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計敏德送去宮中的摺子就已經讓他摔了大跟頭,魏寰動怒之後他回去還不知道要受什麼懲罰,如今孔吉仁若是再送個摺子過去,怕是到時候他麻煩就真的大了。

韓葉想要解釋,可孔吉仁卻像是怒極了,根本就不給他機會。

孔吉仁深吸口氣轉過頭說道:「計將軍,這韓葉他們雖然空口白牙存心污衊,可是既然他們已經提出這事了,總不能不查,否則將來還不知道他們會如何在聖駕面前誣陷我等。」

他抬頭看著君璟墨他們說道:

「你說你是徐家長子徐東方?我跟徐家的次子徐東來有些交情,曾聽徐東來說過,他長兄年幼時曾經掉進過火里,身上留有當年燒傷痕迹,而且徐家嫡系子孫在外之時身上都有隨身印鑒。」

「你可願意讓我檢查?」

君璟墨身形微頓。

姜雲卿的心也是猛的提了起來。

這孔吉仁,居然認識君璟墨所扮演的那徐家的人?!

孔吉仁說道:「我知曉你擔心皇城的這些人會趁機傷及貴夫人和你性命,不敢讓他們檢查,但是我以我頂上烏紗擔保,還有這麼多人在旁作證,絕不會無故傷你半點。」

「而且你夫人身上傷勢不輕,也不能一直在這裡拖著。」

「我替你們檢查之後,若能證實你們是徐家人,也好能徹底證明了你們的身份,讓這些皇城禁軍無話可說。」

等會還有……

(本章完) 陰童怒吼:「放屁,小的實力再強也是主人的奴僕,主人去哪小的就去哪。」

陳倩瑩淡淡道:「你也活了百萬年,能沒點小心思?」

仲九風臉色一變。

因為他從來都不知道陰童已經活了百萬年。

他一直以為陰童成靈不久,最多也就是千年功夫。沒想到,陰童居然已是百萬年前的生靈。

大汗從陰童臉上滾落。

名門盛愛:冷少的契約情人 見得仲九風臉色不好,它頓時跪倒在地,連連磕頭:「主人恕罪,小的從不敢欺瞞主人,只是……只是小的有難言之隱,主人恕罪!」

仲九風將它扶起。

「無礙,你我主僕相處二十年,我懂你,自是不會怪罪。」

他看向陳倩瑩:「我的事你不要多管,畢竟我們之間也只是交易關係。」

陳倩瑩淡淡道:「可以。」

仲九風身體微微輕顫,旋即,一縷苦澀的笑容出現在他臉上。

……

一路上,一行幾人安安靜靜。

仲九風沒有說話,也沒有心情去理睬那條被小老虎叼著金龍魚。

他感覺自己竟然已經對陰童產生了防備。

這是要不得的。

他對陰童掏心掏腹,甚至連妖神戒這麼大事都告訴陰童,可它卻有事對自己隱瞞。

這也是要不得的。

人是自私的。

仲九風突然發現陰童不再像已經那樣,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這讓他心裡很不舒服。

他的腦袋也越來越脹,好似要被什麼東西給撐爆。

陰童小心翼翼的問道:「主人,您怎麼了?」

仲九風強笑道:「想到了大餅,我沒事。」

陰童道:「主人,小的知錯了。」

「沒事。」

仲九風突然間臉色蒼白,旋即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裡面夾雜著內臟碎片。

這是他內丹的傷情已經蔓延到了心臟處。

陰童連忙扶住仲九風,焦急道:「主人,是不是內傷發作了?小的再給您找點葯。」

仲九風擺擺手。

內丹龜裂,凡人世界的靈藥吃再多也沒用,只能用時間慢慢治癒。

仲九風道:「你還有沒有事情瞞著我?」

陰童低著腦袋,沒有說話。

仲九風苦笑道:「那就是有了。」

陰童連忙道:「主人,等時機成熟,小的一定將所有事情原原本本的告知主人,絕不再隱瞞。」

仲九風嘆了口氣。

……

隨著距離青鷹嶺最高越來越近,周圍的妖獸也越來越少,能看到的幾乎全部都是青鷹。

數不清的青鷹在高空飛舞,刺耳的尖鳴聲傳遍方圓數萬里,令其他種族的妖獸瑟瑟發抖。

這裡,是青鷹族的地盤,沒有妖獸敢在這裡撒野。

有陳倩瑩指路,仲九風很輕鬆的繞過了一隊隊巡邏的青鷹,還有一雙雙來自天空中的視線。

第二天午日,仲九風終於接近了青鷹嶺的頂峰,能以肉眼看到那座巨大的鷹巢,應該就是青鷹族的聖巢。

數以百萬計的青鷹圍繞著鷹巢盤旋,體型或大或小,但整齊劃一,不時發出陣陣鳴叫聲。

聖巢邊緣,站著大概有三百隻巨大的青鷹,全都是紫靈仙。

而青鷹王,則化成人形,跪拜在聖巢正中心,那株直徑達到七千米的聖樹頂端。

