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雙兒,多虧你不想你娘!」雷凡有感而發,這個丈母娘有嚴重的暴力傾向,李雙兒的父親在其威勢之下只能俯首稱臣,要是雙兒也和他娘一樣,雷凡還真是難以想象自己會怎麼樣。

「什麼!你敢說我娘!」雙兒掐著腰,對雷凡的話非常不滿,不依不饒的拽著雷凡的袖子,「我娘是天底下最好的娘,你不準說他的壞話!」

「好吧!算我說錯了還不行嗎?」雷凡急忙認錯,看來自己有些過於樂觀了。

李子平含笑看著這一切,這個害羞的姐姐終於有人疼了。

正在天空中戰鬥的如火如荼的時候,遠處的天空飛馳而來一艘靈舟,這艘靈舟速度極快,只不過一眨眼就到了戰場的旁邊。

從靈舟之上飛躍下幾個人,其中為首一人是個膚色很白的中年人,此人修為強大已經達到了神相境,而且此人身後還站著三四個自在境的強者。

「糟糕,是宮家的人!」李子平看到靈舟之上,有一個大大的宮字,正是龍鬚島上最大的勢力宮家的靈舟。

「嘿嘿!李家的人好手段,和海家霍家為敵還不說,還敢打傷我宮家的弟子,這難道也是要同時要和我宮家挑釁?」膚色很白的中年人嘿嘿冷笑的看著戰場眾人,不懷好意。

「哼!宮無影,你宮家花花公子還想要和我女兒聯姻,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要戰便戰,嗦嗦的你還算是個男人嗎?」寇五娘心中大急,手下卻是下了死手,試圖在更短的時間內斬殺對手,也好震懾對方。

「咦!寇五娘!你竟然恢復了傷勢而且還晉級了!」宮無影面色有些不大好看,對方原本就很不好對付,這次更不好對付,若是趁著這次機會將其除去……

宮無影的臉上露出了陰狠之色,他朝著身後的幾個人使了個眼色,悄悄將戰場圍攏了起來,看樣子想鷸蚌相爭漁翁得利。(未完待續。。) 第2828章戰起(三)

她不再與他交手,不再主動去算計他,甚至不去主動留意他的消息,反而是直接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給了君璟墨和葉三等人。

無論李廣延做什麼,無論他有什麼算計,姜雲卿都一概不理會。

而她的無視,也的確如孟少寧當初所說一樣,激怒了李廣延。

無論是姜雲卿還是君璟墨,他們都能感覺得到李廣延如今行事越來越激進,甚至越發不擇手段。

姜雲卿莫名覺得,這一次孟少寧奪權,李廣延定然不會讓他那麼容易做到,而能夠影響孟少寧的,也就只有他們等了足足大半年都未曾現身的「王牌」了。

姜雲卿說道:「這一年間,李廣延一邊奪取南梁皇權,一邊從未曾放棄過挑撥我們和赤邯、宗蜀的關係。」

「赤邯那頭魏寰已經能夠掌握一部分兵權,摒棄了焚月令的鉗制,而宗蜀那邊,一旦小舅登上皇位,徹底廢了宗蜀皇后和越王,到時候李廣延再想做什麼便不可能。」

「他如今能做的,只有阻撓小舅登基,所以這一次是他唯一的機會。」

君璟墨沉著眼想了想,出言說道:

「小舅想要宗蜀皇權,想要成就帝王之位,不管如何,這一步他總是要走的。」

「我們如今已經將能做的全部都做了,別的只有等消息。」

他抬頭見姜雲卿眉心緊蹙,眸子里滿是擔憂,不由柔聲說道:

