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煙從御書房那邊回來之後,就一直坐在屋外的長椅上,看著翊坤宮的大門。

可是,始終沒有看到祝烽的身影。

讓聽福去打聽消息,大概過了半個多時辰,聽說寧王祝煊從御書房裡出來了,但是,祝烽並沒有出來,也沒有再見任何人。

一直到晚上。

這,是這麼多天,他第一次,一整天都沒有來翊坤宮。

晚上,南煙抱著小安平,心情比之前更沉重了一些。

看來這件事,真的沒那麼容易解決。

懷裡的小安平還有些不安分的抓著她的衣衫,不停的蠕動著,嘀咕著。

南煙低頭看了她一眼,苦笑道:「你要是大一點就好了,就可以幫你的哥哥去求情了。」

「嗷……」

「可現在,你哥哥還在牢里呢。」

「嗷嗷。」

看著她一副不知愁滋味的樣子,南煙苦笑著輕輕的拍了拍她,柔聲道:「早點睡吧,別吵著娘了。娘,還想想辦法救你哥哥呢。」

正說著,外面傳來了冉小玉的聲音。

南煙說道:「小玉,怎麼了?」

冉小玉從外面走進來,光線晦暗,她的神情更加凝重了一些。

「娘娘,剛剛葉諍過來說,御書房那邊,好像又發下了一道聖旨。」

「皇上又發了聖旨?」

南煙眉頭一蹙,問道:「聖旨上說了什麼?」

「好像,是讓刑部把幾個官員連夜下獄了。」

「為什麼?」

「聽說,皇上讓人查到,他們平日里私下有往來,似乎都說了一些,對朝廷不滿的言論,而且,也找到了他們的書信。」

南煙皺起了眉頭:「這——」

皇帝如果要處理一些對朝廷不滿的官員,倒也不是什麼大事。

這個時候,怎麼值得葉諍特地過來說一聲。

冉小玉說道:「葉諍說,這幾個官員,都是這半年來,魏王監國期間提拔的。」

(本章完) 「哥哥死了,嗚嗚嗚,柳玉凰死了,嗚嗚嗚!」

柳繼先一路大呼小叫,穿過天波郡城,將這個消息報告給正在處理事務的柳長通。

柳玉凰死了?

聽到這個消息的人,無不震驚,那個如同小太陽一般,驚艷了整個天波郡城,在大院考試之中考出了絕無僅有高分的天才死了?!

太突然了,真是接受不能!

但是有消息靈通的人士,卻是立刻展開了調查,發現柳家最近正在大建宅院,而主持修築工程的就是柳玉凰,特別是城西別院,發生了一場大火,把別院燒得乾乾淨淨,而那些參與修建的工人們表示,他們回家之前柳少郡主就在裡面!

但好好的一個天才,怎麼會在別院被燒死呢?

難道是天才之光太耀眼,被別人嫉妒而導致暗害么?

這種事情,也不是沒發生過,事實上,還發生了不少!

再聯想著近日被毀滅的四大世家,還有一些人聲稱看到了可疑的黑衣人出沒,頓時柳少郡主之死就成了一股席捲整個郡城的話題!

「穩住!」柳長通手一抖,但是很快地恢復過來,不怒自威地問,「你說玉凰怎麼了?」

柳繼風不敢面對自己的父親,心裡苦哈哈的,但是這個時候,又不得不裝得像一些,否則惹火了玉凰哥,沒他好果子吃!

想到這裡,他立刻噗通跪倒在地,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說道:「父親,不好了,今天我和哥去修建別院,卻突然遭到了襲擊,我被打昏丟到山坡撞成這樣,我昏迷之前,看到有人在攻擊哥,等我醒來時,發現他們把哥丟到火裡面去了……」

說著,他又是一陣的痛哭!

「什麼?!」

柳長通手裡的案子掉到地上,整個人呼地站起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再說一次?!」

「你再說一次!」

在這時,卻有另一個年紀不大,卻充滿威嚴的聲音問道。

卻是聽到消息立即趕回的莫天君!

