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消息里,她看到了聶曉嘯和靳莞莞吃飯的那間餐廳的名字。 林芊芊在這附近的人際關係真的很好,可能是她那副可愛的臉蛋和清純的形象讓別人一見到她就有好感吧。高飛第一次見到芊芊就對她產生了好感,才跟她結識的。來看林芊芊演唱的人很多,光院子里住的人就有近百人來觀看。而加上林成在院子外的宣傳,來了很多人,加上一起絕對超過了二百多人。

能集聚這樣多人,也是因為這時代還沒什麼娛樂項目,加上又是晚上,很多戶人家還沒有電視。這種演唱會又比較新鮮,所以來短短時間就來了這樣多人。

這一年裡,因為教導林芊芊學音樂,高飛算是買了很多樂器。但自己會的也不多,找了幾樣比較拿手的擺放在院子中央,準備做個伴樂。話筒和照明燈也很容易解決,照明的也不需要那麼講究,在潔白的月色下,隨便弄個燈泡掛在中央,那種朦朧色的光澤才是最優美的。

高飛讓林成用錢在附近的歌廳買了幾個話筒,當然價格比專門賣這種東西的地方要貴上許多,否則別人也不會賣呀。

因為怕有風,只有選擇演唱快要開始的時候才把硝灑上去,現在雖然天氣好,風不大,但也難保萬一。

「大家好,各位兄弟姐妹們,感謝大家的到來。我想很多人都知道在83年年初我收了芊芊為徒,到現在也快一年了。我的能力有限,也只能教導她這樣多。今天,是個平淡的日子,但對於我和芊芊來說,是特殊的日子。這次為芊芊舉行畢業典禮,也讓芊芊展現這一年的學習成績給各位街鄰看。下面,有請我們的小公主林芊芊上場。」高飛拿著話筒對著所有觀眾說道,這一晚,高飛只能又當樂手,又當主持人了。

二百多觀眾在院子里不算太擠,如果不是中央的地方空出來,還可以站不少人。為了這些人不進入中央,高飛讓林成找了些人維持次序。

「謝謝大家,很感謝大家的到來,我會為大家表演好我這一年來所學的一切。在這裡,我最要感謝的就是我的老師,高飛老師。沒有高老師的教導,就沒有我的今天,我會用今天的表現來報答高老師的。」林芊芊很自若的說道。

在這一刻,她將不是以往的芊芊,那個可愛調皮的芊芊。今天夜晚,在這裡她將是一顆耀眼的星星,閃爍著她的光芒。早已換上了一身潔白的衣裝,站在朦朧的燈光下,月光的襯托,使林芊芊也體現出一股朦朧的美。玉女的形象瞬間體現出來,有如仙女一般,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這是芊芊嗎,好漂亮呀,跟仙女一樣,以前怎麼沒發現呢。」鄰居甲大媽說道。

「是呀,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以前雖然也很漂亮,但今天換一個裝扮有這樣漂亮。早知道芊芊有這樣漂亮,我二十年前在林老頭他老婆剛生下芊芊的時候,就讓我那二歲的兒子跟芊芊定下娃娃親就好了。」鄰居已大媽說道。

「就你那兒子還想娶芊芊,芊芊這樣漂亮,這是女人的本錢。芊芊要找什麼樣的男人找不到,你兒子只不過一個裁縫學徒,一個月有多少錢。」鄰居丙大媽挖苦著已大媽道。

林成雖然以前品格不怎麼樣,但品格不好不代表交不到朋友。好朋友沒有,狐朋狗友總是有的。這次林芊芊畢業典禮,林成也拉了幾個附近的朋友過來觀看。

「林哥,這是你妹妹嗎?以前我也見過呀,跟個小丫頭似的,張的是可愛。現在怎麼跟天仙一樣。我當你妹夫怎麼樣,天天孝敬你。」狐朋說道。

「就你那樣,賴蛤蟆想吃天鵝肉,你不是正在追一個叫小翠什麼來著的嗎?少打我芊芊的主意。林哥,你看我怎麼樣,我家那條件,虧待不了芊芊的,只要芊芊跟了我,我對她比對待祖宗還要親。」狗友說道。

