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並非白白要求,我可以為你們提供情報。」

柳玉凰道,這是互利互惠的事情。

「你?提供情報?」三和會長沉聲道,「這是個很誘人的條件,可我不敢冒險。」

柳玉凰很清楚,他這是不信任自己。

「我想,你別無選擇,用我,你也許要冒險,但是收穫會是巨大的,你不用我,你們現在的糟糕處境也不會有什麼轉變。」

三和會長沉吟,他看了著柳玉凰的眼睛,那目光,深邃,卻也純粹!

「此事,不要提,你們先下去休息如何?舟車勞頓,一路也是辛苦了!」

三和會長明顯不願再談此事,柳玉凰也知道這事情急不得,也不再說什麼,客隨主便地點點頭。

「刀疤,你去安排客人休息。」

三和會長一句話,刀疤當即無事,連那批貨物丟失也不追究了,自然,他的位子也保住了。

自然,三和會的那些高層也不敢多說什麼。

「這邊請!」

刀疤此時對柳玉凰多了一絲真誠的熱情,因為他真切地見識到了她的實力和影響力,自己的地位也是多虧她才能保住。

容也在其身後,看著前方如同挺竹一般的身影,緊了緊拳頭,他心中有些無力,因為她發覺自己居然幫不上柳玉凰什麼忙,這才是她心中的痛!

努力,一定要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這樣,才能夠光明正大地站在她身邊,才能夠心中無悔無怨!

刀疤將柳玉凰等人安排到兩間精舍,本來是要安排三間房,暗夜很是不同意,說什麼也要和柳玉凰在一個房間里,並且聲稱他們以前同寢同眠,到了外面也要如此。磨得柳玉凰實在是無法,只得同意。

進入房間之後,她四下地檢查了一遍,確定這裡問題不大之後才開始進行修鍊!

不過,她還是非常小心,輕易不交談秘密內容。

時間點點滴滴而過,大山之中也陷入了沉寂,忽然,一聲震天的聲響發出,遠處傳來陣陣地轟鳴聲,這聲響乃是信號,緊接著,一陣陣的轟鳴產生,似乎有人在猛烈地撞擊山體!

轟隆隆!

群山轟鳴,牆壁之上不斷地掉落灰塵石塊下來,如此大的響聲,驚動了所有人,大家都從房間之中跑出!

「攻山啦!朝廷攻山啦!」

腹黑爹地圈禁嬌妻 遠方,有人聲嘶力竭地喊著!

「嗚嗚嗚!」

寒風料峭,在寒風之中,角號吹響,發起了警戒,三和會眾人也迅速地從組織起來。

柳玉凰衝出房間,遠眺而去,遠處火光四射,雷光陣陣!

她心中一沉,這攻山來勢洶洶,恐怕是不好對付!

「會長,會長,守不住了,守不住了!第一道關卡破除了!」

有人慌慌張張地前來稟告著!

「什麼?!」

三和會會長一驚,這麼快?

「會長,他們不知用什麼方法架設了一座傳送通道,傳送來了許多的高手,而且帶來了幾門厲害的晶炮,會長,那晶炮太厲害了,幾下就把我們設立的關卡轟飛了!」

晶炮?

柳玉凰想到了馬嘉古炮,不過,應該不是那種東西,若是那種東西,這山不夠幾下摧毀的,並且馬嘉古炮發射數量有限,應該還有最多兩次的發射次數,他們不會輕易地動用!

不過,這山體極為堅固,他們能夠將之幾下摧毀,那晶炮定然也是厲害非凡!

轟隆隆!

響聲不斷,外面的火光越來越大,而前方報告而來的消息也越來越糟糕!

「會長,不好了,第三道關卡,第四道關卡,第五道關卡也打破了……」

「會長,十個堂主前去狙擊,全部被殺……」

「會長,我們已經損失了三萬人了……」

一個個的消息報告而來,三和會長雙眉緊縮,臉龐漆黑,他注視著外面,整個人身旁圍繞著一股低氣壓!