陳倩瑩傳音道:「走這邊。」

仲九風順著陳倩瑩的指引,找到一個百米大小的廢棄鳥巢。

廢棄鳥巢被厚厚的靈樹枝條所包裹,連陽光都照不進來,只留有一個十米大的洞口。

洞口應該是曾經居住在這裡的青鷹進出的地方。

只要用東西把洞口給堵上,外面的青鷹就看不到裡面有什麼。

找准機會,仲九風飛進廢棄鳥巢,然後在鳥巢裡面找樹枝把洞口給堵了。

透過一個小縫隙,仲九風可以很輕鬆的看到青鷹族的聖巢。

「這裡距離青鷹族聖巢太近,很容易被青鷹發現。」

靈仙除了肉眼之外還有靈識,靈識一掃,管你再多的樹枝也掩蓋不了蹤跡。

「不會。」

說著,陳倩瑩從仲九風背上下來,在旁邊找到一處柔軟的地方坐下,閉目養神。

陰童也找了個柔軟處,扶著仲九風坐下。

仲九風笑道:「別忙活了。」

陰童急忙道:「主人,小的不累。趕了一夜路,您也睡會兒,等九彩孔雀出現,小的再叫醒您。」

仲九風擺手:「我現在哪還有心情睡。」他指了指自己腦袋,無奈道:「壓不住了。」

陰童臉色大變。

「怎麼會,那狗東西不是受了重傷嗎?」

仲九風笑道:「我內丹龜裂,心神也被龍魚王震散,那東西趁機佔了上風,如今我的靈魂正在與它抗爭,稍有不慎,我人就沒了。」

陰童暴怒,沖著陳倩瑩吼道:「都怪你,找什麼金龍魚,如果我主人有什麼……老子跟拼了!」

陳倩瑩仍是閉著眼睛,淡淡道:「不一定。」

陰童急道:「你能幫忙?」

陳倩瑩道:「我是說你不一定會跟我拚命。」

陰童桀桀冷笑道:「女人,沒有人能傷害我主,龍鳳也不行!我陰童對天發誓,誰敢害我主,我陰童九轉不成,也必將追殺他到天涯海角!」

陰童話音剛落,一道灰色的閃電從天而降,在它身上打了個烙印。

在靈界,誓言是受到上天監管的。

仲九風嘆道:「何必呢?」

陰童跪拜在地,慎重道:「小的對主人從無二心!」

仲九風將它扶起:「是我錯怪你了。」

陰童撲進主人懷裡。

一時間,主僕二人情深愜意。

陳倩瑩淡淡道:「這個世界,自身實力永遠凌駕於其他事物之上。等你明白后,你才會有自己的道路。」

仲九風不同意:「實力只是自身的一種,七情六慾同樣重要。」

陳倩瑩道:「何為真?道為真,法為真,得道悟法方為真,余皆虛幻!這句大道之音,你應該也聽過。」

仲九風道:「我相信,我的道路決不是絕情寡義!」

陳倩瑩淡淡道:「很快,你就會否定你自以為的道路。」

仲九風目光一冷:「這就是你破壞我主僕關係的目的?」

陳倩瑩沉默,沒有回答。

……

當一天中最後一個太陽西落,初月從東面露中出它蒼白的臉頰,很快,黑暗如鬼王的觸手將天地間的光芒迅速吞噬。

初月了,越來越多的青鷹聚集到了聖巢周圍。

最終達到數以千萬計!

到處都是青鷹的身影,密密麻麻如蚊蟲,甚至連仲九風所處的這個鳥巢上面都站著一對兒金靈境的青鷹夫婦。

天地間,鴉雀無聲!

連同青鷹王在內,所有青鷹都在翹首以盼天大王降臨。

天大王的出現,將會是它們青鷹族的榮耀,是可以留傳萬世的驕傲。

仲九風也在等待。

就算抓不到九彩孔雀,他也想看看這位傳說中最像鳳凰的十八靈。

據說鳳凰三女,九彩孔雀、天鵬、青木靈。

其中,九彩孔雀和天鵬擁有鳳凰的血脈,而九彩孔雀體內的鳳凰血脈比天鵬更勝一籌,與鳳凰宛好似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至於青木靈,則傳說是鳳凰的化身,擁有鳳凰一半的神通,是鳳凰在陸地上的代言人。

見青木靈,如見鳳凰,這是鳳凰立下的規矩,無靈敢不服從。

隨著時間的流逝,初月西落,暗月東升,九彩孔雀仍舊沒有現身。

仲九風很急,外面的青鷹更著急,小部分聚在一起嘰嘰喳喳。

跪拜在聖樹上的青鷹王也是冷汗大冒。

若是天大王突然改變主意不來,那它青鷹族絕對會被周圍的妖嶺攻擊,意指其開罪天大王。

青鷹族不出一個月就得玩完。

所幸。

當暗月即將西落的時候,天空中出現了一道九彩色的光芒。

隨著九彩光芒越來越多,越來越耀眼,整個天地都被染成了九彩色。

青鷹王激動大叫道:「青鷹族恭迎天大王降臨!」

說完,青鷹王把腦袋扎進繁茂的聖樹中,以示其萬分恭敬。

「天大王……天大王……天大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