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劇烈的轟鳴聲響起,周圍所有人都發現,前方上空之中的戰場此時已經徹底的被那股狂烈的武魂龍捲給徹底的覆蓋了。

楚天羽的身影也是徹底的消失在了他們的視線之內。

「完了嗎?那個楚天應該敗了吧?」

這時候,看到眼前那無比震撼的一幕之後,有人也是驚呼出聲,眼神之中有著無比興奮的目光。

「林師姐真的將他給擊敗了嗎?太好了,那我們的獸珠可以拿回來了嗎?」

「林師姐真是太強了,即使是武王境的強者也未必能扛住林師姐這如此強大的一擊吧!」

「是啊,怪只能怪這個楚天太狂妄了,竟然在這裡等待林師姐的到來,這結果就是他要為他狂妄的舉動負出的代價!」

周圍一群人無比的興奮,尤其是當隱約間感到楚天羽很可能敗了的時候,這些人都無比興奮的議論了來。

就在眾外門弟子都無經興奮,且以為楚天羽真的敗了的時候,突然間,前方上空之中那道小型的龍捲也是突然間消散了開來。

隨後,一道被黃色光幕包裹著的身影也是直接從其中飛了出去。

此人正是楚天羽。

剛剛,楚天羽將防禦光幕加持到了最強,最終也是低擋住了林芊月的武魂攻擊。

而林芊月也是發現,自己的武魂龍捲如何攻擊楚天羽體外那黃色光幕都無法徹底的破開之後,也是只好放棄。

於是,便出現我了,楚天羽的身影直接被轟飛了出去。

一個翻轉,楚天羽也是瞬間將體外那肌黃色的光幕給撤掉,並穩穩的落在了地上。

看到這一幕,周圍所有的外門弟子都驚呆了,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那個安然無恙的楚天羽,眼神之中充滿了震驚。

「怎麼回事,你們不是說那個楚天已經敗了嗎?為何他還好好的站在哪?」

有人開口,眼神之中充滿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不知道啊,剛剛他的身影明明已經被林師姐的武魂給覆蓋住了,結果卻沒有任何的事!」

周圍眾人看到楚天羽的身影之後也是想不明白。

但這些人對楚天羽的實力也是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

兩人戰鬥到現在,周圍眾人已經隱隱間感覺到了,楚天的實力並不比林芊月弱,甚至在他們的感受看來,楚天的實力還要強上一些。

「林師姐已經釋放出武魂,而那個楚天卻還沒有施展武魂,你們覺得這一戰,林師姐還能戰勝那個楚天嗎?」

「我感覺林師姐的實力絕不可能是目前所施展出來的,以她平日里的神秘,我覺得她一定還有更強大的手段!」

「沒錯,那個楚天雖強,但我覺得林師姐未必會輸給他。」

聽到有人猜測林芊月還有手段未施展時,這些不喜歡楚天羽的人也是頓時興奮了起來,眼神之中也是充滿了希望的目光。

「你果然出乎了我的意料。」

看著不遠處的楚天羽,衣裙無風自動的林芊月也是平靜的說道,臉色無悲無喜,並未對楚天羽躲過他的龍捲武魂的攻擊而感覺絲毫的驚訝。

「呵呵,林姑娘,你也是我在這水月帝國之中遇到的最年輕的強者了,同樣也出乎了我的意料。」

楚天羽淡淡的笑了笑,緩緩的開口道。

「林姑娘剛剛已經施展了武魂,那麼現在就由我來施展武魂了,也讓林姑娘感受一下我這弱小武魂的厲害。」

頓了頓后,楚天羽繼續開口道,語氣顯得有些謙虛也有些輕鬆。

林芊月未語,但兩道細眉卻是微微動了動,眼神之中也是有著一絲的期待之色。

察覺到對方眼神之中的期待之色,楚天羽也是微微一笑,隨後,體內武魂之力也是突然間呼嘯而出。

楚天羽擁有雙生武魂,但這一次,楚天羽並不決定施展他的天階武魂,而是準備施展他那同樣屬於風屬於的風武魂。

不過,楚天羽並非施展地階武魂風麒麟的本體,而是直接借用風麒麟的力量施展出擁風屬性的武魂能量。

頓時,一股強大的風屬性武魂能量也是呼嘯而出,頓時,周圍空間之中一陣陣劇烈的風也是突然間憑空而起。

瞬間,這陣風也是瞬間呼嘯而出,周圍的參天大樹也是在這股強烈的風屬性能量的影響之下發齣劇烈的抖動聲。

彷彿一頭強大的遠古巨獸在蘇醒。

周圍弟子這時候,也是感受到了周圍無處不在的風勢,眼神之中也是充滿了驚疑。

「這是風屬性武魂能量,難道林師姐又要施展出他的武魂了嗎?」

有人驚異開口,眼神之中充滿期待。

「不對,你們快看,是那個楚天施展出來的風屬性武魂能量!」

這時候,有人發現了一陣陣劇烈的風勢自楚天羽的衣袍之中不斷的向外擴散而去,於是也是直接驚呼出聲。

聽到這陣聲音之後,周圍所有人也是立即直接朝著那人所說的方向看去,瞬間便看到了,此時楚天羽的身影正被一股強烈的風勢給包裹著。

神級龍衛 「天哪,難道這個楚天的武魂也是和林師姐一樣是風屬性武魂?」

周圍之人無比的震驚,看到周圍那不斷咆哮的風勢,眼神之中也是充滿了驚異和震撼。

而此時的林芊月在感受到楚天羽周身突然間呼嘯而起的陣陣狂風,和強大的風屬性武魂能量之後。

眼眸之中也是閃過一絲不可察覺的驚訝,不過,除了那絲閃過的驚訝之外,她那淡雅的面容上卻依舊顯得無比的冷漠和淡然。

隨著楚天羽將體內的風屬性武魂能量不斷的釋放出來之後,周圍的空間也是不斷的興起一股股強大的風勢。

瞬間,楚天羽百米範圍之中也是徹底的被一股強烈的旋風給包圍了,看得周圍那些人也是不斷的驚呼出聲。

「這傢伙果然不簡單,這下林師姐果真遇到了強敵啊!」

「沒錯,看這楚天周身那股強烈的武魂波動就知道,他此時所施展出的風屬性武魂能量並不比林師姐的弱。」

「天哪,這場戰鬥真是越來越精彩了,我真的好希望林師姐可以將那個楚天給擊敗,可是,那個楚天看上去真的好強啊!」 他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小柚子,呆呆傻傻。

