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青嵐的手狠狠一甩,蘊含著靈力的大耳刮子狠狠地抽在拓跋天野的臉上,拓跋天野的臉蛋子抽的啪啪響。 場下的觀眾都能聽得清清楚楚,觀眾紛紛為葉青嵐這暴打北凰國皇上的舉動喝彩,人們往往都喜歡支持弱者,而葉青嵐就是弱者,即便身為一個弱女子,卻在皇權面前敢於反抗。

此刻拓跋天野被打的鼻青臉腫,整個人都破了相了,搖頭晃腦,一個勁的搖頭,想要求得葉青嵐的原諒,不要再毆打自己了。

葉青嵐將拓跋天野的身子高高拋起,好似踢皮球一般,身子猛然躥上半空,狠狠地一踹半空中拓跋天野的屁股,頓時,拓跋天野的身子就成了一道拋物線,一個狗吃屎,跌落在擂台下方。

拓跋天野跟狗一樣,整張臉都貼在地上,嘴裡都是沙土,用手將嘴邊的泥土剝落,此刻他的嘴唇上,臉蛋上都傳來了一股股被撕裂般的痛楚。

拓跋天野感覺全身都異常的疼痛,艱難的爬起身子,全身上下都感覺好似散架了一般。

拓跋天野吐出了嘴中帶著鮮血的泥土,望著站在場上接受觀眾歡呼的葉青嵐,眉眼中充滿了憤怒之色。「葉青嵐,你……」拓跋天野艱難的走了兩步,指著站在場上的葉青嵐。

「我?我怎麼了?你輸了不服氣?還想打一場?有種你再上來,咱們再好好打一場,今天姑奶奶不把你打服了,我都改姓。」葉青嵐看著此刻狼狽的拓跋天野一臉戲謔的說道。

而此刻保皇黨張大人帶著錦衣衛也沖了過來,幾個錦衣衛沖著葉青嵐拔出了刀,示意葉青嵐不要靠近當今皇上拓跋天野。

「葉青嵐,你好大的膽子,竟然將當今皇上打成這幅模樣,按照北凰律法,你應該滿門問斬。」張大人和拓跋天野一起謀反宮變,是一丘之貉,現在自然是跳出來為拓跋天野說話。

「張大人,你當值期間飲酒,是什麼處罰啊。」葉青嵐絲毫不畏懼,跳下了擂台沖著張大人說道。

張大人身穿一身飛魚服,腰間別著綉春刀,倒也很精神,看的跳下來的葉青嵐,張大人色內厲荏的說道:「你,你這刁民,少無賴本官,本官哪有飲酒?」

葉青嵐笑了笑道:「你沒飲酒啊,那你就是聾子吧?早先我和拓跋天野說的好好的,他告訴我的,這是比試,隨便打,生死由命,我沒打死他已經很不錯了,你難道讓我兩個比試石頭剪刀布?哪樣倒是不會讓皇上受傷。呵呵……你們皇家還是真是出爾反爾,黑的說成白的,白的說成黑的,佩服佩服!」

底下的觀眾也紛紛站了出來,大聲吼道:「是啊,君不能言而無信,先前不是說的好好的么,生死由天命,皇上可是金口玉言啊,怎麼能出爾反爾?」

「對啊,不能問罪葉青嵐,皇上都開了金口了,不追究葉青嵐還有其家族之人。」

「皇上怎麼可以出爾反爾,哪樣百姓還怎麼可能相信你頒布的詔令?皇上說的話都是狗屁么?」

「切,這麼說來,之前說免稅啊之類的政策,肯定也都是放屁,當不得真!」 拓跋天野聽著這些百姓說的話,臉色陰沉不定,揉了揉嘴邊腫起的嘴唇,有些含糊不清的說道:「朕確實有類似的承諾,不可以出爾反爾,張愛卿還不速速退下。」

這拓跋天野說話的時候,眸子和張大人有了一個對視,兩人早先都商量好了,今日就要在全京城百姓面前,將葉青嵐娶入宮中,這個事絕不更改,即便輸掉了比賽,他拓跋天野也有對策。

現在的拓跋天野可是今非昔比,他再也不是往日那個北凰國的儲君了,他現在是北凰國的當今皇上,一言九鼎,麾下更是有著十萬死士,京城之內,那個勢力可擋他的鐵蹄?

