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林飛有些慌亂的動作,白馨不由得掩嘴輕笑了一聲。

「哈哈!林飛我這個寶貝女兒可是很多人盯著的那!」看到林飛的樣子,白宇鑫再次調侃道。

「家主!你就不要取笑我了!」聽到白宇鑫的話后,林飛苦笑的說道。

「哈哈!不說了不說了!我們上車吧!」聽到林飛的話,白宇鑫哈哈一笑,隨後便帶著林飛進了車子。

「嘶!」看到林飛被白宇鑫親切的請進自己的車中,在外面的一些不知情的人都張大嘴巴,雖然他們知道家主,對林飛比較關愛,但沒想到竟然到了這種地步,之前除了那幾位元老和白馨可沒有誰有資格和白宇鑫坐一輛車的。

此時在後面車隊中打招呼的張恆等人正好也用餘光看到這一幕,幾人差點一個沒有站穩,他們雖然心裡都知道,白宇鑫對林飛比較重視,但是看到這一幕,他們才知道這那是重視啊,簡直就是把林飛當自己兒子一樣照顧著。

待白宇鑫和林飛以及白馨進入車子后,車子便開始緩緩發動起來,而在之後車隊里的人看到白宇鑫的車子發動,便也匆匆的進入自己的車子中,隨後跟著白宇鑫的車子緩緩的向著天淚比武場駛去。 由於白楓、暗刀、以及林飛都分別住在不同地方,所以早上的車隊是分為三組的,白宇鑫、白宇文、白宇霧各為一組,帶著車隊分別去接三人,隨後在一起匯合去天淚比武場。

經過十分中左右的車程,在一個丁字路口,白家的三個車隊終於匯合到了一起,此時以白宇鑫的車子為主,之後車子緩緩的跟隨前進。

車隊匯合后,再次行駛了將近半個時辰后,終於一個座巨大建築映入了林飛的眼帘。

「這就是天淚比武場了!」看到建築物后,坐在林飛身邊的白宇鑫便對著林飛解釋道。

「不愧是天淚城第一比武場!」聽到白宇鑫的話后,林飛便感嘆道,隨後再次將目光回到建築物上。

天淚比武場整個場館成正方形,在場館最外圍有數十根金光燦燦的巨大柱子支撐著,每根巨大的柱子上面分別都雕刻著各種猛獸,金碧輝煌,讓人第一眼看見,就會深深的記憶在腦海之中。

就在林飛還在感嘆天淚比武場的外觀時,車子已經緩緩的停了下來。

「林飛!我們到了!」車子停下后,白宇鑫便對著身旁的林飛說道。

「嗯!」回過神來的林飛,便點頭輕聲嗯了一聲,隨後跟隨白宇鑫一起下了車,而坐在前坐的白馨同樣也下車了,之前由於自己的父親帶著林飛坐在後座,白馨就主動的坐到車子的前面了。

林飛他們的車隊剛剛停下,此時在另一邊,另一支車隊也同樣到達了天淚比武場。

當看清楚另一支車隊上面下來的人後,本來還笑著準備和林飛說些什麼白宇鑫,便突然皺了皺眉頭,本來開口要說的話,此時卻咽了回去。

而在白宇鑫身邊的白馨以及後面車子里下來的白宇文和白宇霧等幾位長老,在看到旁邊的車隊,也不由皺了皺眉頭。

看到幾人的表情,林飛不由得對對面車隊人的身份起了幾分好奇之心。

「喲!這不是宇鑫老弟嘛!」隨著對面車隊的車門一扇扇的被推開,對面一個穿著黑色大衣的高大男子先是一愣,隨後便大聲的說道。

「原來是廖老哥啊!我們可是很久沒有見了啦!」白宇鑫聽到對面高大男子的聲音后,臉上的不愉快轉瞬即逝,隨後便露出一張「笑臉」迎向對方。

「是啊!這麼長時間你都不來看看你廖老哥啊!」看到白宇鑫迎上來,廖姓的男子此時也向前走去,一邊走還一邊將手伸來出來。

在遠處的林飛看這一幕,心中不由得一陣嘀咕,白宇鑫如今一定是在逢場作戲,之前他不愉快的表情林飛可是看得真真的,絕對假不了,而如今又變臉似地的和眼前的黑衣男子有說有笑的,只能說明一點,這個男子白宇鑫也不願意得罪,而在天淚城能讓白家不願意明面上得罪的也只有同為四大家族的那幾家了。

