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瞬間穿上了許久沒有使用過的重力鎧甲。

隨著重力鎧甲出現,那海怪兩排森冷銳利的牙齒已經向他咬過來!看那咬合力量,就算是合金,恐怕也無法保持完好!

只是,這一股力量作用在那重力鎧甲之上,卻讓伏翔感到自己好似被輕輕的推了一下一般,根本沒有感受到任何不可抵擋的力量,更沒有收到任何傷害!

「用力還是蠻精確的嘛」伏翔對於這種情況毫不驚訝,倒是對這海怪的咬合位置感到驚訝。

因為,此時,他整個人是在這海怪的嘴巴裡面,而他右手抓著的袁龔。便是在巨口之外,根本沒有收到任何的波及!

心中這麼想著,他身形微微一轉,好似游魚一般,已經滑過了那牙齒。

「哐!」海怪的兩排牙齒撞在一起。出了一聲無比巨大的撞擊聲。好似兩介小巨大的鐵塊相撞一般,震得人兩邊耳鼓微微痛。

伏翔身體一轉,度極其快,在那兩排牙齒相撞的瞬間,身體已經退出了三十多米!

「讓它住手吧。我並沒有要殺你。」伏翔對著手中的袁龔微微笑道。

「」袁龔恨恨的看著伏翔,似乎直到那海怪對於伏翔沒有任何妨礙。因此口中出了一聲伏翔完全聽不懂的叫聲。

隨著他的叫聲,那已經重新向著伏翔衝過來的海怪出一聲低吼。整個頭顱停滯在離伏翔頭頂十米的個置,,

接著,眼中冒出濃濃不甘之色,緩緩的退後,直到回到湖面上。

「讓它沉下去吧。」伏翔看了那海怪一眼,再度吩咐道。

「不可能! 文學少女的異界繪卷 即使殺了我也不行!」那袁龔不再退縮,雙眼瞪著伏翔。堅定的道。

伏翔聳聳肩,道:「那就算了。」

著,他從空間卡之中掏出一個頭箍。慢慢的往袁龔的頭上套去。

「咦?限神箍?!」張默的驚呼在一邊響起。

自從方才伏翔忽然向袁龔動手的時候,張默便已經驚呆了,此時在看到伏翔手中所拿的那頭箍,他終於忍不住驚呼出來。

限神箍,這是一種能夠限制一個鍊氣者修為的道具。帶上這種頭箍之後。鍊氣者再無法控制自己體內的氣。身體更會變得十分虛弱無力,失去任何反抗能力。而且,這種頭把戴上之後,除非有特定的密碼,否則絕對無法摘下。

這卻是當初伏翔在東鄉拍賣行所拍下的那些小玩意之中的一種。

這小東西別開不起眼,只是一個簡單的金屬頭箍一般,但卻花了他一百萬之多,」

「限神箍?!」那袁龔似乎也聽過這個名字,臉上神色大變,身體也不斷掙紮起來,臉色更是漲得通紅,身體之內的氣涌動著,極衝擊著伏翔箍住他脖子的那些魔氣。只是因為伏翔的麾氣在凝聚程度上。在純粹上,在量上,都遠遠強於他體內的氣。

故而,他體內的氣根本無法衝過那些魔氣的限制,更無法流轉全身。爆出多少攻擊力,,

就在他掙扎的時候,那限神箍已經箍上了他的額頭,出咔嚓一聲金屬撞擊聲響。便牢牢的粘在他的頭顱上了。

而隨著那咔嚓一聲聲響響起,袁龔一陣萎靡,雙手、雙腳、身軀都癱了下去,

「不好意思,在我們離開這今天地之前,我會取下頭箍,放過你的。」伏翔有些抱歉的放下袁龔,道。 ?江就是伏翔最終所做出的決通過之前這袁龔的反應,他已經完全明白,如果放任這袁龔離去,恐怕換回來的,絕不會是猿族的友好歡迎。^^百度搜,閱讀本書最新章節**反而可能是連綿不斷的陷阱與攻擊。

別說他們能不能躲過這些陷阱與攻擊,單單說他們來這今天地的目的就是為了尋找神嚎,若是糾纏於這些攻擊,他們怎麼完成任務?!