張愛卿立刻會意,跪了下來說道:「皇上真是寬厚至極,但這種刁民目無王法,他還辱罵皇上啊,這個罪名她葉青嵐可是一定要背的,之前比賽的時候,我們可沒說你可以辱罵皇上啊。」

葉青嵐望了一眼張大人,心頭微微露出一絲笑意,這個傢伙肯定是憋了一肚子壞水,說來說去不還是想把自己抓走么?

「大膽刁民,你還不知罪,你可承認剛才比賽途中,你多次辱罵當今皇上是渣男,你說是不是?」張大人臉上的厲色顯露出來,跟在張大人身後的十幾個錦衣衛將葉青嵐團團圍住。

綉春刀已經從刀鞘之中微微拔出一絲,只要張大人再一聲令下,這些錦衣衛就會一擁而上。

評委之中的龍牙子看到這一幕,想要站起來管上一管,卻被一旁的宋龍摁住了肩膀,宋龍低聲說道:「你這莽漢,想幹嘛?這抓人是在比賽之後進行的,而且還是在擂台外,就和葉青嵐擊殺掉雪鳶性質一樣,不歸我們管。」

「可……」莽漢龍牙子還想要說些什麼,這時候一旁的張婉晴冷冷喝道:「可什麼可,你難道忘了我們七星派不參與凡俗鬥爭一事了么?」

聽到這裡,龍牙子彷彿想起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一般,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坐了下來,望著場中接下來的發展。

葉青嵐望著那聲色厲茬的張大人,輕輕一笑道:「張大人,是不是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

張大人看了一眼皇上,回過頭沖葉青嵐說道:「對啊。怎麼了。「

葉青嵐滿意的收回目光,笑吟吟的說道:「那當今皇上調戲我,我就不能罵了?你要說我辱罵了皇上,那也要把皇上一起抓起來,我都明確給拓跋天野寫過休書,他還對我糾纏不休,還說要娶我,這難道沒犯北凰國國法第五十條的調戲婦女?莫非這國法也是你帝王家想怎麼寫就怎麼寫?」

張大人嘴巴張了張,卻又無奈的合上,葉青嵐擁有過目不忘的本事,因此區區一個北凰國律法幾十萬字,看了一遍便能倒背如流了。

「是啊,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是皇上先調戲葉青嵐的,所以葉青嵐才辱罵當今天子,要抓都要抓。」

「抓,必須抓,把皇上也抓起來,都送進監獄。」一些百姓也唯恐天下不亂。 「都抓起來吧,你不是想要抓么?」底下的百姓紛紛叫嚷起來,罵聲,吼聲一片,甚至還有些義憤填膺的大呼,公理自在人心,拓跋天野家族的江山快要垮了。

聽著百姓們那一浪更比一浪高的謾罵聲,拓跋天野都要被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張大人氣暈過去了。

「混賬,你這個蠢貨,給朕滾回去。」拓跋天野將長袍一甩,嘴中念念有詞的沖著張大人罵道。

張大人臉上則是面露委屈之色,這不怪他啊,實在是葉青嵐太難對付了,論起嘴皮子自己是根本占不到一絲上風,還被她給饒進圈子裡面去了,說著說著變成天子是個臭流氓了,調戲良家婦女了。

「是,微臣告退。」張大人一躬身,狠狠地剜了葉青嵐一眼,眼神之中毫不掩飾那濃烈的厭惡之色。

但葉青嵐則一點不在乎,眼神要是能殺人,那她葉青嵐早就活不到現在了,不過葉青嵐的眼神倒是可以嚇死人。

葉青嵐的眸子變成了金色,在陽光下無比的耀眼,幻術鏡花水月施展而出,張大人被葉青嵐拉入幻境之中,這環境之中有著長著血噴大口的斑斕大虎,還有著十幾米長的蟒蛇,雙眼如同燈籠那麼大的荒獸。

「啊,救命啊。」原本就是一個紙老虎的張大人嚇得夠嗆,一下子嚇得媽呀一聲跌坐在地上,褲襠之中甚至流出了金黃色的尿液,空氣之中頓時傳來一股濃濃的腥臊味道。

「哈哈,張大人,你這可是大罪了啊,皇上讓你滾回去,你卻當著皇上的面尿了一泡,你這應該叫驚駕了吧?按罪應該株連九族啊。」葉青嵐望著張大人那慘白的小臉,心中別提多開心了。

