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諾怔怔看著愷撒,好像要重新認識這個最好的朋友,這個和自己有過肌膚親密的人。

她一直以為自己很了解愷撒,但為什麼到了今天,他還是能做出讓自己完全想不到的事,說出讓人預料不到的話?

其他人震驚之餘,也都不禁若有所思,他們在想愷撒的話:你們作為帝國的掌舵人,堅決不肯和帕尼爾聯手,到底是為了國民,還是出於私心?

之前沒吭聲的李維開口了,聲音保持著一貫的冷靜與理性,「愷撒,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但有個問題還是沒辦法解決,那就是如果帕尼爾閣下臨陣倒戈,怎麼辦?」

愷撒臉色平靜,「我說了,我會立刻殺了他。」

伊蓮忍不住問:「你……你真的有把握?你剛才也說了,蘇珊和大統領聯手,究竟有多強你也不知道。你到時候萬一被敵人拖住騰不出手,怎麼殺帕尼……」

這話沒說完就停了,伊蓮閉上了嘴巴。愷撒朝帝都之外的方向看了過去,很快在場其他人也都有所感應,臉色變化,看向了和愷撒一樣的方向。

橫斷山脈之中,走出來一名全副武裝的戰鬥法師士兵,他的戰袍是冰火屬性的能量袍服,套在戰袍外的鎧甲則是純粹的黑色。

在他之後,越來越多的士兵從山脈中沉默地走了出來,所有人都身披冰火戰袍和黑色鎧甲。 山脈中走出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到最後密密麻麻簡直像是螞蟻蝗蟲,鋪天蓋地而來,看這人數,第一次和第二次南北戰爭的參戰人員總和,都比不上吧。這簡直像是北方的所有戰鬥法師傾巢而出了!

這些人並沒有立刻發起進攻,而是在帝都前方的平原上鋪開,從高空看下來,戰鬥法師們最終組成的陣列,面積居然比帝都還大,隱隱成包圍之勢。

「這麼快就來了?」愷撒雙眼微眯,低聲喃喃。

這麼多人一齊到來,顯而易見是蘇珊、大統領、還有休斯要發動最終的進攻,因為這人數實在太多了,這場沒打贏的話,北國也就沒什麼有生力量了。

愷撒沒輕舉妄動,而是默默將感知能力散發出去,覆蓋了方圓近百里的範圍,卻一時間搜索不到那三名勁敵的所在。

這時候,最先走出山脈的戰鬥法師高舉起手中武器,大笑道:「這是第三次南北戰爭,戰鬥王朝向南方帝國,宣戰!蘇珊大人和統領大人的命令,不踏平南方不回頭!大家上啊!!」

說著帶頭向帝都發起了衝鋒。

他不動還好,這一跑動起來,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因為他的速度奇快無比,分明只是帝國士兵的服飾,在那戰袍和鎧甲的加持下,竟爆發出高出自身兩三級的速度和力量來!

戰鬥法師的軍隊如潮水湧來,這次和前不久的第二次南北大戰不同,這次的戰鬥法師根本沒什麼陣型陣法,就是一股腦兒地上。

按理來說,這對帝都而言是好事,將士們看到這樣毫無章法的進攻,都會忍不住笑出來。

但此時沒人有心情笑,反而一個個臉色嚴峻。

因為,對方的數量實在太多了,而且有蘇珊和大統領的力量加持,轉眼之間,沖在最前方的一批就到了帝都之下,大笑聲中,他們一個個騰空而起,居然凌空逾越跳上了帝都城牆。

負責城防的軍官大聲喝令:「弓箭手準備,放箭!第二大隊第三大隊,把爬上來的都殺了,趕下去!快!第一大隊去城門,死也要給我守住!該死的,魔法塔還沒準備就緒嗎?」

戰鬥法師來的太快了,也太突然。

包括愷撒在內,沒人想到蘇珊和大統領會在這時候,率先發難。

這時候天剛剛亮,帝國居民們在睡夢中驚醒,跑上街道,只聽城牆外殺聲震天動地,不由得目瞪口呆,戰鬥法師這麼快就捲土重來了嗎?他們不是上一次被打敗了嗎?