「這個男人叫廖嚴!是如今廖家的家主!在四大家族中我們和廖家關係是最差的了!」看到林飛樣子,剛剛下車的白馨便走到林飛的身邊,隨後小聲的在林飛身邊說道。

聽到白馨的解釋,林飛便明白了白宇鑫為什麼有這樣大的反差了,雖然兩家的關係不和睦,但畢竟都是四大家族,誰也不願意真正的撕破臉皮。

「白馨!好久不見了!」就在林飛思考的時候,從廖嚴的那輛車子上再次走下來一個青年,這個青年一下車便對著林飛等人這邊走了過來。

正在和林飛說話的白馨,聽到有人喊她,便將目光轉了過去。

「廖胡!你回來了?」看到來人,白馨不由得先是一愣,隨後便有些驚訝的說道。

「前幾天剛剛回來,沒想到兩年沒見,白馨小姐越發動人漂亮了!」白馨剛剛說完,那邊的廖胡便又開口說道。

「沒想到你竟然回來了,難道準備參加這次的大比?」白馨沒有理會廖胡的話,而是接著問道。

「呵呵!這次回來的時間正好趕上我們天淚城大比,怎麼說也得和各路英雄比試比試啊!」聽到白馨的話后,廖胡得意的笑了笑回道。

「我看你是想在大家面前出出風頭吧!」看到廖胡的樣子,白馨便不爽的回道。

「白馨小姐,這你可是冤枉我了,我只是想和大家切磋切磋而已,而且我們修鍊之人本來就應該多切磋,從而找到突破階級的辦法。」廖胡並沒在意白馨的不爽,仍然笑了笑對著白馨說道。

「哼!你騙鬼去吧!」白馨說完,瞥了一眼廖胡,便不再說話了。

「對了!白馨小姐,我還有一年就將從楓城結束修鍊,之後便會回到天淚城中了,而我對白馨你傾慕已久你應該是知道的,所以這次我回來,便準備讓我父親去你父親那裡提親!」

「我不同意!」聽到廖胡話后,剛剛還轉身不理廖胡的白馨猛得一個轉身,瞪大著眼睛生氣的說道。

「白馨!你應該知道我的心意,我從以前就一直很喜歡你!」聽到白馨的拒絕,廖胡並不放棄,又接著說道,同時一隻手還抓住白馨的手腕。

「廖胡!你別在胡攪蠻纏了,我不喜歡你!」看到廖胡繼續糾纏自己,甚至還抓起自己的手,白馨便大吼一聲。

「白馨!我是真心的,你就給我次機會吧!」聽到白馨的拒絕,廖胡眼中閃過一絲不快,不過很快就被掩藏了下去,隨後再次溫情的說道。

「你沒聽到女孩子不願意嗎?」就在白馨準備發飆的時候,一隻手突然從旁邊出現,牢牢抓住廖胡的那隻手。

「嗯!?」看到自己手被人抓住,廖胡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隨後轉向一旁,看向手的主人:林飛。

「看來這位兄弟對我的做法有些意見啊!」

「呵呵!意見不敢,只是覺得這麼對女孩子有些粗魯了!」 「哦?這麼說來,這位兄弟有高見了?」說完,廖胡慢慢放開了白馨的手,在放開一瞬間,一股強大的力量隨著他的手臂傳到林飛的手上。

「哼!」林飛沒有想到廖胡竟然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就對他發動偷襲,不過好在林飛早有準備,只見林飛也同樣調動體內的力量,將廖胡手上的力量給卸掉了。

「嗯!?」看林飛輕易的將自己的偷襲給化解了,他有些微微的驚訝,雖然自己只是隨意的一擊,但自己實力他還是清楚的,一般的就是中級武者,在剛剛那一擊之下也肯定會是重傷,沒想到,眼前這個看起來比自己還要小很多的年輕人,竟然輕輕鬆鬆的就擋住了。

「呵呵!白馨這位應該也是你們白家這次來參加大比的弟子吧!」不過廖胡轉念一想也就明白了,今天正好是大比的日子,林飛很有可能是代表我白家來參加大比的,那麼他有點實力也是應該的,只不過林飛年輕的樣子倒是讓廖胡有些驚訝,在他走的時候可沒有林飛這號人物,難道是這兩年新冒出來的新星?

