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獸沒有停留,隨著易文快速而去。

易府內,有著一專門的議事大廳,曾經的易府有。現在的易府同樣有。

此時的易文、嘯天以及藍蝴蝶,就在這議事大廳內部。

數月的時間裡,易文一直都在忙碌著重建海石城,一直沒有時間修鍊,就連當初在獸靈坊一戰當中得到的大量魂石,易文也沒有來得及將其煉化。

倒是藍蝴蝶和嘯天在這數月的時間裡,修為提升了不少。

嘯天突破到了八級妖獸後期巔峰,數月的時間裡。能夠做到這一步,那是相當困難的,從後期到後期巔峰。雖然算不得是一個小境界,但是那差距還是相當明顯的,提升所需要的種靈力也是恐怖的。

可想而知,這幾個月的時間,嘯天前往海域,收穫還是不小的。

而藍蝴蝶。修為也從開始的金丹中期巔峰,提升到了金丹後期。能夠在數月的時間裡將金丹中期的枷鎖衝破,進階到後期。這其中肯定少不了嘯天的指點和幫忙。

縱然如此,藍蝴蝶自身的努力,肯定也是必不可少的。

唯獨易文,那是一點都沒有得到提升。

「易文小子,現在海石城你也要回來了,也重建了,並且還將海石城整個的從陸地上面切割了出去,接下來,你準備如何做?」嘯天開口問道。

「接下來很簡單,先把手頭的魂石全部用來提升靈魂,我要衝擊煉魂的地魂境界!」易文雙眼一眯,語氣堅定的開口說道。

煉魂一旦突破到了地魂,哪怕是初期,就足以用魂力斬殺化神期的修士。

這裡的化神期修士,可不僅僅只是指的化神初期,哪怕是中期,後期,甚至是化神後期巔峰的修士,也都不例外!

當然了,凡是都不是絕對的,這種衡量的標準,只能針對普通的修士而言。

如果遇見化神期的修士,其靈魂強大,對魂力的抵抗力高一些,這種衡量的標準也就會發生變化,如果對方同樣有修鍊煉魂,這變化也就更大了。

「嘿嘿……你不是要等到手頭的資源夠了,連修為一起突破了嗎?」嘯天打趣道。

「突破自身的修為境界,只能等到下次了。」易文淡淡的開口說道。

他還有許多事情要去做,目前提升修為的資源還滿足不了他,但是魂石卻有著不少了,想要提升自身實力的他,只能暫時先從靈魂上面入手了。

「靈魂這方面,我最在行了,這一次你想要突破,我就守候在你的身邊,想必能夠起到一些作用,搞不好關鍵的時候,還能夠助你一臂之力,讓你得以成功突破。」嘯天嘿嘿笑道。

這話,嘯天可不是說的什麼大話,對於靈魂方面的研究,那是易文拍馬都趕不上的,從命魂突破到地魂,那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如果有嘯天幫忙的話,必定會事半功倍!

易文同樣也知道這一點,所以並沒有拒絕,而是點頭道:「如果有你幫忙,我突破的把握也就更大一些了。」

「那是當然,也不看看嘯天爺爺我是誰。」嘯天嘿嘿笑道,一臉的得意,「你準備什麼時候開始?」

「今日準備,明日開始。」易文淡淡的開口說道。

「明日就開始了?」易文的話,讓嘯天一驚。

「怎麼?有什麼不對嗎?」易文有些不解的問道。

「我說你不是要建立自己的勢力嗎?如今海石城已經重建成功了,你不準備考慮考慮這方面的問題?你不為海石城招收修士?」嘯天問道。

「是啊師尊!這麼大一座城池,就是們三人,我都感覺滲得慌。」藍蝴蝶也開口說道。

「招收修士,目前上哪裡招?」易文目光看向了嘯天,問道。

「這……」

易文的話,倒是把嘯天給問住了。

是啊,這個片區,除了海石城是一個獨立的存在之外,那股勢力不再逍遙劍派的管轄範圍內?

就連隔著一片海域的獸靈坊,如今都成為了逍遙劍派的領地。

都是逍遙劍派的修士,易文想要給海石城招收修士,增添人氣,去哪裡招收弟子?

和逍遙劍派搶人?

