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把重刀……竟然擁有死亡之力?!」

柳銘看著拍賣台上的重刀,眼神微微一凝,緊接著便變得熾熱起來,他正愁龍闕重刀隨著他的修為提升,所能帶給他的幫助也逐漸在減弱,打算找個時間換一把更強大的武器,沒想到在這裡碰上這麼一把重刀,真的是想打瞌睡的時候,就有人送上枕頭來!

「此刀名為『冥鬼重刀』,是由『暗冥黑金』為主材打造的,有著近十萬之重,雖然這是一件玄階頂級寶器,但這把重刀卻充斥著極為可怕的死亡之力,而裡面設置有三重禁制,每解封一重禁制,這種死亡之力將會呈現數倍的增加!

這把『冥鬼重刀』底價八十萬,每一次加價不得少於一萬,有意者現在可以開始出價,這可是一把難得的玄階頂級寶器!」

隨著蕭雅婷的話音落下之後,整個大廳的人都是愣愣的看著那一把冥鬼重刀,感受著那一種陰冷的死亡氣息,眾人都是大眼瞪小眼,一時間大廳……又冷場了!

不僅冷場,此時他們心裡更是在瘋狂的罵娘,剛剛蕭雅婷說要拍賣一把玄階頂級寶器時,他們心裡那個激動啊,身體那個顫抖啊,每個人都在想著自己的錢包夠不夠,用不用再派人再去家族支取一些銀兩過來。

但是,當這把重刀抬上來之後,特別是在蕭雅婷介紹完之後,一個個全都忍不住萎了。

這竟然是一把重刀,還特么是一把帶有死亡之力的重刀?!

本來在天荒大陸,修鍊重刀重劍的武者就比較少,在大廳幾百號人,可能修鍊重刀重劍的也就那麼十來個,所以會用到這把重刀的人就少了。

而這把冥鬼重刀竟然還是死亡屬性的寶器,這種屬性的武器除了一些擁有黑暗屬性的武者可以比較容易的駕馭之外,其他屬性的武者使用這把重刀,無疑會跟自身的真元犯沖!

這樣一來,不但發揮不出來這把重刀應有的威力,還會被冥鬼重刀的死亡之力侵蝕自身的生機,只會讓自己死得更快,所以這把重刀對於不是黑暗屬性的武者來說,還不如一把適合自己的黃階頂級寶器。

看著偌大的大廳內又是一片鴉雀無聲,蕭雅婷嫵媚的臉龐又是變得僵硬下來,她也知道黑暗屬性的武者太少了,而且這把冥鬼重刀也很難適合絕大部分的黑暗屬性武者。

所以賣家也特意的壓低了這把冥鬼重刀的底價,若不然一以件玄階頂級寶器的拍賣底價,最少也要一百萬銀兩,最終成交都是幾百萬銀兩的價格!

可沒想到這樣低廉的價格竟然又冷場了,這讓她心裡著實有些鬱悶。

「嘖嘖,想不到這樣一件寶物竟然沒有人想搶,那就讓本少爺來撿這個便宜好了……」

柳銘看著大廳中詭異的氣氛,忍不住嘀咕了一句,然後笑著開口出價道:「我出八十一萬兩……」

「沒想到在雲龍城這種小城,竟然能看見這麼有趣的武器,這把重刀我出一百萬兩,本少要了!」

在柳銘的話音落下之後,二樓某一處包間,傳出來一道顯得有些意外的話音。

大廳的人聞言都面色有些奇異的看著那一處包間,而柳銘皺著眉頭也看向那包間,眼神微微一眯,眸中閃過一道冷意,這包間似乎是楊箐那小婊砸的,難道那個白衣青年是這小婊砸的姘頭,又是一個優越感爆棚的腦殘玩意!

