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一張嘴,便已經將那血果整個吞入腹中,甚至連嚼都沒有

r>

血果入腹,猛地便爆出來。

瞬息間,伏翔**的上半身血管爆出,一條條好似蚯蚓一般依附在他的身上,不斷的扭曲著。看起來噁心至極。

不過,這也只是持續了一下子而已。

轉眼間,這些好似蚯蚓一般在伏翔身體表面扭轉顫動的血管便重新隱沒。而在這血管隱沒之後,伏翔身上原本存在著的那種蒼白感卻完全消失了。

身體也不抖了。冷汗也不冒了」,

「呼」還好有血果」不然流血流死了可就冤枉了。」伏翔長呼出一口氣。

猛然,他面色微微一變,心神一動,他左邊肩膀之上,那傷口所在的位置所受的重力猛地大變!隨著這大變,他那傷口轉眼間極力的收縮起來。

隨著這收縮,那原本好似洪水衝破水庫一般噴涌而出的鮮血在噴出了不到一瞬,噴出大概十幾毫升之後,便被掐斷了。

「還好」差點讓這新產生的鮮血衝破傷口了」伏翔心中后怕不已。

方才的情況確實是十分的危急。

那血果能夠在那一瞬間就將他身體所流失的血液完全補充回來,這情況當然就代表著在那一瞬間所產生的鮮血量達到一個無法想象的地步,代表著那一瞬間血管之中鮮血所爆出來的衝擊力強大到一個無法想象的地步!

這種衝擊力,瞬間便衝破了他原本因為能量不再衝撞而漸漸收口的傷口,讓那傷口在一瞬間便被沖開!因此,讓那鮮血再度從他的傷口之處衝出來。

若是原來,他身體狀態十分良好的情況下,他自然能夠輕易的將魔氣聚集在那傷口之處,裹住傷口,以阻止鮮血繼續從傷口之處流失。

但別忘了,此時他身體內部所剩下的魔氣可只剩下不到千分之一而已,如此一點點魔氣能夠起到什麼作用?!

就算聚集起來,恐怕也會被鮮血沖得七零八落的,頂多也只是白白消耗了而已。

好在,他在那瞬間思維轉動度是如此快,一轉眼間便想出了一個替代辦法,想到了用自己的能力改變傷口所受的重力,將那可能噴出鮮血的各個個置擠壓在一起,封住了那傷口。

當然,如此粗暴的擠壓顯然不可能讓他身體沒有任何感覺的」

那種種劇痛不斷從傷口被擠壓的位置傳入他的腦海之中,讓他感覺那傷口似乎壓住了一塊大石頭一般。

「還是得快點把魔氣修復」要不然,傷勢恐怕會加重」伏翔心中暗自想到。

向著,他睜開雙眼,用右手摸摸白虎身上的皮毛,撫慰一下白虎之後,在白虎放心許多的眼神之中閉上雙眼。緩緩的運轉體內的魔氣。

雖然傷口之處不斷有著劇痛傳來,但那種劇痛相對於之前那種種痛苦來說,卻根本不算什麼。對他控制體內的魔氣有著些微影響,但影響卻不大,頂多只是讓他魔氣的恢復度稍稍放緩一些罷了。這卻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伏翔腦海之中流轉著那「猿魔氣」第二層的口訣,體內的魔氣順著「猿魔氣」第一層的要求快的循環運轉起來。

隨著魔氣在氣脈之中不斷流轉,他體內那隻剩下千分之一的魔氣也不斷的壯大,不斷的恢復,,

千分之二,,千分之三,」百分之一,,百分之二」,

時間緩緩流逝,這魔氣恢復得卻是越來越快。

轉眼間,又是一個小時過去了。

經過了這一個小時的修鍊,伏翔體內的魔氣已經恢復了八成之多。雖然沒有達到數峰,卻也勉強夠用了。

「唧瞄!」便在這時,白虎有些驚恐的叫聲猛然在一旁響起。將伏翔從那種修鍊狀態之中震了出來。

伏翔心頭已經,睜開眼睛一看白虎,卻現白虎正俯下身子,全身毛豎起,嘴巴張開,嗤嗤嗤的氣息從其鼻孔之中衝出,雙眼睜得大大的,望著斜上方。

伏翔微微一驚,抬頭便往上方望過去。

這一望,他面色微變。

原來,在他上方,一頭好似禿鷲一般的巨大攢坷從七方盤旋而下,向著泣里猛衝討來六這好似禿鷲一般的怪鳥身軀足有四五米長。兩隻翅膀展開怕是有二十來米,那個頭之巨大,簡直無法想桑。