而若是將袁龔殺死,那卻也不太好。

畢竟伏翔雖然已經擁有了戰士之心,在應該的時候也能夠狠得起來,但在這種情況下,就為了保密,就為了可能存在的威脅,更有袁星夾雜在其中。讓他就這麼將這猿族殺人滅口,他卻也不太下得去手。

「卑鄙」。那袁龔怒吼一聲。

伏翔一臉訕笑,道:「實在不好意思」請放心。我只是限制你不去通風報信而已,並沒有想要把你怎麼樣。而且,我們來到這裡也不是為了對付你們猿族的,我們只需要找到一件對於這個世界來說很常見的東西就可以了。」

「哼!不是對付我們猿族都要用這個。若是想要對付我們猿族,那豈不是直接把我殺死?!」袁龔的面色已然很難看,指了指自己頭頂的這限神箍冷冷的道。

伏翔聳聳肩,知道再說什麼也不起作用了,也就不再管他。

轉過頭來對著張默和姜壽說道:「看來我們的計劃得更改一下了呢。

張默和王壽兩人見已經沒有了危險,走上前來問道:「難道這個世界的居民都是猿族不成?你那天碰到的朋友不會也是猿族吧?」

「沒錯。我那朋友也是猿族。只是我那朋友對人來還算是挺友好的,我卻沒想到這個世界生活的猿族對人類居然是這麼排斥,之前的決定我確實魯莽了。」伏翔嘆了口氣道。

「什麼?!還有猿族敢跟人類交朋友?!不要讓我知道他!不然我一定整死他」。那袁龔一聽伏翔的話,瞬間就急了。

伏翔眉頭大皺。

這袁龔怎麼這麼不識趣?明明他現在的生命是在自己的掌握之中,還敢在這裡大言不慚?!居然還敢威脅要整死袁星?!

「你們村子叫什麼?」伏翔也沒有就剛剛袁龔威脅說要整死袁星的話語做出反應,只是淡淡的問道。

此時袁龔全身無力,體內那原本掌控自如的氣更是龜縮在他的下腹丹田之中。根本無法調動,但他的體質畢竟比起一般猿族,一般人強上許多。此時卻能夠自由活動,並不會整個無力的癱倒在地上。

他站在那裡,警慢的望著伏翔,道:「你問這個幹什麼?!告訴你,我絕不會出賣我們村子的!」

伏翔聳聳肩,道:「難道你認為我們三個人就能夠毀滅你們村子?那你也太看得起我們了吧?」

袁龔聽到伏翔的話,似乎一陣醒悟,知道自己的擔心是多麼的無稽。

「哼!這倒是真的,你們最好離我們村子遠點,若是離得近了,定然會被砍成肉醬袁龔冷冷的道。

伏翔呵呵一笑,也不在意,問道:「那你來說說你們村子吧。我挺好奇猿族的村莊到底是怎麼樣一個形式,到底和我們人類有什麼區別呢。」

張默和王壽兩人在一邊聽著伏翔和袁龔的交談,卻並沒有插口說什麼,只是站在一邊,似乎正在欣賞著周圍十分迷人的景色。

當然。若是除去那湖泊之中虎視眈眈的海怪,那景色肯定會更加迷人的,,

形勢比人強,再加上袁龔並沒有看出回答伏翔的話對於他們村莊來說有什麼影響,因此雖然面色不太好看,但還是說道:「我們的村子叫山頂洞村。」

「那你們村子有多少人?」伏翔看袁龔已經屈服,面上現出笑容,問道。

「五百多口。」袁龔既然已經開口了,自然也不會再扭扭捏捏,而是直接便開口回答了。

接下來,伏翔便問出了一個又一個看起來十分不起眼,十分雜亂的問題。這些問題絕大多數都是關於一些無關緊要的,有關這個世界的,猿族的問題。

對於袁龔來說,這些都不是什麼秘密。

雖然有些煩,但還是耐心的回答了伏翔的問題。

這場問答足足持續了一個多小時。

等一個多小時之後,伏翔微微一笑,對袁龔道:「好了,我沒有什麼問題了。多謝你的合作。我想我們很快就集夠完成我們的任務了。」

對於逼供,伏翔自然不會。

甚至,對於如何套話,他也並不是十分的在行。但那卻是以前,對於如今,只要集中精神,完全消除自己腦海之中雜念就能夠將自己所表現出來的智力提升數倍,甚至數十倍的伏翔來說,如何將一個他本來所需要了解的問題分解成為數咋」甚至數十個簡單的,無關緊要的,不起眼的問題,那實在是太簡單太們卓了。

簡單到他甚至不需要怎麼去設計,只需要他將自己想要了解的問題想到。就能夠分解出來了。

方才那一個多說,小!謀工比起伏翔對另一個世界,也就是米連山另一端的世界更加了解的地步!

