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股強大的元力波動頓時驚動了真武學院的那些強大的武者,「破!」而幾乎在同時,火麒麟的手掌轟出,頓時那匯聚在火麒麟手掌之中的元力便向著真武玉轟擊而去。「轟!」頓時一聲巨大的轟鳴聲響起,那固定和守護真武玉的陣法頓時應聲而破!

而就在那轟擊造成的巨大的轟鳴響徹帝都,元力撞擊的光輝照耀夜空的時候,離真武玉最近的火麒麟便已經將真武玉抓在了手掌之中。

「是誰!」頓時一聲聲怒喝聲從真武學院的響起,一道道身影衝天而起,數十道天元境的氣息瀰漫在整個真武學院。一名名天元境老祖級別的武者紛紛向著火麒麟攻殺而去。元力產生的光暈照應著四周,即使是身陷影子之內的火麒麟,也留下了一道黑色的身影在空中迅速劃過。

「殺!」頓時一道巨大掌印從火麒麟的前方轟擊而來,只見真武學院的院長臉色鐵青的從火麒麟對面走來,而同時真武學院另外幾名天元境老祖也同樣的將氣息鎖定在了火麒麟的身上。

而對於迎面而來的真武學院的院長,火麒麟屈指一台頓時一道細弱的光芒便向著其she擊而去,而就在那道被火麒麟she出的光芒在快要碰到真武學院院長的那道掌印之時,頓時它便化作了一隻巨大的掌印。而兩道龐大力量便在瞬間撞擊在了一起。巨大的轟鳴聲再一次的響起,撞擊而產生的元力風暴向著四周波及,元力摩擦而產生的光芒將整個夜空都照的透亮。

「巨岩掌!竟然是巨岩掌!你是林家的人!」而在看到那一道掌印之後,真武學院的院長頓時便認出了那道被火麒麟彈出來的掌印就是林家的巨岩掌!不過火麒麟不沒有管其他人的震驚,頓時另外的一道光芒被火麒麟she向了另外的一名靠近他的真武學院的天元境武者。

而這道光芒頓時便化作了一道巨大的「囚魔手」轟擊在了那名天元境武者的身上,「求魔手!」而在這一道手印暴露以後,頓時便有人認出了這一招。而無論是求魔手還是巨岩掌可都是林家的不傳武技。所以真武學院之人現在都已經將火麒麟當作是林家的人了。

其實無論是這求魔手還是巨岩掌都只不過是之前在林家的時候,被火麒麟用偽納靈石容納的林家老祖的掌力,只不過是在現在被釋放出來了而已。這就是納靈石的恐怖之處了。不過也正是因為納靈石的這個特性才是的真武學院之人將火麒麟誤認為了林家之人。

既然有人給自己被黑鍋,無論是雨辰還是火麒麟都是十分願意的,所以在其他人驚訝、憤怒的目光之中,在火麒麟的周身再一次的匯聚了萬顆元石,而隨著一顆顆元石的出現,周圍空間的元力也濃郁了數分。

而就在無數人震驚那萬枚元石的時候,更加讓人震驚的一幕也接著發生了,只見那一顆顆元力化作了一股股元力向著火麒麟的體內涌去,而火麒麟氣息也隨之不斷的攀升。雖然這段時間以來火麒麟的神魂恢復了很多,不過要想與天元境的武者對抗那還是不可能的,尤其是現在火麒麟你面臨著十多名天元境的武者,所以火麒麟就只有藉助外力了。

「太上長老攔住他!」而看著火麒麟的氣息不斷的攀升,那真武學院的院長頓時一聲怒吼,而同時一名名真武學院的太上長老便同時向著火麒麟,那狂暴的攻擊讓周圍的武者們都心驚不已。而隱藏在影子之內的火麒麟確實絲毫不懼,頓時揮拳便向著那幾名太上長老迎面而去。

而同時火麒麟的魂力在其周圍匯聚,化作了一道道紋路,縱橫交錯,看似雜亂無章,卻又暗含某種神秘的聯繫。不過這股細弱的波動並沒有在火麒麟和那幾名大長老激烈的戰鬥的餘波之下被發現。

而火麒麟在數名太上長老的圍攻之下雖然不敵,可是卻也沒有立馬敗落的跡象,「轟!」而就在火麒麟與其中的一名天元境太上長老對轟一掌,而不斷的後退之時,其餘的太上長老頓時便將火麒麟圍困在了中間。

「閣下還是將真武玉叫出來的好,要不然恐怕閣下今晚是走不出這真武學院了!」看著在自己那麼多人的聯手之下依然有著還手之力的火麒麟,那真武學院的太上長老也是十分的吃驚,不過這真武玉乃是真武學院的重寶,根本不容有失,所以今天無論如何他們這些人也不會放火麒麟離開的。