看看這怪烏的體型二再看看這鳥巢的大小,伏翔便明白,這鳥巢恐怕便是這怪鳥的巢穴了。

原來以為對方不在,所以佔用了對方的的盤,卻沒想到忽然間對方找上門來,即使這巢穴的主人只是一隻怪鳥,伏翔也感到有著些微的尷尬。

雖然不想和這怪鳥放對,但看這怪鳥那猙獰的臉色,看那兇猛的撲勢,伏翔便知道自己想要和氣生財的想法是多麼的幼稚」

無奈之下。他只能嘆了口氣,體內金色的魔氣猛然衝出,轉眼間便在他的傷口之處聚集成為一大團,將那左扇之上那個碗口大小的傷口完全堵住了。

堵住之後。他放開了對那左邊肩膀那個傷口重力的控制,轉而控制自己身體所受的重力變化。

右手在同一時刻抱住了旁邊的白虎。

這時。那禿鷲一般的怪鳥已經撲到了伏翔的上方,那兩隻宛如巨大鋼爪一般的爪子閃著寒光,向著伏翔的身體猛抓過來。

風聲呼呼直響,勁風撲面而來。

伏翔甚至感到自己練呼吸都有些困難了。

知道此時乃是千鈞一之際,伏翔再不遲疑,身體隨著那勁風飄蕩,往旁邊快而飄逸的一飄,便躲過了那看似無法躲閃的,帶著狂猛勁風的一抓!

接著。他雙腳猛然用力在那鳥巢之上一撐。身體便斜斜的向著旁邊一飛,衝天而起,轉眼間便已經離開了那一棵大得誇張的大樹!

接著,他的度依然毫不放慢。

飛天而起,劃過那禿鷲般怪鳥尖銳的一啄,直衝上那怪鳥的背後。

這怪鳥身軀十分巨大,也並不以靈活所長。因此,伏翔劃過它的身邊,它卻只是勉強的一伸脖子,讓自己的嘴巴猛然一啄而已,卻根本來不及反應過來。身體依然直直往下,撲上了那鳥巢之上。

這怪鳥如此巨大,那重量自然絕對不輕。

這鳥巢雖然是這怪鳥平時居住的位置,但它沒事哪裡可能從半空中以面對仇敵的姿態撲上這鳥巢?!這鳥巢又怎麼可能承受得住它的這麼一撲?!

「伊!」那怪鳥出一聲慘叫,整個身體直陷入那鳥巢之中,壓得鳥巢身下的樹枝咔嚓一聲斷裂,整咋。樹枝連同鳥巢往下邊墮下去」

「善哉善哉,,我可不是故意的,,誰叫你有事不好好說呢?」伏翔聽到下方的動靜,回頭一看,將下方這種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的變化看在眼裡,不有微微有些愧疚的道。

當然。這愧疚有多少誠心之處就難說了。

這話一說完!伏翔便控制自己身體所受的重力猛地加快變化,身體向前飛的度猛增數籌!

在半空中劃過一道金光。直向數萬米之外的戈部長人村猛聳過去。

「此時不逃更待何時?」這是伏翔此時心中的念頭。

那怪鳥的身軀雖然巨大,但其身上所透出來的氣血也只是相當於伏翔的一倍罷了。若是將其體型考慮上去,其實力頂多也只是沒有突破聚氣層的准強者而已。

這種實力對於伏翔來說是根本不夠看的。即使此時他左手無法動彈,體內的魔氣更是調用有問題,也是如此!

但打手因為心中有所愧疚,覺得是自己佔用了那怪鳥的巢穴才會引起那怪烏的反抗,因此心中卻是不願意和那怪鳥作對,所以卻只能逃跑

那怪鳥身軀沉重,因為周圍樹枝,以及鳥巢的阻擋,卻是無法控制自己的平衡,只能好似石頭一般不斷往下掉,撞斷了一根又一根的樹技,直落到接近地面之處,方才能夠勉強控制自己的導形,扇動著翅膀飛起來。

只是。當它飛上天空,向著四面八方張望,想要找出那佔用它的巢穴,還讓它破壞自己巢穴的小東西到底去了哪裡的時候,卻只現鴻飛裊裊,,哪裡還有那小東西的身影?