「雲卿,你要相信小舅,他敢動手必然是做好全然準備的,就算李廣延想要做什麼,只要小舅那邊有所防備,也定然不會讓他得逞。」

「張集如今帶兵在宗蜀南岸封地,不管如何,最多半個月那邊就該有消息回來。」

勝也好。

敗也罷。

大戰一起,半個月就能見結局,

到時候孟少寧是登基成為宗蜀新皇,還是事敗徹底與皇位擦肩而過,都會有結果。

君璟墨說道:「而且你放心,我已經下了密旨給雁山關那頭,准大舅他們見機行事,如有不對,允許他們派人暗中營救小舅,就算拿不到宗蜀皇權,也定會保住他周全。」

姜雲卿聽著君璟墨的話,側頭看著他:「謝謝你,璟墨。」

君璟墨伸手揉了揉她發頂:「有什麼好謝的,我也只是以備萬一罷了,只是我覺得這些準備怕是用不上,小舅一定會贏。」

君璟墨熟知孟少寧,就如同孟少寧當初知曉元成帝的事情,毫不猶豫就選擇勸服了孟天碩推他為帝一樣,君璟墨相信,孟少寧定不會讓他們失望。

他天生就該是血腥場上的勝者,哪怕翩翩如玉溫文儒雅,可骨子裡的雷霆之勢卻是怎麼都掩飾不住的。

孟少寧會贏。

君璟墨篤定。

姜雲卿聽著君璟墨的話,想起孟少寧言笑晏晏的模樣,眼裡的擔憂散去,點點頭說道:「對,小舅一定會贏。」

……

宗蜀的戰事來的格外的突然,大燕朝中還沒來得及有人議論陳家和崔家兒女間的韻事,甚至打趣陳連忠幾句,宗蜀和雁山關那邊的戰報便如如今外間的大雪一般紛紛而至。

(本章完) 「田大哥,怎麼辦?」李雙兒的臉頓時就變了,他雖然知道雷凡厲害,可是卻不覺得他能對付得了這麼多人,不由的淚水就流了出來。

雷凡笑著拍了拍李雙兒的肩膀,眼睛朝他眨了眨「傻瓜,你忘記了我還是一個召喚師了嗎?」

「啊!」李雙兒恍然,急忙拉著雷凡的袖子搖來晃去,臉上露出了乞求之色道,「那快點幫幫母親,快啊!」

雷凡神秘一笑,裝模作樣的念叨了幾句自己都聽不懂的咒語,一下子將燭九陽從雷霆世界中拉了出來。

「喂,快幫忙,將那幾個不知死活的東西抓起來,將他們打劫一空,一根毛都不要留!」雷凡指著天空中的宮無影幾個人。

燭九陽這一出現,強大的氣息斥著整個空間,那上百丈的高度給人一種深深的壓迫感,幾乎所有人在這一刻都向這個方向看過來。

不過等待看清楚燭九陽身邊的雷凡,眾人頓時有喜有憂有恐懼。

燭九陽低聲嘆息,這傢伙還真是無恥,空間中寶物都堆成山了,還貪心不足。

不過他卻將不滿完美的發泄到了宮無影幾個人的身上。

因為有燭九陽的參戰,戰鬥很快就結束了,海家和霍家的強者死的死降的降。

而宮家幾人反倒都沒有性命之憂,不過卻被燭九陽剝了個精光,所有的戰利品,包括那艘靈舟都堆在地上。

燭九陽重新回到了空間中,原本和吞天戰鬥被壓制的鬱悶之氣,經過這一戰也釋放了出來,頓時覺得非常的舒服,有一種要重新回到世界級的感覺。

雷凡大方的將所有戰利品都送給了李家。

李家一眾人歡天喜地,收割著戰利品,短短一天的時間之中瀚海城就完全在李家的掌控之中。

而雷凡的威名在同時也傳了出去,滄溟聖地第三聖主的弟子,一位戰勝了冰雪聖地天之驕女冰凌的絕世妖孽。

李家在得知雷凡身份之後便和雷凡秘密的談了幾次話,正是關於先祖被趕出滄溟聖地的事情。

雷凡也是因此而來,一拍即合,雷凡將熟睡之中的吞天叫醒,李家之人頓時被吞天的出現給震驚了,各種頂禮膜拜。

在這個時候,滄溟聖地的徐正陽閉關的洞府之中,忽然金光大放!

