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兒小妹,恭喜恭喜,實力出眾,又取一勝啊!」

輕微恭維間,一名少年從奉承的人堆當中,脫穎而出。

來人:旋希勵。

「謝謝,運氣不錯。」淡然莞爾,旋蝶兒謙虛道。

「之前的事情,在下做的有點過了,請小妹見諒,作為賠禮一起去觀看煙火祭典如何?」幽雅微笑,旋希勵邀請道。

透過之前的比試,他看出旋寒是有些厲害,但也就那個水平了,明天的戰鬥一定讓他躺下!

「啊,可否讓小蝶兒考慮下?」一愣,眉宇糾結,萬般糾結,她沒想到旋希勵會來邀請她,之前可是都答應和旋寒哥一起了吶。

「哈哈,小蝶兒幹得不錯,人長得這麼漂亮可愛也就算了,能力還如此出眾,你讓一般的女孩怎麼混呀?」

一片調笑聲,由遠及近,一襲紫色金邊衣裳、英俊儒雅的少年,展顏微笑間靠近!

「啊,小蝶兒的頭髮,頭髮……」眼瞅旋寒這個壞傢伙,又要揉她腦袋,小蝶兒連忙退後,可還是被他一衝步逼近,單手胡亂揉捏起來。

和旋蝶兒戲鬧間,旋寒沖旋希勵略微點了點頭,問了聲好,隨即便沒有再理會。

「小蝶兒,你旋寒哥心情好,獎勵你松鶴樓小擺一桌,再陪你逛煙火祭典!」沖小蝶兒展顏一笑,旋寒溫和口吻道。

「啊,好的好的,松鶴樓咱門快走吧~」被旋寒少有這麼主動的邀請,旋蝶兒當即宛若一隻開心的鶯鵲,蹦躂著樓上旋寒的臂膀,歡呼雀躍道。

「哦~,對了,希勵兄長不好意思,和旋寒哥有約在前。」略微沁了沁頭,小蝶兒抿唇,虧欠道。

在得到旋希勵一聲沒事後,便拽著旋寒哥的手,要求抓緊速度!

「好啦,好啦,松鶴樓跑不了,不要急~」被小蝶兒拽的有些尷尬,旋寒訕訕勾唇道。

「快點,快點啦~!」

小蝶兒可不管那麼多,她這個小饞蟲,一想到美食,就少了幾分淑女的矜持。

知道了,知道了,被小蝶兒拽得沒辦法的旋寒,只得訕訕回笑。

「嗤!」

望著遠去的兩人,旋希歷眼神中瞬間充滿惡毒,牙根緊咬,一副凶神惡煞、恨不得活剝了某人的神態畢露!

「我不希望明天之後,再看到旋寒那張討人厭的臉,要是你做不到,結果哼哼!」凶怒的眼神一撇,看向一旁的黑影,旋希歷絕冷吩咐道。

「是的!」眼見旋希歷如此這般,黑影人當即點頭,應命。

……

月空漆黑,繁星點綴。

吟吟蟬鳴,回蕩一周。

「嘭,嘭,嘭,嘭!」

「嘭,嘭,嘭,嘭!」

半空當中,各色煙花,繽紛絢麗,煞是好看。

市坊。

熙熙攘攘,熱鬧非凡,接踵而至,門庭若市。

今夜,乃少有的煙火祭典!

市坊大街上,人山人海,都來觀看這少有的美麗煙花。

一名少女,眼神中夾雜著恍惚、失神,無神、迷茫,宛若行屍走肉般的前行著。

「撲!」

撞到。

少女撞到一名男子后,抱歉一聲,側身欲要離開。

「喂,小妞,你撞到本少爺后,這麼簡單就想離開?」本來如果是一般的平凡女子,琪埃爾連話都懶得說,但眼前這個少女,不一樣!