其實在火麒麟來之前便已經猜到了今天的結局,不過火麒麟既然敢來又豈能沒有底牌?在火麒麟聽到那太上長老的話后,火麒麟哈哈一笑道:「是嗎?那既然這樣,那某便在你眼前消失又如何?哈哈哈。。。」

而就在火麒麟的話音落下,隨著火麒麟的心念一動,頓時一股股空間波動在火麒麟周身湧現,而在下一刻火麒麟的身影便迅速的埋藏在了空間波動之中消失不見了。而在看著那身影逐漸陷入空間波動之內的火麒麟,那太上長老頓時雙目微瞪,一股巨大的掌力便向著火麒麟的方向轟擊而來。

而看著那道攻擊轟殺而來,火麒麟之時露出了一個譏笑,當然掩藏在影子之內的火麒麟的面容和笑容其他人都是看不見的。而就在這道攻擊落下的一剎那,火麒麟的身影也徹底的消失在了半空中。

這是一種叫做虛空挪移的陣法,不過火麒麟現在的實力沒有恢復,所以火麒麟布下的僅僅只是一個非常簡易的挪移陣法,只不過是能將雨辰挪移出真武學院而已。不過隱藏在影子之內的火麒麟,在加上火麒麟剛剛吸收了萬枚元石的實力,只要出了真武學院,就是任何人也別想發現他的蹤跡。

「追!他絕對逃不遠!給我追!」而在火麒麟在眾目睽睽之下逃走之後,那真武學院的太上長老這是真的怒了,這是赤果果的打臉!打他的臉!打真武學院的臉!真武玉竟然在真武學院被盜,十餘名天元境武者竟然攔不住對方!!!

求打賞,求推薦,望各位親們能夠不吝嗇你們手中的月票,,,,謝謝各位了,雨辰盡量從現在開始保持不斷更,不過在考研前雨辰也不能夠完全保證。。。 而火麒麟在真武學院消失之後,便在真武學院附近的地方再一次的出現了,不過融入到了黑夜中的火麒麟根本就沒有任何能夠發現的了,而隨後火麒麟便控制著雨辰身軀向著遠處飛奔而去,直到天際泛白,雨辰早離開帝都萬里之外,火麒麟這才停下了腳步。

「小子,我只能送你到這裡了!」火麒麟的聲音也是有一些虛弱,畢竟那虛空挪移陣法,雖然只是一個簡易的陣法,可是以火麒麟現在的力量布陣還是十分勉強的,而且在昨天夜裡火麒麟又大戰十餘名天元境武者,可以想象火麒麟的消耗是多麼的嚴重,不過火麒麟卻對此並沒有任何的提及。

「小火,你怎麼樣?」而在火麒麟回歸到不死神魂牌內之後,雨辰也感覺到了火麒麟的虛弱,頓時便問道。

「我沒事,不過接下來一段時間,我恐怕就沒法在幫你了!你自己多加小心。」火麒麟在回答雨辰一句話之後,便再也沒有了任何的聲響了。

雨辰和火麒麟的離開,並沒有人知道,不過在雨辰和火麒麟離開之後,整個大乾帝都都沸騰了,一夜之間,林家的林雷弄在林家被聽雨樓所刺殺,而真武學院也隨後被盜了真武玉。當然真武玉的事情鬧的很大,幾乎掩蓋了林雷弄被刺殺這件事。不過也正是因為林雷弄的被刺殺聽雨樓這個名字也正式的走進了所有人的眼前。

而雨辰之所以留下聽雨樓這三個字,一方面是要告訴清風鎮雨家自己並沒有傳聞中的那樣死去,而另一方面有何嘗不是給聽雨樓樹立了林家這個大敵。一個殺手組織想要成長就必須在不斷地壓迫之下,而林家就是雨辰為聽雨樓尋找的磨刀石。反正有著白爺爺在,聽雨樓絕對是不會被林家連根拔起的。

而真武學院真武玉被盜一事,也徹底的激化了真武學院和林家的關係,而真武學院的院長甚至是帶著真武學院的數十名太上長老親自上林家索要真武玉。儘管真武學院也知道真武玉被盜一事存在著蹊蹺,很可能和林家無關,可是雖然當晚火麒麟釋放出來的是林家的囚魔手和巨岩掌呢?滿腔怒火而又無處發泄的真武學院自然就這筆賬算在了林家的頭上。

而對於帝都發生的事,已經離開的雨辰自然是不知道的,而且雨辰也根本就不關心帝都會發生什麼。此刻的雨辰正在前往風火帝國的路上,而根據雨辰的打探在風火帝國便是雨辰所需要的第三幅殘圖最後出現的地方。

這風火帝國跟大乾帝國分別屬於不同的中級王朝,而這兩大帝國即使鄰國,也不是鄰國。之所以說是鄰國,那是因為兩大帝國之間並沒有其他的帝國將他們隔離開來,而所他們不是鄰國那是因為這兩大帝國之間相距萬里。