天空之中出現一座巨大的世界,這個世界一片欣欣向榮,花鳥魚蟲森林大地,只是少了萬靈之掌的人類。

無數強大的雷霆朝著這座巨大世界噼去,每一道雷霆落下,整個世界就變的凝實一分,每一次的凝實世界都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恐怖的雷霆足足落下了九百九十九道,整個世界竟然變成了一片蒼翠之色,一群群懵懂的人類在這個世界誕生,他們開始掌握這個世界,開墾這個世界。

下一刻洞府勐的炸開,一道人影衝天而起,融入了這個世界之中,正是剛剛晉級的徐正陽。

「好傢夥!徐正陽一舉突破道主宰境,掌握了整個大世界的脈絡,他的戰鬥力飆升十倍,我們的計劃看樣子要變一變了!」聖主和幾位大長老站在聖主大殿看著徐正陽晉陞,臉上露出了惋惜之色。

「可惜,若不是徐家老東西還在,我定然不會讓他輕易晉陞!」第二聖主捏了捏拳頭,他雖然境界早已經達到了主宰級,可是卻與徐正陽的戰鬥力相當,現在對方晉陞,自己明顯就被對方壓過了一頭,這讓他一想起來就覺得窩火。

「徐家老東西,大限也快到了,保險起見我們還是等等!我們有的是時間!只要這老東西一死,任憑這徐正陽這麼蹦都是死路一條。」聖主搖搖頭,臉上露出了一切盡在掌握的表情。

「聖主高見!」一眾大長老臉上紛紛露出諂媚,只有第二聖主臉色陰霾沒有做聲。

再說雷凡,在李家盤桓了幾日,便要離開。

李雙兒要跟隨,結果被寇五娘訓斥了一頓,最終雷凡還是自己離開了,因為他想要借著這個機會道外面去看看,這個滄溟大世界到底都有些什麼瑰麗的景色。

當然他也給自己限制了一段時間,那就是在三個月之後必須趕回去,他打算在這三個月期間尋找一些機遇,多逛逛墟市之類的地方,因為在那裡面很可能有自己想要的東西。

比如金屬性功法,可以增強金屬性功法的材料,這是他現階段最需要的東西。

吞天對這個世界的情況非常熟悉,雷凡在他的指點之下,七天之後便來到了第一個目的地。這是一個看起來非常荒蕪的海島,雷凡落在海島上,用神魂仔細探查了一番,根本什麼都沒有發現。

「喂,吞天,這到底是這麼回事?」雷凡有些惱火的說道,「我活生生的飛了七八天,就來到這麼個兔子不拉屎的地方,你說的墟市在哪?難道在天上?」

「對!你小子不笨!就在天上!」吞天指了指天空。

雷凡順著吞天所指的方向,向上看去,果然看到在極高的天空之上漂浮著一片大陸,這片大陸在隨時飄蕩之中,他們看得這段時間,這片大陸有飄出去了很遠。

「走吧!小子,本仙是誰怎麼可能算錯!上去瞧瞧吧!」吞天小尾巴翹上了天。

雷凡衝天而起,下一刻已經落在了漂浮大陸上。

眼前的景色讓雷凡不由的一呆,這座漂浮大陸面積不算太大,只有方圓數千丈大小,可是在上面草木蔥鬱,植物繁茂,還有幾頭普通的野獸在隨意的遊盪,似乎並不怕人。

在大陸的正中央矗立著一座五彩的光門,在光門之外一個身材五短的老頭悠閑的躺在草地上。

「呀!這個老傢伙厲害,我還是先入雷霆世界睡會再說吧!」吞天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傢伙,竟然主動逃進了雷霆世界!

