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即,他便點名留下了五個星靈級的強者。

這五人的實力跟他們這個級別相比,還是略有差距的,都只是星靈三四重而已,但是放在整個洛央國的武者之中,都已經算是高手了。

有這五個人在,就算洛辰真的能從地下城出來,也絕對走不出這遺迹。

然後,一眾洛央國的武者,便在洛蒼麟的帶領之下,陸續的踏入那道門戶,消失不見。

在洛央國的武者離開之後,其他各國的武者也都立即跟上去。

等這將近兩千人離開之後,天色已然接近黃昏了,距離這道門戶關閉,還剩下二十個小時。

而留下的那五個洛央國武者,便乾脆盤坐在那道門戶跟前,靜靜的等待著時間流逝。

此時,就在這小院兩里之外的一棟高層建築之上。

洛辰藏在隱蔽之處,觀察著那院中的動靜。

在看到那五人之後,他瞬間明白了這幾人留下的意圖,而後眉頭不自覺的皺了起來。

他沒想到,洛蒼麟竟然謹慎到了這個程度。

雖然隔著很遠,他看不清那幾人的實力,但只要稍微一想也就知道,那幾人的實力一定很強。

原本,他是想要在所有人都離開之後,安安穩穩的離開就行。

但是現在看來,這不可能了。這幾個人的存在,無疑會讓他們離開的難度,增加許多。

不過心中念頭一轉,洛辰便已經有了主意。

冷冷的看了那五人一眼,他悄悄的退了下去。

時間流逝,天色徹底黑了,月光漸漸灑落了下來。

那道門戶所在的小院之中,那五個留下的洛央國武者,正百無聊賴的輕聲議論著。

「你們說太子怎麼想的,那洛辰明明已經死了,竟然還讓我們守在這裡,這根本就是多此一舉嘛!」

「是啊,我也覺得這根本就是浪費時間。」

「行了,都別抱怨了。既然太子安排了,我們守著就是,也就一天時間而已,很快就過去了。」

「好吧,不過話說回來,我倒是覺得,我們轟塌了通往地下城的通道,實在是有些可惜了,那裡面可是有龍血啊,那可是龍血啊,就這麼沒了。」

「你不說還好,你一說我也來氣了。媽的,都是洛辰那個王八蛋,要不是他,我們肯定多少也能弄到點龍血。」

「沒錯,可惜那個混-蛋已經死了,否則,老子非讓他嘗嘗我的手段。」

就在這句話落下的瞬間。

「噠噠噠……」

深夜之中,格外的安靜。

一道腳步聲,隔著很遠的距離,卻清晰的傳了過來。

五個洛央國武者齊齊一怔,而後瞬間彈身而起,戒備的看著那腳步聲傳來的方向。

「噠噠噠……」

隨著腳步聲,一道身影出現在五人的視線之中,只是由於距離較遠,再加上夜色漆黑,他們還看不清那人的容貌。

但是,那不斷響起的腳步聲,每一步似乎都踏在人的心上,讓那五人感覺格外的難受。

「什麼人?」五人之中的一人忍不住開口喝問了。

「噠噠噠……」

回應他的,就只有那不疾不徐的腳步聲,那道身影,仍舊在靠近。

「你到底是什麼人,再不回話,就別怪我們出手了。」之前開口的武者,再次出聲了。

「呵呵,你剛才不是還說,要讓我嘗嘗你的手段嗎?怎麼,轉眼就認不出我了?」

隨著一道清朗的話音,那道身影已然走進了小院。

月光灑下,照亮了其面容,正是洛辰。

看清了洛辰的面容,五個洛央國的武者齊齊一驚。

他們震驚的是,洛辰竟然真的沒死。

而更讓他們震驚的是,他們想不通,洛辰是怎麼從那地下城之中出來的?

