像水滴落到荷葉上那樣自然滾落,即便掉地泥坑裡,站起來時依然出污泥而不染,那不是正常人體會有的表現,所以本身上默認開啟了擬人體模式。

如果是在正常發展的時空里,手上沾到東西凌蓁像其他人那樣用水洗洗就行了,但是現在不是情況特殊么,水資源貧乏,沒有水洗手,她就讓系統給設計了「甩手」這個開關點,甩一下就相當於關閉了擬人態,讓污漬自然脫落,再甩一下加抹衣服下擺就是重新開啟。

在這個時空里待了一段時間后,凌蓁覺得自己的潔癖都快要被治癒了。從一開始的不習慣,動作遲疑緩慢,到現在已經習慣了這種清潔方式,彷彿已經做過了很多次一樣自然而然。

所以說人的習慣很多時候不是改變不了,而是要看有沒有那個讓人不得不改變的環境,不管多頑固的習慣,要是環境不容許你繼續保持,早晚會改得徹頭徹尾、改到連你自己都記不得還曾有過那樣的習慣。

幾天前往東郊這邊來的時候,沿途哪些路可以行車的系統已經標記下來了,一路上用不著走冤枉路。

目前像桂城這種離安全基地比較遠的廢城難見人類蹤影,而這時候還在外活動的人在對付喪屍方面也形成了比較熟悉的路數,因此幾天前確定順暢的路上也沒有再被什麼堵上,一路上凌蓁開得很快,常常喪屍還沒發現,她已經駕著車一閃而過了,沒有留下喪屍封堵她路的反應時間。

按系統導航的最優路線,一個小時之後凌蓁已經開著小貨車回到了那個小區的院牆之外。

找了個比較隱蔽的位置停下車之後,凌蓁直接就翻牆進去了。

這一次跟上次想盡量不被喪屍發現以免被別人發現她藏東西的位置相比,有沒有被發現已經無所謂,凌蓁也就沒有特別避著喪屍。

讓她意外的是,進了小區之後系統發現在地面上活動著的除了喪屍居然還有人類。

【是上次用碗砸你的那兩個人。】系統很記仇地道。

【哦,是他們,應該是見我這兩天都沒有動靜,想確認我有沒有喪生於喪屍手中或是進了哪棟樓了吧。】凌蓁猜測,【如果這小區里的人有交流渠道的話,想猜出我們在什麼位置也不難。沒準在我們回來之前,他們曾在樓下喊過人呢。】

其實她倒不是不願意分出去一些食物,她收集這些食物本來也不是純粹為了給自己儲備吃的,但是她對於所選擇援助的人是有要求的,心術不正的人肯定會被排除在外。

不只是系統會記仇,她也會,先前她進入這個小區時那兩個人為了逼她與他們會合而不管不顧地引發喪屍去圍困她,如果她是個普通的異能者,不一定能全身而退。這麼自私甚至是抱有惡念的人,凌蓁拒絕與之往來。

沒錯,她就是一個以牙還牙、以肉報肉的人,對方對她投之以碗,想讓她回報壓縮餅乾?想什麼呢,連速食麵都別想她給! 六公主總算是緩過勁兒來了,她現在甚至有一種脫胎換骨,得到重生的喜悅,而這一切,都是黃小龍給她的!

對於黃小龍的感情,在六公主看來,已經不單純是喜歡或者愛,能夠表達。

她對黃小龍,千依百順,言聽計從,當即,便是展顏一笑,這一笑,簡直就是百媚叢生,傾國傾城。

加強版的大橋未久,自然比原版笑得更好看,更迷人,更有韻味。

一時間,直播間里的男性書友,盡皆痴迷。

「那啥…各位書友,大家都知道,一般整過容的人,笑起來明顯很假,形同殭屍臉。甚至有的就好像戴了張拙劣的面具,嗯…大家看看六公主,是不是笑得很自然,很有風韻?」黃小龍在直播間里解說起來。

皇帝卻是感慨萬千。「六子…你已經十幾年沒有這樣笑過了…以後啊,你要多笑笑才是。」

「父皇,兒臣明白了。」六公主又是甜甜一笑。

「那個…皇上,在下想當眾演示一下,六公主的面部肌肉。」黃小龍道。

「無妨…」皇帝揮揮手,不以為忤。

六公主亦是款款深情的對黃小龍「嗯」了一聲。

隨後,黃小龍一擼袖子,雙手輕輕捏住六公主的兩腮,開始各種搓,揉,捏,掐,拉……反正無所不用其極。

這弄得六公主滿臉通紅,但心裡並無半分不快,滿滿都是幸福滋味。

皇帝在一旁看著,也不阻止。

園林中的權貴,心裡明鏡似的,六公主千金之體,被黃小龍這麼鼓搗,皇上都坦然接受,這很明顯已經把黃小龍視為自己人了,適才頒布的賜婚聖旨,看來並非虛言。

這麼一弄,直播間的書友們,統統都信服了。這尼瑪不是整容,完全就是給六公主換了一張臉。

完了黃小龍才對皇帝道。「皇上,日後,六公主的臉疾,將不會再複發。」

「好,黃小龍,你這一手絕技,堪稱鬼斧神工了!」皇帝大讚道。「不過嘛,朕就不另行賞賜你了…」

不另行賞賜,潛台詞就是已經賞賜過了。不是把六公主都賜婚給黃小龍了么?