小柚子抬了一下眼皮子,抱緊小海豚:「只有你陪我玩了。」

抱著藍色小海豚的小柚子又乖又萌,小小一團坐在地上,臉蛋紅撲撲的。喬乘帆有時候覺得,這個小笨蛋偶爾也挺可愛。

喬乘帆路過客廳,小柚子抬起眼睛:「哥哥要走了嗎?」

「你不想我走?」喬乘帆停下腳步。

「不想。」小柚子使勁搖頭。

「為什麼。」

「不想就是不想。」哪有什麼為什麼。

「你要留我嗎?」喬乘帆居高臨下看著她。

小柚子在地毯上爬啊爬,爬到他的腿邊,雙手抱住喬乘帆的小腿,蹭啊蹭。

「你不要動手動腳。」喬乘帆急得跺腳。

一言不合就動手動腳,跟誰學的。

「哥哥不走。」

「你先鬆手。」

「哥哥不走。」小柚子就是不肯松。

「你怎麼這麼會撒嬌?」喬乘帆扶額。

小柚子就是不肯鬆手,力氣還很大:「你不可以走。」

「我要是走了呢?」

「我會哭的。」

「你哭兩天就好了。」喬乘帆不以為然,小孩子就是這樣。

「你是壞蛋!」小柚子難過了,她不要哭……

喬乘帆完全搞不定這個小丫頭,他只好彎下腰,掰開她的手指頭:「你起來,不要抱著我了,我不走。」

「真得嗎?」小丫頭撲閃著大眼睛,「騙人四小狗。」

「……」

最終,小柚子還是鬆了手,又開心起來。

小柚子很黏喬乘帆,喬乘帆看書的時候,她就跑過去,雖然不會打擾他,但她就喜歡坐在他的身邊,誰也拉不走。

喬乘帆嫌棄極了,他喜歡安安靜靜看書,可是這個小丫頭好黏人。

還從來沒有人這麼黏過他。

喬乘帆有時候會寫作業,他寫作業時,小柚子就趴在桌子的一邊看,目不轉睛地看,像只小狗狗一樣。

喬乘帆寫了一會兒停下手裡的筆,盯著她看。

小丫頭也盯著他看。

不一會兒,小丫頭覺得哥哥兇巴巴的,不敢看了,撅起嘴巴,兩隻小手扒著桌子:「我也要寫字。」

「你寫什麼,你連字母都不會寫。」

「哥哥教我寫。」

「讓老喬教你。」

「要哥哥教。」

「哥哥不教。」喬乘帆才沒這個耐心。

「哥哥可以教的。」小丫頭委屈巴巴。

喬乘帆真是……無語望天,他伸手拎起小丫頭的衣服:「我要把你丟出去了,不要再進來。」

手一松,小柚子被丟在門外,門「噗通」關上。

小柚子坐在地上,鬧了會,又開始拍門。

「哥哥開門……」

「芝麻開門……」

「西瓜開門……」

小傢伙在外頭不停地拍門,雖然力氣不大,但聲音還不小。

「嗚嗚嗚,開門帶寶寶玩……」小柚子不開心。

喬乘帆完全沒法做作業,這個小笨蛋太吵了,家裡也沒人敢管她。

小柚子就跟不知疲倦似的,一直鬧一直拍門,喬乘帆不得安寧,只好又打開門。

門一開,小柚子高興地看著他:「哥哥教我寫字。」 「哥哥在寫作業。」喬乘帆瞪她。

「哥哥寫完作業教我寫字。」小丫頭吐詞不清地咬著字。

「在我寫完之前,你不準吵。」

小柚子乖乖點頭。

這一下子,小柚子真得沒有再吵,乖乖坐在小書房的沙發上,抱著她的布娃娃東張西望,不吵不鬧,自己玩自己的。

喬乘帆的作業不多,沒寫多久就寫完了。

把作業本和課本都整理好,他拿出一張白紙,對小柚子招手:「過來。」

小柚子高高興興跳下沙發,屁顛屁顛跑過去,就像是喬乘帆的小跟班一樣。

「你想寫什麼?」喬乘帆將筆遞給她,握住她軟綿綿的小手,「對了,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他們都叫她小柚子。

「葉沐元。」小丫頭一字一頓地告訴喬乘帆。

喬乘帆犯難,他也不知道是哪幾個字:「你會寫名字嗎?」

「不會。」小柚子當然搖頭,她只會寫簡單的數字。

「那就教你寫『小柚子』。」喬乘帆握著她的手,低下頭,耐心地在紙上寫她的小名。

喬乘帆低頭時的模樣很好看,睫毛又翹又長,眼神認真,薄唇微微抿著。

小柚子不專心,沒看紙,光盯著喬乘帆看了。

字寫得歪歪扭扭。

喬乘帆抓住她的手:「認真點。」

「你和粑粑長得好像。」小柚子眨巴眨巴眼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