「公子,碧浛兒不是有意的,抱歉。」言罷,扭身,碧浛兒欲要離去。

「喂,小妞,本少爺說了別想簡單走人,你弄髒本少爺的衣服了!」

一把捏住碧浛兒的肩膀,琪埃爾一拽,把少女給拽了回來。

「呀!」被琪埃爾這麼用力一拽,碧浛兒當即吃痛,叫出了聲。

「喲,這小美人痞子,不是碧浛兒小姐嗎?」在瞧見碧浛兒臉蛋的一瞬,琪埃爾神色一愣,但隨即一抹淫-盪的笑容,流露無遺。

碧浛兒,這等美人坯子,在旋昰城也算是有名的!

碧浛兒,今日一縷黑髮盤於腦後,一支玲瓏碧簪,點綴腦後,眉宇間飄忽若離,水眸恍惚,瓊鼻,吃痛抿唇。

一襲雪白紅絲連衣短裙,纖細柳腰,一抹黑絲包裹修長緊緻的長腿,冰肌玉徹,清新脫俗,芳澤如仙。

「公子,浛兒不認識您,剛才實在是抱歉了。」碧浛兒此刻心情很差,不想多加理會,一心想走。

「喲喲,小美人何必如此掃興,你看你把本少爺的衣服弄髒了,要不要陪個禮呢?」

自說自話地一把勾住碧浛兒的玉肩,不斷手上揩著油,琪埃爾壞笑盈盈地捏了捏自己的衣服,示意髒了的地方, 「碧浛兒身上沒錢。」被如此輕浮的傢伙樓主,碧浛兒很是膽怯,瑟瑟發抖間,往外掙脫了下,可沒有成功!

「本少爺有的是錢,不稀罕,只要小美人兒你陪本少爺去望春閣喝兩杯,事情就算結了,怎麼樣?」臉上淫笑漸濃,琪埃爾一把摟上碧浛兒的小蠻-腰。

憑他多年的沙場經驗,這小妞,是個雛先不說,必然還水靈異常!哪是望春閣那些胭脂俗粉可以比擬的。

「碧浛兒不想去!」斬釘截鐵,碧浛兒她雖然單純,但並不意味著不清楚望春閣是什麼樣的場所。

「喲,小美人兒不要說那麼決呀,那是個好地方,帶你去見識見識嘛!」

淫笑盈盈間,琪埃爾摟碧浛兒的力道,更緊了幾分,強行把她往前拽去……

「那小美女倒霉了,居然被敗家琪,給盯上了!」

「一個好姑娘,要被糟蹋了~」

「可惜,可憐的小姑娘呀!」

……

一周的百姓,被碧浛兒與琪埃爾的爭執聲,吸引了注意力,紛紛圍觀。

而這一眼瞧去,大伙兒便瞭然了個七八分。

琪埃爾:旋昰城琪家葯堂的公子,外號敗家琪,成年。特喜歡招花惹蝶,調戲姿色漂亮小姑娘,更是望春閣的老顧。

然而,他能如此囂張,金錢賄洛一方面,自身實力也不差!

「放開碧浛兒!」煩怒蹙眉,旋蝶兒口吻生氣道。

「喲哈哈哈,本少爺最喜歡像你這等小美人胚子生氣的模樣了!」肆意大笑,琪埃爾在碧浛兒身上揩油,揩得更歡了。

然而,不論憑碧浛兒如何掙扎,她如何能夠掙脫得了一個成年男子?

「小美人兒,到瞭望春閣后,本少爺會讓你好好爽爽的!」食指輕微一挑碧浛兒的臉頰,邪盪道。

「放手,碧浛兒我生氣了!」

「嘭!」

一股聖白色、凌冽鬥氣,豁地擴散,震開了琪埃爾!

神魄鬥氣!

凶眸微撇,一片透白,一抹血光飄蕩,碧浛兒一雙盛怒的眸子,緊鎖琪埃爾!

「你惹碧浛兒我生氣了!」凶光熠熠,碧浛兒壓低聲線,沉怒。

「呵呵,小妞生氣了,實力不差喲,一階大斗師?」打量了眼碧浛兒,琪埃爾不懼威脅,依然一股子輕浮。

踱踱!

一道健碩的身影,從琪埃爾身旁,款款邁出!

來人:琪埃爾的護衛,赫廷,五階大斗師!

「小妞,想要動手嗎?」一抹邪笑翹唇,赫廷一步上前,眉宇一揚道。

「碧浛兒很生氣!」

刷!一步猛衝間,右側臉頰上,逐漸被腥紅色纂咒纏繞,妖龍祖血傳承被動盡顯!