就在雷凡愣神的時候,天空中又落下來幾個人,朝著老頭恭敬彎腰,交出了一定數量的貝幣,然後才踏入光門之中。

這個幾人雖然沒有注意到雷凡。(未完待續。。) 所謂萬年參皇,本質上還是人蔘,不過藥力比普通人蔘要更加強烈許多倍而已。普通人吃人蔘吃多了,尚且會上火流鼻血,更何況吃這萬年參皇?假如本身體質虛弱,又或身受重傷,那麼服用參皇進補,當然其效如神。又比如修練陰世奇經的劍妖,參皇對他也很有幫助。

偏偏參聖和金鵬兩父子體質良好,體內陽氣充盈。竟然用參皇輔助沖關,非但葯不對症,簡直就是南轅北轍。幾番嘗試,居然也沒把參聖和金鵬兩父子燒死,他們的運氣確實好到了極點。

其實參幫人才眾多,病精久病成良醫,更是當今醫道高手。他們又怎麼會連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明白?無非是當局者迷,兼且太過迷信參皇的神效罷了。此外……

陳勝抬起手來,點了點金鵬面上那片紅色胎記,道:「說起來,陽世奇經雖然難練,但也不至於讓你父子幾十年都練不成的。罪魁禍首,其實就在於你這片胎記。」

金鵬奇道:「胎記?和它有什麼關係?」

陳勝凝聲道:「因為這其實不是胎記,而是毒。雪山天蠍的劇毒。」

自古任何天材地寶之側,必有靈獸守護。雪山天蠍就是萬年參皇的守護靈獸。當年參聖和他父親金必勝前往找尋參皇,被天蠍攻擊。金必勝毒發身亡,參聖卻因為及時咬了一口參皇,這才僥倖存活。

當時參聖以為,天蠍劇毒已經被參皇藥力化解了。其實不然。天蠍和參皇,兩者乃是相生相剋,相互依存的關係。故此參皇無法化解天蠍之毒,只能令中毒者不受蠍毒侵害,彼此相安無事。

但這並不是說,留存人體的蠍毒就絕對無害了。時間越久,人就和蠍毒糾纏得越深,導致無窮後患。近十多年來,參聖時時頭痛難忍。無論用盡任何辦法也不能稍減其痛楚,就是蠍毒開始發作的徵兆了。

此外,留存體內的蠍毒,竟然還會遺禍給下一代。金鵬面上那片紅色胎記。實際上並非胎記,而是從父親那裡繼承過來的蠍毒。由於在胎兒時期就已經中毒,毒質深入骨髓,更加無從分割。蠍毒再加上參皇,便導致金鵬每次修練聚陽歸一的時候,體內陽火都會被催旺,燒得加倍猛烈。衝破關口的難度因而激增數倍。這才使金鵬屢屢功敗垂成。

當世醫道聖手,首推白蓮教的葯神明鏡大師,其次則是羅剎教的華九公。但即使這兩位同時出手,也絕對無法驅除金鵬身上這片與生俱來的蠍毒。不過。他們兩位醫道聖手雖然辦不到,但陳勝卻可以。因為陳勝手頭上有盜泉子親手製作的「禁百毒符籙」,其效果如何,在《神州奇俠傳》世界里已經得到證明了。

盜泉子晉陞為築基期修士之後,所煉製的所有丹藥符籙。其效果比起他之前還是練氣期修士的時候,一律增加了五成。雖然禁百毒符也不能將金鵬身上的蠍毒和本體徹底分離,但卻可以把蠍毒暫時加以壓制,讓它在短時間內不能發作。如此一來,金鵬修鍊聚陽歸一的難度,就恢復到了正常水準。再加上陳勝在旁守護,相信要練成十三章經。不過只是時間遲早的問題而已。

以上這一切,陳勝都詳細講解給了金鵬知道。當局者迷的參幫幫主乍聽之下,當即恍然大悟,他後悔不迭,自責如此簡單的道理,為什麼自己竟沒能早點想通。但隨之又因此歡喜不勝。因為多年心愿終於有望達成。兼且報仇有望。思潮起伏,心情激烈澎湃,金鵬赫然滿面都漲得通紅,就彷彿喝醉了酒一樣。