畢竟,對於那個世界,伏翔雖然有心了解,但那個世界實在是太大了。而無定大地雖然在他看來非常廣闊,擁有無盡的奧秘,擁有各種千奇百怪的存在,但相對於整個世界來說。無定大地實在是太小了。

無定大地之中的居民,無論是紅綢鎮的那些鎮民,還是長人村的那些長人,甚至是張默這一類的冒險者,在監視方面,都根本無法道道將整個世界有一個宏觀認識的程度!就算伏翔問問題的能力強,能夠輕易得到自己的答案,但若是他所問的人根本就不知道答案,那他這麼問又有什麼用?!

而在這個世界就不一樣了。

相對於那個世界來說,這個世界實在是太小了」

或許在此時這麼看上去,這個世界無邊無際的,天高萬丈,地深萬丈,山川河流無處不在,湖泊海洋到處都有,但真正來說,這個世界頂多也就相當於兩三個無定大地罷了,,

對於這樣一個世界,在這裡生存了不知多少萬年的猿族自然會對這個世界有著深入的了解。而袁龔。作為一個突破了煉體三層的強者,不管他自己怎麼說自己在村莊裡面不起眼,他的地位都絕不會低,,這是顯然的」一個地位不低的人。所了解的真相,自然也就絕不會少。

而以伏翔此時的詢問技巧。只要袁龔知道的,他就能夠輕易的,在袁龔不知不覺間將問題套出來!

「原來這個世界是這樣的」伏翔雙眼熠熠生輝。

通過方才那一番交談,他已經知道,他們此時是在一個有如月亮差不多大小的星球上面。這個星球的自轉度,公轉度十分詭異的卻和通道另一端的星球差不多。也不知是兩個星球因為米連山連接起來而相互影響,無數年來糾結之下的結果,還是因為他們有著這種巧合才會出現如此玄妙的米連山將兩個星球連接起來,,

而這介。星球的重力卻是十分的平穩,並沒有什麼大起大落,也沒有什麼變幻莫測。更像是伏翔穿越前的地球。

相對於米連山另一邊的世界。這個星球的危險性卻是少到幾乎可以忽略的地步。

當然,這只是環境而已,

事實上,這個星球也有著許多危險性極高的生物。那神嚎,狀如獅子而有角,可以說是這個星球食物鏈的底端。

而就是這種生物都還只是底端而已,那這個星球高端的生物將強到什麼程度就可想而知了。

就向在這湖泊之中的海怪。就是這個星球上一般強大的一種生物」

不過,伏翔在了解了這個星球的現狀之後,對於這個星球之上的生物卻並不是十分在意。因為,這些生物雖然強大,但其智力,普遍的

r>

就像這海怪一般,若是在米連山的另一頭,其智力恐怕過正常人!甚至伏翔都比不上它聰明。但在這個世界,在這個星球之上。卻只是有如貓狗一般而已,,

如此智力,以伏翔的心智,想要搞定它們,那卻實在是太簡單不過

這個星球的海6分佈驚人的平衡,幾乎是一半6地一半海洋。而6地之上,各種地形環境應有竟有。高山大澤,丘陵戈壁,森林草原,更是無處不在。

在這裡有著上億猿族生存著。其中,更有數十個猿族城市。按照袁龔的說法,這些猿族城市絕對不比紅綢鎮差,

而在這些城市之外,更有數百個猿族村莊分佈在大6的各個位置。

就在附近,森林之後那一座高山的頂部,就有著一個山頂洞村,也就是袁龔的村莊。那個村莊足有人口七百多人。其中強大得可比袁龔的,有上百此為袁龔的說法。但按照伏翔的推測,這其中的水分至少十倍。

也就是說,可以比得上袁龔的強者,足足有十個之多。這卻已經是極其驚人的存在了。

袁龔實力強大,在這個星球上根本很少遇到麻煩。就算遇到什麼強大的生物,也能夠逃脫性命。因此,時常離開村莊在各處遊盪。今日網好想來看看他養在這裡的小白,卻沒想到恰好碰到伏翔他們三人。

