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您了,我會暖床,可是我不會修鍊啊!」那女孩子哭泣了起來,雖然這個女孩子也是灰頭土臉的,可是看的出來,這個女孩子是這裡所有被囚禁女孩中最漂亮的一個。

這個女孩原本就是這些人抓住,準備獻上去的,所以還沒有禍害,可是這個女孩子在這裡已經被嚇出心裡疾病了,在看到和煦如同仙子下凡的蘇曼青時候,女孩子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的稻草一樣,不顧一切的衝上來了。

按理說來,蘇昭在看到這樣的女孩子黏在蘇曼青身邊的時候應該是不舒服的。

可是很奇怪,蘇昭沒有不舒服,反而是悄悄的走開了。

作為大周的掌權者,看到自己的子民被血色軍團禍害,蘇昭心裡是愧疚的,因為作為皇族自己沒有保護好子民,並且這件事情自己竟然都不知道的,若不是這些因為血色軍團對自己的刺殺,還有團內獵兵們跟血色兵團的仇恨、

說不定蘇昭還不會對血色兵團動手的。

那麼也就會讓血色兵團繼續逍遙下去,所以蘇昭心裡滿滿的都是愧疚、

而且蘇昭知道,像是這種身體和心靈都受創了的女孩子,就應該是蘇曼青安慰他們的。蘇曼青有這樣的能力!

蘇曼青一直都是有能力的,留在自己的身邊可以幫助自己處理很多的事情。

可就在蘇昭心裡閃過這樣想法的時候,她心裡忽然有些不舒服了:難道蘇曼青在自己的身邊就是因為他的能力么?

蘇曼青是完美的,出眾的!自然也是讓蘇昭喜歡的,蘇昭喜歡他的儒雅、聰明、善解人意、性情如水,很多很多,可蘇昭心底里為什麼總是覺得有點遺憾? 蘇昭雖然感覺跟蘇曼青之間缺點什麼,可是蘇昭喜歡蘇曼青是不會改變的。

蘇曼青也的確是一個值得喜歡的好男人。

在傍晚的晚霞下,蘇曼青給每個孩子看病出藥方的樣子美得不像話!

如此恬靜而又優雅的曼青是吸引人的,蘇昭都能看的出來,周圍的女孩子在看向曼青的時候,那眼神中是充滿了崇拜和愛戀的。

蘇曼青似乎對任何年齡段的人來說都是如此完美的存在!

也值得任何年齡段的人喜歡。

包括剛才拉著蘇曼青不放手的小姑娘,那小姑娘到現在都跟在蘇曼青的身邊沒有離開呢。

「小跟班,你過來,姐姐給你點東西吃!」小雀終於看不下去了,主動開口,順便拉著小姑娘要走開。

小姑娘是真的餓了,自從被這些人抓進來,雖然是當做貢獻品的留著沒有禍害,但是食物的供應也好不到哪裡去,剛才看到小雀給其他的孩子們分吃的,小姑娘就想過去的,只是捨不得離開蘇曼青的身邊。

