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當今世界,顯然是沒有人能夠闖進來的。

「老大,好機會,我們快去洞天。」大黑對於天命聖地的了解比吳塵他們還要清楚,只要他與大地鏈接,便能神不知鬼不覺地知道這片天地的具體情況。

所以,他很清楚此時的天命聖地只剩下了一個驅殼,留下來的那些人也是可以忽略不計。

於是,他將目光放在了天命聖地的洞天上。

只要在吞噬一塊仙界碎片,他就能夠恢復足夠的力量,然後一次將所有的碎片都召喚過來,然後重建仙界。

到那時,它才能徹底恢復過來。

「還是先等我突破了修為,再去吧。」吳塵搖了搖頭,因為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極限,而進入洞天的話,就會浪費大好的機會。

畢竟,大黑吞噬仙界碎片的時候,自己也是可以大幅度提升修為的。

這樣的機會可不多見,所以他自然不願意放過。

「老大,還是先讓我吞噬了仙界碎片之後,你再突破吧,有我的幫助,你的修為提升起來將會更快。」大黑有些等不及了。

畢竟就只差最後一步,它就能恢復元氣了,自然不想錯過。

「你都等這麼久了,也不差這一兩天了,放心,我一突破,就立刻進入洞天。」吳塵挑了挑眉頭。

不知為何,大黑的這句話,讓吳塵突然想起了大黑之前的表現。

雖說,界寶的記憶與世界有一定的關係,但他不相信大黑能記得連魂之法的名字,卻記不得內容……(未完待續。。) 之後大黑又是一陣糾纏,但是吳塵卻不為所動,很輕鬆便離開了天命聖地,剛一出來,天空中便聚集了大量的劫雲。

天命聖地的護宗大陣擁有阻攔天劫的功效,所以在天命聖地的範圍內,天劫根本感應不到吳塵。

此刻他一出現,立刻就被天地鎖定。

而這天劫對於普通的武者來說是非常恐怖的,因為它的威力僅次於帝劫。

即便是藉助了寶物,想要度過也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十個人中,最多也就只有一兩個人能夠安全度過。