園林中,不乏見風使舵,溜須拍馬之人,登時,「恭喜公主與駙馬爺百年好合舉案齊眉」的諂媚之聲,便不絕於耳。

六公主臉紅過耳,低垂下頭,雙手絞著衣角,簡直就是美艷不可方物,心裡千肯萬肯。

黃小龍自然也心動不已,畢竟面對如今的六公主,黃小龍也是有一些情懷在內,況且,娶一個公主,料想也不會動搖他的武道之心,甚至回到弦月宗之後,宗派還會追加獎勵。

「咦?不對——我特么這還不是娶一個公主那麼簡單,不是捆綁銷售,七公主也會一併嫁過來么?雙-飛公主不是夢啊!」此時黃小龍心情大好,心念一動,便是向七公主看了過去。

恰好,七公主內心也忐忑的很,正欲稟明父皇,自己的初衷是隨姐姐一起出嫁,共侍一夫,她又是害羞又是著急,也是忍不住看向黃小龍,期望黃小龍能夠主動提親,把自己也給娶了。

兩人目光一碰,七公主心如鹿撞,嬌臉一紅,趕緊垂下眼帘。

這時,皇帝開口道。「六子,你這便隨父皇一起回皇宮吧。這些年,父皇虧欠你甚多,也欲補償一二。數月之後,皇宮選婿盛會,你也參與,屆時,黃小龍來迎娶你,你再嫁過去吧。這便是昭告天下,朕的女兒,擇到如意郎君,風風光光出嫁。」

皇帝嫁女,自然不會草率,儀式必須要隆重其事,讓天下人都知曉,這才有面子。

「黃小龍,你不用心急,再等幾個月便成。」皇帝對黃小龍溫顏一笑。

「呵呵呵呵,先上車再買票不行啊?」黃小龍在直播間咕噥了一句,而後正容道。「皇上所言極是,在下自當遵從,幾個月後的皇宮選婿盛會,在下一定會去。」

「嗯,你放心吧,朕金口玉言,不會反悔,屆時你來娶六子,朕就不刁難你了,一場儀式而已。」皇帝將六公主拉了過去,寵溺的道。「六子,你也安安靜靜等幾個月吧。」

「父皇不要說了…」六公主羞不自勝。

「哈哈哈哈哈哈~~~~~~」皇帝感受到了久違的父女天倫之樂,開懷大笑。

笑罷,皇帝又看了看三公主與七公主,「皇兒,小七,你們也好好準備一番吧。皇宮選婿盛會,說不定會出現讓你們心儀的才俊。屆時,鄰國的一些皇室成員,甚至別國大宗天驕,都會如約而至,可謂是天才彙集,妖嬈薈萃,彰顯我天印國之鼎盛!」

皇帝對繞膝的子女,稱呼都很隨意,譬如六公主被稱之為『六子』,七公主被稱之為『小七』,二皇子被稱之為『小二』……可是,能夠被皇帝稱為『皇兒』的,僅三公主一個,就連大皇子都不能享受這種殊榮。三公主地位的特殊,可見一斑。

皇宮盛會,替公主們招駙馬,邀請了別國的風雲天驕,這在天印國,還是較為罕見的。實則,之所以邀請別國才俊,主要就是為了三公主。在天印國內,符合要求的男子,幾乎都不被三公主放在眼裡,只有捨近求遠了。當然,其中會不會有政治聯姻,強強聯手的成分,那就不得而知了。

「哦~~兒臣知道了。」七公主嘟囔著嘴,心中已經打定主意,皇宮選婿大會,她就選黃小龍,不給其他男子機會。

三公主則是清淡如水的點了點頭,似乎這一場盛會,與她無關。

「各位書友,都聽見了吧?皇帝老兒親口說了,幾個月後的皇宮選婿大會…還會有別國的凌雲天才登場,到時候必然是隆重熱鬧,風起雲湧,精彩紛呈——嘿嘿嘿,大家莫急,這一場盛會,我肯定會給大家現場直播的——其實最大的看點,就是武王三公主,究竟花落誰家。別說你們了,就連我都好奇的很。」黃小龍用心念對直播間的書友們煽動道。

「卧槽,太好看了!這直播看得真爽,期待感太強了!」

「我特么沉迷丑哥的直播,不想學習,日漸消瘦怎麼辦?」

「丑哥,還記得你當初的承諾么?把三公主拿下啊!」

「肥水不流外人田,丑哥,三公主絕壁得拿下。」

「丑哥,拿下三公主幾多好啊,你想想,有個武王之境的老婆罩著你,你就可以安安心心做小白臉了,玩物喪志,吃-喝-嫖-賭,無憂無慮的過完這一生。」

「無花果是全人類的營養品——啥是逼呀」

「得了,丑哥,快刀斬亂麻,今天三公主也來了,你直接過去表白算了。萬一三公主眼睛瞎了一時衝動答應了你呢?」

「喜歡就強女干啊,表白有什麼用?追不到就睡,睡不到就下藥,分手了就發裸-照。連監獄都蹲不起,還敢說喜歡三公主!」

「世上最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明明是弱智,你卻當我是瘋子。

——泰戈爾」

……

「我說你們能不能不要坑我?」黃小龍無語的很。「三公主…尼瑪你們看看,冷冰冰的,這種女人,眼睛里除了修鍊還有啥?七情六慾都修鍊沒了,估摸著到了床上就是一條死魚——當然你們可以說我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我無所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