無論南方的人們有多麼不願相信,這場戰爭就這麼打響了。

戰鬥法師沒有統領,但他們身上的戰袍和鎧甲等同於統領;他們也沒有陣形,但絕對數量上的優勢,讓他們如潮水般的攻勢無可匹敵,轉眼之間,帝都外牆上的戰事就吃緊無比。

帝都就好像一尊礁石,按理來說堅不可摧,可它要面對的是有史以來最可怕的海嘯和巨浪。

「看來,帕尼爾的事情不得不暫時擱下了。」

龍將軍臉色冰冷,緩緩脫掉外袍,露出傷口破裂但依然肌肉虯結的身子,說,「準備跟我一起殺敵吧,帝都是南方的屏障,不容有失,今天就算是死,也要堅守帝都,寸土不讓!」

所有人都聽到了龍將軍話語里的決然死意,轟然說:「堅守帝都,寸土不讓!」

「等一下!」

之前沒露面的鳳凰來到現場。

愷撒剛被拒絕,雖然努力調整了心情,再次見到鳳凰,還是忍不住心中一痛。

只聽鳳凰沉聲說:「帝都士兵可以都頂上,校官留下三成,其餘去城牆上指揮防守,城中的平民能調動的也都調動起來。但,傳奇強者都別輕舉妄動!」

女將軍遲疑道:「我們不出手,未必能頂住這麼多戰鬥法師的潮水攻勢啊。」

伊蓮這時站了出來,說:「我贊同鳳凰上將的意見,敵人的主將還沒露面,我們現在就急急忙忙地出手,那這場仗不用接著打就已經輸了。」

女將軍嘆了口氣,有些失落,她也知道自己雖然有傳奇實力,卻沒有真正的大將之才。眼下,還是多聽聽鳳凰、伊蓮等人的意見吧。

鳳凰看向龍將軍,說:「大人,這種時刻,還請沉住氣。」

龍將軍沉默片刻,點了點頭。

李維、卡薩丁、綠眸等人很快離開,以最快的速度奔赴最前線。龍鈞在戰鬥法師發動第一波攻勢的時候就跑去指揮了,所有人都知道,這是關乎南方存亡的戰役,不容有失。

雖然敵人來的突然,但驚慌之後,眾人反而冷靜下來,事已至此,無非是一場死戰,臨到關頭反而不像戰前那般忐忑了。

龍將軍見龍琪琪還呆在原地,眉頭一皺,說:「琪琪,你不是傳奇,呆在這裡幹什麼,還不去城牆上幫你父親。」

琪琪身子一顫,低聲說:「是,爺爺。」

伊蓮說:「我看琪琪似乎就在傳奇大門之前了,要不讓她留下來,如果能突破成功,我們這裡也好多一名傳奇強者。」

龍將軍搖頭,緩緩地說:「傳奇之境,怎麼可能輕易突破?臨戰突破,更是天方夜譚。」說著掃了一眼伊蓮身旁的坑爹和備胎,「伊蓮夫人愛惜地球街的人才,這由你,我管不著。但我軍部的人,夫人也別多管了。」

這話里的意思,明顯是指責伊蓮不把自己的兒子派上戰場。

伊蓮心中大怒,但她城府很深,表面不動聲色,只淡淡地說:「龍將軍言重了。」

鳳凰見狀,眉頭微蹙,她這些天已經發現龍將軍的精神狀態不太穩定,鳳凰隱約猜到了背後的原因,這位老人當初跟隨元帥征戰,對元帥和無的感情之深厚,旁人恐怕難以想象。

然而藍將軍謀害元帥,龍將軍對此一無所覺,甚至在愷撒要殺藍將軍的時候拚死力保。之後重傷昏迷,醒來之後,元帥只剩下一座墳頭,據說龍將軍醒來后在墳前呆坐了整整一夜。

這位帝國的老人,心裡恐怕也很苦吧,鳳凰心想。

但這種心態上的不穩定,很可能會在之後的戰鬥中帶來問題,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反而是個大隱患。

