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另一支,自然是祝烽派出的。

往北平城去了。

要知道,長城壕,是兩國的交界處。

即使之前,阿日斯蘭出使炎國,雙方定下了盟約,但他們對彼此,都並不怎麼放心的。

很快,天就黑了。

大家圍著篝火,吃了東西之後,便將篝火移到了一邊,在已經被烤得很乾燥很熱的地面上鋪上褥子或者獸皮,睡覺。

平時,他們兩邊的人馬睡覺,都相隔至少十幾丈,中間還有值夜的護衛相互盯著。

而今天,在生火的時候,南煙就可以讓人把火堆離別的人遠一點。

所以,他們睡的地方,跟蒙克他們,已經互相不能看見了。

甚至,南煙也讓別的人都離他們遠一點。

草原上的夜晚非常的安靜,連風聲都聽不到,南煙望著頭頂璀璨的星空,正輕嘆著,就感覺到身邊一陣躁動。

耳邊的呼吸聲,不再像之前一樣均勻而綿長,反倒顯得急躁不安。

南煙慢慢的轉過頭去。

就看見緊靠在自己身邊的那張臉,眉頭緊鎖,呼吸紊亂,露出了不安的神情。

果然,他又做噩夢了。

(本章完) 器靈老者咽了咽口水,不可思議的問道:「這些全部要煉化? 寵臣的一品福妻 這可都是寶貝啊!!」

歐陽顏點了點頭,笑道:「只有寶貝材料,才能鑄造出更強大的寶貝,我此次要鑄造的神劍,絕對要對得起逆陽二字,開始吧。」

器靈老者點了點頭,須臾點向那武文丹,霎時自武火丹內噴湧出一股恐怖的火焰。

同時,那小山般的寶貝,一件件發出澎澎聲,被投入到了那恐怖的烈焰之中進行焚燒。

歐陽顏將容鼎拿出,放在下方,用於盛融煉好的汁液。

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歐陽顏發現,哪怕就是恐怖的武火也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將其融化。

他盤膝坐在一旁等待了很久,終於開始有汁液如雨點般的落下,掉入到了容鼎之中。

百無聊奈的他站了起來,跟器靈老者打了聲招呼,要到外面去透透氣。

實際上,他是想要去外面將那些火心蓮之類的寶貝搜刮一番。

反正鑄好劍之後,他是連六丁葫蘆都會一起帶走的。

到時候,這裡失去了六丁葫蘆的鎮壓,恐怕也會崩塌成廢墟。

器靈老者一副肉疼的神情,一看就知道歐陽顏在打什麼主意,肉痛道:「你去吧……」

「別這樣看著我嘛。」歐陽顏摸了摸鼻子,伸手捏住他一根長須扯了下來。

「快去快去……」器靈老者心怕歐陽顏再拔他的長須,揮著手,肉也不痛了。

「那我去了。」歐陽顏嘿嘿一笑,身軀一掠,從葫蘆口沖霄而出。

搜刮大行動開始了,他身軀如電,有純陽之力在體表蒸騰如一件金衣,抵抗著這裡的高溫。

石壁上,三株晶瑩如玉的火心蓮到手,被他丟入到了儲物袋中。

這些東西對神魂的幫助比肉身更大,因為蘊含的純陽之力較為濃郁。

在石壁之上,這些火心蓮像是生長在懸崖陡壁中,全部搜刮一遍之後,足足有九朵,有一朵都由青轉紅,都快誕生出靈智來了。

除此之外,那岩漿河中如一座小山似的火晶岩也被他從岩漿河中移了上來。

現在正在鑄造逆陽劍,需要的材料極其的龐大,他瞬間將這足足幾十萬斤的火晶岩帶到了六丁葫蘆內。

看到歐陽顏丟出火晶岩,器靈老者肉痛不已。

歐陽顏勸道,叫他不要用這樣的眼光看自己,到時候離開這裡之後,這裡的一切都會毀滅。

器靈老者無語,只得將這火晶石也投入到武火中煉化。

數個時辰之後,那容鼎內金汁玉液沸騰,寶光蒸騰起了霞蔚,可見到各種異象紛呈,龍吟虎嘯之聲響徹。

器靈老者抹了把額頭上的汗珠,拍手道:「終於大功告成了,真是浪費了這麼多寶貝。」

「沒見識。」歐陽顏嘿嘿笑了笑,「等我鑄造出逆陽劍,你就不會說浪費了。」

器靈老者點頭道:「這倒是,你有鑄劍之法,將這些寶貝解體再重組成另外一件全新的東西,需要強大的陣法刻在其中才行。」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歐陽顏笑了笑,走向那容鼎之中。