所以,才導致三千大世界中的吳尊境界的強者十分稀少,就算是聖地,也是以十為計量單位,而武王級別的強者則是以千記,由此便可以想象它的恐怖程度。

但是對於修成了無垢體的吳塵來說,這一切都不是問題。

要知道,他之前在乾坤榜的無盡雷域中所承受的天劫,每一道都相當於普通的尊劫,而當時,他的修為還不過是武王中期而已,並且還沒有完全練成無垢體。

現在,他不僅練成了無垢體,連修為也成功到了武王巔峰,體內的力量更是積蓄到了極致。

單說真元的量,就比一般的武王巔峰的強者足足強了十倍不止。

所以,這天劫對於吳塵來說,沒有任何的威脅,小半天的時間便成功渡過。

天劫不僅沒有傷到吳塵分毫,還被吳塵吸幹了力量,光是這股力量就硬生生地將吳塵的修為提升到了武尊中期。

但這還沒完,他的修為依舊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飆升,直到武尊後期才停下來。

如果別人知道吳塵的晉陞速度,絕對會大吃一驚,要知道,那些突破武尊的強者每一個都是經千難萬險,幾經生死才最後突破。

即便突破了,也只能達到武尊初期,能夠連續突破兩個境界就已經是相當逆天了。

畢竟,修為越往後突破起來就越困難,尤其是到了吳尊境界,沒突破一個境界,都有著本質的區別。

正常情況下,一個武尊初期的武者想要突破到熬吳尊中期,至少需要上千年的時間。

當然了,這其中一大部分是需要提升自己的境界,不然貿然突破,根本無法控制自身的力量,反而不好。

反觀吳塵,不僅沒有任何的難度,反而藉助天劫之力直接將修為拔升到了武尊後期,這簡直是亘古未聞。

但吳塵卻一點也不覺得驚訝。

他之前就積累了極其龐大的力量,再加上抽取了天劫之中的力量,連續突破並不是什麼好奇怪的。

當然了,前提是他的境界已經足夠,否則,他也不敢冒險突破。

有了武尊後期的修為,吳塵的心情才稍稍的放鬆了不少,這一刻才終於有了自保的力量。

但冥冥之中,他的心底卻又有一絲不詳的預感,讓他有些不安。

自從上一世,自己達到了武之極致之後,這種感覺便再也沒有出現過,哪怕是碰到「滅」的時候,也沒有感受到半點的不安。

最讓吳塵鬱悶的是,他甚至都不知道這份不安將會應在什麼地方。

「老大,現在你也突破了,我們抓緊時間吧。」大黑早就等著了,一見吳塵渡劫成功,立刻跑了上來。

吳塵點了點頭,而後再次進入了天命聖地。

此時他的心思完全沒有放在這些事情上,而是運轉起了《天衍》來推演。

這《天衍》乃是一部奇術,能夠推演萬物軌跡,自然也能夠推演過去未來,只是它需要損耗大量的壽元。

尤其是推演過去未來,對於壽元的損耗將更加恐怖,所以吳塵輕易不會動用。

但現在,這種不詳之感一生出來,他的心就不能平靜了,因為當修為達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後,對於天地的感悟就越加深刻。

屆時,天地就會與武者本身形成一個整體,即便不用推演之法,依舊能夠透過天地感受到即將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些事情。

比如,遇到危險,心中就會生出警示。

只不過,這種警示一開始十分的微弱,就算是普通人有時候也會碰到,這也就是所謂的第六感。

但是修為達到了吳塵這樣的境界,這就不能用第六感來解釋了。

最讓吳塵震驚的是,他竟然不知道這份不詳來自於哪裡,要知道,以吳塵的境界,絕對不會只感受到些許的提示。

最大的可能是感受到發生的事情。

只是他的這份感受卻像是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給截斷了一樣,讓他看不真切,所以他才會如此緊張。

可是,當今世界,又有誰能夠遮掩天機?

要知道,就算是全盛時期的他,也做不到這一步。

「什麼人。」就在這時,一道斷喝之聲在吳塵的耳畔響起,直接將吳塵從沉思之中喚醒,循聲望去,只見一名天命聖地的弟子警惕地看著自己。

這時候,吳塵也才意識到自己已經到了天命聖地的深處,不遠處便是洞天的入口,天命之門處。

天命之門乃是天命聖地與洞天的連接處,也是進入洞天的唯一入口。

平時的時候,這天命之門都隱於虛空之中,根本不見蹤跡,今天,它卻完全顯露在了吳塵的面前,這讓他有些奇怪。

「什麼什麼人,我你都不認識了!」沒等吳塵說話,天命之門內便傳來了一道不耐煩的聲音,接著一道讓吳塵熟悉的身影從中走了出來。

「凌越(吳塵)。」吳塵和此人四目相對,彼此都是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師兄,您認識他?」那名弟子奇怪地問。

「廢話,他可是我兄弟,好了,這裡沒你什麼事兒,你去吧,這裡由我來鎮守。」凌越掃了此人一眼,不容置否地道。

「是。」那名弟子雖然有些奇怪,但也不敢在這裡逗留。

因為他的這位凌越師兄可是出了名的好戰,一言不合就會大大出手,連聖地長老的面子都不給。

他自然也不敢違背。

此人走後,凌越才趕忙走上前來,將吳塵拉到了一邊,道:「吳塵,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這裡可不是隨便能進的,幸好你碰到了我,不然你可就死定了。」

「先別說我,你怎麼跑這裡來了?」吳塵更加奇怪。

他可是記得,當年這凌越沒有從雲水秘境里出來,雖然吳塵知道他沒死,但卻沒想到他跑到了這裡,還成為了天命聖地的弟子。

「這事說來就話長了……恩,那是什麼……」(未完待續。。) 「那是什麼?」就在凌越說話的空檔,一道黑影從吳塵的身上竄處,並以肉眼難辨的速度沖入天命洞天。

要知道,此時的凌越已經擁有了武王巔峰的實力,可是依舊無法看清楚拿東西的具體模樣,心中頓時一驚。

「不好!」吳塵這一刻也是心頭一驚,因為好這一刻,他心中的那份不安被放大到了極致。

吳塵幾乎是下意識地就將自己的那份不安歸結到了大黑的身上。

因為從不久之前他就開始懷疑了大黑的意圖,但一直又沒有往這方面去想,畢竟,一直以來,大黑都是在幫助自己。

再加上小黑這層關係……

可是,現在自己心中的那份不安,卻讓他不得不懷疑大黑了,因為自己的不安之所以會加劇,正式它的舉動引起的。

所以,幾乎是下意識地,他就要衝進天命聖地,阻止大黑。

可是大黑進入天命洞天的一瞬間,天命之門便徹底閉合,然後慢慢地消失在天地之間。

「吳塵,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凌越也嚇了一跳,這天命洞天雖然不是天命聖地最大的依仗,但也不能有失。