在大乾帝國和風火帝國的連線上,有著一座巨大的山脈和一片廣闊的海域,而這一山一海便將兩地隔離萬里。而用了兩天的時間雨辰終於騎著黒鱗馬來到了大乾帝國邊境海岸,看著波瀾壯闊,一望無際的海域,雨辰的心彷彿也跟著海面的波濤一般起伏不定,洶湧澎湃。

「請問最近有沒有船隻出海?」雨辰向周邊的商船問道,雖然兩大帝國相隔萬里,可是兩大帝國之間亦是有來往的,而來往的途徑往往就是這些商船。

「回這位公子的話,您還真來的不是時候,昨天剛剛有一艘船離開,公子若是想要出海的話,恐怕要等一個月以後了。」多方的一名小斯恭敬的說道。

「有沒有更快一點的?」雨辰在將一包金幣拋給了對方的同時問道。而那小斯在得到賞之後,頓時那恭敬之色更加濃郁了幾分,而隨後那小斯便不著痕迹的將那袋金幣收了起來道:「公子若想要臨期出海的話,也不是沒有辦法,三日之後風火帝國的風火商行便有一艘大船要回國,這風火商行雖然一貨物貿易為主,不過在返回的時候也會做載客的活,不過風火商行的船隻花費確實要高出不同的商船數倍。」

既然三日之後便有船隻出海,雨辰也就只有靜靜的等待了,而隨後雨辰便隨便的找了一個地方休息等待著三日後的風火商行的船隻。而在雨辰即將觸發風火帝國的時候,大乾帝國的帝都此刻已經亂成了一鍋粥。

真武學院的真武玉被盜,而矛頭直指林家,真武學院力壓林家,翰林學院卻林家大成了共識,成為了盟友。雖然雨辰這個罪魁禍首已經走了,可是大乾帝都的水也被雨辰無意間攪渾了。此時此刻不光是大乾帝國亂了,遠在雨霧帝國的帝都也發生了一件震動整個雨霧帝國的事情。

在十大公子結束之後,申屠榮軒和楊陽等人回到雨霧帝都之後,雨霧帝國的楊家聯合其他幾大家族夜襲申屠家族,申屠家族打敗,無數申屠家族的族人慘死,而最後楊陽代表著楊家以申屠家族族人的性命要挾申屠榮軒,讓申屠榮軒跪下,並讓申屠榮軒自盡在眾人面前。

而申屠榮軒在看到包括自己的父母親在內的族人成為了要挾他的對象之後,申屠榮軒邪邪的一笑,而隨後申屠榮軒更是在所有人震驚的眼神之中做出了一件讓所有人為之震撼的事情。而申屠榮軒的瘋狂舉動也讓所有人大罵瘋子!

在受到要挾之後的申屠榮軒並沒有妥協,而是舉起了屠刀親手屠了申屠家族最後剩餘的血脈,而在親手殺死並且吞噬了那些申屠家族的武者之後,申屠榮軒更是硬生生的從數名天元境的武者手中逃了出來,雖然最後申屠榮軒生死不知,可是申屠榮軒確實確確實實的逃了出來。

而逃脫了的申屠榮軒也徹底的成為了整個雨霧帝國幾大家族的噩夢,申屠榮軒不但實力強,天賦高,而且他現在也不過是二十歲左右,尤其是申屠榮軒最後竟然對自己的族人下了殺手,這股狠辣才是讓那些天元境武者畏懼的地方!

無論是大乾帝國帝都的打亂還是雨霧帝都的打亂,現在的即將出海的雨辰都是不知道的,而在等待了三天之後,風火帝國的風火商行果然有一艘大船要返迴風火帝國,不過想要乘坐風火商行的船隻,普通人還真的支付不起這個費用,因為風火商行要的並非是金幣而是元石!二十塊下品元石!

二十塊下品元石在大乾帝過也算是一筆巨大的財富了,而且也只有擁有身份的人才會有那麼多元石,元石可不是金幣可以比擬的,元石不但是貨幣也同樣的是一種修鍊資源,所以無論金幣一般情況下是購買不到元石的。尤其是在大乾帝國元石几乎是幾大家族和四大學院壟斷的,所以能夠支付得起二十塊元石的還真的不是一般人。

索性雨辰手中有著還有著近八萬的元石,當初白爺爺向林家討要的十萬元石,可都是給了雨辰,而當晚火麒麟為了逃出真武學院動用了萬餘枚,所以對於這二十塊元石雨辰也不在乎。

在交了兩個人的元石之後雨辰和黒鱗馬便都踏上了風火商行的船隻,沒辦法,按照風火商行的規矩妖獸也要繳納一個人的元石才能夠上船。不過雨辰這種行為無疑是讓別人打上了敗家的稱號,畢竟為了一匹區區陰元境的妖獸,付出二十塊元石,還真不是一個正常人能夠做出來的。