「這麼快,他們的動作這麼快,這是要逼死我們啊……」

細微的聲音從他口中發出,有多麼地不甘,有多少不服,可是不服不甘又有什麼辦法呢,對方的實力實在是太強,太強了!

轉眼,三和會的高層也趕到了,他們紛紛向三和會長轉述著消息,情況是越來越糟糕!

「會長,再這麼下去,我們都要死,全部都會死啊!」

「會長,趁著現在有時間,我們撤退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撤?撤?!這是我們的大本營,是我們先輩經營了千年的地方,是好不容易開闢出來的,就這麼撤?撤到哪裡?!」

三和會長扭轉頭來吼叫著,他臉色猙獰,對於這樣的結果,非常不能夠接受!

「會長,第十八道關卡攻破了!」

「會長,第十九道關卡攻破了,我們損失了十萬人……」

傳來的消息,越來越糟糕,大離王朝的軍隊勢如破竹,不斷地挺進!

整個山上混亂了,面對著這樣可怕的敵人,就算是訓練有素的地下組織也無能為力,他們都慌了,害怕了!

大離王朝實力實在是太強悍!

「跑啊,都快跑啊!」

「這裡守不住了,我們快逃命啊!」

人們驚叫著,慌張地逃竄,連三和會的高層臉上都越來越明顯地出現了慌忙之色!

三和會長看著這一幕,他就算不想承認,也不得不承認,三和會完了,這個總部,快要完了!

「去收拾好貴重東西,十分鐘之後,開啟後山通道。」

他下達了一道命令,他知道,這命令一下達,三和會就真的就此傾覆,不再存在! 柳玉凰跟在最後的一支隊伍後面,悄悄地隱藏著自己的身影。

前方,一支紀律嚴明的鐵甲軍正在駐紮,這支軍隊總共有五十人,乃是進攻三和會總部的軍人之一。

足足三天三夜,被攻破的三和會總部被損毀得一塌糊塗,沒來得及逃跑的人被毫不留情地格殺,鮮血流滿了這座大山,這三天三夜,不知增添了多少的冤魂!

從三和會搜刮出來的各種物品也被分批地運走,一點也沒有留下。

那個時候,她就已經知道,三和會完蛋了,徹底完蛋了!

不過,三和會會長和一些高層再加上部分的三和會人還是順利地從後山逃走,至於他們逃到哪裡,那就誰也不知道了。臨走之前,三和會長塞給柳玉凰一張紙條,提示著她到了大離王朝帝都之後所要找的人,看來,在最後關頭,他想通了,或者,覺得已經到這個地步,司馬當做活馬醫吧!

柳玉凰自然沒有跟隨他們一起逃走,她發動五行霸體,土屬性和這滿是大山的地方很是契合,很是容易地就隱藏了自己和暗夜,容也的身形,成功地逃過了大離王朝軍人的搜捕,默默地等待著機會,跟在這最後一支部隊之後。

這支部隊正在生火做飯,贏得勝利之後,他們顯然非常放鬆,正在相互地進行交流。

「沒想到我們這麼容易就勝利了!」

「誰說不是呢,大名鼎鼎的三和會也不是我們的對手!」

「這次,我們肯定會得到許多獎勵!」

「別想太多,獎勵什麼的,我們多半沒有多少,要知道,我們是最後一支部隊,能夠喝點湯湯水水就不錯了,大頭肯定被前面那些主攻的拿走了!」

「沒辦法,我們的將軍不進行洗禮……」

「噓,你找死啊,這種話是能夠胡亂說的么!」

這些士兵用大離話語談論著,柳玉凰上一世學通古今,為了搞清楚自己的身世之秘自然也學習過大離話,聽懂他們的話語簡直不要太簡單。

「洗禮?」她記住了這個特殊的詞語。

這支軍隊的自律性非常強,並不做什麼多餘的事情,快速地生火做飯短暫地休息之後,他們快速地休息並恢復體力,而後離開,整個動作絲毫地不拖泥帶水。

柳玉凰小心地跟在他們身後,並不讓他們發現。

很快,他們便走到一處草地,而那裡正停留著一座傳送陣!