「哦,真來啊?!」

「嘣,嘣,嘣,嘣!」連續格擋,赫廷。

「速度,角度不錯,但力量太差!」蓬,一擊鞭腿踹出,欲把碧浛兒踹飛。

手箍腿,瞬倒身,扭身,踹擊,碧浛兒一擊腿踹,狠狠踹中赫廷的臉頰!

「呵哈哈哈,小妞的近戰實力不錯,但我說了力道太弱了!」鬥氣瀰漫臉頰,局部鎧格擋住鞭腿,赫廷冷冽一笑,不屑道。

反手抓住碧浛兒,臂膀用力,使勁一甩,把她給甩飛出去。

妖龍祖血傳承!

被擲飛出去的碧浛兒,意識到不妙的一刻,臉頰上血色纂咒,突兀一閃!

緊隨其後,一連串近戰經驗瞬間湧入她腦海,指引著她!

憑空半扭身,腳尖點地,穩身,暴蹬,疾步前掠……

「靠,小妞平衡感不錯呀!」被碧浛兒的近戰經驗,嚇的一愣,但赫廷好歹是戰場上活下來的,一愣后立即動作!

炙炎拳!

一招重拳,直轟碧浛兒的臉頰。

眼尖,瞧見,腦袋略側,碧浛兒躲閃過……

「哼,小妞,等的就是你躲!」赫廷他是故意略微打偏,好讓碧浛兒輕鬆躲過,而就在她躲過的一瞬,一伸腿,絆倒!

「呀!」眼尖,看到,碧浛兒卻來不及躲。

咕嚕嚕,碧浛兒狠狠地摔倒,滾滑……

「嗚嚶,嗚嚶嚶嚶,好痛,好痛!」膝蓋摔破,血流瀅瀅滲出,碧浛兒吃痛,捂著她的小腿。

她從小沒有打過架,剛才是被怒氣沖昏了頭腦,這一會兒,吃痛令她神魄鬥氣散盡,臉頰上的腥紅色纂咒也逐漸消退,腦袋清醒了幾分!

「小妞,你倒是接著來啊?」

抓持,一掌大手,捏住碧浛兒的後腦髮絲,狠狠拽了起來!

「啊嚶嚶嚶,痛痛,痛痛……放開,放開浛兒!」被赫廷揪著頭髮的碧浛兒,垂泣間,連連求饒。

「啊哈哈哈,求饒,求饒,接著求我啊,啊哈哈哈!」

肆意狂笑,赫廷。

「這等小美人胚子,可不能破了相,乖乖跟本公子望春閣走一趟,不就不會早著等罪了嗎?」壞笑凌凌,琪埃爾臨近道。

怒!

怒氣大盛!

狂怒瀰漫,殺意四溢!

一雙惡魔般的眼神,瞳孔緊縮,喪失所有理性!

腳尖點地,消音,隱匿,一道宛若鬼魅的身影,悄然潛行,誰都沒有發覺……

猝然,兩道寒光凌冽!

「噗嗤!」赫廷腦袋,斬飛!

「哐!」砍向琪埃爾腦袋的劍,被格擋了下來,阻擋者:旋蝶兒。

「蓬,蓬,蓬,蓬,蓬!」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啊!」好似發了瘋一般,旋寒手持飲血長劍,狂砸赫廷的屍體,不斷剁砍,直至剁成肉沫,血肉模糊!!

「動碧浛兒者,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剁完赫廷的屍體,旋寒凶眸一轉,撇向琪埃爾!

「琪埃爾是琪式葯堂的公子,殺了他,旋家必然會被遭遇瘋狂報復,到時候事情一發不可收拾呀!」旋蝶兒擋在旋寒跟前,焦切訴說道。

旋寒哥與她閑逛時,聽聞騷亂,來湊湊熱鬧,沒想到會碰上這茬事!

「旋蝶兒,我只說一遍,閃開,不然休怪我手下無情!」

左手一抽,一柄青辰長劍,從納戒內取出,旋寒頭頸一抽,喪失理智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