不過對於別人怎麼看雨辰並不在乎,對於雨辰來說黒鱗馬遠要比元石重要的多。而在踏上風火商行的船隻之後,雨辰便沒有從屋內出來過。而在得到真武玉之後,雨辰甚至是還么有來的擊觀察過。

正真武玉雖然還沒有巴掌大,而且雨辰也沒有從真武玉之中看到其他什麼不同之處,唯一給雨辰感覺特別的就是真武玉通體晶瑩,入體有一些冰涼涼的,就彷彿一塊冰塊一樣。「看來只有以後問問小火了。」雨辰心中想到。

這風火商行的名頭果然不是蓋的,在海上的這段行程里竟然沒有任何的海盜騷擾,而這幾天里雨辰一直都在自己的房間里修鍊,雖然火麒麟辛辛苦苦的搶來了真武玉,可是雨辰不懂的使用,如此寶貝竟然只能夠待在麒麟戒之內。

而就在雨辰全身心的修鍊的時候,在雨辰一旁的重劍突然的發出了一陣劍吟,黑色的重劍在地面上顫抖著,寬大的劍身敲打著地面而發出了一陣陣拍打聲。而在察覺到重劍的異樣之後,雨辰便猛然的睜開了雙眼。「這是?」而在看到重劍顫抖之後,雨辰心中也是一喜,這類似的場景似曾發生過。

為什麼重新更新了,沒有打賞?沒有收藏呢?各位親們手中有月票的話趕緊砸過來,,,千萬不要心疼雨辰,只管砸,雨辰不怕疼的,, 風火商行的商船已經發出了兩天,此刻商船已經在了茫茫大海的中央,而當雨辰從房門出來之後,便順著重劍的感覺來到了甲板上,此刻在甲板上聚集了很多的武者。www.熱鬧的甲板上猶如一個小型的鬧市一般,武者們交換或是購買著自己所需要的東西。

畢竟這些武者們闖南走北,他們所收集的東西自然很廣也很多,而那些他們用不了的東西自然是要趁這個機會拿出來交換一些自己需要的東西了。「這個東西我要了,不知道你要換取什麼?」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傳到了雨辰的耳朵里。

而順著這道聲音,雨辰便看見了一名身著白色長衫,長相清秀的年輕男子手中拿著一塊黑色的鐵塊對另一名武者問道。而雨辰的目光很快的就定格在了那塊黑色的鐵塊之上,這黑色的鐵塊跟上一次雨辰獲得的那塊黑色的鐵塊是如此的相似。

「原來是少東家,實不相瞞這塊廢鐵,我也是無意中得到,只不過它確實是沒有任何的用處,要不是因為它的硬度實在是太硬,我也不會收藏,既然少東家喜歡,那就送給少東家了」那名武者在看到對方是風火商行的少東家之後,便對其說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雨辰走上前來,道:「這位兄弟,不知道可不可以將鐵塊讓給在下?在下願意跟你購買。」

那風火商行的少東家看著雨辰,微微一笑道:「哦?不知道這位小兄弟可否告知,這究竟有何用處?」其實這少東家也只是隱隱的感覺這鐵塊好像並非是普通的鐵塊,所以這才買了下來,至於這究竟是什麼他也不知道。而現在看到雨辰好像知道這鐵塊的用處,所以這才問道。

「這個,,,」而在聽到對方的話之後,雨辰便沉吟了起來,這一方面是因為不知道怎麼說,而另一方面是不能說。

「既然小兄弟覺得為難那就算了,這鐵塊我要來也沒有用,便送你了。在下喬天宇,不知道小兄弟怎麼稱呼?」

「我叫雨辰。」而當雨辰結果喬天宇手中遞過來的鐵塊之後,雨辰便道:「如此那便謝謝了。」幸好雨辰出來的時候已經將重劍收進了麒麟戒,否則重劍可定會弄出很大的動靜的。

「相遇便是有緣,雨小兄弟,不如把酒言歡一場如何?」喬天宇邀請道。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雨辰應道。

五天的時間悄悄的過去,此刻風火商行的商船已經到達了彼岸,不過卻並非是是風火帝國的領域,此處距離風火帝國還要在穿過一座大山脈,這座大山脈擁有十分悠久的歷史,而且各種妖獸在這座大山脈之內也是極為常見。

不過由於這是風火商行通往風火帝國的必經之路,所以在這座大山脈之中人工的製造了一條道路,雖然這條道路對於大山脈的其他地方來說相對的安全一些,不過卻依然經常會有各種妖獸「光臨」。

而在下了船之後,雨辰便直奔大山脈裡面去了,雖然臨走的時候喬天宇邀請雨辰一起,不過卻被雨辰拒絕了,既然這座大山脈你有妖獸,那麼雨辰便可以多吞噬一些妖獸的精血、生機和它們的神魂來讓小火恢復。

