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要是和顧家作對,顧家五少像對付王家似得對付咱們周家,那咱們周家還有活路嗎?」

周老二的話讓周晨青狠狠的打了個寒顫。

「對、對!」他連連點頭,「算了算了,咱們趕緊回家,蘭蘭,以後你和恆志就住在家裡,王家的事,咱們以後不摻和了。」

想到王家的巨額財產,她和王恆志可能一點都拿不到,王晨蘭心疼的好似萬箭穿心一般。

可她更怕因為她的事,連累了她的爸媽和哥哥們。

她只能強忍著痛苦點頭,保證以後不再插手王家的事。

周老二說:「大哥,光是不插手還不行,我看,蘭蘭還得去向溫崇和傅溫茶道個歉,並向他們保證,以後他們不再打傅溫茶的主意。」

他看著周晨蘭說:「蘭蘭,溫崇之所以和顧家五少一起對付你們,肯定是因為恆志和傅溫茶之間的事,那事是王嫻鬧出來的,她是主謀,你現在一定要去找溫崇和傅溫茶,把你和恆志從這件事里摘清楚,不然的話,恐怕……」

他話沒說完,但王晨蘭明白她的意思。

只要溫崇和傅溫茶還恨她和王恆志,如果她和王恆志躲到她爸媽家,恐怕溫崇和顧君逐連她娘家一起對付。

王家就要完了,她不能再害了她爸媽家。

「好,我去找溫崇道歉!」她從來沒敢奢想過她兒子能娶到傅溫茶那麼好的姑娘,這所有一切,都是王嫻搞出來的。

她願意去找溫崇和傅溫茶道歉。

周晨青也怕周家被連累,連忙吩咐司機:「快,去中心廣場。」

他們一路風馳電掣般趕到中心廣場。

顧君逐和葉星北站在噴泉附近,一邊說笑,一邊看著小樹苗兒幾個在噴泉中玩鬧。

已經一個多小時過去了,小樹苗兒幾個好像不知疲倦似得,在噴泉中打鬧個沒完。

葉星北怕小樹苗兒累到,再被噴泉的水噴到感冒,把他叫出來歇了幾次。

每次休息不了三五分鐘,小傢伙兒就蠢蠢欲動,央求的葉星北答應他,重新跑進噴泉里玩兒。

葉星北很無奈。

小傢伙兒現在越來越愛撒嬌了。

而她,小傢伙兒只要對她一撒嬌,她就一點抵抗力都沒有,腦袋不聽她使喚,自己就點頭了。

葉星北埋怨顧五爺只顧看著寶貝兒子傻樂呵,不知道管著點,只讓她一個人做「壞人」。

顧君逐笑話她心眼小,杞人憂天,孩子喜歡玩鬧是天性,在噴泉里跑幾圈,怕感冒回去灌幾碗紅糖姜水就好,不至於剝奪了孩子痛痛快快玩鬧的機會。

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懟著玩兒,誓將打情罵俏進行到底。 第3300章三尊(4)

「又找到一個?」

木丹欣喜於與真小小的重逢,他一把提起耗子在眼前好好打量了一番,臉上露出滿意的表情。而後又來到沈公子面前,目光不斷在他臉上橫掃。

怎麼辦?

雖然眼前的不是紅毛,但怎麼有種突然見家長的錯覺?

猶豫著要不要立即發動夢法……掙扎了片刻,小粥粥還是畢恭畢敬地向木丹行禮作揖。

「表哥,我是沈……」

「老夫……咳咳,本尊知道,你是沈家小神子沈雪舟。」

木丹早已知道小粥粥的本名,只是之前並沒有好好端詳過,猶記得當初小小去木家的時候還只是元嬰修為,沈家的小神子,也不過化神境而已。萬萬沒有想到分別不久,此二人雙雙洞虛了……

這二人不但容貌如璧,而且修為也登對。

這麼想著,笑容在木丹臉上,越發地擴大。

看著木丹臉上的笑,小粥粥一顆懸著的心突然放下,雖然不知道這莫名其妙的表哥是哪裡來的,但至少小小早就在對方面前提過自己,而且自己現在,似乎也得到了對方的認可。這真是可喜可賀的好事。