「你們兩個少打我妹妹的主意,就你們這德行,光我這關就過不了。有本事你們自己追去,追到算你們本事。不過我可警告你們,打我妹妹的歪主意的話,可要想好了。」林成對著他朋友說道,不過不管怎麼樣,看見今天這樣的芊芊,自己也很高興。這是他的妹妹,被這樣多人誇讚,自己也臉上有光。

如果是一年前,發現林芊芊這樣漂亮,說不定還真有不少人敢打她的歪主意。比如在某一天,黑暗的角落裡~~~。但現在可沒一個人有那膽子,林成借高利貸被抓的事情,基本在這附近的人都知道了,他怎麼出來的誰也都清楚。高飛,沒有人知道他的底細,但他的能耐沒一個人敢小瞧。林芊芊是高飛的徒弟,要是林芊芊出了事,高飛不可能不站出來。要對林芊芊動手就要掂量自己有多少分量了。

音樂響起,一首最新流唱的歌曲的曲調聲從高飛的琴聲中傳出。現在拌樂講究不了那麼多,能配合就行。林芊芊站在一個大***樹枝圍繞中,林成早就得到了高飛的安排,音樂一響,就上前去點燃林芊芊站的那個大***的硝。

舞台掌控能力也是歌手一個必須掌握的能力,一但進入舞台,你就是中心,一切都將圍繞著你轉,地球也將同樣跟著你轉。而你要做的,只是安心的表演著,讓一切為你而著迷。林芊芊閉著眼睛,傾聽著高飛的音樂,硝迅速燃燒著,幾聲悶爆聲,無數的煙花在林芊芊周圍散發彩色光芒,飛像天空。

「翻開隨身攜帶的記事本,寫著許多事都是關於你,你討厭被冷落,習慣被守候,寂寞才找我,我看見自己寫下的心情~~。」林芊芊睜開雙眼,伴隨著音樂唱出了她那甜美的聲音。

音樂無國界,同樣也無老少之分。所有人都靜靜的傾聽著,不敢發出任何聲音,生怕一點聲音,就打亂這種幽美。甜美的歌唱在夜空中回蕩,好象久久不願散去。

煙花的發射,也引起了附近一些沒有被通知的人注意。一次性升起一個圈型火焰在空中的確十分好看,有一些人得到林芊芊在她住的院子里舉行畢業典禮,也都想去看看,就往大院方向走。一些不認識林芊芊的人,看著這樣多人去,也跟著湊熱鬧。而這些人一走近院子里,發現圍滿了人,但沒什麼人發出大聲,感覺靜悄悄的。但聽到那幽雅甜美的歌聲好,也都自覺的不發出聲音,隨便找個地方站著。

這不是真正的演唱會,畢竟是臨時設計的,而且林芊芊現在也不會唱太多歌。歌曲芊芊是知道很多,唱的出不一定代表會,要唱的好才行。在這裡,林芊芊也只唱她拿手的歌曲。總共也就十多首,所以整個演唱會一個小時都持續不到。每隔十幾分鐘,林芊芊就會現在一個時間進入樹枝圈中。而且林成則根據高飛的手勢在合適的時間段點燃煙花,把氣氛一次又一次的推向高點。而真正最**的則是最後一首歌,高飛與林芊芊的合唱。

對於合唱的歌曲,林芊芊是很喜歡的,很有情趣。特別高飛教她的這首,歌曲很讓她喜歡。只是古琴這種樂器誰都不會,高飛是用吉他彈的,也別有一番風調。

「春風吹呀吹,吹入我心扉,想念你的心,呯呯跳不能入睡。為何你呀你,不懂落花的有意,只能望著窗外的明月。」林芊芊唱出了青翠的聲音,那神色也是滿懷春意,像個初懷戀情的小女生。