「弒戮六絕!」六道黑色的劍勁劃過,恐怖的殺戮氣息瀰漫,「嗤!」頓時一道道傷口在那隻大地暴熊的身上被劃出。而就在這個時候,只見一道白色的光芒閃現,一道雷電之力便劈在了大地暴熊的頭顱之上,這赫然就是黒鱗馬所為了。

而在大地暴熊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黒鱗馬的空間之力再一次的禁錮了大地暴熊,而同時雨辰手中黑色的劍光閃現,頓時那重劍便從大地暴熊的頭顱直插而下。在雨辰和黒鱗馬的合作之下,那大地暴熊都沒有任何反抗之力便被轟殺了。

而隨著雨辰的心念一動,頓時那大地暴熊身上的生機被雨辰封存在了自己的體內,而其神魂和精血這是被不死神魂牌,吞噬印以及火麒麟他們吸收了。而看著已經化為枯骨的大地暴熊,雨辰屈指一彈一簇火焰便將其燃燒成了灰燼。而大地暴熊的妖元則是被黒鱗馬吞食了。

可以說雨辰和黒鱗馬他們一人一妖就是所有妖獸的噩夢,凡是落到了雨辰手裡的妖獸全部都成為了灰燼,而那些妖獸這是完全的被雨辰和黒鱗馬利用吸收掉了。而這隻死去的大地暴熊已經是第三十多隻妖獸了。不過到目前為止,雨辰都沒有遇到更為強大的妖獸。

「小黑,接下來,你自己一個在這座大山裡歷練吧,等我辦完事,找到了殘圖之後再來尋你。你要記住,不要太深入大山,那裡面的妖獸不是你現在能夠應對的,你要儘可能的運用自己的力量,讓他們發揮到極致,只要這樣你才能夠變得更強大。」而在經過了幾天的獵殺之後,雨辰對黒鱗馬說道。

雖然雨辰也很捨不得黒鱗馬,而且也害怕黒鱗馬會遇到危險,可是雨辰知道若是黒鱗馬一直跟著自己,那黒鱗馬的實力將會受到極大的限制,而這座山無疑就是黒鱗馬最好的歷練場所,所以即使是不舍,雨辰也不得不讓黒鱗馬獨自闖蕩。

而黒鱗馬在聽到了雨辰的話之後,巨大的雙眸之中流露出了濃濃的不舍,而且還用頭顱在雨辰的身上蹭來蹭去。「好了,快走吧,你要好好的活著,我們可是說好了將來一起闖蕩整個魂武大陸的,若是你實力一直這樣低,那可不行。」雨辰勸說道。

而在雨辰的勸說下,黒鱗馬還是在依依不捨的情緒和雨辰擔憂但是卻又滿懷期望的眼神中漸漸的離去了。「我還以為你會讓他永遠跟著你呢。」而就在這個時候,火麒麟的聲音傳來。

「小火你醒了。」而在聽到火麒麟的聲音之後,雨辰高興道。

「只是神魂消耗一些而已,現在已經吞噬了那麼多妖獸的神魂,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火麒麟道,「將真武玉拿出來吧,拼死拼活搶回來的東西,你竟然就他放在麒麟戒之內,簡直是浪費。」雖然前段時間火麒麟閉關修鍊,可是卻依然知道外面發生的事情。

而在聽到火麒麟的話之後,雨辰也是有些尷尬的取出了真武玉,而在真武玉取出來之後,隨著火麒麟的激活,頓時真武玉化作了一道光芒融入到了雨辰的體內。而當著真武玉融入到雨辰的體內之後,雨辰突然的感覺到一陣「清醒」,就彷彿是昏昏欲睡的時候被人潑了一盆冷水似的。

而同時雨辰對於周身的感覺也更加的親近了,就彷彿連空間之中的元力也對雨辰的親和力提高了很多,不過是如此,就連雨辰對於自己所修鍊的武技,功法,甚至是煉丹的領悟都彷彿突然的被提高了一個台階似的,那是一種明悟,對於功法,武技的明悟,這種明悟可感覺而不可明語。

而就在雨辰處於這種狀態的時候,火麒麟單手一招,那沉重的重劍便直插在了雨辰的身旁,而同時麒麟戒之上閃過了一道紫色的光芒,那片雨辰在風火商船之上得到的廢鐵片便漂浮在了半空之中。

而在這塊鐵片出現的剎那,插在地面上的重劍頓時便有所感應,而發出了興奮的劍吟之聲。而當鐵片與重劍觸碰的剎那,一簇簇黑色的九重幽冥焰在重劍之上燃燒,恐怖的殺戮規則猶如決堤的洪水一般洶湧而出。好在火麒麟早有準備封鎖周圍的空間,否則如此強大的殺戮之氣泄露,必定會引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而坐在重劍旁邊的雨辰,在那股恐怖的殺戮湧出的剎那便已經被淹沒在了殺戮的海洋之中。恐怖的殺戮規則充斥著雨辰的神智,這重劍之上爆發出來的殺戮一次比一次強,一次比一次的更加的透入心神。