莫天君整個人如同隱而不發的可怕魔獸,一聲氣勢讓人驚悸,他沒有表現得怎樣的怒火衝冠,只是俊顏沉沉地看著,便讓人不可小覷,莫名心驚!

莫天君不知道怎麼形容自己聽到柳玉凰死訊時是種什麼心情,心中被刺一樣,難受至極,直覺就是不相信,那樣一個狡猾的、果決的、聰明絕頂的……女孩,怎麼會死?!

他甚至才剛剛開始認識她,她才剛剛開始發光發亮!

他不相信!

柳繼先敢於面對父親,卻不知怎的,接觸到莫天君的目光,心臟頓時砰砰跳動得極為厲害,差點吐出真話來!

「哥,哥他,他,他……」

柳繼先的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慌亂。

莫天君何等的聰明,看到柳繼先這個樣子,心中就明白了,定然又是那個丫頭又想出了什麼損招兒了,再一瞟正在鬼鬼祟祟豎起耳朵聽著什麼的柳繼風,他心裡亮堂堂的!

滿身的威壓、煞氣頓時消減,莫天君現在想著,該如何配合那丫頭,哭,是哭不出來的,他大男人,也不興這個!

「你說,她死了?」

莫天君的聲音還是沉沉的,俊面上能滴出水來,那種迫人的壓力卻消失了。

柳繼先輕鬆一截,發揮更加的順暢:「是啊,哥他死得好慘,好慘……」

嗚嗚嗚,好辛苦,以後要向哥討要辛苦費!

「這件事一定是陰謀,有人針對我柳家!義父,派我一百人,我去把這件事調查個清清楚楚,找出究竟是誰在針對我柳家,查出真兇!」

莫天君一句句的,說得可真實了!

柳長通現在腦子都是混亂的,根本不能接受柳玉凰已經死了的事實,聽到莫天君請命,立刻答應下來。莫天君少年有才,已經在軍中發展不錯,受到很多軍界大佬的賞識,以後一定是平步青雲的,他做事,柳長通放心!

而他現在就要吃個定心丸!

「好,你去查清楚,把玉凰找回來!」

莫天君立刻領命而去。

而柳長通站起來,不時地走動,明顯地心神不寧!

「夫君,夫君!」

這時,兩聲嬌呼傳出,陳氏穿著身素凈的衣服沖了進來,眼睛四下一掃,便看向了柳長通。

柳長通看著陳氏,眉頭皺起:「你怎麼來了?」

陳氏掩面,眼淚啪啪地往下掉:「夫君,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我怎麼能夠不來,我把玉凰當成我的兒子來養,聽到下人們議論,我立即就趕過來了,可憐的玉凰……」

「閉嘴,玉凰沒死!」

柳長通煩躁不已,猛地一吼。

陳氏立刻就被吼愣了,臉上卻隱秘地露出一絲欣喜,轉瞬即逝。

她在了解不過自己的丈夫了,他這是心亂了!

柳玉凰真的死了?!

他最好死了!

很快,去查探消息的莫天君回來了,他一言不發,面色沉沉,昂藏的身姿,似帶著股風暴!

「怎麼樣?」

柳長通站起來,有些期待顫抖地問。

莫天君心中真不忍心欺騙自己的義父,不過這時,卻是開口:「我查了,義父,玉凰她……被奸人所害……屍骨無存……」

啪!

柳長通倒退一步,怔然地坐倒在椅子上。

莫天君不忍觀看,而陳氏和柳繼風,則是心中喜悅。 很快,柳玉凰的死訊便傳遍了大街小巷,人們莫不以此為悲,一個即將冉冉升起的新星,就這麼悍然墜落,難道是天妒英才?

而此時此刻,柳玉凰正頂著另一個人的身份,居住在孫逸的家中,整個人掌心朝上,凝心收神,正在衝擊著境界,外面的喧囂,似乎和她沒有關係,她的死訊帶來的波動,就像她沒有在其中推波助瀾!