「多年不見,沒有想到木兄還健在呀,只是既然健在,怎麼不出山滅魔呢?難道不知道,現在整個離炎都在遭遇天魔襲擊嗎?九枚子魔母繭分佈戰場各地,倘若我們都被莫名力量卷到此地,離炎要覆滅了呀……」

陰惻惻的聲音響起,隨著一股陰風吹來,乾瘦無比卻威壓奇強的司徒皓月,一瘸一拐地走了出來,一雙惡狼般的眼珠子死死盯在木丹身上,臉上毫不遮掩自己對於他體內磅礴生機的覬覦,還有對他三千年來一直袖手旁觀魔戰的不滿與厭惡。

「司徒,不要再擔心鏡子的事了,老夫剛剛得到消息,諸地母繭都已經消滅,最後兩枚我意府鏡和天齊府鏡,還是由木丹老兄親自出手打破的。可以說……天魔侵佔離炎的危險,已經基本解除了。」

剛剛得到戰況最新消息的沈存道大步踏來,先朝司徒皓月搖頭,又向木丹咋嘴。

嘖嘖嘖嘖!老夫早就曾感覺到過木兄……只是萬萬沒有想到,木兄居然還這樣年輕,實在是令人羨慕,令人羨慕呀……」

一旁現身的離炎眾人,紛紛被此地威壓隆隆的招呼聲所吸引,畢竟聞名於整個離炎的最強合道尊們,居然通通齊聚此地!

除早被人熟知的沈存道和司徒皓月之外,居然還有第三人!

而且還如此年輕!

一時之間,木丹身上聚集了所有人灼熱的視線。

「不不不,只是表面年輕而已……老夫丹海,其實內虛得很……要不然也不會養傷三千年,將維護整個離炎的重擔都推到兩位老弟肩上。」

木丹笑著擺手,身上完全沒有鋒芒。但知道木丹煉化了百朵瓊花的真小小卻白眼飛起,知道自己表哥明明現在就是從裡到外,一樣的鮮嫩強勁!

「雖然這裡沒有晚輩說話的地方,不過……不過現在似乎,並不是敘舊的時候吧?」

眼見著三位合道大佬你一言我一語,跟著沈存道一起出現的沈炎元早已經一頭黑線,小聲開口。

今天公公炸了好多小丸子,好好吃

(本章完) 第第二個劇本!

深夜,房間里的座鐘敲了兩下之後,我終於完成了的劇本。我要啊手打a本章節孤獨手打shoudafrocoa看著厚厚一疊手稿,照例說,我應該是興高采烈的,是呀,這麼艱巨的一個任務,我完成了。

可我怎麼也高興不起來,腦海里始終出現那群影子,老伯的眼淚,光柱子尷尬的笑,還有那個孩子的純真眼睛。

「不管經歷多少苦難,希望總在前方。」看著劇本上的那一行字,我無言苦笑。

這是一個好電影,一個反應美國人追求光明堅韌不屈的電影。可誰他娘的記得起我們中國人?誰他娘的關心過我們中國人?

我無法想象,當這部電影放映的時候,當美國人為他們的民族精神歡欣鼓舞的時候,老伯、光柱子還在為了自己能不能夠吃飽飯、晚上回去還能不能夠有個可以睡覺的地方而四處奔波

我開始懷疑,我做的這一切,有沒有意義

「我們愛咱們的國,可誰愛我們呀?」想起老伯平凡的話語,我覺得自己全身的血液再燃燒

我必須得為他們做些事情,為這千千萬萬在異鄉苦苦掙扎的中國人做一點事情,雖然我只是個小導演,沒有任何的權力,但是起碼,我應該給他們一點點生活的希望!