而雨辰的神智猶如一葉扁舟一般在殺戮的海洋之中,隨時可能會淹沒,而陷入無盡的殺戮之中。尤其是此刻在真武玉的作用之下,雨辰對於殺戮規則更加的親近,那恐怖的殺戮規則猶如一條條細絲一般鑽入到雨辰的體內。而雨辰的神智也終於在這一刻徹底的陷入到了無盡的殺戮之中。

此時此刻的雨辰內心之中散發著極致狂暴的殺戮之意,如此強大的殺戮規則灌輸到雨辰的體內,而在真武玉的幫助之下,雨辰的殺戮規則也在急劇的增長著,「嗡!」一聲破碎聲,雨辰的是殺戮規則衝破了第三層,正式踏入了第四層。。。。。

現在已經是月末了,,,各位親們,手中有月票的趕緊砸過來,,,,魂武之巔群:368589681各位英雄好漢,有事群里聊,,,趕快進群里來,,,,雨辰等著你們呢,,,。。。。。。。。。停更了那麼久,魂武又回來了,,, 風火商行的商船已經發出了兩天,此刻商船已經在了茫茫大海的中央,而當雨辰從房門出來之後,便順著重劍的感覺來到了甲板上,此刻在甲板上聚集了很多的武者。熱鬧的甲板上猶如一個小型的鬧市一般,武者們交換或是購買著自己所需要的東西。

畢竟這些武者們闖南走北,他們所收集的東西自然很廣也很多,而那些他們用不了的東西自然是要趁這個機會拿出來交換一些自己需要的東西了。「這個東西我要了,不知道你要換取什麼?」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傳到了雨辰的耳朵里。

而順著這道聲音,雨辰便看見了一名身著白色長衫,長相清秀的年輕男子手中拿著一塊黑色的鐵塊對另一名武者問道。而雨辰的目光很快的就定格在了那塊黑色的鐵塊之上,這黑色的鐵塊跟上一次雨辰獲得的那塊黑色的鐵塊是如此的相似。

「原來是少東家,實不相瞞這塊廢鐵,我也是無意中得到,只不過它確實是沒有任何的用處,要不是因為它的硬度實在是太硬,我也不會收藏,既然少東家喜歡,那就送給少東家了」那名武者在看到對方是風火商行的少東家之後,便對其說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雨辰走上前來,道:「這位兄弟,不知道可不可以將鐵塊讓給在下?在下願意跟你購買。」

那風火商行的少東家看著雨辰,微微一笑道:「哦?不知道這位小兄弟可否告知,這究竟有何用處?」其實這少東家也只是隱隱的感覺這鐵塊好像並非是普通的鐵塊,所以這才買了下來,至於這究竟是什麼他也不知道。而現在看到雨辰好像知道這鐵塊的用處,所以這才問道。

「這個,,,」而在聽到對方的話之後,雨辰便沉吟了起來,這一方面是因為不知道怎麼說,而另一方面是不能說。

「既然小兄弟覺得為難那就算了,這鐵塊我要來也沒有用,便送你了。在下喬天宇,不知道小兄弟怎麼稱呼?」

「我叫雨辰。」而當雨辰結果喬天宇手中遞過來的鐵塊之後,雨辰便道:「如此那便謝謝了。」幸好雨辰出來的時候已經將重劍收進了麒麟戒,否則重劍可定會弄出很大的動靜的。

「相遇便是有緣,雨小兄弟,不如把酒言歡一場如何?」喬天宇邀請道。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雨辰應道。

五天的時間悄悄的過去,此刻風火商行的商船已經到達了彼岸,不過卻並非是是風火帝國的領域,此處距離風火帝國還要在穿過一座大山脈,這座大山脈擁有十分悠久的歷史,而且各種妖獸在這座大山脈之內也是極為常見。

不過由於這是風火商行通往風火帝國的必經之路,所以在這座大山脈之中人工的製造了一條道路,雖然這條道路對於大山脈的其他地方來說相對的安全一些,不過卻依然經常會有各種妖獸「光臨」。

而在下了船之後,雨辰便直奔大山脈裡面去了,雖然臨走的時候喬天宇邀請雨辰一起,不過卻被雨辰拒絕了,既然這座大山脈你有妖獸,那麼雨辰便可以多吞噬一些妖獸的精血、生機和它們的神魂來讓小火恢復。

「弒戮六絕!」六道黑色的劍勁劃過,恐怖的殺戮氣息瀰漫,「嗤!」頓時一道道傷口在那隻大地暴熊的身上被劃出。而就在這個時候,只見一道白色的光芒閃現,一道雷電之力便劈在了大地暴熊的頭顱之上,這赫然就是黒鱗馬所為了。

