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投冬兒一票】

保持嚴厲地風格血影以實力來評判勝負,同為舊時代強者的劍殤也緊跟著發表自己的意見。

【確實兩人要是能一直不犯錯的戰鬥冬兒很可能獲勝,但田田也不是沒有一點希望,我同意茹兒的提議,兩人平手】

評判委員會中最後一位舊時代的強者,火魔雅萱並沒有認可前輩和友人的意見。

【總的來說現在平手和冬兒勝利各佔兩票,不好意思我們兄弟四個對這種平局也做不出幫助】

【月天和我決定給冬兒投一票,馬良和孔亮選擇平手】

為了節約時間,天玄強行打斷作為大師兄的月天的發言。

【各位的意見我已經全部聽到,接下來比賽的結果就看身為評判委員會最後一人我的決定了,大家都沒有意見吧?】

雖然其他評判委員都已經做出決定,但風還是謹慎的再確定了一次。

以沉默代替回答,風了解到了其他人的決定也終於下達判決。

【本場比賽兩位挑戰者田田和被挑戰者冬兒都是及其優秀的新時代引領者,因此這場需要長時間才能決出勝負的戰鬥,暫時先以平手的結果落下帷幕,兩人的聖人榜候選人排名不變】

不僅是為了回答司馬誠的詢問,風特意向整個天空之城宣布出了判決的結果。

……

「看來打不下去了。」

風的宣判結果傳來,察覺到外界時間的冬兒乖乖的停下了攻擊。

「這次比賽是我輸了。」

意識到戰鬥時間已經結束,田田也只留下一句話就重新戴上妖魅的面具消失在比賽用的異空間中。

「好久沒有享受這種全力以赴的戰鬥竟然失算到連時間都忘記了,不過好在想知道的東西已經都弄明白,葉辰閣下也不會太責怪我了吧。」

……

冰華:九分

聖光:九分

曉光:六分

皇者:五分

狄奧:四分

萬劍:三分

七星:二分

龍族:二分

初晨的溫和太陽之光,器靈師大賽決賽舞台半空上金光構成的決賽隊伍積分排名閃閃發光。

「一時的失誤想不到曉光的排名已經從第一位落到第三位了啊。」

「夕夜快點,祝燕兒老師在催我們入場。」

不過是停下腳步的一句自言自語時間,先走一步的祈蝶就轉身催促起了夕夜。

「這樣的話,我們就快點吧。」

全身被純白之光包裹,夕夜握上祈蝶的小手,瞬間超越所有的領先者進入比賽的舞台。畢竟決賽主舞台還沒有完成修復任務,能做的只是以金光將決賽隊伍積分排名情況具現在半空上。

……

【……生存賽規則:一、比賽期間決不允許多對一和多方混戰的情況出現;二、雙方相遇五分鐘沒有開始戰鬥即認為兩人棄權;三、戰鬥或者預備戰鬥期間出現的第三方可以在戰鬥結束之前與其他人進行新的戰鬥……】