「微臣錯了,微臣有罪,皇上饒命啊。」張大人跟小雞啄米一般,才從幻境之中緩過神來,就聽到葉青嵐的話,嚇得那叫一個六神無主。

「這個不中用的東西,還不快滾!」拓跋天野氣的整個臉都已經成了豬肝色,臉上還有著一片片青淤,氣急敗壞的模樣更加醜陋了。

「滾回去。」

拓跋天野上前兩步,將張大人一下踢出四五米遠,將張大人算是給踢走了。

「葉青嵐,你給我聽好了,朕今日要娶你,你就必須要嫁給朕,朕現在是北凰國的皇帝,一言九鼎,你區區一個葉家嫡女,從也要從,不從也要從!」拓跋天野的聲音震耳,聲音極為有壓迫力。

觀眾也紛紛露出了一絲無奈之色,拓跋天野所言非虛,皇上的話是聖旨,你若要是不從,那就是抗旨不遵。

葉家就算再厲害,沒有葉浩然的葉家,也只有被皇權拿捏的份兒。

「你以為你擒得住我?今天本小姐都懶得罵你,就憑你,給本小姐提鞋都不配!」葉青嵐的聲音帶著一絲桀驁之色,在葉青嵐看來,這個拓跋天野根本拿不住自己,再打幾次都一樣,他拓跋天野就是不行。

「哈哈。」拓跋天野望著葉青嵐的眼睛,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之所以拓跋天野突然變得這麼有自信,原因就在於剛剛他剛剛的儲物戒指亮了,給拓跋天野發消息的人不是旁人,正是先前葉紫涵的師傅歐陽無極的師兄——歐陽東升。

此人修為已經進入了靈尊的高層境界,一身修為已經通玄,之前拓跋天野特意派人去尋他,想必殺弟之仇這個歐陽東升不會不想報,於是兩人便達成了一筆交易。

而就是這個歐陽東升,剛剛給拓跋天野發來了傳音符,告訴拓跋天野,他馬上就要趕到這比賽擂台之上,知道了這點,拓跋天野如何能不狂妄?

「葉青嵐,你完蛋了,你今天一定會成為朕的皇后,等到生米煮成熟飯,即便是你父親回來了,也要為朕所用。」拓跋天野得意的說道。

葉浩然對於葉青嵐的寵愛,那可是人盡皆知,即便女婿再怎麼不好,恐怕也不捨得讓葉青嵐抱著殘花敗柳之身再尋他夫吧!

到時候自己就美女和江山雙收,靈王級別的強者站到自己的這邊,自己的江山就真正是高枕無憂了。

「拓跋天野,你真是太痴心妄想了,你以為北凰國的皇帝很了不起么?本小姐的男人比你的身份比你高一百倍,要是我愛的男人來了,你只能跟狗一樣趴伏在他的腳下,你算什麼東西?」葉青嵐毫不留情的回擊道。

拓跋天野的神色相當不善,整張臉已經氣得鐵青,由於服用了靈丹,拓跋天野臉上的青腫已經消失不見,臉上又重新回到了先前的俊朗。

「葉青嵐,今夜朕就和你完婚,朕到要看看,誰有那麼大膽子,敢從朕手中搶人!」拓跋天野的眸子散發出冰冷的光芒,冷聲喝道。

場下的觀眾也紛紛議論道,這一切到底是真的假的,北凰國的皇帝已經是什麼身份最高貴的人了,而且這俊朗的臉龐,五官已經是無可挑剔了,比這種面容還帥氣高貴一百倍那是什麼樣啊?

「難不成是靈王級別的青年才俊?」一個男子低聲說道。

「你傻了吧,哪有那樣的妖孽啊,不超過二十歲修鍊到靈王境界的奇才反正我是連聽說都沒聽說過。」另一個長相老成,穿著考究的男子用力搖著頭說道。

只有白如鏡,端木聞相視一笑,互相都露出了一個你懂得表情,他們之前見過帝澤天一次,恍若天人,也許世上真的有那麼一個男人,完美到了你挑不出任何毛病,那人就是帝澤天。

「曾經滄海難為水,相識過那種男子,我等仿若塵埃一般,而那人卻好似天上的星辰一般,螢火如何與皓月爭輝啊。」白如鏡坐在美玉堆砌的桌子上,端起酒樽,飲了一口。

「是啊,但只要靜靜地守護在葉青嵐身邊,也是我等莫大的福分,有時候不一定擁有就是幸福,遠遠地注視那個人幸福的生活也是一種幸福。」端木聞又飲了一口酒,俊美的容顏上露出了一絲無可奈何的笑容。 正當端木聞和白如鏡飲酒之時,場中的拓跋天野已經翻臉了,臉上的寒芒一閃,冷冷笑道:「葉青嵐,你沒得選擇了。」