「一百零一萬……」柳銘掃了一眼后,淡淡的喊出價格。

「一百零五萬……」

「一百零八萬……」

「……」

隨著柳銘開口之後,其他人也陸續有人喊價,雖然這把重刀對他們的用處不大,不過要是低價買過來,以後或許可以用來跟別人交換。

「這群傢伙……」

在楊箐所在的包間內,那臉色顯得有些蒼白的青年看著大廳,眼神露出陰冷的寒芒,最後則是將目光鎖定在柳銘那間包間上。

因為柳銘是在他開口說出那一句話后,第一個加價的,這讓他感覺柳銘就像是在打他的臉一樣!

「本少出一百五十萬,這把重刀本少要了……」那白衣青年陰冷的聲音再次傳出。

而隨著這陰冷的話音響起之後,大廳驟然為之一靜,甚至有些知道白衣青年背景的人,眼神都帶著深深的忌憚看向楊箐那一間包間,然後沉默不語。

「一百五十一萬……」

不過在白衣青年的話音落下之後,柳銘懶散的話音不緩不急的傳出,瞬間讓包間內的白衣青年感覺像是吃了一坨熱翔一樣,蒼白的臉色一下子就青了,眼神如同毒蛇一般再次鎖定柳銘那一處包間。

「小子,你很有種,敢跟我莫子瀟對著干,你特么的真不知死活!」

白衣青年森然的話音回蕩在這大廳之中:「但是……你的狂妄無知將會把你的家族拉入毀滅的深淵!因為……你們雲龍城所謂的頂級勢力,在我天都莫家眼裡,只是上不了檯面的弱流勢力,而本少……更是你這傢伙惹不起,只能跪著給我舔鞋的存在!」 第226章鬼嬰超生

大昌市體育館內外,戒備森嚴,這裡的安保力量達到了目前這個市能達到的最高級別。

任何進出這裡的車輛都要經過嚴格的檢查,附近的道路更是直接封鎖了,如果沒有特許,任何試圖越過這裡的人都將被強制扣留。

楊間開著車經過了三道警戒方才來到了體育館的一個室內籃球場旁邊停了下來。

當他走進籃球館的時候,這裡已經布置成了一個臨時會議中心,一張巨大的會議桌用乒乓球桌拼湊而成,此刻已經有不少的人提前趕到了。

略微一看。

楊間就發現了很多張熟悉的面孔。

孫義,趙開明,甚至是連葉楓都在這裡。

「楊間來了~!」

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其他人紛紛放下手中的事情看向了剛剛走進來的楊間。

如果一個月前楊間在大昌市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但是現在,毫不客氣的說他的存在已經能夠左右整個大昌市的命運了。

一個駕馭了兩隻鬼的人,一個解決了多見靈異事件的馭鬼者,一個險些殺了在場很多人的存在。

隨著王小強的死,沒有人再可以輕視楊間了。

「我知道我很帥,很討女人喜歡,你們也沒有必要這樣看著我吧。」楊間道;「葉楓?你居然也來參加這次的會議了。」

他目光一凝,看向了那個穿著風衣,帶著帽子故作低調的葉楓。

葉楓抬起頭來笑了笑:「是王教授讓我來的,他取消了上面對我的通緝,嚴格的說來我現在已經不算是罪犯了,楊間,我知道我們之間有矛盾,但這個節骨眼上能不能先一起聯手把眼前的事情解決了再說?」