在龍琪琪的事上,鳳凰其實贊同伊蓮的看法,希望龍琪琪可以留下來,要知道龍琪琪一旦突破傳奇,配合她的龍醒能力,絕對不是一般新晉傳奇可比的。

但龍將軍已經勒令琪琪趕赴前線,鳳凰一時沒想到怎麼開口勸阻。

這時候,愷撒說話了:「琪琪,你過來,和可憐呆在一起。」

琪琪身子一顫,看向愷撒。

龍將軍冷然盯著愷撒,「帕尼爾的事情,我都暫時不管了,你還要怎樣?愷撒,你實力固然很強,但這場戰爭的指揮權,可不在你。」

可憐這時已經把龍琪琪拉了過來,否則按照龍琪琪的性子,她未必真敢當面違背龍將軍的意志,否則之前也不會被兩次強行安排婚姻大事了。

愷撒不理龍將軍,也不去看鳳凰,這或許有些賭氣的成分,愷撒也懶得去分辨了。

他看向帕尼爾,問:「你傷勢如何,能出戰嗎?」

這話說出,所有人都臉色一變。 面對愷撒的問題,帕尼爾昂然說:「當然,小傷而已。」

愷撒又問:「我要你去帝都之外,擋住戰鬥法師的大軍,你願意嗎?」

帕尼爾沉默片刻,問:「可以,但我能選擇不殺人嗎?」

愷撒聳聳肩,「隨你,只要保證把戰鬥法師的大軍攔下來就可以了,你的實力和手段,偏向於戰場衝殺而非單挑決鬥,這對你來說不難吧。」

帕尼爾嗯了一聲,轉身就走。

龍將軍厲聲喝道:「你敢離開我們視線範圍一步?!」

可他根本來不及出手,甚至沒把話說完,就被一股無形大力推得連連後退,老臉漲得通紅,憤怒無比地看向愷撒。這股力量正是源自愷撒。

於此同時,帕尼爾背後受到愷撒的另一股力量推送,加上他自身的力量和速度,轉眼就上了城頭。

和之前拉回可憐時一樣,在場這麼多傳奇強者,包括鳳凰在內,沒人弄得明白愷撒究竟是怎麼出手的。

愷撒回歸帝都之後,其實一次都沒和人真正動過手,如今帝都中的這些人中,反倒是帕尼爾最了解愷撒如今的實力境界到達了什麼樣的地步。

鳳凰看了過來,目光中流露出探詢的神情。

愷撒卻不知道鳳凰的真正心意,不去和她眼神接觸,只看著龍將軍、女將軍、伊蓮、諾諾等人,說出讓所有人都駭然的一句話來:「我理解你們對我的不理解,帕尼爾的事情,我就擅自做主了。諾諾,對你很抱歉。不過,有件事我現在有七八成把握,也趁此機會告訴你們吧——」

「我,愷撒,極有可能和帕尼爾一樣,也是名戰鬥法師。」

說完愷撒不去看眾人的反應,轉身快步走向聖跡廣場,他只一步跨出,人便到了廣場之上,傳送門無聲浮現於半空中,緩緩旋轉著座落下來。

鳳凰拒絕了自己,這是愷撒如今最難過的一點。

龍將軍又是一番折騰,弄得愷撒心煩意亂,滿肚子火氣憋著無處發泄,他知道,此戰的關鍵在於雙方的頂尖強者誰先露面,以及誰先出手。

所以想要打贏,當務之急是把蘇珊、大統領、還有休斯都逼出來,否則敵暗我明,天然巨大劣勢,這場仗的勝算不會超過三成。

什麼東西,能讓那三位不能繼續貓在某個隱秘的角落裡,必須站出來?

——自然是傳送門了。

如果不是龍將軍要殺帕尼爾這一出,剛才愷撒從鳳凰的住處出來,就要讓傳送門紮根於帝都,根本不會等到現在。

轟隆巨響聲中,傳送門落在了帝都的地面上,然後,某種無形的力量宛若根須,從傳送門的石體上延伸出來,狠狠扎入帝都的地面,更扎入了這個世界!

這一刻,不止戰爭雙方的人員都聽到了那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帝都中所有人的傳奇強者,更生出難以描述的奇異感受,似乎帝都之中的氣息變了,似乎這個世界的氣息變了,多出了什麼東西來!

傳送門紮根帝都,這本質上是森德洛的位面本源力量紮根於這個位面,身為傳奇強者,已經能隱約觸摸到世界的氣息,自然對此最為敏感。

傳奇都感覺得到,愷撒不相信超越傳奇的蘇珊、大統領、還有休斯他們感覺不到。

陽光下,人們看到愷撒的身影漸升漸高,最後屹立在帝都上空,縱覽全場!

愷撒目光如電,掃視四野,突然間一聲大喝,似乎要將心中的憋悶和不快,統統噴吐出去:「蘇珊、大統領、休斯!你們三個,統統給我滾出來!!」

砰的一聲,愷撒周圍方圓千米的空間,好像鏡子般爆開來,碎成無窮殘渣。

這僅僅是因為愷撒的一喝之威!