且不說搶不搶得到,就算搶到了,如果不是什麼重要的人物,或者是數量不多,逍遙子可能還會忍氣吞聲的裝作不知道。

反之,逍遙子如果得知了情況,保不準會跳起來,到時候和易文翻臉那也是極有可能的。

「弟子不在於多,而在於個個都是精英,以後我海石城,便是要朝這個方向來發展。至於何時才會招收弟子,還需要等待著時機。」易文淡淡的開口說道。

易文覺得,如今他已經在這片區域打出了名聲,今後總會有修士走投無路的時候,慕名前來投靠,這種可能性並不是沒有。

眼前的情況,明擺著和逍遙子搶人,那並不是一個很明知的決擇,因為易文知道自己有多少斤兩。

「不大量招收弟子,那師尊今後是不準備修鍊自己的領域了嗎?」藍蝴蝶一臉疑惑的開口問道。

對於領域,其實要說易文不動心那是不可能的。

雖說他沒有見過逍遙子施展出自己的領域,當初在獸靈坊一戰的時候,沒有施展出領域,極有可能是與葉奈香大戰時,領域受到了重創,還並沒有恢復,也有可能其中還有其他的原因。

但是,李雲空當初施展的領域,易文可是實實在在的感受到了。

如果易文也能擁有自己的領域,那麼戰鬥力必定會再次得到倍增!

藍蝴蝶考慮到的這點,其實易文早就考慮到了,不過,易文還未來得及開口向藍蝴蝶解釋,一旁的嘯天就開口了。

「你這個傻丫頭,你師尊只是說以後的海石城不在於弟子的多少,並沒有說海石城以後就不收取附屬勢力。有了附屬勢力,只要數量夠多,不是一樣能夠聚集大量的人氣來修鍊自己的領域。」嘯天白了藍蝴蝶一眼,如此開口說道。

這話,讓藍蝴蝶恍然大悟。

對呀!只要海石城的實力夠強,收取附屬勢力那還不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為什麼非要讓海石城本身擁有大量的修士呢?

「嘯天說得沒錯,為師正是如此想的。」易文淡淡的開口說道。

「嘯天前輩和師尊可真是聰明,就只有蝴蝶最傻了。」藍蝴蝶一臉鬱悶的開口說道。

「這算哪門子的聰明?只要不是傻子,稍微動點腦子就能想到了。」嘯天滿臉無語的神色,說道。

這話,一下就讓藍蝴蝶的臉色給垮了下來,看向嘯天,藍蝴蝶開口說道:「嘯天前輩的意思是說,蝴蝶是個傻子了?」

「呃……」嘯天頓時語塞,翻了翻白眼,道:「這個時候你怎麼聰明了。」

一人一獸在一起,一時半會兒不鬥嘴,那就不正常,這一刻,他們又開始了。

而正當嘯天和藍蝴蝶在不停的瞎扯的時候,易文的眉頭卻是挑動了一下,然後朝著大廳之外看了過去,語氣略帶一絲疑惑:「這氣息是……」(未完待續) 「我們現在面臨最大的問題,就是這個古老的部落,我們已經派去人和他們接觸了,但是數次都被趕了出來,而且部落里的長老放話出來了,如果我們在去,就對我們不客氣。」葉子昂指著地圖說:「他們的人數大概在三百人左右,老幼都有,我們現在是束手無策。」

「那個地方是量子波動的中心區域,我們必須要趕到那裡去做一些研究,而且那裡的居民必須撤掉,否則的話通道一旦形成,他們全部都會被吞噬。」和葉皓軒隨行的一名教授發話了。

這是張教授,也是這次科研隊伍的首腦人物,也就是他帶著隊伍去對量子波動的區域進行研究,以推算出更準確的通道位置。

「張教授,這個我們知道,我們也在盡量的去做他們的工作,可是他們不吃我們這一套啊。」葉子昂頗有幾分無奈的說:「我也告訴他們種種危險,但是他們不相信,他們就認為我們是在侵佔他們的家園。」

「那是他們世世代代生存的地方,而且他們與外界幾乎沒有任何聯繫,對他們來說,那個地方就是他們的家園。」葉皓軒嘆了一口氣道:「現在讓他們離開,是挺困難的。」

「哥,那可怎麼辦?我這邊是好說歹說,但是人家就是不吃我這一套,我真的沒有一點辦法了。」葉子昂搖搖頭道:「如果通道一旦形成,那個地方方圓十公里的一切都會被吞噬,他們根本沒有生還的可能啊。」