「伊!」那禿鷲一般的怪鳥憤怒難當,無法泄之下,只能夠仰天長鳴,在半空中憤怒的盤旋一番,才緩緩的降落身形,想要想辦法將下方已經被壓到地面上的那鳥巢重新拿起來安置在樹上,

可憐它辛辛苦苦花費幾介。同時間建造的鳥巢早已七零八落,看起來有如遭受了無數次蹂躪的報紙一般,看起來無比殘破,

這讓這怪鳥又是一陣不爽,再度長鳴一聲。

「乖乖,太小氣了吧」伏翔此時並沒有到達那戈部長人村。

厚本他打算直飛過去的,但飛了不到百米;他便想到自己若是這般直直飛過去。定然會讓那怪鳥現的。

畢竟。他飛行的度再怎麼快,再怎麼靈活,在半空中毫無任何阻攔之下,也絕不可能在那怪鳥重新控制身軀飛上來的那一點時間裡面就飛到長人村。

而只要沒有在這之前飛到戈部長人村,降落身形,不在空中出現,那怪鳥那銳利的雙眼一定會現他的身形。

那樣的話,豈不是又節外生枝?!

因此,他在那時便快的降落身形,轉眼間便落到了下方茂密的森林之中,在那樹木枝葉的遮掩之下,毫無聲息的轉技。

那怪鳥雖然有著不弱的心智,那眼睛也十分銳利。

但在伏翔直往天空飛起的先入為主之下,卻並沒有注意下方的森林,沒有想到伏翔可能躲在下方的森林之中,因此卻是沒有現伏翔的存在,讓伏翔躲過一劫。

此時的伏翔,正在離那巨鳥巢穴千米之外的樹枝之間快的躍動著,身形一閃一閃的,好似猿猴一般,看起來十分的飄逸,十分的靈動。

因為身體有著傷勢,因此他的這種跳躍更多的還是憑藉控制重力的能力,身體也只是微微用力而已。卻是沒有使得他的身體受到多少震動,反而感到十分的舒逆」

在古木之間跳躍的度自然比不上在天空之上毫無顧忌的飛翔了。但那度比起在下方緩緩走路,也快了數倍之多。

此地離那戈部長人村只有幾萬米遠而已。

在他如此跳躍前進之下。只是花了幾分鐘時間,便被他給征服了。

「終於回來了」伏翔站在一顆二十多米高的樹上,望著前方十分熟悉,十分宏偉的村莊城牆。一種懷念的情緒不由用上心頭,口中不由喃喃自語。

戈甲,,戈浩,,戈德,戈三,,

這一個個的人名在他的腦海之中閃過。伴隨著這一個個人名的,還有一張張臉龐,一個個身影。

「不知不覺間已經離開這裡有將近一年了呢」伏翔心中有些感嘆。

「唧瞄!」白虎在這戈部長人村裡面也生存了那麼久,它的心智又相當於十歲小兒的心智,自然那不會忘記在眼前的是什麼地方,身體一躍而起,口中出喜悅的吼叫聲!

「原來你也記得這裡。

呵呵」伏翔看到白虎的表現,不由呵呵一笑。

笑著,他直接便躍下樹枝。身體輕飄飄的落到了地面之上。

下方的地面並沒有多少樹葉,只是野草卻是不少。踩下去卻也十分的舒服。

此地離那城牆還有千多米。這對於伏翔的視線根本造不成多少阻礙,只是一看之下,他便知道了在城牆之下站著的兩個熟人。

戈三、戈德!

「真是巧啊,和上次一樣。居然又是他們」伏翔心中暗自想著,身體卻沒有絲毫停止,離地兩米,快的向著那宏偉無比的城牆飄過去。

「來者何人?!」轉眼間。他已經來到了那城牆前方百米之處,一聲巨大的吼聲忽然憑空響起,震得他的耳鼓微微刺痛。

伏翔一聽這聲音,便知道是戈德的聲音。

很顯然,來到這裡,戈德終於現了自己!或者說,是早已現了自己,卻終於對自己的到來作出反應!