「現在大昌市的馭鬼者數量已經非常少了,多損失一個都會降低大家的生存幾率,你不為自己負責,也要為整座城市的市民負責吧。」

「這次事件如果沒有我們解決,整座城市你覺得能活下去多少人?」

楊間道:「不管活下多少人,你我之間的事情都會算清楚。」

「當然,不過我們或許等不到算賬的時候,就目前這個形式而言能不能活下來都是一個問題。」葉楓說道。

一旁的趙開明坐在那裡一句不言,他不會去參與進去,如果可以的話他巴不得楊間和葉楓斗下去。

「楊間,你先坐吧,有什麼事情等開完會再說。」孫義道。

楊間也明白,這種時候王小明把葉楓也叫來意味著什麼。

在大型靈異事件面前,必須充分的利用大昌市目前所有的馭鬼者的力量,共同解決此事。

在生死存亡面前,任何的糾紛和仇恨都應該暫時的放下。

「那就希望你們在我面前安分一點,真的是打算出力來解決這場靈異事件,如果我發現你們有任何的小動作,抱歉,我會把對付你們的優先順序放在第一位。」楊間冷著臉坐了下來。

葉楓笑了笑,沒有再說話。

又等了一會兒之後。

還有幾個馭鬼者陸陸續續趕到了,其中一人讓楊間感到很詫異。

竟是張韓。

張韓原是小強俱樂部的成員,后在黃崗村靈異事件里倖存了下來,從王小明的手中得到了駕馭第二隻鬼的方法。

現在看來,張韓是成功的活下來了。

「楊間,你果然也在這裡。」張韓見到楊間熱情的打著招呼:「托你的福,我並沒有死於厲鬼復甦。」

「看來你的運氣不錯,恭喜了,只是希望接下來我們也有這樣的運氣。」楊間道。

「放心,這麼多人聚在一起解決這件靈異事件還不是輕輕鬆鬆。」張韓此刻很樂觀,或許是因為延長了厲鬼復甦的時間所以心情好轉了很多,這個時候還笑的出來。

「你就是楊間?聽說你把王小強給殺了。」另外一位陌生的馭鬼者盯著楊間,帶著幾分詭異不善的神色。

「你是誰?」

葉楓平靜道:「以前也是俱樂部的成員,好像是叫何川,不太常在俱樂部,上次猜測他或許死了,死於厲鬼復甦,沒想到還活著。」

「何川?沒聽說過,怎麼,我殺了王小強你有意見么?」楊間道。

何川冷冰冰道:「意見很大,大到現在想弄死你。」

楊間笑了笑;「是么?看來我弄掉俱樂部的確是得罪了不少人,不過你這一副龍套樣子就別出來丟人現眼了,我如果是作家,你在我小說里絕對活不過三章,如果我是導演,第一集你就得完蛋。」

「你再說一句試試。」何川道。

旁邊的張韓沉聲道;「何川,冷靜一點,你這個時候如果發瘋的話別怪我們這些人聯手對付你。」

「冷靜一點,現在不是鬧事的時候。」葉楓平靜道:「如果你要鬧事的話,我可不會答應。」

這個時候鬧起來對任何人都不好。

只是這個何川聽說精神不太穩定,很久沒有在俱樂部露面了,估計距離厲鬼復甦的時間不會很長。

「葉楓,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暫時忍了下來,但不會忍太久。」

何川說道,眼中的瘋狂之色在中人的壓制下才得到了幾分克制。

「一個隨時可能自爆的傢伙。」楊間微微眯著眼睛,留意了這個何川幾分。

不是因為何川本身,而是怕這傢伙隨時死於厲鬼復甦給自己帶來麻煩。

「看來人都差不多到齊了,現在可以開始今天的會議了。」

又過了片刻之後,王小明,王教授突然拿著一疊厚厚的資料,帶著幾分疲累的神色急匆匆的走了進來。

此刻,楊間,趙開明,葉楓,張韓,還有那個何川,以及孫義等一共九人齊齊看向了他。

王小明站在了回憶桌前,將手中的一疊厚厚的文件打開;「先把這上面的資料每個人發一份。」

旁邊的文職人員立刻將資料發放了下去。

「我主持會議一向是開門見山直說了,這次的靈異事件從我目前分析的情況來看不是偶然,而是上一位大昌市馭鬼者,鬼嬰周正死於厲鬼復甦后的延續。」王小明十分嚴肅的說道:「關於周正的死,楊間你應該很清楚,畢竟他是死於第七中鬼敲門事件當中,而你是那場事件的倖存者。」

其他人又看向了楊間。

「不錯,周正的確親眼見到他死的,鬼嬰撕破了他的肚皮跑了出來,一出來就追著我咬,差點被它吃了,後來在大昌市見過兩次,一次是我同學王珊珊的家中,一次是在市中心的那跳樓事件當中,第二次見的時候趙開明也在場,他當時是馭鬼者,是他負責此事的。」楊間平靜的說道。

趙開明神色一動,這傢伙是在問責自己么?