現在小雀又拿著食物誘惑自己。

小姑娘就表示自己忍耐不住了啊

「去吧!吃點東西,你的身體才能恢復的更快!」蘇曼青笑著開口了。

蘇曼青的話就像是聖旨一樣,小姑娘立刻就答應了,而且是流著口水走的。

「團長,這些小姑娘交給小雀是不是有點不合適!」蘇曼青已經幫助這些姑娘們看完了。

蘇曼青揉著有些發疼的太陽穴,並非是他不相信小雀,而是小雀就像是一個孩子一樣,自己照顧自己還可以,要是帶上這麼多的孩子的話,恐怕是不行的。

「嗯~我會挑選一個人幫忙的!」

蘇昭也明白這個道理,不過再找人的話實在有些困難。

風騷的小狐從隨身空間中出來了,一身狐裘的他看起來真的是雌雄莫辯的、

小狐風情的揉著自己的碎發,說:「我可以幫忙啊,這些小不點而已,讓我調教出來,保證你滿意。」

蘇昭……怎麼就感覺這麼不相信小狐呢。

而蘇曼青卻跟著點頭:「讓小狐當這些姑娘們的教官是很不錯的!」

「小狐乃千年聖獸,懂的東西比我們還多。」蘇曼青抬頭跟蘇昭道。

小狐就在旁邊撅著嘴巴不高興了,他怎麼就這麼不喜歡聽這個蘇曼青說話呢。

蘇曼青說話的時候主人是很喜歡聽的,這就讓小狐覺得蘇曼青比自己這個聖獸還要受寵啊。

小狐對主人的佔有慾是很強的,堅決不喜歡別人搶佔了自己主人的心。

「呵呵~讓一個畜生做教官?!」一個嘲諷的聲音卻很不合時宜的從天空中傳下來了。

聽到這個聲音,蘇昭就覺得自己的心頭猛然一動,而蘇曼青也皺起了眉頭。子華則是很乾脆的消失不見了,因為來的不是別人,正是玄君啊。

蘇昭都不敢抬頭看天上的人,儘管自己讓子華給自己易容了,但是要欺騙玄君的話是不可能的、

玄君只一眼就可以看穿蘇昭的身份。

只不過現在玄君似乎是懶得看蘇昭,他眼睛淡淡的撇著下面的蘇曼青,哼道:「蘇先生好手筆啊,竟然拐走了本尊的人!」

蘇曼青自然知道玄君嘴裡的「人」是誰了,他只是納悶,殿下什麼時候成了玄君的人啊。

不過蘇曼青已經在第一時間開始結陣了,即便是坐在輪椅上不方便,可蘇曼青仍然可以結出對抗玄君的陣法。

「先生是在逼本尊動手么?!」一看看穿了蘇曼青動機的玄君就冷笑了起來。

只要玄君想,他可以在瞬間動手取了蘇曼青的命!

只不過玄君似乎是知道蘇曼青的用處,也知道他的才能,所以有點捨不得對蘇曼青動手。

「姑蘇福,這位就是蘇先生!」玄君並沒有對蘇曼青動手,反而是跟身邊的人介紹到。

蘇昭等人這才發現原來在玄君的身邊還站著一個人,那人一身黑色大裘,露出一張精緻到完美的臉。長長的烏髮豎起在頭頂,搭配著她冷艷的臉,給人一種逼人的英氣和貴氣,從這人的骨架就可以看的出來,她是一個女子。

「姑蘇福?!」蘇曼青聽到這個名字,全身卻是顫抖了一下。

玄鬼門的自負才女,姑蘇福么?

不管是玄鬼門還是姑蘇福,這都應該是存在於傳說中的人和名字。

玄鬼門一直都是在獵兵界的禁忌,卻也是至高無上的存在,傳說玄鬼門從數千年前開始就只有十個人,卻是最頂尖的十個人,絕對是領先大陸所有修鍊者的十個人。

蘇曼青一直覺得玄君已經是大陸修鍊者的頂尖了,而玄鬼門必然是跟玄君一樣級別的。

同時,玄君能夠認識玄鬼門的人,足可以說明玄君是處於什麼水平的人了。

「玄清,你這樣讓我很為難啊!」叫姑蘇福的女人開口了,她的聲音是十分動聽的,銀盤珠玉之音也不過如此。

只不過姑蘇福的聲音中帶著一種眼高於頂的自負,可以說她似乎就是天地間最高的存在,任何都不可能入的了她的眼睛、

而且她叫玄君為玄清了。

蘇昭不免看向玄君,卻再難從玄君的眼神中找到熟悉。

「讓我跟這些螻蟻一樣的人在一起?這不是對我的折辱么?!」姑蘇福又開口了。

姑蘇福在玄鬼門中,代表的就是自負!絕對的自負。

在自負者的眼中,沒有任何東西是值得她看重的。

而玄君帶著她過來,竟然來認識這些螻蟻,姑蘇福就覺得不可理喻啊。

「幫小雀教導這些人!」玄君卻沒有理會姑蘇福的牢騷,而是幾乎用命令的口氣說。

「那我說的……」姑蘇福的話剛說出來,就被玄君給打斷了。

「本尊答應的事情豈能食言?」

竟敢猜疑本尊,玄君顯然是生氣了。不過姑蘇福仍然用看白痴加不信任的眼神看著玄君,她要是相信玄君才算是有鬼呢。

不過既然已經說到這裡了,姑蘇福也就不再偏執了。

「女人,現在叫周軒是吧,本尊給你一個月的假期,假期過完了自己回來!」

玄君留下姑蘇福就走了,甚至還很「放心」的讓蘇曼青留下,跟蘇昭在一塊。

蘇昭和蘇曼青都傻眼了,因為玄君今天的表現太反常了。

「唉~蘇先生以後恐怕是不能跟您一個房間休息了!」黑龍不得不走到蘇昭身邊,開口說。

黑龍必須要這麼提醒,因為玄君在離開之前用警示的眼神看自己了。

黑龍是明白自己主人心的,主人肯定是有什麼原因,不能帶著蘇昭返回魔域了,且現在魔域正被神宮盯上,主人要想一心一意的對付神宮,就必須讓蘇昭不在自己身邊。

其實,玄君是在自己測驗,他想看看自己能否將蘇昭丟下,不留在自己身邊。看自己是否已經對這個女人形成了無法割捨的依賴。

失憶的問題讓玄君很是為難,他搞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在看到她的時候會有那麼強烈的衝動。