「狗屁,你算老幾,哪怕你是北凰國的皇帝,你也沒權利決定本姑奶奶的幸福。」葉青嵐的聲音剛剛脫口。

身後就有一道陰冷至極的聲音傳來,還伴隨著嘎嘎的怪笑聲。

「小姑娘真是好大的威風,堂堂北凰國的皇帝,在你的眼中卻是這麼不值一提,那麼老夫呢?」一個穿著藍色長袍,手拿鋼槍,鋼槍之上鐫刻著幾個小篆書寫的大字。

老者的長相很普通,唯獨這眼睛仿若黑暗之中的幽火一般,直直的注視著葉青嵐。

從老者相貌上和先前那個歐陽無極有七分相似,而從那身上的陰邪的氣勢看,兩人更是如出一轍,說兩人沒關係那是打死葉青嵐,她也不會相信。

「你和歐陽無極是什麼關係?」葉青嵐神色冰冷,雙拳之中充盈著強橫的靈力波動,儲物戒指之中的白虎劍也是蓄勢待發,只要葉青嵐一個念頭,就準備和眼前的老者拼一個你死我活。

葉青嵐能感覺到老者的修為深不可測,仿若一潭深不見底的深潭,但葉青嵐從不懼戰,那怕是再強大的對手,葉青嵐也有膽量亮出自己的武器,絕不會不戰言敗。

「老夫就是歐陽無極的哥哥歐陽東升,小姑娘,你殺了我的親弟弟,你真是好本事啊!要不是我答應了皇上,我早就一掌拍死你了。」歐陽東升聲音高亢,整個會場之中都有陰測測的回聲攢動。

這歐陽東升的靈力之強讓人都到了震驚的程度,即便是開口吐字,嘴中的每說出的一個字都如狂風咆哮,其靈力之磅礴程度,修為之強可見一斑。

「拍死我?你也真是不怕風大閃了舌頭,你弟弟都被我殺了,你的實力能強到那去,來一個我殺一個,來兩個我殺兩個,來一家子我就滅你滿門。」葉青嵐的聲音清冷,絲毫不受歐陽東升實力的影響。

「大膽小輩,老夫就讓你見識見識。」歐陽東升身子猛地遁出,藍色的身影化為一道殘影,直接朝著葉青嵐沖了過來。

拓跋天野很擔心這老傢伙一爪子給葉青嵐給弄死,那樣自己可就麻煩了,美人沒得到,還惹上一個靈王級別的強者做冤家對頭。

「老前輩,莫要傷害了葉青嵐的性命,她可對我有大用啊。」 列國浮沉 拓跋天野的聲音帶著一絲急促。

話音剛落,歐陽東升已經沖至葉青嵐的身旁,葉青嵐已經使用凌波微步遁出了十幾米遠,而原本所處的地面,頓時泥石一陣的陷落,東西南北四周更是有著數之不盡的石塊瘋狂的對轟在一起。

一時之間那震耳欲聾的聲音不斷響起,空中接近百塊一人高的巨石撞擊在一起,場面十分的恢宏壯觀。

要是這歐陽東升還身處在原地,怕是會一下子被這百塊的巨石拍擊成肉醬,那裡還有一丁點生路可尋。 塵埃散盡之後,地面上有著數之不盡的碎石塊在地上,葉青嵐清冷的目光掃視著場中的異變,一言不發。

操控傀儡術的葉青嵐很清楚,在石頭塊撞擊在一起的瞬間,歐陽東升已經使用秘術遁開了,此刻他應該正在尋找自己的破綻,準備出其不意將自己擒拿住。

葉青嵐穿著紫色的衣袍,身上散發著極為好聞的濃郁沉木香,如玉般皎潔的面容下,五感全部大開,仔細搜索這四周的異動。

那場中每一個人的心跳的細微差異,還有頑童輕輕用腳丫子在地面上踢踹沙子的聲音,甚至於前排兩個老者的竊竊私語,以至於東南方百米位置一顆含苞待放的月季花,慢慢的吐出花蕾的聲音,葉青嵐都能聽得清清楚楚,到達了靈導級別的強者,都具備了這種超凡的能力,五感是平凡人的百倍。