良久良久,金鵬好不容易方才平靜下來。他深深吸一口氣。突然取出柄小刀,二話不說,就在參皇之上一刀切下去,把半支參皇切下來,然後雙手捧給陳勝,誠懇地道:「陳兄,你救下了胡琴,又給我指點了一條明路。大恩大德,無以為報。這裡半支參皇,還請收下。只因為參皇是參幫鎮幫之寶,我必須留下一點作為不時之需,所以無法把整株參皇送上,請多多見諒。」

金鵬說得坦蕩,陳勝對他的好感不禁又增加了一分。當下微笑道:「半株參皇已是價值連城。金兄這份禮,已經厚得無以復加,還有什麼需要見諒的?」接過半株參皇,隨意一瞥。神域紋章立刻對其進行掃描,顯示名稱是「萬年參皇(殘)」,品質則屬於亮金中品。料想若是完整一株參皇的話,該當屬於亮金上品才對。而這半株參皇,則可以切割成十片。切割之後,名稱就變成了「萬年參皇(切片),每一片都屬於亮金下品。至於功效,倒是沒有改變。

陳勝隨意把參皇收入懷內。金鵬也把剩餘的半株參皇放回木匣,小心蓋好。然後和陳勝一起離開金庫。兩人來到「雄心殿」的大廳中,分賓主就坐。侍女送上茶水和點心——茶是參茶,點心也是用人蔘做的。陳勝每樣都品嘗了一點,不禁為之讚不絕口。金鵬則急不及待地問道:「陳兄,以你看來,我幾時開始修鍊聚陽歸一比較好?」

陳勝放下茶碗,道:「修鍊聚陽歸一,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你身為參幫幫主,不能連句交待的說話都沒有,就擅自跑得不見人影。先把工作上的事情處理好,然後再找時間閉關修練吧。不必心急,沉下氣。要知道,欲速不達啊。反正你二十幾年都這樣等過來了,現在再多等十天半月,又算得什麼?」

金鵬點點頭,連聲稱是。參幫內部事務,大可以交給酒精、卜精、病精等三人。當年參聖也是經常閉關的,大小事務由幾名弟子分別擔起,向來都處理得井井有條,無需擔心。但在外務方面,那些新收購回來的正道生意,卻都必須先作出妥善安排。其實依照本來行程,現在金鵬應該還在漢城的。只因為突然遇上陳勝,所以才打亂了預定計劃。故此,現如今金鵬就打算離開雪岳山參幫總部,先回去漢城一趟。

參幫總部雖然深處山腹,但也並非就不分日夜的。此時天色已晚,陳勝自回房間休息。金鵬則找來酒精卜精病精等三人,和他們交代了事情經過,決意明天離開總部回去漢城,處理好所有事務之後再回來閉關修鍊聚陽歸一。三人聽說金鵬有望修成陽世第十三章經,均大喜過望。劍妖之事,至此煙消雲散。

第二天一大早,金鵬收拾好行裝,和陳勝一起,前往酒精的宅邸。一來和酒精道別,二來則要探望胡琴。胡琴這次幾乎被劍妖污辱,精神方面必定出現了創傷。所以金鵬便打算把胡琴留下來,讓她在家中好好休養。至於秘書的工作,金鵬自然可以再找其他人代勞。

但沒想到的,胡琴看起來雖然有些憔悴,似乎勞累奔波了一整晚,根本沒休息過那樣子。她雖然答應把秘書的工作暫時放下,卻怎麼也不肯留在雪岳山,堅決要求跟隨金鵬前往漢城。做父親的酒精,還有情同親生兄長的金鵬兩人一起勸,她也怎麼都不肯聽。無可奈何之下,兩人也只好答應她了。