當初在北國,大統領出手時也有這樣的威勢,但愷撒和大統領又有些不同,他周圍的空間碎得更徹底,好像被碾壓成粉,而更神奇的是,短短片刻之後,所有破碎的空間又在某種力量的作用下,重新凝聚,恢復原狀。

愷撒周圍一如往常,似乎空間破碎的恐怖場景只是眾人的錯覺。

只有那一聲聲動四野的「滾出來」反覆回蕩!

戰鬥雙方的將士們也就罷了,早就知道愷撒實力的帕尼爾也沒什麼,關鍵是帝都中的鳳凰、諾諾、伊蓮夫人、龍將軍、女將軍,他們真的被愷撒的這一聲斷喝驚到了。

老公,先纏爲敬 「居然已經……達到這樣的境界實力了嗎……」伊蓮盯著天空中的愷撒,有些失神。

女將軍目瞪口呆。

龍將軍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什麼,話到喉頭卻又咽了下去。他連愷撒大鬧婚禮力戰元帥傀儡的那一戰,都因為昏迷而沒親眼見到,他對愷撒的實力的印象,還停留在第二次南北戰爭的最後。

可那時愷撒的真實等級不過二十級,如今呢?

——傳奇之境配合真形大師和青色憤怒,簡直和當時不可同日而語!

諾諾這時忽然說:「剛才愷撒說,他有七八成把握自己其實是名戰鬥法師,什麼意思?跟我們賭氣嗎?」

三公主性格親和,豁達洒脫,但她生命中有個過不去的坎,一個心結,那就是父親和二姐蓮死在了戰鬥法師的手下,而且不是正面戰場上拼殺而死,而是被陰險的叛亂毒殺。

諾諾看著天空中的愷撒,被那恐怖的力量所震撼的同時,忽然覺得愷撒無比陌生。

心中有個聲音在喊:如果他是真的戰鬥法師,我怎麼辦?我怎麼辦?不可能,愷撒怎麼會是戰鬥法師,他到今天為止始終在和戰鬥法師作對,沒道理是戰鬥王朝的人!

但同時有另一個心底更深處的聲音在說:你還不了解愷撒嗎,他既然說了那樣的話,那就多半不會是假的了。他是不是戰鬥法師別人不知道,但他的行事作風如何,難道你還不清楚嗎?

思緒混亂至極之際,一隻手掌按在了諾諾肩膀上,鳳凰溫和中帶著無比理性的冷靜聲音在耳邊響起:「別胡思亂想,他誰也不是,就是我們認識的愷撒!」

諾諾一凜,意識到這是臨戰之際,不能分心,點了點頭說:「明白。」

鳳凰又指了指帝都外的一個方向,說:「你看。」

諾諾抬眼望去,全身繃緊。

只見遠方的天邊走過來四道身影——

蘇珊,大統領,休斯,還有一頭巨大得似乎能遮蔽陽光的超巨型的類龍怪物。這四道身影看似緩慢,實際上隨意走了幾步,就來到了帝都之外。

三人一龍,什麼話都還沒說,恐怖的威壓便陡然間籠罩了帝都和整個戰場! 愷撒心裡提起了十二分的警惕。

他剛才因為鳳凰和龍將軍兩方面的原因,心中憋憤,大喝一聲「滾出來」,結果對方就真的出來了,站在蘇珊的角度,這未免有些弱了氣勢,會給人一種她真的聽從愷撒的話滾了出來的錯覺。

但蘇珊還是出來了。

而且露面之後,無論是站在中間的蘇珊,還是左右兩側的大統領和休斯與惡龍,表情都是平平淡淡的,居然半句話都不想多說的樣子,目光掃過愷撒,然後就那麼掃了過去。

這簡直是赤果果的輕視!

「你也出來吧。」休斯這時笑了一下,轉頭對某個方向說,「傳送門都紮根了,再等可就來不及了,這時候可沒必要再保留什麼實力,全力一戰就是了。」

那個方向上響起一聲:「是。」

一個身影竄了出來,速度比蘇珊幾人慢了不少,但也是傳奇之下所無法企及的水準,森林族叛黨首領蘭德里也到了。

諾諾眼中射出仇恨的目光,她一言不發地舉步便走,每個腳步都踏在虛空之上,像是走在一條無形的通天階梯上。

氣勢隨著她的腳步,節節攀升。

當諾諾停在蘭德裡面前時,她的氣勢攀升到極點,全身力量蒸騰,森林力量混合著磅礴的真名之力,形成一種近乎血色的火焰,在她周身熊熊燃燒。

似乎她將自身氣血和生命都點燃了,狂暴的戰意和蓬勃的生命氣息擰成一股,排山倒海般壓向對面的蘭德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