一擊偷襲過後,廖胡也就放棄了攻擊林飛的念頭,看得出小打小鬧的攻擊對眼前的青年並沒有什麼作用,如果在加大攻擊的力度,肯定會被白家的人發現。

「你好!我叫林飛!」而在廖胡思考的時候,剛剛被偷襲的林飛便已經先開口了,隨後臉上洋溢著和諧的笑容,將抓住廖胡胳膊的手輕輕的放開,隨後伸到他的身前,做了一個握手的動作。

林飛友好的動作,讓廖胡先是一愣,他沒想到在自己偷襲后,林飛竟然什麼反應都沒有,還這麼友好的來和自己握手。

看到林飛臉上洋溢著的和藹笑容,廖胡不禁也將自己的手給伸了過來,不過當他的手剛剛和林飛接觸的時候,廖胡心中便升起了一股危險的信號,雖然廖胡的反應已經相當快了,不過林飛的速度更快,就在手搭上的一瞬間,便已經發力了。

「嗯哼!」只見廖胡輕聲的悶哼一聲,顯然林飛這次的反偷襲成功了,林飛雖然脾氣不錯,但也不是說什麼事情都可以忍受的,之前廖胡的偷襲就有些惹火了林飛,不過這次林飛的反擊也掌握好了力度,只是給廖胡一個小小的懲罰而已。

「哼!」被偷襲過後,廖胡心中自然不爽,待他緩過勁來后,便準備再次發力,剛剛林飛的動作讓他動了一些真火,他準備再次發力給林飛一些苦頭。

廖胡可不認為自己的實力比林飛差,只是他剛剛被林飛的笑容給欺騙了,讓他著了道。

「廖胡公子的名字,我剛剛已經聽白馨介紹過了,今天很榮幸見到你!」就在廖胡準備發力反擊的時候,林飛快速的把手一抽,隨後笑著對著廖胡說道。

本來正要發力的廖胡一下子握了個空,隨後只能抬起頭狠狠的看著林飛,顯然他也沒有想到林飛竟然敢這麼大膽,不但抵擋了自己的偷襲,還反偷襲了一把,自己在天淚城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被自己小的人給刷了一把。

不過雖然心中有氣,但是廖胡此時也不敢在做什麼了,剛剛的偷襲可以說是乘人不備,如果現在再動手的話,肯定會被其他人給發現的,畢竟如今在場的可都是天淚城的一些頂級存在了。

「廖胡!我們走吧!」在林飛和廖胡暗中爭鬥的一些時間裡,廖嚴和白宇鑫也寒暄完了,此時廖嚴看了一眼白馨這邊的廖胡說道。

「嗯!爸!我就過來!」看到自己的父親叫自己,廖胡應了一聲,隨後再次回過頭笑著對林飛說道。

「很高興認識你,看樣子白家又得了一個得力的人才,希望能在賽場上和你交手!」說到最後,廖胡將交手兩個字咬得特別的重。

說完,廖胡便一個轉身跟隨著他的父親和長老們,往天淚比武場里走去,而此時和廖胡打完招呼的白宇鑫也回到了林飛的身邊。

「林飛你和廖胡沒什麼吧!」回來后,白宇鑫便對著一旁的林飛問了一句,剛剛林飛和廖胡站在一起的一幕正好被白宇鑫掃到一眼,他清楚廖胡的性格,所以擔心廖胡對林飛發難。

「白家主!沒什麼!我們只是打了一個招呼而已!」看到白宇鑫提問,林飛笑了笑回道。

「廖胡和林飛之間應該沒什麼!」此時在一旁的白馨開口對著自己的父親說道,雖然她覺得林飛和廖胡之間應該發生了一些什麼,但是她這位當事人,並沒有看出剛剛林飛和廖胡的明爭暗鬥來。

「那就好!林飛這個廖胡不簡單,兩年前,他的實力在天淚城同年齡里已經是佼佼者了,如今更是在楓城修鍊了兩年,可以說更加的厲害了!」聽到自己女兒說的話后,白宇鑫點了點頭,便再次對著林飛說道。

「多謝白家主告誡,我會謹記在心的。」聽到白宇鑫的話,林飛拱手回道,通過剛剛短暫的接觸,林飛便知道這個廖胡的實力確實很強。

「爸!剛剛廖胡說,他們廖家準備向我們家提親,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就在白宇鑫還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一旁的白馨便再次說道。

「哎!剛剛廖嚴那個傢伙確實向我暗示過!不過我並沒有接他的話,你放心!我就你這麼一個女兒那裡捨得你去受苦啊!」白宇鑫伸出手在自己女兒的頭上摸了摸,隨後寵溺的說道。

他自己的女兒他自然清楚,斷然不會喜歡那個廖胡的,而且廖家打的什麼算盤,白宇鑫也知道,說得好聽是聯姻,說得不好聽就是準備借著白馨的婚事,逐步的蠶食他們白家,這種事情白宇鑫是斷然不會讓它發生的。