而在大地暴熊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黒鱗馬的空間之力再一次的禁錮了大地暴熊,而同時雨辰手中黑色的劍光閃現,頓時那重劍便從大地暴熊的頭顱直插而下。在雨辰和黒鱗馬的合作之下,那大地暴熊都沒有任何反抗之力便被轟殺了。

而隨著雨辰的心念一動,頓時那大地暴熊身上的生機被雨辰封存在了自己的體內,而其神魂和精血這是被不死神魂牌,吞噬印以及火麒麟他們吸收了。而看著已經化為枯骨的大地暴熊,雨辰屈指一彈一簇火焰便將其燃燒成了灰燼。而大地暴熊的妖元則是被黒鱗馬吞食了。

可以說雨辰和黒鱗馬他們一人一妖就是所有妖獸的噩夢,凡是落到了雨辰手裡的妖獸全部都成為了灰燼,而那些妖獸這是完全的被雨辰和黒鱗馬利用吸收掉了。而這隻死去的大地暴熊已經是第三十多隻妖獸了。不過到目前為止,雨辰都沒有遇到更為強大的妖獸。

「小黑,接下來,你自己一個在這座大山裡歷練吧,等我辦完事,找到了殘圖之後再來尋你。你要記住,不要太深入大山,那裡面的妖獸不是你現在能夠應對的,你要儘可能的運用自己的力量,讓他們發揮到極致,只要這樣你才能夠變得更強大。」而在經過了幾天的獵殺之後,雨辰對黒鱗馬說道。

雖然雨辰也很捨不得黒鱗馬,而且也害怕黒鱗馬會遇到危險,可是雨辰知道若是黒鱗馬一直跟著自己,那黒鱗馬的實力將會受到極大的限制,而這座山無疑就是黒鱗馬最好的歷練場所,所以即使是不舍,雨辰也不得不讓黒鱗馬獨自闖蕩。

而黒鱗馬在聽到了雨辰的話之後,巨大的雙眸之中流露出了濃濃的不舍,而且還用頭顱在雨辰的身上蹭來蹭去。「好了,快走吧,你要好好的活著,我們可是說好了將來一起闖蕩整個魂武大陸的,若是你實力一直這樣低,那可不行。」雨辰勸說道。

而在雨辰的勸說下,黒鱗馬還是在依依不捨的情緒和雨辰擔憂但是卻又滿懷期望的眼神中漸漸的離去了。「我還以為你會讓他永遠跟著你呢。」而就在這個時候,火麒麟的聲音傳來。

「小火你醒了。」而在聽到火麒麟的聲音之後,雨辰高興道。

「只是神魂消耗一些而已,現在已經吞噬了那麼多妖獸的神魂,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火麒麟道,「將真武玉拿出來吧,拼死拼活搶回來的東西,你竟然就他放在麒麟戒之內,簡直是浪費。」雖然前段時間火麒麟閉關修鍊,可是卻依然知道外面發生的事情。

而在聽到火麒麟的話之後,雨辰也是有些尷尬的取出了真武玉,而在真武玉取出來之後,隨著火麒麟的激活,頓時真武玉化作了一道光芒融入到了雨辰的體內。而當著真武玉融入到雨辰的體內之後,雨辰突然的感覺到一陣「清醒」,就彷彿是昏昏欲睡的時候被人潑了一盆冷水似的。

而同時雨辰對於周身的感覺也更加的親近了,就彷彿連空間之中的元力也對雨辰的親和力提高了很多,不過是如此,就連雨辰對於自己所修鍊的武技,功法,甚至是煉丹的領悟都彷彿突然的被提高了一個台階似的,那是一種明悟,對於功法,武技的明悟,這種明悟可感覺而不可明語。

而就在雨辰處於這種狀態的時候,火麒麟單手一招,那沉重的重劍便直插在了雨辰的身旁,而同時麒麟戒之上閃過了一道紫色的光芒,那片雨辰在風火商船之上得到的廢鐵片便漂浮在了半空之中。

而在這塊鐵片出現的剎那,插在地面上的重劍頓時便有所感應,而發出了興奮的劍吟之聲。而當鐵片與重劍觸碰的剎那,一簇簇黑色的九重幽冥焰在重劍之上燃燒,恐怖的殺戮規則猶如決堤的洪水一般洶湧而出。好在火麒麟早有準備封鎖周圍的空間,否則如此強大的殺戮之氣泄露,必定會引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而坐在重劍旁邊的雨辰,在那股恐怖的殺戮湧出的剎那便已經被淹沒在了殺戮的海洋之中。恐怖的殺戮規則充斥著雨辰的神智,這重劍之上爆發出來的殺戮一次比一次強,一次比一次的更加的透入心神。