高飛拉彈著吉他,本來吉他只是彈的,但這歌有些曲調很難彈出來,只有*拉,這樣雖然對吉他絲損害大,但可以發出那種需要的音調。

「月兒高高掛,彎彎的像你的眉。想念你的心,只許前進不許退,我說你呀你,可知流水非無情,載你飄向天上的宮闕。」高飛笑望著林芊芊對唱著,這歌在這種夜晚唱,的確很有意思。

「就在這花好月圓夜,兩心相愛心相悅。在這花好月圓夜,有情人兒成雙對,我說你呀你,這世上還有誰,能與你鴛鴦戲水,比翼雙雙飛~~~`」高飛和林芊芊合唱道。

煙花再次歡快的沖向天空,散開成美麗繽紛的色彩。掌聲長久不息,在別人眼裡,只有高飛和林芊芊才是男才女貌。高飛的迷人笑容,那多情的眼神,那英俊的臉暇也吸引了許多前來觀看情竅初開的少女。很多女生都妒忌著林芊芊,因為她們以前見過芊芊,長的雖然有點姿色,但完全比不少今天,這一切都是高飛的傑作。她們認為要是自己跟林芊芊一樣,幸運的拜高飛為師,一樣會有這樣一天,沒一個女生不希望自己漂亮迷人的。而那些男人,則沒有誰妒忌高飛,他的形象,他的幽雅氣質,他的一切一切都是自己無法相比。他們也才明白,原來身為一個男人也是能這樣有魅力,可以這樣出眾。 東勝集團,休息室中。

「你?把我帶到這裡做什麼?」

林浩拉著許詩涵,來到了一間無人的房間里。

許詩涵有些緊張,看著林浩目光有些躲閃,俏臉微紅。

「我有話要問你。」

林浩目光灼灼,盯著許詩涵沉聲道:「你剛剛為什麼要冒險幫我?」

許詩涵目光微閃,嫣然一笑,俏生生地道:「因為你不是說過嘛,我是你大腿呀!我當然要罩著你嘍!」

「恐怕沒這麼簡單吧?」

林浩緊緊盯著許詩涵的雙眸,「我們是不是以前就認識?」

「以前?以前是什麼時候?」

「我們不是剛認識不久嘛?還是菲菲姐幫忙介紹的,難道你忘了?」

許詩涵眨巴著俏生生的美眸,面色表現的很驚訝,還帶著一絲狐疑。

她的目光忽然一亮,「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又想和本小姐飆戲了?」

許詩涵面露一絲驚喜,雙眸冒著燦爛的光束!

「我是說真的!」

林浩的神情有些嚴肅,「這個時候,我們就敞開心說實話吧!」

「噗嗤——」

許詩涵卻是忍不住笑意,噗嗤一笑,玩笑道:「要不要這麼嚴肅?」

「這個問題很重要!」

林浩臉色一板,沉聲道:「很久以前。」

「小時候,我們做鄰居的時候!」

「你是不是和我是……」

「和你是鄰居?小時候的玩伴?」

許詩涵卻時忽然搶先回答了!

她收起了臉上的玩笑,她既期待,又有些緊張擔憂,「你是不是想起了什麼?」

「只是有一些模糊的印象。」

林浩搖了搖頭,「甚至小時候發生的什麼事,我都記不得了。」

「只是最近做了一個夢,而且我爸媽也說小時候我似乎認識你。」

「是么……」許詩涵不知為何,心中悄然鬆了口氣。

她的俏臉上,再度恢復了明艷驚人,唇角勾起一絲弧度,「我們確實從小就認識!」

「果然是真的!」

林浩呼吸略微急促,看著許詩涵,有些激動地道:「既然你早知道,為什麼不和我說?」

「嘁,和你說什麼?」

許詩涵沒好氣地瞥了眼林浩,「是說你小時候是個走路都能掉到水坑裡的傻小子?」

「還是說你沒事虎咋地去惹馬蜂窩,滿臉大包坐在地上哭?」

「額……」

林浩神色而有些尷尬,摸著頭訕笑道:「我小時候有這麼虎嗎?」

「豈止?」

許詩涵哼了一聲道:「還是個十足的拖油瓶,以前和其他的小朋友玩,你總是拖我後退!每次都是本小姐罩著你!」

「這……」

林浩臉色大囧,以前的事兒,他完全不記得了,畢竟爺爺奶奶也去世了,父母當時也不在身邊。

唯一知道的人,或許就是這位青梅竹馬許詩涵了!