而伏翔最為關心的神嚎生活位置,周圍有什麼危險之類的問題,卻也在之前的問話之中得到了解答。

神嚎,是一種食草類生物。

生活的個置,是早草原深處。而且他們是成群結隊的生活。一群神嚎打手至少也有上千頭神嚎在一起。

這些神嚎雖然是吃草的,但他們的牙齒,爪子都十分的銳利。

對於入侵者,對於敵人卻是絲毫不會客氣,一般都是成群結隊的上,雖然力量並不是很強,但數百頭上千頭一起,卻也可以在草原上橫行了。

「這樣一來,想要搞定這神嚎,倒得要一番手腳了」伏翔皺著眉頭暗自想著。

「喂!那小子,你什麼時候放了我?!」袁龔看伏翔不再管他走到一邊做下,連忙問道

「一個月後吧。等一個月後我們完成任務打算離開了,就會放了你的。你安心吧。」伏翔也不抬頭道。

「一個月?!你要我帶著限神箍一個月?!你不是開玩笑吧?!」袁龔大驚失色,大吼道。

伏翔聳聳肩。道:「怎麼?帶著限神箍一個月很奇怪嗎?」

「你可曾見過有人帶著限神箍過十天的?!帶著限神箍過十天,對於鍊氣看來說可是一種毀滅性的打擊啊!倒是我體內的氣恐怕全部會流失一空!你這簡直就是在廢我功力!還說不會把我怎樣?!還說要我安心?!」袁龔大吼著。

伏翔一聽,不由暗自驚訝。他卻是沒有想到這限神箍居然會有這種限制。

轉頭向著張默望過去。

張默點了點頭。顯然在表示事情正如袁龔所說,這限神箍帶上一個月是會出現袁龔所說的那些問題。

「原來會有這種副作用啊」伏翔仔細想了想,卻也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氣,是一種十分奇妙的東西,是一種從人體內部提煉出來的力量,經過人的意志控制和外界某氣息融合之下的產物。人的心神被限制住,對於體內氣的控制便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不斷減弱。

等到一定時間期限,那些氣就會完全消散,再無法收拾了。

而按照研究。一般限神箍造成的副作用只要不過十天,就是可以恢復的。但只要過十天,隨之時間的推移氣的總量便會漸漸的減少。等到一個月之久。一個聚氣層的強者體內的氣恐怕早已全部消失了」

「既然這樣。那等十天時間到了之後,我們再決定放不放開限神箱吧。」伏翔聳聳肩道。

「你」。袁龔大怒,但卻拿他沒有任何辦法。

張默看著袁龔在那裡既憤怒又恐慌的神色,臉上不由露出了淡淡的

容。

猿族對於人類並沒有好感,張默這種從小受到傳統教育的人類對於猿族自然也不會有什麼好感。能夠看到猿族吃虧,對於張默來說自然是再好也不過了。

伏翔搖了搖頭。對袁龔道:「你先在這裡吧,最好就不要和你的小。白交流

著,他站起來,招呼張默和王壽,來到另一邊,到可以看見袁龔,但袁龔聽不到他們講話的位置。

「我已經得到我們的需要的結果了,現在也不用去找這個世界的居民,我們只要謀劃一下,就能夠完成截取神嚎角的任務了。」伏翔張口的第一句話就讓張默和王壽兩人目瞪口呆。

剛網伏翔和袁龔的交談也被他們聽在耳中。

但他們卻根本無法理解伏翔和袁龔說那麼多廢話到底有什麼意義,更不明白伏翔為什麼要問那麼多看起來亂七八糟的問題。

此時忽然間,伏翔忽然對他們說他已經得到了他們所需要的問題聯答案了。這讓他們怎麼能夠相信?!怎麼想象得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r>

「真的?!」張默激動萬分。

「自然。方才他已經將那些問題講得再清楚不過了,難道你們聽不出來嗎?」伏翔呵呵一笑問道。

張默和王壽對視了一眼,決定當做沒聽到這句話這打擊太大了」,

「神嚎,是在那個草原深處,他們是一種群居的食草生物,每一介。種群至少都有數百上千頭之多。雖然單單一頭神嚎並不強大,很容易搞定,但他們成群結隊的,想要搞起來就比較麻煩了」伏翔接著講自己得到的。有關神嚎的資料給張默和王壽兩人講出來。

隨著他的講述。張默和王壽兩人也漸漸對於神嚎的生活方式有了一個大概的認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