也許,我能做的,只有這些,但總比不做的要好

啪我把桌子上的劇本推到了地上,拿過筆,攤開稿紙,想寫些什麼,可那隻筆,卻怎麼也落不下來。

「怎麼了?」蕾絲走進來,彎腰撿起了地上的劇本,看了一下,露出了欣喜的表情:「你,寫完了?」

「嗯。」我扔下筆,躺在椅子上,長長地嘆了口氣。

「怎麼了?昨天不是好好的嗎?」看著我一副惱怒的樣子,蕾絲有些詫異。

「沒什麼。」我搖了搖頭,轉臉看著窗外,不再說話。

我這樣的態度,讓蕾絲很是詫異,因為在她面前,我從來沒有這麼惱怒、灰心過。

「聽說今天有一幫你的同胞過來?」蕾絲把的劇本放在旁邊,走過來給我倒了一杯酒。

「嗯。」我冷冷地嗯了一聲,然後抬起頭,看著蕾絲,道:「蕾絲,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就像是走在黑暗裡,走在一條窄窄的小道上,兩旁都是屍骨,都是懸崖峭壁。」

「那你就勇敢地走下去,一直走下去。」蕾絲走過來,把我摟進懷裡,身體在顫抖。

是呀,勇敢地走下去,不管是黑暗,還是懸崖,只有勇敢地走下去,或許還能夠看到前方的一點點光亮,尤其是在這個操蛋的社會裡。

「蕾絲,幫我個忙,好么?」我昂起頭,像個孩子一樣看著面前的這個女人。

以前的我,在雷斯面前,是強硬的,但是現在,不知道怎麼的,突然覺得這個女人就是一座山,有的時候,會成為堅強的後盾,哪怕是想一想,心裡也會踏實。

「你是讓我稍稍照顧一下你的那群同胞們,是不?」蕾絲笑道。

「你怎麼知道?」我睜大了眼睛。

「我怎麼會不知道呢。」蕾絲笑笑:「放心吧,我已經派人去調查了,他們生活在洛杉磯的唐人街,不過除了他們,還有很多的中國人,你照顧得了嗎?」

「起碼能夠幫一小部分。」我固執道。

「好吧,最近派拉蒙剛剛收購了一些電影院和小公司,有不少活兒,我可以讓負責的人把那群中國人叫過來做事,放心吧,虧待不了他們。」蕾絲看著我,無奈地搖了搖頭。

「謝了。」我突然覺得很是疲憊,就這麼把頭埋在蕾絲的懷裡,閉上了眼睛。

如同躺在一塊向陽的坡地,陽光照下來,一片柔軟,安靜而祥和。

「明天你安排一下,把你爸爸和萊默爾都叫上,就說我請客。」我嘟嘟囔囔地說。

「請爸爸和萊默爾? 管教痞子校草 和劇本有關?」蕾絲很聰明。

「嗯。」我深吸了一口氣,坐直了身子:「的確和劇本有關。」

「這麼說,這個劇本既不屬於派拉蒙也不屬於環球?」蕾絲看著我,目光有些狡猾,她似乎看出了我的鬼主意。

「蕾絲,我難做呀,你爸爸和萊默爾我都得罪不起。就這麼定了。」我笑了笑。

第二天.洛杉磯市中心的一個義大利餐廳,我請客,蕾絲作陪,楚克和萊默爾出席。

「聽說你寫完劇本了?」楚克最先來,看見我之後,很是高興,伸出手就要劇本。

「等會吧。等人來齊了再說。」我笑笑。

「還有人?」楚克皺起了眉頭。

「蔣,你可真是……」大門被推開,萊默爾興沖沖地衝進來,當看見楚克坐在裡面的時候,兩個人都同時一愣。

「好了,既然都來了,那就坐下來吧,咱們好好談談。」我指了指座位。

萊默爾坐下,房間裡面氣氛十分尷尬,不管是楚克還是萊默爾誰都不說話,兩個老頭都狠狠地瞪著我,估計心裡罵我不厚道。

「劇本我寫好了,就一個劇本。」我把厚厚的的劇本砸在了桌子上,萊默爾和楚克都如同貓見了魚一樣伸手就想去撈,當發現對方的手也伸出來的時候,又都齊齊地收回去,讓我忍俊不禁。

「我答應過你們兩個,說是寫劇本,你們都希望獨佔,這個我是清楚的,實際上,我的確想寫兩個劇本,你們兩個公司一人一個,但是當我寫出這個劇本之後,我就發現有問題。」我笑道。