雙眼目視千里,雙耳可聽千里,突然,葉青嵐那仿若皓月一般明亮的雙眸精光閃爍,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

葉青嵐故意裝作毫不知情的樣子,臉上做出了一副迷茫之色,慢慢踱步,似乎在尋找歐陽東升一般。

突然,葉青嵐眼中的厲芒猛地閃動,儲物戒指光華閃動,從哪儲物戒指之中湧出了十八個飛劍,每一柄飛劍上都帶著濃郁至極的靈壓,這十八個飛劍每一個都是葉青嵐親手煉製。

葉青嵐的煉器超凡入聖,哪裡會煉製出普通品質的飛劍,十八道飛劍每一個品階都是聖器的級別。

而這十八道飛劍的劍鋒位置都有一朵粉嫩的蓮花,這飛劍還配有葉青嵐創造出來的奪命劍陣,兩相疊加在一起,足以越階而戰。

只要困入此陣之中,那怕是靈導九層的高手,也可以在頃刻間被絞殺。

十八個飛劍循環往複,不斷的朝著陣心位置的人攻擊,只要處於陣心之人稍有一絲的懈怠,那麼下場就只有一個,那就是身首異處。

葉青嵐之所以沒對拓跋天野用上,原因就在於他太弱了,是的,拓跋天野太弱了,劍陣想要使用就要十八道劍一擁而上,靈尊以下的拓跋天野瞬間就會被秒殺當場,殺了北凰國的皇上,葉青嵐在北凰國可就混不下去了。

而一顆瘋魔減壽丹這個結果雖然也好不到哪去,但葉青嵐相信自己,服用了丹藥如果不突破靈尊境界就只剩一年可活,但自己要是用一年都突破不了靈導,那也沒資格和帝澤天見證這世界的美好了。

隱藏在一處不起眼角落的歐陽東升露出了一絲陰毒之色,這隱匿之法靈王以下從未失手過,歐陽東升在等待機會,等葉青嵐心神慌亂的時候,衝出去擒住葉青嵐。

「不好。」歐陽東升的眼眸之中露出一絲震驚之色,歐陽東升本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葉青嵐根本不可能發現,畢竟這隱匿功法可是十分玄妙,可以完全屏蔽掉神識的探查,甚至於身上的味道,乃至衣服的顏色都完全消失於無形。 但歐陽東升哪裡想得出,葉青嵐上一輩子可是二十一世紀最厲害的殺手妖凰,對於不懂得刺殺之術的靈王以下的高手來說,這歐陽東升所使用的隱匿術確實堪稱毫無破綻。

「白痴,你永遠都不會知道那光線的改變,當光線得不到照射到一個物體的時候,假若你把這個物體隱匿掉了,但那光線本來的照射方式就會改變。」正是憑藉這一點葉青嵐察覺到了歐陽東升所處的位置有古怪。