「我去一趟吧。」葉皓軒道:「既然他們能和你們心平氣和的說話,那就說明他們與這個世界脫節的並不多,他們只是一時難以接受這個事實罷了。」

「葉先生,那我們就一起去吧,恰好我的團隊要去那裡取樣研究。」張教授說:「我也勸勸他們,如果他們執意要呆在那個地方,是很危險的。」

「好,到時候我們一起去。」葉皓軒點頭道:「張教授,你休息一下吧,明天一早我們就出發。」

「不不,不用休息了,我們下午就出發。」張教授搖頭道:「現在量子波動越來越強烈,我擔心去的晚了,那裡的量子風暴形成了,那我們就有可能推算不出來通道的真正位置了。」

「那也好,我們午後就出發。」葉皓軒點點頭,張教授也是位實幹家,他雖然上了點年紀,但是向來說一不二,他說下午去就下午去。

在葉子昂這裡用了午飯,休整了一下,下午的時候,葉皓軒等人便出發了,胡君和於風還有六尾跟著,另外還有數名葉子昂派去的戰士,大家換上一身迷彩,帶足了裝備,便出發了。

這座森林是一處原始森林,平時就人跡稀少,所以根本沒有路,唯一一條能走的路也是前幾任去部落里當說客的人強行砍出來的路,雖然挺難走,但除了幾個科學家之外,大家都不是普通人,所以行動的速度倒也挺快。

六尾對於森林一點也不陌生,因為她從小就是在這種環境里長大的,她也會時不時的提醒一下大家要注意什麼,所以這一路走去,倒也沒有遇到什麼危險。

「哥,你們到哪了?」傍晚的時候,葉子昂通過軍用對講機和葉皓軒進行通話。

「在向前走,就深入腹地了,一切正常。」葉皓軒說。

「昨天派出去的先頭隊伍,現在一直沒有反饋,我擔心他們現在遇到什麼危險了,也就是說森林裡面現在似乎不是很太平,你們一定要當心。」葉子昂說。

「行,我知道了,你放心,我們現在走的路都是你的先行隊伍走過的路,如果遇到他們,我會通知你的。」葉皓軒說。

「好,那一切拜託你們了。」葉子昂切斷了與葉皓軒的聯繫。

「師父,我覺的這個地方不是很安全啊。」胡君跑到了前面對葉皓軒說。

「當然不安全,安全的話也不會派這麼多人跟著了。」葉皓軒瞥了一眼胡君道:「看清楚張教授一行人了,他們可是我們重點保護對象,千萬不能讓他們有任何閃失,知道嗎?」

「師父我知道了,你放心吧,哈哈,他們既然跟著來了,那就說明他們都不是一般人。」胡君嘿嘿一笑道:「不過,六尾到底是什麼身份?」

「你在打她的主意?」葉皓軒有些詫異的看了胡君一眼,然後搖搖頭道:「警告你一次,千萬不要打她的主意,否則的話,你會死的很難看的。」

「師父,我可沒有別的意思,我就是好奇她到底是什麼人物。」胡君連忙賠笑道:「你告訴我,她是什麼人嘛,你放心,你對我說了,我絕對不對別人說。」

「好好做你的事,提起精神來,我們前方,可是有一個遠古的部落的,我可不確定這個部落里有沒有保持那種吃人的傳統,你在廢話多,我拿你去獻祭。」葉皓軒瞪了胡君一眼。

「吃…吃人?」胡君嚇了一跳,他打了一個冷戰,雖然他膽子大,但是提到吃人這個,他也感覺到挺惡寒的,當下他便乖乖的閉上了嘴,一句廢話也不敢說了。

「葉先生,我看越向前走,坐標緯度就越混亂,這可能是量子波動形成的空間亂流,我們的方向有可能會出現偏差的。」一位地質學家拿著一個儀器,他找到了葉皓軒。

「方嚮應該不會錯,我們只要按照先行部隊走過的路繼續前行就行了,錯不了的。」葉皓軒看了看地圖道:「向這個方向走,今天晚上八點前就會到達目的地。」

「那好,我們就繼續按照現在的路向前走。」地質學家點點頭,他還是比較相信葉皓軒的,因為醫聖的名聲在外,在普通人眼裡,葉皓軒就是神一般的存在,神是不可能會出錯的。

「師父,之前的先行部隊還是沒有聯繫上啊。」胡君又跑回來道:「你弟弟不是說他們現在失聯了,我們要找他們嗎?」 易文突然之間從嘴裡蹦出的話語聲,讓嘯天和藍蝴蝶同時閉上了嘴巴,嘯天在這個時候,也同樣感受到了這股氣息。