而雨辰的神智猶如一葉扁舟一般在殺戮的海洋之中,隨時可能會淹沒,而陷入無盡的殺戮之中。尤其是此刻在真武玉的作用之下,雨辰對於殺戮規則更加的親近,那恐怖的殺戮規則猶如一條條細絲一般鑽入到雨辰的體內。而雨辰的神智也終於在這一刻徹底的陷入到了無盡的殺戮之中。

此時此刻的雨辰內心之中散發著極致狂暴的殺戮之意,如此強大的殺戮規則灌輸到雨辰的體內,而在真武玉的幫助之下,雨辰的殺戮規則也在急劇的增長著,「嗡!」一聲破碎聲,雨辰的是殺戮規則衝破了第三層,正式踏入了第四層。。。。。

現在已經是月末了,,,各位親們,手中有月票的趕緊砸過來,,,,魂武之巔群:368589681各位英雄好漢,有事群里聊,,,趕快進群里來,,,,雨辰等著你們呢,,,。。。。。。。。。停更了那麼久,魂武又回來了,,, 雨辰的身影不斷的在森林裡穿梭,而而就在這個時候,數道身影向著雨辰這邊風一般的直奔而來,而在察覺到這幾個人之後,雨辰的面色一冷,「哼!找死!」雨辰心中暗道。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連幾道身影穿過了雨辰向著前方直奔而去。

而在雨辰的身後一隻巨大的鐵甲猛牛聲勢浩大的直奔而來,那巨大的牛蹄每踏一步塵土風揚,那兇猛的氣勢逼人。顯然這幾名武者是想讓雨辰當作替死鬼,般他們擋住著鐵甲猛牛。既已經被人暗算,雨辰又豈能當作沒有發生?

只見雨辰腳步一踏,便向著前方直追而去,幾乎在瞬間雨辰便追上了落在最後面的那名武者,而在追上對方之後,雨辰便毫不猶豫的一把抓住了對方的肩膀,然後狠狠的向後方甩了過去。

那名武者在被雨辰甩出去之後便猶如一枚炮彈一般向著鐵甲猛牛砸去,只見那鐵甲猛牛來勢不減,那粗壯而又鋒利牛角猶如一柄利劍一般直插入了那名武者的胸膛,那鐵甲猛牛奔來之勢攜帶的巨大的力量幾乎在瞬間便將那名武者撞成了一堆碎肉。

那些在前方逃命的武者雖然知道身後發生的事情是他們卻不敢停下來,更加的不敢有任何耽擱的繼續逃命。而雨辰在解決對其中的一名武者之後,並沒有打算放過其他人的準備,而是繼續向著那前面的那幾名武者追了過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雨辰穿過了其中一名女子,雖然這名女子有著傾城之色,不過雨辰卻沒有絲毫的憐香惜玉,只見雨辰一掌便向著轟向了那名女子。而在看到竟然有人膽敢向自己出手之時,那名女子臉上露出了錯愕的表情。

而對於這名女子的錯愕,雨辰的掌力卻沒有絲毫的停留,依然想著其轟擊而去,而在看清了雨辰竟然是真的對自己出手之後,那名女子便連忙的抬起了手掌與雨辰對轟在了一起。在承受了雨辰一掌之後,那名女子的身影頓時便被向後轟飛了出去。

而就在那名女子倒飛出去的時候,那鐵甲猛牛便直接的向著她撞擊而去了。而在看到那鐵甲猛牛的身影之後,那名女子頓時臉色一白。「小小!」而在察覺到那名女子的危急的情況之後,另一名女子驚叫道。而隨著這名女子的驚叫,幾名武者也停了下來。

那鐵甲猛牛可不懂的什麼叫做憐香惜玉,只見那巨大的牛角幾乎就要撞擊在了她的身上。而那名女子站在原地獃獃的看著那鐵甲猛牛巨大的身影向著自己撞來,彷彿是被嚇傻了一般。

而就在那鐵甲猛牛快要撞擊在她身上的時候,一柄寬大的黑色巨劍突然之間從天而降,落在了鐵甲猛牛和那女子之間,「轟!」頓時之間那鋒利的牛角,便撞擊在了寬大的劍身之上。而幾乎在同時,雨辰的左手一攔便將那名女子抱起,而另一方面雨辰的右手握劍,以自己的臂膀硬生生的抵擋鐵甲猛牛的撞擊。

這鐵甲猛牛果然不愧兇猛,強悍之名,那巨大的撞擊之力使得雨辰都感覺喉頭一甜,體內氣血一陣翻騰。那巨大的反震之力使得雨辰連退數十步。而雨辰穩住身影之後,便將自己左手臂夾住的那名女子放了下來。

由於剛剛經歷了一場生死一幕,險些喪生,那逃過一命的女孩子,終究還是一個小女孩心性的大哭了起來,而包括另一名女子在內的三名武者迅速的圍了上來,那名女武者將小女子摟在懷裡,三人六隻眼睛謹慎的盯著鐵甲猛牛以及雨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