不過這樣的震驚僅僅維持了一瞬,然後五人的臉上便都露出了狂喜之色。

只要殺了洛辰,他們就能得到龍血。

而最重要的是,以洛蒼麟對洛辰的恨意,他們如果將洛辰的人頭帶回去,那麼一定能得到極為豐厚的獎勵。

想到這個,這五人已經忍不住,開始激動了起來……

(未完待續。)(未完待續。) 看著眼前的洛辰,五個洛央國的武者,已經忍不住開始激動了起來。

其中一人更是雙眼放光的看著洛辰,「嘿嘿,小子,既然你送上門來找死,那我們就只能成全你了。」

話音落下,那人腳下一動,身體驟然爆射而出,帶著呼嘯的破風之聲,沖向了洛辰。

同時,他身後那四人,也都齊齊沖了出來。

在動身的瞬間,五人便齊齊的發動了攻擊,五道星元勁氣瞬間脫手而出,轟向了洛辰,虛空之中,勁氣縱橫,風聲呼嘯,聲勢極為驚人。

而看著五人的攻擊,洛辰的嘴角卻是露出了一絲莫名的笑意。

「唰!」

腳下一動,游龍步飛速踏出,洛辰的身影帶起一道虛影,在眨眼間往左側橫移十多米的距離。

「轟!」

就在他閃躲的同時,那五道勁氣,齊齊的落在他剛才的落腳之處。

一聲劇烈的轟鳴,地面被轟出了一個足有十多米寬,兩三米深的大坑,勁氣攜帶者石屑,帶出一道道尖銳的破空之聲,往四面八方飛射而去。

與此同時,躲閃到一邊的洛辰手中光影一閃,一團黃-色火焰浮現。

而後,隨著他手上的動作變幻,一頭火焰豹子在眨眼之間便已成型。

「玄火八變第一變,獸形變。」

以一對五,洛辰絲毫不敢大意,所以一開始,便已經是手段盡出。

不過洛辰的實力提升之後,他如今所施展的獸形變,也已經有了明顯的變化。

原來,他凝聚的火焰豹子只有一米多長,半米多高。

但是現在,這豹子的長度已經接近了三米,高度也超過了一米,體型比原來足足大了一倍。

最重要的是,他凝聚這豹子的火焰,由三昧真火變成了靈火。

所以,這豹子的體型變大了一倍,但其威力的提升,絕對不止一倍。

「去。」

隨著洛辰的一聲低喝,那火焰豹子帶著一股讓空氣都扭曲變形的恐怖熱浪,朝著那五人之中的一人沖了過去。

同時,洛辰手臂一動,疾風劍舞動,帶起無窮劍影,劍影閃爍凝聚,竟是發出了潮水涌動的聲音。

「無影劍法,劍影如潮!」

洛辰腳步一動,帶著那如同潮水般的攻勢,沖向了另外一人。

不過,他和火焰豹子之間,始終保持著六米的距離。

一方面,他現在的火焰豹子只能離體六米;

另一方面,這個距離,只要他心念一動,火焰豹子就可以立即回援,和他互相配合。

看到那火焰豹子,那五個洛央國的武者齊齊一驚。

雖然還隔著老遠,但是看著那扭曲的空氣,他們已經能感受到那豹子所攜帶的恐怖溫度。

尤其是那個被豹子當做攻擊目標的洛央國武者,臉色更是極為的凝重。

「驚風掌!」

那武者一聲低喝,手臂猛然收回,而後又帶著旋轉的角度急拍而出。

隨著他的手掌落下,一道強悍如狂風般的勁氣脫手而出,轟向了火焰豹子。

他,根本不敢讓豹子近身。

「轟!」

那道如同狂風般的掌印,狠狠的落在了火焰豹子身上。

強悍的勁氣,直接將火焰豹子拍飛了出去。

那攻擊火焰豹子的武者,總算是鬆了口氣,火焰豹子攜帶的恐怖高溫,帶給他的壓力,太大了。

但是,他的一口氣還沒出完,臉色便是瞬間一變。

因為,那被他拍飛的火焰豹子落地之後,竟然完好無損,而且以更快的速度朝他沖了過去……

看到這一幕,另外四人的臉色也是有些難看。

他們沒想到,僅僅是洛辰弄出的一頭豹子而已,就如此難纏。

當即,四人便紛紛拿出武器,發動了攻擊。

不過,他們的目標是洛辰,只要洛辰死了,那火焰豹子自然不足為慮。

四個人,四道攻擊,或從左從右,或從上從下,帶著強悍的星元氣勁,齊齊轟向了洛辰。

這一刻,四人星靈級武者的實力,徹底顯現了出來。

四道攻擊,每一道所攜帶的勁氣都無比的狂暴,在那些勁氣經過的地方,空氣鼓盪發出了噼啪的炸響之聲,聲勢驚人。

以一對四,洛辰瞬間陷入了絕對劣勢之中。

但是儘管如此,他卻沒有絲毫要閃躲的念頭。

眼中閃過一抹冷光,他手中如潮水般的劍影猛然間集中了起來。

那種感覺,就彷彿潮水突然間凝聚成了巨浪,朝著四人中的其中一個落下。

而對於另外三人的攻擊,他竟直接無視了。

這一幕,讓那四個武者眼中一亮,均是露出了喜意。

如此一來,只要被洛辰攻擊的那人擋住洛辰的攻擊,那麼另外三人的攻擊,就能瞬間將洛辰擊殺了。

四人是這麼想,也是這麼做的。

於是,那個被洛辰當做攻擊目標的武者,他的攻擊毫不猶豫的迎向了洛辰的劍影。

而其他三人的攻擊,則轟向了洛辰。

「叮……嗤!」

虛空之中,先是一聲金屬碰撞的脆鳴之聲。

脆響聲中,那與洛辰交手的武者身體瞬間一震,脖子浮現一抹血線,軟倒在地。

他的實力雖與洛辰相同,但是劍意境界差的太遠了,根本不是洛辰一招之敵。

這一幕,讓那另外三人臉色一變,手中的攻擊立即加速落下。

「砰砰砰!」

三聲悶響,先後傳出。

在這些響聲傳出來的瞬間,那攻擊洛辰的三個武者,臉色又是一變。

他們發現,他們的攻擊,竟然都落在了一個青色的蛋形光罩之上。

雖然他們三人合力的攻擊已經將那光罩打的風雨飄搖,近乎破碎,但那光罩,終究堅持了下來。

而這光罩,是籠罩在洛辰的身體之外的。

洛辰用了護身寶物。

看著幾人的面色,洛辰的嘴角一絲冷笑瞬間浮現。

他既然孤身前來,又怎麼會毫無準備?

他的這件護身寶物,就是當初來參加百國大戰之時,在天嵐皇室選的那件。

它的作用,就是抵擋星靈級武者的三次攻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