趁著主持人祝燕兒引導參賽者進入生存賽舞台之時,司馬誠快速開始了對於比賽規定的解說。

……

「比賽的規定公平是公平,但感覺對我來說會有點麻煩、太浪費時間了。」

決賽的主舞台沒有修復完畢,生存戰的比賽場地也從區區一個斗靈場的舞台轉變為整個天空之城。

「呦~,夕夜。」「加油啊,小帥哥。」「哇啊啊~」……

下方傳來的歡呼,夕夜以微笑假面不停地向揮手示意。

『好想躲到沒有人能看到的地方……』

為了觀看器靈師大賽決賽的觀眾們沒有離開天空之城,因此不僅是夕夜還有其他的參賽成員也都近距離暴露在熱情歡呼的觀眾面前。

對於一部分人來說短暫卻充滿羞恥感的等待時間,但更大一部分的參賽者卻是充分在享受著美妙被粉絲近距離崇拜的時光。

【比賽開始】

通過擴音靈器傳來的司馬誠和祝燕兒雙人混合的宣告聲,迴響在整個天空之城。

「不好意思各位,我的碾壓式教育時間要開始了,先行一步再見了。」

濃郁的純白之光聚集在腳下,配合上**一同爆發,夕夜在颶風中輕鬆取得超越聲音的速度,瞬間擺脫觀眾的歡呼消失不見。

「看來今天的運氣不錯,第一個遇見的就是讓我嘗過失敗滋味的隊伍成員。」

憑藉著強韌到遠超人類的**,夕夜以超音速完成了長距離移動。

「秀秀,不跑了嗎?。」

「夕夜哥,以超音速趕路不帶使用這種方式作弊的吧?只有人類之軀的我們連逃跑都沒有辦法了。」

比賽開始不足一分鐘剛開始逃跑就被追上,了解到移動速度不可跨越的差距,楊秀秀也只能乖乖的放棄逃跑。好在這不足一分鐘的時間,楊秀秀也依靠自身的腳力擺脫了熱情地觀眾。

「生存戰可不是只顧著逃跑就能贏的戰鬥。」

「可我也不想一開始就退場啊。」

面對昔日學妹的撒嬌,粗神經的夕夜並沒有動搖自己想法的打算。

「可惡,果然美人計不可能對木頭人起作用。」

「喂喂喂~,別對你『哥哥』使用美人計啊。」

眨眼間美少女態度徹底的變化,完美激發出了夕夜的吐槽能力。

「有破綻……」

『冰極劍第四技能:冰羽之翼——』

抓住夕夜吐槽的一瞬間,利用背後伸展開的冰之雙翼全力增幅速度。(未完待續。) 『冰舞連閃——』

楊秀秀全速發動的偷襲,由於吐槽滿是破綻的夕夜,本應是百分百能成功的攻擊。

『縮地——』

但在冰之利劍揮下前一瞬夕夜微微向後邁出一步,完美躲到了冰極劍的攻擊範圍外。

「誒~?」

連神級器靈力量都動用的襲擊,絕對如何都不會給夕夜逃走的機會,可事實卻讓楊秀秀無法理解。

「你違反了聖光學院的禮儀……」

原本還以為是多麼強力的攻擊,卻只換得充滿怒氣的訓斥,一時間楊秀秀連揮動手中利劍的力氣都沒有了。

「每次在面對友人之時你會情不自禁地手下留情,雖然對平常人來說並沒有多大的影響,但向面對我這樣的對手時卻會直接導致你的敗北。」

在冬兒指導下楊秀秀不斷完善著自己戰鬥中的缺陷,可現在夕夜說的卻是冬兒從未告訴自己的缺點。

「怎麼可能?」

並不是對夕夜的判斷有懷疑,楊秀秀只是無法相信這個自己從未發現的事實。

『雷瞬——』

滿身破綻之時以瞬間移動發出奇襲,宛如之前夕夜遭遇的楊秀秀的偷襲。

『百武亂閃——』

『躲不掉……』

在震驚中面對夕夜不保留力量的攻擊,楊秀秀根本不認為自己有機會倖存。

『絕對冰御——』

楊秀秀的身體在大腦發出指令之前自動做出反應,夕夜手中明明是擁有斬裂一切鋒銳之力的金藍色利劍卻沒能突破極寒冰牆。

「這下子你應該能清楚明白不在意的手下留情是什麼情況了。」

「夕夜哥?」

從冰牆另一側傳來的話語,可楊秀秀根本沒有感動的機會。

『雷鳴閃斬——』

金藍色無雙劍和幽蘭交換,震耳欲聾地雷鳴、直衝天際的電閃中,楊秀秀自豪的絕對防禦被正面突破。

楊秀秀也在不僅傷害身體還能麻痹身體的雷電中沒有感覺到絲毫痛楚失去意識。

「還好早點解決了……」

長舒一口氣,夕夜輕輕撣下胸口服飾上凍結出的冰晶。

「下意識地自動攻擊不僅不會手下留情,就連攻擊速度和威力也超越了平時數個等級。不過,再怎麼提升還是達不到和我同等的級別。」

自信的微笑,夕夜高舉起做出勝利標誌的右手,在聞聲趕來的觀眾們面前瀟洒離開。

……

以天空之城為舞台的比賽,參賽者落敗之後沒有在異空間的擔憂,失去戰鬥力之後也不會被波及進其他的戰鬥,評判委員會的成員自然不會主動將失敗者轉移進休息室。

「真是的老是給別人找一些棘手的麻煩。」

為了避免麻煩直接將整個空間都凍結,寂靜的世界中自言自語的冬兒現身帶上楊秀秀離開。

……

「有一個喜歡多管閑事的兄長,真是麻煩啊。」

和口中的抱怨不同,月靈兒乖乖地按照比賽開始之前兄長的託付行動著。

『冰靈杖第四技能:冰封萬里——』

真紅火焰爆發之前寒冰世界先一步降臨。

「對待普通的冰屬性靈力火焰確實能夠剋制,但真正的冰不會允許火焰燃起,唯有熱才能融化寒冰……」

心中抱有千萬的不願,可月靈兒還是說出了冰屬性器靈師的弱點。

『多謝……』

全身都被寒冰凍結,連開口都做不到的安娜只能在心中默默地道謝。

『夕夜你心中到底在想什麼?』

相比於實力,心中思想和雙眼看到的未來更加讓月靈兒對這個兄長感覺恐懼。

……

依靠遠超常人的感知能力,夕夜輕鬆地將感知網擴散到整個天空之城中。

夕夜擁有強大感知能力是所有參賽者都知曉,因此從比賽一開始全部人都沒有選擇長時間停留在同一個位置。

「以整個城市為舞台來進行四人的小規模生存戰,就算是找得到其他人的蹤跡,可距離太遠想要追上去有點麻煩啊。」

自從比賽開始將楊秀秀淘汰之後,再也沒能遇到任何一個參賽者也難怪夕夜會抱怨。

自己追上其他人是不可能了,夕夜只能選擇另外一條有點難度的捷徑。

「可是我都故意走進你們的陷阱了,為什麼還要我等這麼久不出現?」

特意停下超音速的移動,夕夜靜靜地待在這裡的原因正是這周圍能隱隱約約感覺到參賽者的氣息。

「連我都無法識別身份、準備鎖定位置的高明氣息隱藏術,就由我親自來挑戰一下吧。」

對方沒有回應夕夜只能選擇自己先出手。

『雷瞬——』

無法確定對方位置,夕夜只能憑藉著猜測和模糊的感知,以瞬間移動來親身探索一下敵人是否存在。

『連續雷瞬——』

無法一次找到對方的位置,夕夜只能依靠不停的瞬間移動將所有可能的位置尋找一遍。

「雷電的共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