「哈哈,德大叔,你不會忘記我了吧?!」伏翔忍不住大笑道。

「嗯?」戈德聽了伏翔的話,不由微微一愣。

就這一愣間,伏翔便已經來到了這城門之外,將自己身上改變的重力重新恢復正常,笑呵呵的站在地上。

此時,他雖然已經有一米七多將近一米八的身高,但相對於眼前三米多高的戈德和戈三來說,他卻還是和之前離開之時相差不多,差距依然是那般的明顯,,

「哈哈」原來是你啊小傢伙!」也不知是為何,戈德居然一眼就認出了伏翔,哈哈大笑道。

「回來了就好。」旁邊的戈三臉上也現出了很少見的笑容,道。

當然,那笑容又如曇花一現一般,轉眼便消失無蹤。

「嗯!我回來了!」伏翔用力的點點頭道。

「唧瞄唧瞄!」白虎也認的戈德與戈三,十分興奮的繞著戈德和戈山盤旋著,唧瞄唧瞄的亂叫著,泄著他內心的喜悅。

「小傢伙這一走就是將近一年時間,實在是想死我了!」戈德哈哈笑著,不斷的拍著伏翔的右邊肩膀。

噗噗噗噗的響聲震得伏翔肩膀痛,臉上笑容也變得苦了。

「德大叔,你怎麼一眼就認出我來了?我這一年的變化可是很大的。」不著痕迹的讓開戈德的大手,伏翔轉移話題問道。

「變化很大?」戈德微微一愣,上下左右一打量,搖搖頭道:「沒有啊?你和以前還是一樣啊?哪裡有什麼變化?」

戈三也在一邊點點頭,表示同意戈德的判斷。

「沒有」沒有變化」伏翔嘴角抽搐,打量一下自己已經完全是成*人樣貌的身軀,回想一下當初自己離開之時那種小不點的狀態,全身一陣無力。

「這變化這麼巨大」他們居然都沒有現」伏翔臉上肌肉抽*動著,心中滿是挫敗感。

「哈哈哈」終於又看到你這小東西了,,來來來,這魚肉給你」戈德這時已經將注意力轉到了正繞著他不斷盤旋的白虎身上了。 他兒子,憑什麼叫江錦飛的江,謝錦飛的謝?!

葉星北:「……你?他們學名不是叫顧熠引和顧熠琢嗎?那不都是你的姓!」

「……哦,」他咂咂滋味:「我還是覺得不對……我兒子,為什麼要叫江錦飛的江,謝錦飛的謝?」

葉星北:「……可是,我要是不被葉家收養的話,我也可以姓江,也可以姓謝呀!我血管里留著我爸爸媽媽的血,我既可以姓江,也可以姓謝,叫江江和謝謝,就代表他們是我的血脈,這不是很好?」

顧君逐:「……哦,對哦,是這麼回事!」

葉星北吃吃笑,單指點他的胸口,「咱們精明無比的顧五爺居然也有犯糊塗的時候,不容易!」

顧君逐:「……」

他其實就是吃謝錦飛和謝雲臨的醋,吃的一時糊塗了。

但是,這種事,他是堅決不會和他老婆說的!

他咳嗽了一聲,轉移話題:「江江和謝謝……挺好聽的,你怎麼想到的?」

「沒怎樣啊,就是靈光一閃,」葉星北嬉笑著說:「我以前不愛吃薑的,自從懷上二寶三寶之後,我就愛吃薑了,昨天在我離哥的喜宴上,我挑了好幾塊薑片吃,我就想,我以前不愛吃薑,懷上寶寶們之後愛吃薑了,肯定是寶寶們愛吃薑,既然寶寶們愛吃薑,不如乳名就叫姜姜吧!後來一想,姜姜剛好和我爸的姓氏『江』同音,我就想,還是叫江江好了,這樣更有紀念意義,二寶隨我爸的姓叫江江,三寶就隨我媽的姓,叫謝謝……」

她仰臉看顧君逐,忍笑說:「不過你有沒有覺得,謝謝這個名字,有點太……個性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