「蓮花劍陣。」葉青嵐朱唇微微開啟,桃紅色的唇心吐出幾個美妙的音節。

歐陽東升被困在劍陣的中心位置,連綿不絕的長劍擊打在歐陽東升的四周位置,若不是歐陽東升身上的黃色光罩將這些劍陣都擋住,恐怕一個眨眼,歐陽東升就會被戳成篩子。

「小輩,你等我出來的,我非讓你好看。」歐陽東升的臉色有些不好看,自己打了一輩子鷹,竟然會被一個小輩啄了眼。

「廢物,在我面前裝你是殺手?你真是老不知羞,你那低級的隱匿術,我看一眼就能識破了。」葉青嵐一邊操控這飛劍的運轉,一邊出聲罵道。

「混賬,你真是太狂妄了,小輩,你竟敢如此狂妄。」歐陽東升氣的雙眸欲噴火,胸膛高高鼓起,顯然胸膛之中憋了一肚子的怒火。

歐陽東升的臉上已經充滿了慍色,雙目用力張開,睚眥欲裂,身上的那青色的靈力恍若潮水的一般的湧出,那青色的靈力幻化成了一個個青色盾牌樣的物體。

葉青嵐的飛劍足足有十八把,而這青色的盾牌也有十八把,兩則在空中相互交錯,撞擊在一起。

清脆響聲仿若黃鐘大呂,聲音十分悅耳,十八把盾和劍的激烈撞擊,讓旁人有種並非是在戰鬥的錯覺,而給人一種兩人這是在奏樂一般的美的享受。

只是葉青嵐卻是演奏這聲樂的真正參與者,葉青嵐能夠聽出那屬於盾的那沉悶聲慢慢佔據了主導的位置,而葉青嵐的劍卻有些後繼不足。

甚至還一直會發出那顫抖的劍鳴之聲,老者的修為實在是強橫,能夠將靈導九層瞬間擊殺的劍陣,卻難以傷害到歐陽東升分毫。

「看來要給你加一些猛料了。」葉青嵐的唇角微微蕩滌起一絲弧度,這蓮花劍陣分為十八劍陣,和三十六劍陣之分,飛劍的數量相差了一倍,但相互的威力卻有著天壤之別。

正是有著這個依仗,葉青嵐才敢於當著月神的面擊殺雪鳶,有著這個底牌,即便是月神想要翻臉,葉青嵐也有把握將其擊殺場中。

多了十八飛劍的劍陣頓時變得更加兇險,每一個劍招都變得威力徒增,原本還露出一絲鬆懈之色的歐陽東升,此刻眼睛緊緊地皺著,雙眉之間充滿了憂色。

歐陽東升的身上的袍袖上還有兩道划痕,露出了裡面內衣,此刻歐陽東升的一張老臉可謂是氣的不行,自己一個靈導高層的強者,竟然被一個靈導九級的小輩弄到這種地步? 三十六道飛劍在空中仿若群魔亂舞,時而一字長蛇,依次擊打在青盾之上,本來這青盾還是堅實無比,但聲音卻變的沒先前那般厚重低沉。

「劍陣換。」葉青嵐的朱唇微微開啟,再次操控體內的靈力換了一個劍陣,三十六道飛劍又在空中光華閃動,仿若是三十六顆彗星降世一般。

飛劍之上的光芒讓人無法直視,這一次三十六道飛劍再次以一股十分強勁的速度狠狠地戳在了青色的盾牌之上,原本結實無比的盾牌,再也抵禦不住這般連番敲打。

終於一個盾牌應聲碎裂,清脆的碎裂畫面被每一個觀眾都看在了眼中。

「葉青嵐好強啊,哪怕是這種成名已久的高手,和葉青嵐對陣,竟然還是葉青嵐佔據了上風。」場下的觀眾紛紛震驚不已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歐陽東升的名號在北凰國老字輩裡面還是十分有名氣的,但令人頗感意外的是,這樣的修鍊老怪竟然會在葉青嵐的手裡栽了跟頭。

以靈尊高層的修為境界來對陣葉青嵐一個靈導高層的修為境界,竟然不是碾壓,也不是平手,而是被壓制到了下風。

「狂龍劍陣。」葉青嵐的眸子露出一絲寒芒,這個劍陣是葉青嵐所自創出來的最強劍陣之中的一個,三十六道飛劍仿若變成了騰飛的狂龍一般,雖然這劍宇裡面沒有封印進龍的殘魂。

但這飛劍卻有著龍的一絲精髓道意在裡面,那飛劍在空中好似騰飛的巨龍,上面的那閃耀著的刀鋒仿若龍的利齒爪牙,看的人當真震驚心魄,而那飛劍御風而行的氣勢,更是與蒼龍無多少差距。

模仿其形,只能領悟其表皮,而模仿其神,卻能領悟其內涵。

葉青嵐就是了解了龍的真正的意蘊在裡面,因此這創造出的劍陣,即便沒有封印進龍的殘魂,卻依舊實力強橫無比。

三十六道飛劍裹挾這狂風,那飛劍將空中撕裂出了一道道破空聲,葉青嵐體內的靈力也在此刻瘋狂地涌動。

「死吧,老傢伙,我殺了你的親弟弟,你便一起陪他上路吧,省的他在黃泉路上寂寞空虛。」葉青嵐的嘴角露出一絲不懷好意的笑容。

而處於劍陣核心的老者此刻表情不光是凝重,而是有些惶恐了,原本歐陽東升以為自己的弟弟是被葉青嵐用了什麼下三賴的手段弄死的,卻沒想到葉青嵐的天賦竟然這般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