他們天命聖地主修命運之道,對於各種資源的需求並不是很多。

但他們卻可以藉助洞天內的寶物來換取他們修鍊所需要的東西,一旦洞天出現問題,對他們天命聖地的打擊也是非常巨大的。

再加上剛剛的異狀,立刻就讓他緊張了起來。

「快將這件事情告訴你們天命聖地的高層,讓他們重新打開天命之門。」吳塵知道一時半會也跟他解釋不清楚,他必須要儘快進入到天命洞天中,阻止大黑。

不然的話,連他都不知道最後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來。

「聖主已經帶著諸位長老離開了聖地,根本沒人能夠重新打開天命之門。」凌越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但是他見識過吳塵的厲害。

能夠讓他都如此失態,那件東西絕對不是什麼善茬。

而偏偏,此刻天命聖地的聖主和長老全都離開了聖地,也是因為這樣,天命之門才會像之前那樣長時間被開啟。

可如今,天命之門關閉,這洞天就成了一塊巨大的屏障,讓他們無法逾越。

「這麼巧?」吳塵眉頭一皺。

他接觸過各大聖地,所以知道他們的情況。

這十大生地所處的位置都十分隱蔽,就算不是獨立的空間,也絕對是一處讓人意想不到的貧瘠之地。

所以,他們根本不擔心有人會闖入。

即便有人機緣巧合之下到了聖地的邊緣,也會被四周的陣法送出去。

而這之中,天命聖地是此中高手,其陣法融合了命運之道,很難被人衝破,就算是吳塵,當年也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強行突入。

所以,每次十大生地的聯誼,除了舉辦聯誼的聖地之外,其他九大聖地基本上都會傾巢而出,前往參加。

所以,目前這個情況對於十大生地來說,並不是一件值得奇怪的事情。

所以,吳塵也只是用了一個「巧」字來形容,顯然,他也不是特別的震驚。

可是這樣一來,誰來阻止大黑?

「嗡!」可就在這時,天命之門卻突然又重新從虛空之中浮現出來,大門也緩緩地打開。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聖主他們回來了?」凌越立刻朝四周看了一圈,可是那裡有聖主的影子。

可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吳塵已經不見了蹤影。

他幾乎是下意識地衝進了天命洞天。

雖然,他視吳塵為兄弟,但沒有聖主的允許,他也是不能讓外人進入天命洞天的,更何況剛剛還出現了那樣的一個情況。

可是當他追進來之後,洞天里的一幕卻將他給驚呆了。

只見洞天的上空出現了一道七彩的光罩,散發著七彩的光霞,透過這光霞,凌越誰知能夠看到自己的過去和未來。

頓時,一個詞語脫口而出:「命運之光!」

不錯,這就是傳說中的命運之光,乃是將命運之道修鍊到極致之後,才能夠使用的一種手段,可以阻斷命運的束縛,真正的超脫於物外。

可是,當今世界,根本沒有人能夠釋放出命運之光。

因為命運之光只有天命聖地的任大帝才能做到,而這些傳說中的存在早已不在人世了。

「砰砰砰……」

但緊接著,一陣強烈的衝撞聲從命運之光中傳來,循聲望去,之間光罩之中赫然懸浮著一個灰色的圓球。

此時,這顆圓球正在瘋狂地撞擊著命運之光。

這命運之光不僅是擺脫天道束縛的手段,同是也是一種超絕的攻擊手段,被光罩套種,便會被剝奪與天地的聯繫,就像是電線外面的膠皮一樣。

任由電力再強,也無法衝破阻隔。

可是,此刻,這命運之光卻被這灰球撞擊的不斷顫動,好像隨時都會被衝破一般。

「吳塵,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凌越有些震驚,那可是命運之光,乃是天命聖地的任大帝能夠使用的恐怖手段,就算是面對其他的大帝,也能夠輕鬆戰勝的絕招。

可是這樣的手段在這顆黑球面前,卻變得如此脆弱,實在是讓他難以置信。

「我現在也不知道了。」吳塵也被這一幕給驚到了,命運之光的強大,吳塵是深有體會,當年他闖入天命聖地,企圖查看天命聖地的諸多帝經的時候。

就是被天命大帝留下的命運之光給攔住了去路,讓他難進分毫,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才沒有看到一部關於天命聖地的帝經。

而命運之道,乃是僅次於陰陽之道,能夠與時間和空間之道相媲美的大道。

可是大黑居然能夠將命運之光逼迫到如此境地,實在是讓吳塵有些驚訝,換句話說就是,此時的大黑已經擁有了比自己當年全盛時期還要強大的力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