閑暇之時,柳玉凰就是這樣,將所有的時間都利用起來衝擊境界,鞏固自身的實力!

無論她智計多麼的突出,她最相信的,只有自身實力!

她身上,閃爍著一層層亮光,雙武源和雙法源不斷地運轉,忽然之間,兩個源泉如同爆發一般,噴吐出大量的靈氣,柳玉凰精神一震,武境和法境雙雙突破八階!

武徒八階,法徒八階!

柳玉凰睜開的眼睛,那雙眼睛之中,幾乎孕育群星,璀璨奪目,但流轉間,又化為平常。

「嘰嘰和冰火靈蛇也要開始晉陞,我要儘快達到合靈狀態,這件事了,我便要去那裡一次,把屬於我的東西取回來。」

柳玉凰摩挲著手腕處的紅痕,這一世和上一世大不相同,現在她體內可是有著混沌寶典以及那數不清的寶典,她也該想想,該如何激發利用……

正想得入神處,門被敲響了。

「扣扣。」

「進來。」

孫逸從外面走進來,十七歲的未來醫聖背著葯籃子,身著藍色布袍,一雙眼睛越發地精緻,柔和,整個人就像沐浴在陽谷之中,已經顯出不凡氣質!

孫逸無疑是俊美的,無可挑剔的外貌,軒昂的身姿,尤其是身上那股屬於醫師固有的氣質,讓他在天波郡城有不小的人氣,不知多少花季少女傾心於他。

他看到柳玉凰,微微怔了怔,隨即說道:「外面已經鬧翻了,柳郡主正在全城搜找柳少郡主。你,究竟是誰?」

孫逸不是傻瓜,種種的巧合之下,讓他懷疑眼前的這個青年,就是柳玉凰,但是他又不確定,因為那超絕的醫術,對藥理的理解,根本就是個不折不扣的醫藥天才,連爺爺都暗呼怪才奇才,只有在百年醫藥世家才能培養出來,不可能出現在柳家。

柳玉凰看了孫逸一眼,道:「如果是你爺爺,就不會問這個問題。」

不錯,她是柳玉凰還是帝京那個他,又有什麼區別?

孫逸一窒,面對著她,他總有些無措。

「可,可我想知道真相,我,我總要知道自己為誰服務。」

少年別過臉去。

「你為你自己服務。」

柳玉凰看著他的樣子,想起上一世未來醫聖的悲慘結局,終是嘆了口氣,揭下了臉上的面具。

柳逸看到她的真實樣子,吃驚得瞪大了眼,既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你,你是……柳玉凰。」

孫逸感到口乾舌燥,胸膛有大鎚子在敲打!

他小小年紀,卻要諸多算計,步步布局,所有的手筆,都超乎尋常,他背後,似乎有無數的謎團,卻又引得人想要深入進去弄個明白!

「我是柳玉凰,可我不僅僅是柳玉凰。我為什麼會醫術,這件事,你就不要問了。」

孫逸看著眼前絕色雋永的少年,看到其臉上的無奈,滿腹要問的,都壓了下來。 豪門奪子:非常關係 這是不屬於這個年齡的無奈,讓他看不清,卻讓他想要呵護。

「我已經打探到,陳氏喬裝出府,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

他來,本來就是要告訴柳玉凰這件事。

「哦?魚兒已經上鉤,接下來,就要收網了。陳氏啊陳氏,我真想問問你,為什麼要背叛我柳家。」

這件事,柳玉凰上輩子沒弄明白,這一次,一定要弄個清楚! 第824章皇後下獄

南煙一聽她這話,臉色有些蒼白了起來。

她明白了,這叫——剪除黨羽。

祝烽已經將這些魏王監國期間提拔的官員視作了他的同黨,既然現在,開始剪除這些人,也就是說,祝烽已經將之前魏王的行為,視同謀反!

南煙驀地打了個寒顫。

如果只是處理魏王的人,那還是一件小事。

但是,要處理朝中的官員,那這件事,牽連就大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