「那次事件的確是我在處理,不過那東西過於邪性,可能已經誕生出了鬼域,我並不具備解決那件靈異事件的能力。」他直言能力不足,沒什麼不好意思的。

夜少的二婚新妻 王小明道;「鬼嬰從周正的身體里跑出來,應該是經歷了三個階段的變化,你們資料的第二頁有相關圖片,另外,打開投影,將照片放出來。」

立刻,身後的白布上出現了投影的畫面。

畫面之中有三張圖,全部都是鬼嬰的,第一張圖是周正在一個實驗室拍攝的,他躺在一張醫療床上,肚子鼓起,一張嬰兒的臉蛋撐起他的皮肉,露出了一個猙獰的輪廓。

第二張圖是一個青黑色的小孩站在馬路中間,被攝像頭捕捉到了。

第三張圖是一個面無表情,周圍散發出青黑色氣息的成年人輪廓,那個成年人站在一棟十幾層的高樓之內,照片是透過玻璃窗拍攝到的,比較清晰。

「嬰兒時期,孩童時期,青年時期,這是鬼嬰三個最明顯的變化,這意味著什麼幾位都很清楚。」王小明認真道:「這東西在成長,成長的方式我個人推斷是……吃人。」

「下面看這張圖。」

他又按了一下開關,圖片跳轉第二張。

是一個出租屋,這個出租屋內滿地的血跡,散落一地的頭髮,還有幾根零散的碎手指,牆壁上到底都出鮮血淋漓的抓痕。

不知道受害者臨死前到底經歷了什麼樣的絕望掙扎。

「這圖片是從大城市北城區的辦案局檔案室里調取的,案發之後鬼嬰在附近一家便利店前拍攝到過,當時鬼嬰身上沾著血跡,通過現場留下的樣本分析,和受害者一模一樣。」王小明繼續道。

眾人皺起了眉頭。

一隻吃人的鬼嬰?這的確是夠邪門的。

「怎麼說來只要解決掉這小屁孩,大昌市的靈異事件就結束了?」葉楓輕鬆笑道。

鬼嬰再凶,也傷不了穿著壽衣的他。

所以他是不擔心自己遇害的。

王小明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次事件也就沒有那麼複雜了,就在昨天我收集了另外一份資料,是目前大昌市各大醫院傳來的。」

摁下一下開關,投影上變成了另外一幅圖。

「我截取了幾張比較明顯的圖,你們可以看看。」

圖片上,都是幾個肚子微微隆起的女人,像是懷了孕的女人,可是在這些女人的肚皮上卻都有一個嬰兒掙扎的輪廓。

「鬼嬰?」不少人頓時睜大了眼睛,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

王小明道:「我測試了,的確是鬼嬰沒錯,不單單是周正的那隻,在我目前手中的這些資料顯示,一共是一百二十隻,不,等一下,現在是一百三十八隻了,這是已經得到證實了的,還有很多並未證實的。」

「開什麼玩笑,一百多隻鬼嬰,這是靈異事件還是超生事件?想玩死我們是吧?」

一個馭鬼者帶著幾分驚恐道:「這事情我們可解決不了,靠我們這九個人,這和送死有什麼分別。」

鬼的數量有一百多?還有很多沒有算在內的。

經歷了靈異事件的馭鬼者,任何人都會感覺頭皮發麻,心中發寒。

「你們死不死是你們的事情,和我沒有任何的關係,我的任務就只有一個那就是解決這件靈異事件,但目前而言我收集的信息還差一份,我需要一隻鬼嬰供我研究,你們現在第一個任務就是給我抓來一隻鬼嬰。」王小明說道。

(本章完) 「你還有什麼話要說?」葉皓軒盯著天機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