器靈老者跟著走了過來,他倒想見識一下,歐陽顏有何玄奧的妙法,能夠在破壞掉法寶級的寶貝之後,再鑄造出全新的寶物。

歐陽顏這次也算是下了血本,身上除了捨不得的幾件法寶外,其餘的一件不剩全部都融了。

逆陽劍的樣子,他早已構造好了,此時有了材料,有了火焰,心情還是有點激動的。

他手掌一翻,開始奔湧出磅礴的純陽之力。

以純陽之力為刀,刻出逆陽劍的樣子,像上次鑄造八陽劍一樣,已經駕輕就熟。

劍身三指寬,劍長手臂長,劍鐔如仙凰展開的雙翅,劍柄四四方方。

這僅僅是以純陽之力構造出來的一個劍模,金光綻放,如真實,特別的霸氣。

器靈老者看得點頭,這劍有龍身,鳳翼之相。

劍型一成,歐陽顏屈指一彈,容鼎飛天,剎那間容鼎傾斜,緩緩的自鼎內奔騰出綻放著七彩寶光的汁液。

這些是鑄造的絕品材料,被他以純陽之力毫不浪費的注入到構造好的劍型中。

這還不是關鍵,關鍵的是,汁液一邊澆灌在劍模之中,他便開始從指尖中逼迫出真血當墨,開始刻下「四象聖陣」

器靈老者看到歐陽顏如此全神貫注,以真血當墨的熟練的刻著大陣,頓時不得不由衷的佩服。

那大陣的繪製手法,他表示看不懂,因為太快了,而且極其的玄奧複雜。

像是在刻著一條龍,一隻虎,一頭神凰,一頭玄武。

四象聖陣一千九百二十六個陣法,綜合在四個大陣之中。

每一個大陣,就代表一象,四象一成,可以想象到這把逆陽劍的品質會到達一個什麼樣的品質。

所以歐陽顏為了鑄造此劍,不惜將強大的法寶都融掉,就是因為刻下這四象聖陣,同樣需要強大的材料來承受。

指尖中的真血已經有了淡金色的光芒,已經蘊含了濃郁的純陽之力,也有他的道則在其中。

在三指寬的劍身上,一個接一個環環相扣的陣法如鎖環般的相連,組合成了第一個大陣:青龍。

吟!

整把成功了四分之一的逆陽劍,當第一個青龍陣一成,頓時整個葫蘆中的洞天都響徹起一道嘹亮威嚴的龍吟之聲。

彷彿是一條龍誕生在了逆陽劍內,賦予了這柄劍極強的靈性與力量。

但是歐陽顏的速度沒有停,繼續刻著下一個白虎陣。

四象是聖獸,也是瑞獸,代表著這片天地的四大獸之至尊。

四象同樣也是天地七宿的主宰,能夠得到它們的刻畫之法,也只有三界之門這種天地十大聖物級別的古老強者才行。

器靈老者完全被折服了,他自己也是器靈,便是卻被這逆陽劍中誕生出來的青龍聖靈壓迫住了。

嘯!