玄君是傲慢的,也就是驕傲的,所以他不允許別人在自己的心中可以佔據如此重要的位置。

而且玄君將姑蘇福和黑龍都留下了,難道還怕蘇曼青跟蘇昭發生點什麼么?既然自己已經在蘇昭的身上打下了屬於自己的印記,那麼就宣誓了自己的所有。

「你們還能一個房間?」姑蘇福從天上下來了,而且還是使用的瞬移,她使用的瞬移跟其他人的瞬移不同。

姑蘇福的行蹤就像是鬼一樣,幽幽的出現在蘇昭面前,然後用鄙夷加漠視的眼神盯著蘇昭,還看了看蘇曼青,她似乎是相當反感這倆人住在一起的。

「你們不能一個房間,否則我廢了他!」姑蘇福指著蘇曼青,直接開始威脅了。

蘇曼青……

蘇昭……

「姑蘇大人,這些孩子能否得到您的調教?」黑龍趁機開口了。

聽到黑龍的話,姑蘇福臉上的鄙夷就更加明顯了。

「讓我教導他們?!」姑蘇福的口氣尖酸刻薄。

周圍的孩子本來是都圍在蘇曼青和蘇昭身邊的,不過姑蘇福下來之後就讓這些孩子們後退了一步,顯然是姑蘇福身上生人勿進的氣息太強烈了。

而當姑蘇福尖酸刻薄的聲音響起來的時候,周圍的孩子們就退開的更遠了,這些被傷害的孩子們自尊心是很強的,再被姑蘇福用這種音調說著。

孩子們只覺得害怕。

「是的,相信玄君讓您來也是出於這方面的考慮吧。」黑龍緊接著說道。

姑蘇福就用審視的眼神看了蘇昭一眼,她自然知道玄君讓她來是做什麼了。

不過姑蘇福不能說出來。

看黑龍很真誠的懇求自己,姑蘇福就答應了,不能不給黑龍這個面子不是,自己也得找點事情來做的。

「那我提這些孩子謝謝您了!」蘇昭離開開口了。

按照蘇昭現在的修為,根本就看不透這個姑蘇福到底是什麼修為,她只覺得姑蘇福應該是跟玄君一樣修為的人。

有這樣的人在身邊,還有什麼好怕的!

什麼血色兵團,在姑蘇福這樣的高手面前根本就不算什麼了。

而且蘇昭也算是明白玄君為什麼可以那麼強橫的跟神宮對抗了。

因為人們所見的玄君的實力根本就不是他真正的實力,他可以拉出來姑蘇福這樣的高手,誰知道還有什麼樣的高手呢!

蘇昭可沒有忘記,之前玄君帶著全大陸的頂尖武者們到處浪的樣子。

玄君能夠對那麼多的高級武者擁有強大的號召力,已經足夠說明問題了。

所以,玄君對付神宮根本就沒有問題啊。也怪不得神宮出動了三艘飛船壓制在了魔域上空,最後玄君還是這麼浪出來了。

「我用不著你的感謝!我教導他們只是興趣而已!」姑蘇福還是一臉的自負,不過姑蘇福在看到小雀的時候,那眼神就有些改變了。

小雀站在姑蘇福的面前,用狐疑的眼神盯著她。

姑蘇福俊美的臉上有些不自在了:「小雀,你這麼看著我幹嘛!?」

「咦?你知道我的名字啊?」小雀很吃驚的樣子。

姑蘇福一臉的驚訝,不過旋即釋然:「你還沒吃東西吧!給!」

姑蘇福是帶著隨身空間戒指的,而且必然是頂級的戒指,她隨手一招,一張精美雕工的白木桌子就出現在了院子中,桌上各種美食看著都讓人流口水。

小雀早就看的眼睛都直了,衝上去就開始狼吞虎咽,甚至都不管周圍還在看著的孩子們了。

按照小雀的心思,這些孩子剛才已經給他們吃的了,所以根本用不著再管他們!還是自己吃飽了再說。

蘇曼青的情緒似乎一直都不高的樣子,眼看著姑蘇福正在一臉挑剔的看著倖存的孩子們,蘇曼青就扶額。

剛才玄君展露出來的敵意已經讓他看到了。

玄君很明顯的表示:蘇昭是他的人,絕對不會允許別人染指的、

這就是情敵了,蘇曼青還無法對他這個情敵怎樣,可是讓蘇曼青放棄蘇昭?那是不可能的!

蘇昭絕對不能放棄,蘇曼青明白,自己現在能做的就是處理好跟蘇昭的關係,只要殿下是真的喜歡自己了,玄君也就不算是威脅了。

現在蘇曼青最苦悶的就是蘇昭對自己到底是什麼感覺呢?還有殿下對玄君是不是還有感情呢?

之前,蘇曼青不是沒有看到殿下跟國師相處的樣子,雖然看起來很彆扭,兩個人也似乎經常吵架的樣子,可是蘇曼青知道,殿下跟玄君之間肯定是有點什麼關係的。

簡單點說,殿下可能就是喜歡玄君的!

「曼青,咱們也吃東西吧。」天色已經不早了,不能眼看著小雀狼吞虎咽,蘇昭讓沙曼也準備了食物。

小雀這才感覺到不好意思,竟然都忘記讓殿下吃東西了。

不過當小雀讓出來桌子,想讓蘇昭坐下來吃東西的時候,姑蘇福卻直接上來將桌子收走了。

想讓這個女人吃自己準備的東西?門都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