「不行,他們馬上要進入傳送陣,若不跟上,將會麻煩得很!」

柳玉凰心中如電急轉,她寶典一亮,雷蒙迅速地衝出去,照著那些軍人來了一閃電,便朝外跑去!

「不好,有三和會的餘孽!」

頓時,有五個軍人衝過來,追向雷蒙。

雷蒙七萬八繞,速度如電,那五人追了一段路,覺得不對勁,正待回去,但冷不防地下方突然伸展出了無數的紅色樹根,猛然之間將他們抓住!

柳玉凰這才從樹後面走出,須臾之間便走出手中拿著三張面具,這三張面具正是那五人之中其三人的面容! 第1209章祝烽也會任性

「貴妃娘娘,小心些,小心門檻。」

玉公公一路上就這麼嘮叨著,一直到進入了翊坤宮,進門的時候,還這麼碎碎念著。

若是平時,南煙肯定是要笑話他的,這翊坤宮好歹也是自己的地盤,怎麼弄得好像自己三步一滑五步一摔似得。

不過今天,她也已經完全木訥了。

竟然真的就聽他的話,高高的抬起腿邁過了門檻,走進房間之後,冉小玉急忙去取了一個墊子放在原本已經很綿軟的卧榻上面,讓她坐下,一群人還圍著她:「娘娘,感覺怎麼樣?」

「……」

南煙看著他們臉,覺得既熟悉又陌生,過了好一會兒,才輕聲說道:「我沒事。」

「……」

「行了,你們都下去吧。」

「……」

「別圍在這裡,我有點熱。」

眾人這才發現,大暑天的,他們一路將她簇擁過來,現在又圍繞在她周圍,南煙的臉上全都是汗,於是眾人急忙頭退了出去。

而等到他們退出去,祝烽又走了進來。

南煙抬起頭來,看著他站在門口的身影,外面的陽光正烈,勾勒出了他高大的身形,雖然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但也能想象得到,現在的他,表情一定也跟之前一樣,是木然的。

他走進來,反手關上門,一直走到了卧榻邊。

然後,坐到了她身邊。

兩個人就這麼相對著。

整個翊坤宮,安靜得只剩下兩個人的呼吸,一起一伏,交織在一起。

不知過了多久,南煙才開口——

「皇上……」

就在剛剛,她跟那些人說話的時候,口氣還是平靜的,眼神和表情也沒有一絲的波動,就像祝烽在涼亭的時候一樣。

實際上,那個時候,她整個人也是空的。

因為,不敢相信。

可是現在,回到了翊坤宮,只剩下兩個人相對的時候,這個事實才好像終於真實的擺在了他和她的面前,他們才真正的面對了。

而當兩個人相對的時候,這個事實,就無限的放大,好像突然出現了一座大山在眼前一般。

所以,這個時候,她的聲音顫抖得厲害。

「皇上……」

她顫抖著,連牙都磕著響:「我,我沒有做夢吧?」

她的話音剛落,祝烽伸手,用力的擰了一下她的臉。

「啊!」

南煙痛得叫了一聲,而祝烽看著自己的手,也說道:「真的,不是夢?」

「……」

這一刻,終於好像靈魂回歸了似得。

南煙捂著臉,哭笑不得,又有些生氣的:「你擰自己啊,幹嘛擰我!」

可一說完這句話,她的眼睛就已經通紅了,祝烽看著她,一把將她抱進了懷裡:「南煙!」

南煙幾乎是撞進他懷裡的。

他的胸膛,還是和過去一樣的堅實強壯,好像岩石一樣,撞得她有些發矇,可是,當伸手扶在他的胸前,感覺到那熟悉的溫度,還有胸膛下那顆心的跳躍,一切,又好像回到了當初的某一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