有些陌生,但又似曾相識。

「海石城才建立不久,誰會來這裡?」嘯天看向了易文,開口問道。

「出去看看就知道了,應該是認識之人。」易文開口說道,隨後身體化作一道流光,朝著議事大廳的門口快速而去。

藍蝴蝶和嘯天對視了一眼,也緊跟易文而去。

這才剛回來,屁股才剛剛坐熱,就又得除去,嘯天的心裡,那是一百個不願意。

易文鎖定了對方的氣息,就在海石城外,由於海石城剛建成,沒有其他修士,又沒有任何有價值的東西,所以,海石城外是根本沒有什麼禁制的。

對方,應該就是來到了海石城外。

當易文的身體落地時,印入易文視線當中的是一名全身髒兮兮的女子,此女子氣息十分的虛弱,如同快要死去了一般。

感受到有一股強大的氣息來襲,此女子緩緩的抬起了頭,剛好看到身體剛剛著地的易文。

「易文……」虛弱的聲音從女子的嘴裡傳出,話音才剛落下,女子就暈了過去,身體軟綿綿的倒在了地上。

看著眼前倒在髒兮兮的女子,易文的眉頭微微一皺,這氣息……這聲音,讓他頓時想起了什麼!

「師尊!這乞丐是誰啊?怎麼找到這裡來了!」藍蝴蝶出現,對著易文疑惑的問道。

倒是一旁的嘯天沒有開口,目光盯著地上的女子。

易文沒有立刻回答藍蝴蝶,而是快步上前。將倒地的女子攙扶了起來,其髒兮兮的面容出現在視線當中,易文豁然肯定了自己心裡的猜測。

「果然是她!」易文雙眼一眯,語氣嚴肅的開口。

嘯天也認出了此女,滿臉疑惑的開口說道:「沒有想到她居然還活著。雖然情況不怎麼樣,但是,小命還在。」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被李雲空困住五人當中的其中之一,花枯老人的弟子雅芝!

「她怎麼成了這副德行了?搞得像個乞丐一樣,一身雪白的長袍……嘖嘖……這是有多久沒有洗過了?都有味道了!」嘯天走近。一不可思議的開口說道。

「我也不知道。」易文淡淡的回答道。

「她既然沒有死,那她師尊呢?」

「我也不知道。」易文淡淡的回答道。

「我知道你不知道!我沒有在問你,我是在自言自語!」嘯天對著易文一臉無語的罵道,隨後繼續說道:「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裡,照我看來。肯定沒有什麼好事情。」

「她這模樣出現在這裡,怎麼可能與好事情扯得上關係,不管怎麼樣,想讓她醒過來再說,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問她。」

安言多年,故染朝夕 易文說著,目光轉向了藍蝴蝶,道:「蝴蝶,你們都是女子。你帶著她去梳洗一番,等到她醒過來之後,領她過來見我。」

「我呀……」聞言。藍蝴蝶的臉色立馬露出了苦色,一臉的不情願。

不過她倒是沒有拒絕,雖然有些不願意,還是捏著鼻子走進了易文的身旁,道:「好吧好吧,弟子遵命就是。」

一手捏著自己的鼻子。藍蝴蝶一手猛的一揮,一道靈光將易文攙扶的雅芝包裹住。隨後便朝著易府所在的位置快速而去。

雅芝身上的味道太濃了,不要說藍蝴蝶是個女子受不了。就連男人,也都不一定受得了這股味道。

也難怪藍蝴蝶一臉的不情願了,如同逃命一般,帶著雅芝就離開了原地,甚至連問易文一句,這女子是誰都沒有。

「不是說花枯老人已經死了嗎?如果李雲空要對花枯老人出手,她的弟子雅芝又怎麼能夠活得下來?這不是斬草不除根嗎?」嘯天站在原地,虎臉上滿是疑惑的神色開口說道。

「只有等她醒來了,或許我們就能知道答案了。」易文說著,然後朝著海石城內部而去。

這一次,易文在進入海石城之後,隨手布下了一道靈力禁制,這麼做,不說是要防住什麼人,畢竟只是一道靈力禁制而已,不是什麼陣法布置出來的禁制,威力相當的有限。

這麼做,只是為要告訴路過的修士,海石城是有主的區域,嚴禁亂闖。

易文和嘯天回到議事大廳后不久,藍蝴蝶便領著雅芝走來。

在藍蝴蝶的身上有不少的丹藥,這些丹藥,各種類型的都有,有一部分是易文給她的,也有一部分是她自己收集到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