「所以,你才這麼照顧我的對么?」

林浩目中帶著柔和和感動,輕聲問道。

「照顧你?」

許詩涵白了林浩一眼,撇嘴道:「只是我看不下去,不想你再給本小姐拖油瓶罷了!」

「謝謝你……」

林浩心中並沒有絲毫的生氣,反而心中感到非常感動!

原來,自己的背後,一直有人在默默地幫著自己,而自己卻一點都不知!

「謝我做什麼?」

許詩涵卻是滿不在乎地擺了擺手。

她拍著林浩的肩膀,頗有一種大姐罩著你的既視感,「你放心,咱兩是老鄉,我不幫著你幫誰?」

「只是老鄉么?」

林浩,目光很複雜,他想起了什麼。

夢中他們的關係就很親密,雖然那是臆造出來的,是假的!

但映射出自己內心深處的,應該也和她的關係不淺!

加上,自己的老媽說自己經常回老鄉去找她,每次失望而歸;

還有,秦詩音所說,自己在關鍵時刻,還呼喚著許詩涵的名字……

這種種,體現了在原主心中,許詩涵應該有極為重要的地位!

那在許詩涵的心中,原本的自己,應該在什麼位置呢?

林浩想要印證些什麼,他目光微閃,問道:「有件事,我想問問你……」

「我小時候,是不是對你做出了什麼承諾?」

「承諾?」

許詩涵面色微變,紅唇緊抿著,先前的輕鬆笑意完全消失,「你還記得?」

「正因為不記得,所以才來問你來著。」

「你不記得還來問我幹什麼?」

許詩涵緊咬著薄唇,面色稍冷:「沒有這回事,你是記錯了!」

「啊?記錯了?」林浩難以置信,難道不存在什麼承諾?

「好了,今天這件事就到這裡為止吧!」

許詩涵剎那間情緒便變得平穩,淡然道:「我們只是小時候認識,你不要想多。」

「沒什麼事的話,我先出去了。」

林浩感覺到許詩涵的情緒不對,張嘴想說些什麼的時候,許詩涵已經轉身離開了。

「他記起來了,他記起來了,他終於記起我來了!」

衛生間中,許詩涵看著鏡中的自己,美眸微紅,溢出了水霧!

是欣喜的淚,是緊張的淚,是迷惘的淚,亦是苦澀的淚!

她低下了頭,嘴角露出一絲苦澀和無奈,「可惜,我不能說,也不能表現出來……」

「畢竟你都結婚了,還有了孩子,我不能這麼做……」

抬起頭,已然是梨花帶雨,「原諒我,我不是故意的……」

「承諾……既然你不記得,也是一件好事……」

「也省的給你心裡添上麻煩,添堵。讓你難做……」

輕聲囈語著,她的臉色很複雜,有喜有悲,有笑有苦……

良久,擦了擦眼角的淚水。

她又補了補妝,再度變得明艷動人,微微一笑,很傾城,「不過好在,你終於還記得我……」

此刻,麗天集團,公關部。

「真是廢物!」

徐皓一把將手中的咖啡杯甩到地上,神色猙獰,「給營造了這麼一個完美的借口,居然連個違約金都沒有要到!」

「廢物!真是廢物!」

「徐總監……」

一旁的秘書戰戰兢兢,小聲道:「傑克先生他們不是已經答應新的要求了么?」

「哼!說的也對。」

徐皓平復了下心境,「既然肉沒搶到,至少也得給我搶一塊骨頭!」

「林浩,我再給你送一份大禮,看你這次怎麼洗!」 她著了魔一樣,打車去了那間餐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