「呵呵!廖家倒是打的好算盤,準備讓廖胡那個小子娶了馨兒,然後我在逐步控制白家,如意算盤打的不錯啊!」

「不過就怕他們還沒這個能耐,到時候別被撐死!」白宇鑫剛剛說話,兩個聲音便從三人身後傳了過來。 聽到身後的聲音,三人便分別轉過頭去,只見白宇霧和白宇文兩人正緩緩的走過來,剛剛白宇鑫和廖嚴那一幕兩人自然是看見了,至於林飛和廖胡的那一幕他們同樣也收進了眼底,不過林飛和廖胡暗中的動作和交手,他們卻不知道。

一來兩人的動作都十分的隱晦,二來兩個人只是用出一小部分的力量而已,而且力量一發即收,轉瞬即逝,即使白宇文和白宇霧這兩位長老也沒有感覺到。

「宇霧元老!宇文元老!」看到兩位老人,林飛一拱手說。

「宇霧爺爺!宇文爺爺!」而在林飛的身邊另一個清脆的聲音同時也響了起來。

「呵呵!」看著眼前的白馨和林飛,兩位老人同時笑了笑。

「這個廖胡比起兩年前來更難對付了!」

「我估摸著,他可能已經摸到地武者的門檻了!」兩位老人笑過後,便再次說道。

天才酷寶:總裁寵妻太強悍 「不會吧!廖胡如今三十歲還沒有到吧!」聽到白宇文和白宇霧的話,白馨掩嘴吃驚的說道。

不過這也怪不得白馨這麼吃驚,要知道天淚城曾經最天才的一人,也是在三十三歲的時候才突破到了地武者的,而且一旦突破到了地武者的之後,壽命將達到一百五十歲,也就是說,如果廖胡在三十歲之前就突破到地武者的話,那他很有可能在有生之年裡能達到達更高的層次:天武者。

雖然天武者在整個文星上面並不能算是多麼稀少,但是如果放在三線的城市,天淚城中的話,那絕對就是無敵的存在了,畢竟就是現在四大家族中,也沒有一個人到達天武者的級別。

「沒想到這個廖胡竟然擁有這麼大的潛力!」鎮定下來以後,白馨再次小聲的說道。

「雖然廖胡的潛力不錯,但是我覺得和林飛一比,那又不算什麼了!」此時在身後的白宇鑫聞言,便走了上來,隨後開口說道。

「這倒是,比起廖胡,我們更加看好林飛!」兩位元老和白宇鑫對視一眼,算是打過招呼,隨後白宇文和白宇霧便接著白宇鑫的話說道。

「家主和兩位元老妙贊了!」林飛聽到白宇鑫和兩位元老的話后,便笑了笑拱手客氣道。

雖然那廖胡的實力確實很強,但是一定要說自己不如過他卻也不一定,如今林飛滅神決第一層已經完全鞏固了,加上自己之後師父給的無名功法錘鍊身體,如今林飛的實力可是說直逼地武者了。

「是啊!我們還有林飛公子那!」林飛這邊剛剛客氣好,另一邊的白馨又介面說道。

「白馨大小姐,你可別再誇我了!」林飛又對著白馨客氣了幾句。

「原來你就是林飛啊!我聽我義父提起過你好幾遍了!」就在林飛幾人說話的時候,他們的身後再次的多出了兩個身影。

「見過父親大人,見過宇霧元老,見過宇文元老!」

「見過白家主,見過宇霧元老,見過宇文元老!」此時從剛剛白宇霧和白宇文車隊中再次走出兩人,來到林飛他們身邊。

「林飛!這兩個就是之後和你一起參加大比的白楓,暗刀!」看到兩人過來,白宇鑫等人點了點頭,便對著林飛介紹道。

「原來是白楓兄弟和暗刀兄弟!很高興認識兩位!」林飛在說話的同時便開始打量起兩人來。

白楓的個子不高,比起林飛要矮一些,一席白色長袖加上白色的長褲,給人一種十分乾淨和清爽的感覺。

而另一邊暗刀個頭則要比林飛還要高上一些,他一身黑色的勁服,身上散發著一股血腥的味道,顯然這位暗刀是見過血的人。

兩人一黑一白的出現,倒是讓林飛看著感覺有些詭異,這在地球上就標準的黑白配啊。

在林飛打量兩人的時候,白楓和暗刀也同時在打量著林飛,畢竟這位可是被白宇鑫和兩位元老選中的人。

「林兄說笑了,應該是我們高興才是!」打量的同時,白楓便同時伸出了手,笑著看著林飛。

林飛同樣報以笑容,和白楓淺淺一握,至於另一邊的暗刀,則是和林飛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可能這和他的性格有關係。