又一聲震天盪地的虎嘯響徹,一頭潔白無瑕,條紋相間的白玉虎的虛影在劍身上咆哮,

整把逆陽劍,此時是龍呤虎嘯不絕於耳,劍身上儘是強烈的劍意沸騰。

PS:馬上端午了,我在想要不要舉行活動,大家覺得怎麼樣?可以在下方留言哦。 歐陽顏的臉色有些許蒼白。

以真血當墨,刻下一千九百二十六個陣法,這消耗是極其龐大的。

在三指寬的劍身上,要按規律的刻下如此複雜,而且玄奧的四象聖陣,本身就是對他毅力的一種考驗。

不過,他最不缺的就是毅力。

一頭展翅翱翔的朱雀在劍身上,以他的真血繪製了下來。

霎時間,火影沖霄,長鳴不已,與青龍,白虎呼應,三大聖獸在上空攪動得星辰破碎,那神聖的畫畫,深深的震撼住了器靈老者。

四象聖陣還差最後一個大陣,那就是玄武相。

歐陽顏指如筆,血如墨,純陽之力在其中劃過,巧奪天工更是鬼斧神工,刻下了密密麻麻卻紊而不亂的陣法。

「糟糕,材料不夠了。」器靈老者看向那容鼎中傾斜而下的汁液,內心一驚。

現在可是最為關鍵的時刻,如果因為材料的問題,導致歐陽顏的鑄造停下,那下一次又得重新銜接。

所謂打鐵趁熱,萬事開頭難,現在鐵正熱著,頭也開了,可不能因為材料的問題而終止。

「公子……」

歐陽顏全神貫注的刻著大陣,其實也發現了這個問題。

他剎那間一咬牙,又丟出幾件不是很捨得的寶貝。

雷鳴石,虛空獸皮,三昧真焰瓶還有在太古萬獸山的天龍族青年手中奪來的神弓。

看到這幾樣東西,器靈老者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這……這些都煉化掉??」他簡直不敢相信,這幾樣東西比前面的更寶貴了一個層次。

雷鳴石有雷霆霹靂在炸響,三昧真焰瓶有三昧火焰種子在其中蘊養,虛空獸皮更是有虛空獸魂在其中,這可是可以穿梭虛空的。

還有那柄戰弓,不知道是什麼材料鑄造,但是卻有恐怖的力量在震蕩。

這樣的東西,現在全部要當鐵一樣的煉掉,也只有歐陽顏才拿得出手和捨得了。

在歐陽顏眼中,沒有什麼比自己用鑄造出來的逆陽劍更好了。

器靈老者得到了歐陽顏的點頭,也沒有再多說二話,瞬間將這幾樣東西以武火包裹。

這一次,他也打了十二萬分的精神,以最大的能力催動武火丹,加快對這幾樣寶貝的煉化。

當容鼎中的汁液快要耗盡之時,如驟雨般汩汩而下的璀璨汁液自烈焰中掉落而下,裝入到容鼎之中。

而此時,歐陽顏也將這最後一個玄武相陣刻好了一半了。

整把逆陽劍,此時已經有了一股沸騰無比的劍意在蒸騰。

歐陽顏一邊刻著陣法,越來越感受到一股親密無間,血肉相連的感覺。

這把劍耗盡了他的心血,有他龐大的真血在其中流淌,簡直是他的手臂一樣,得心應手。

當最後一滴汁液耗盡,整把逆陽劍轟的一響,如一個炸雷般響徹。

劍身大放光明,如日中天刺目的令人流淚。

甚至連外界的天外都響徹起轟隆隆的聲響,彷彿是引來了雷劫。

「成了!」歐陽顏長吐了一口氣,整個人都彷彿虛脫了般喘著粗氣。

仿若一束光的逆陽劍,懸浮在空中,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虛影宛若真實的天際奔騰長吟。

那沸騰的劍意如開了的水,鋒利到令人窒息。

器靈老者被壓迫的喘不過氣來,他驚嘆道:「神劍啊!都引來了雷劫了,造物引雷劫,度過去就是神器了。」

「現在不是時候,屏蔽一切氣息,不要讓天道窺探到。」歐陽顏現在有點累,他可不想在這個時刻讓自己的神劍出世,去遭雷劫洗禮。

因為他有更好的打算。

器靈老者拼盡了全力,將葫蘆內的洞天封鎖的極為嚴實,令逆陽劍的氣息不外泄。

外界那快天亮的天際之中,無數道雷電閃過天際,在這天坑的位置盤旋了許久,最後散去。

「將此劍鑄造成功之後,我的好處也是無法言喻的。」器靈老者抹了把起了褶子的額頭感嘆道。

「交給你了,現在需要最強大的火焰煅燒。」歐陽顏盤膝坐了下來,開始調息恢復。

「放心,不過需要時間,待真正鑄造成功的那一刻,我恐怕也封鎖不了此劍的氣息,定會引來雷劫。」器靈老者驚嘆著,他身為器靈對於引來雷劫的含義有多麼重大。

一件法寶想要蛻變提升,同樣如修行者一樣,需要去雷劫中涅磐。

如這柄逆陽劍,都還沒鑄造成功,都引來了雷劫,這是太過強大,強大到就要誕生出劍魂來了。

咻!

六丁葫蘆飛天而起,最後落入到那岩漿河之中,瞬間沉入到了河底。

自葫蘆口中,一道神光噴涌而出,正是逆陽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