離開雪岳山,經過約莫兩小時左右的行程,三人又重新回到了漢城。陳勝在麗思卡爾頓酒店訂下來的房間並沒有取消,這時候自然要回去住了。至於金鵬和胡琴,參幫在漢城擁有一棟商業大樓作為辦事總部,他們每次來漢城公幹,都是直接在那邊住宿的。於是三人暫且各自分手。

在雪岳山中,電話不通,無法聯繫得到外界。一旦回來漢城,陳勝的手機立刻接二連三響個不停,裡面幾乎全是未接來電和簡訊。給他打電話的,正是傑西卡和小水晶姐妹。都奇怪他怎麼突然就失蹤了。陳勝笑笑,在酒店內沐浴更衣過後,便分別給姐妹倆回復了一條簡訊,解釋說自己去了山裡,收不到信號。

沒幾分鐘,回復的簡訊發過來了。小水晶也沒說話,只是傳送來一個做鬼臉的表情符號。傑西卡則善解人意地叮囑陳勝好好休息。陳勝又是一笑,打了個「v」的代表勝利之手勢過去。

剛剛放下手機,忽然間,房間門外響起了敲門聲,陳勝起身前往開門,卻發現竟是胡琴。胡琴換過了一套衣服——顯然是經精心搭配的。以至於陳勝雖然不懂時尚之類的東西,但也覺得胡琴這般打扮顯得艷光四射,比平時更加美麗了三分。

美麗的東西,人人都喜愛欣賞,陳勝自然也不例外。所以一剎那間,他不禁流露出了讚歎和欣賞的神情。胡琴見狀,儼然有些自得。她雙手分別抓住自己衣角,無比輕盈地原地旋轉了一周。笑道:「陳大哥,好看么?」

「不錯,很好看。」陳勝柔聲道:「怎麼不先休息休息再說?有事找我?」

胡琴微微嘟起小嘴,嗔道:「怎麼啦,難道沒有事,就不能找陳大哥說話了嗎?」 雷凡眉頭一皺,不過隨後卻是微微一笑,他身形飛掠,來到老頭面前時,已經變成了一個微胖的少年模樣。

「前輩,我要進去需要多少貝幣?」雷凡感受到對方的強大,體內蟄伏的力量最少也是天皇級的強者,不由的又恭敬了幾分。

「嗯!一萬貝幣!」老頭掃了一眼雷凡,眼中露出了一絲的驚訝,不過隨後就斂去,他在這裡看守的時間非常悠長,見過的天才不計其數,這個少年的天賦已經可以排在前十,不過這並不會讓他失色。

雷凡取出一萬貝幣遞給老頭,老頭點點頭讓開了身軀。

雷凡一步踏入五彩光門之中。

一進入五彩光門,雷凡就覺得眼前一黑,然後又清晰了起來。

眼前的情景和雷凡在東皇大世界進入的墟市差不多。

這是一個小世界,草木枯黃,沒有任何的生氣。

隨著雷凡對虛空法則的了解越來越深,他能感受的到,這個小世界已經達到了垂暮之年你,基本已經失去了生機,逐漸開始衰敗,能支持的時間不會超過一千年。

不過與小世界的蒼暮相比,這裡卻事熱鬧至極,無數稀奇古怪的建築,寬闊無比的街道能容下一頭巨龍橫行,各種各樣奇怪的生命在這裡面出現。

一頭巨大的鯨魚不知道什麼時候在雷凡身後進入了墟市,化作一尊鐵塔般的大漢,看到雷凡在前面擋路,而且修為不過是靈台孕神境,不由的臉上流出了輕蔑之色。

這個傢伙大手朝著雷凡一把拉,「喂,小子滾開,不要當著大爺走路!」

雷凡感受得到風聲,心中不由的一怒,運足了全身的力量狠狠一拳朝著對方的胳膊砸去。

「嘿嘿!小子還不服氣!給我起來吧!」大漢譏笑的看著雷凡,大巴掌絲毫不停,直直朝雷凡的拳頭撞擊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