「什麼問題?」楚克和萊默爾異口同聲。

「問題就是這部電影,不管是環球還是派拉蒙都無法單獨拍攝,你們任何一個公司沒有能力單獨勝任。」我聳了聳肩膀。

「笑話」楚克冷冷一笑,瞥了萊默爾一眼,道:「如果說環球拍不了,我信,但是說我們派拉蒙拍不了,打死我我都不相信我們是誰?派拉蒙無以倫比的派拉蒙,還有我們拍不了的?」

楚克這話,很狂妄,但是他的確有這麼說的資本。

「爸爸,蔣的這個劇本我看過,怎麼說呢,經典,只能用經典來形容,如果拍出來,將成為電影史上的經典,劃時代的一部作品,但是以派拉蒙現在的條件,的確很難獨立完成。」蕾絲也在旁邊幫腔。

「我就不信了」楚克哪裡會相信,伸出肥手一把抓過劇本,沾著唾沫翻看了起來。

「?一部愛情片而已么……」看著劇本的扉頁,楚克很不以為然。

他看得很快,呼啦啦地翻過去,漸漸地皺起了眉頭,動作也慢了起來,越看越激動,越看越陷入沉思,渾然忘我,大約一個小時之後,楚克啪的把劇本砸在了桌子上,盯著我,一聲不吭。

萊默爾看著他這個樣子,迫不及待地也把劇本搶了過去,一通猛翻。

看完了之後,老頭幾乎做了同樣一個動作,把劇本放在桌子上之後,看著我,一句話也不說。

「怎麼樣,兩位?」我叉著著已經陷入痴獃的兩個傢伙。

「我不得不承認,你這個狗*養的,是一個天才!」楚克端起酒杯,咕嘟咕嘟地把杯子里的酒一口氣喝光,扯掉了領帶。

「這部電影要是出來,十年,不,二十年之內估計沒有能夠超越的」萊默爾眼睛都紅了,興奮得伸出手比劃了一下:「這將是一個完美的經典經典上帝之作」

「少跟我說這些虛頭吧腦的,我問你們,拍還是不拍?」我笑道。

兩個傢伙彼此看了一眼,同時撓了撓腦袋。

「這個,有些麻煩呢。」楚克很是為難。

「很大的麻煩。」萊默爾補充道。

看得出來,即便是身為好萊塢的大佬,面對這個劇本,兩個人都顧慮層層。

「你們剛才不是說這是一個好本子嗎。」我樂了。

「這是個絕好的本子,千真萬確。但是你知道不知道,蔣,這麼大的東西,需要巨大的投資,需要眾多的人手,需要極大的開銷,這是一個大工程,就像上帝造人一樣」楚克靠在椅子上,雙目圓睜。

這狗*養的似乎忘記了剛才他說的大話,說沒有什麼派拉蒙拍不成的。

「不錯,實在是一個大手筆本子是好本子,但是如果拍出來觀眾不喜歡,或者票房不好,那麼我們兩個公司可能有被拖垮的危險」萊默爾實話實說,這一回,楚克重重點了點頭,同意了老對手的話。

「的確,風險是有的,而且是大風險,不過這是你們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我只負責寫劇本,劇本我弄出來了,拍不拍你們看著辦吧,你們如果不拍,或許別的人會感興趣,比如馬爾斯科洛夫。」我提了馬爾斯科洛夫的名字之後,楚克和萊默爾同事坐直了身子。

「不行絕對不行絕對不能讓馬爾斯科洛夫那狗*養的看到這個本子,這事情,蔣,你讓我和卡爾商量一下,怎麼樣?給我們三天的時間,不,兩天我們集體商量一下。畢竟這是個大事情」楚克看了萊默爾一眼。

「我也是這麼想的。」萊默爾點頭表示同意。

「行,那我就等著,反正我有的是時間。」我把劇本扔給他們兩個,然後開始吃飯喝酒。

這頓飯,我是吃的酣暢淋漓,楚克和萊默爾卻是吃得心事重重,還沒吃完,兩個人就找個借口同時開溜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