「走吧!我們也進去吧!其他幾家應該已經到裡面了!」看到林飛幾人都打完了招呼后,白宇鑫便對著身後的眾人說道,說完便抬腳往前走去。

在白宇鑫後方,白家的一眾人此刻都匯聚在一起,其中以白宇天和白宇力為首,畢竟這兩人是白宇鑫這位家主的親兄弟,而且這兩位也是白家的長老,隨後兩人便帶著後面一眾人,跟隨白宇鑫往前走去。

走了將近五分鐘的路程,白宇鑫帶著眾人終於進入了天淚比武場之中。

「白家主以及白家的各位長老,歡迎蒞臨天淚比武場,鄙人在此恭候多時了,各位請往這邊走!其中參加比賽的選手請往另一邊走。」白宇鑫等人剛剛一進天淚比武場,一位穿著正裝打扮的人一躬身說道。

「嗯!」白宇鑫輕輕的嗯一聲,隨後便返身對著林飛等人說道。

「你們幾人往那邊走吧,那裡是通往比武場地的通道,等會有人會給你們帶路的!」

聽到白宇鑫的話后,林飛三人輕輕的點了點頭,便待在原地,此時旁邊再次走出來一位正裝打扮的男子。

「幾位便是白家參加大比之人吧!你們請跟我來!」正裝打扮的人說完,便轉身對著另一邊的一個通道走去。

林飛、白楓以及暗刀對視一眼,隨後便跟著後面那位正裝的男子,進了另一邊的通道。

林飛等人進入通道后不久,便來到一個大廳,而在大廳四周,有很多個小房間,上面分別掛著不同姓氏的牌子。

「這是給各位到時候換衣服以及整休所配備的!」看到林飛等人好奇的看向房間,正裝的男子便解釋道。

聽到男子的解釋,林飛三人便有些釋懷,看樣子這個所謂的天淚大比,進行的時間要比想象中還要長啊,不然怎麼還會有休息的時間。

而當三人走到大廳最前面的時候才發現白家的房間,與其餘的一些小房間比較,白家的房間顯然要大的很多,而在白家的房間旁邊還有三個差不多大小的房間,上面分別寫著廖、刑以及洪。 看到另外三座大房間門口上寫的字,三人便明白了,這些房間的大小完全是按照,家族的實力來排序的。

「現在各位可以進去換上武鬥服或者勁裝了,在裡面的衣櫃里有各種顏色和尺寸的衣服給各位選擇,等換好衣服我會帶各位去參加開幕儀式,在開幕儀式后之後,就會開始最初的刪選比賽了。」林飛等人在觀察房間的時候,正裝的男子便開口說道。

「刪選比賽?什麼意思?」聽到正裝男子的話后,林飛幾人便露出了疑惑的表情,隨後將目光投向正裝的男子。

「是這樣的,這次比賽的人數是近年來最多的一次,有將近一百人,所以這次規矩稍微有所變動,會在比賽開始前,再加入一個刪選的環節,不過我相信白家的幾位公子,一定可以輕鬆通過的!」看到林飛三人投來的目光,正裝男子便不緊不慢的解釋道,甚至在最後還暗暗的拍了拍林飛三人的馬屁。

「是嘛?!請問可知道刪選的比賽大致是個什麼形式的嗎?」聽完正裝男子的話后,站在三人中的白楓便再次說道。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規則是由上次比賽奪冠的廖家來決定的,估計也就是一個測試力量的比賽而已,畢竟一開始不太可能就讓各位參加大消耗的比賽。」正裝的男子聽到白楓的話后,便再次一躬身的說道。

「好吧!多謝了,請你在這裡稍等片刻我們三人換完衣服就出來。」沒有從正裝男子那裡得到確切的答覆,白楓並沒有再多問什麼了,他知道就是再問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

「三位公子請便!鄙人就這裡等待各位更衣完畢!」聽到白楓的話后,正裝的男子便再次一躬身回道。

待男子說完,林飛三人便往白家所在的房間裡面走去,進入白家的房間后,在房間裡面還有著三扇小門,顯然是給林飛他們一人一間的,看樣子這天淚比武場當初的設計倒是挺周到的。

「林兄!暗兄!我先進房間換衣服了,你們也請便!」白楓對林飛兩人笑了笑說道,說完便進入了一扇門中。

「那暗刀兄也請吧!」看到白楓進入了其中一間房間后,林飛笑了笑對著另一邊的暗刀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