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的話讓雷凡精神一震,他原本並沒看中這根腿骨,看樣子今天真的要大幹一票了!

同時場中開始不斷的喊價。

從二十萬到五十萬,只不過用了短短的數息。

「八十萬!」江少城主似乎對於這根腿骨志在必得。

「一百萬!」雷凡旁邊包廂的那一對男女也開始競價,兩人高調站了出來,並且男子一開口就加了二十萬。(未完待續。) 役仲幻練成這黑天書之後,本人便成為了天神宗的「劫奴」,從此終生再離不開劫主。但也因此令他的身體變得強健,除去因為雙腿殘疾而不得不坐輪椅之外,日常起居,已經於常人無異。而他的天賦能力,更得到十倍增強。先前蒲觀水用「真實之鏡」監視天神宗,卻竟然被役仲幻發現,並且立施反擊。他身體雖弱,精神力量卻強。蒲觀水毫無防備,自然吃了個大虧。

陳勝於有意無意之間,福至心靈,自然而然觸及了勝解、意勢兩大神用的一點皮毛。這種不完全的神足通,其實也稱不上是真正的出陽神。所以天神宗與魚和尚都對此一無所覺。反而役仲幻天賦異稟,能夠看見陳勝。

役仲幻這種隔空殺人的本事,其中有極大弱點。魚和尚修行多年,禪心堅定,任何外來幻術,皆對之完全無從下手。貿然施法,勢必要遭反擊。役仲幻不死也殘。故此天神宗並不要求役仲幻對自己師父使用這一招,只是叮囑他提防外人。

陳勝當然就是外人了。役仲幻見有機可乘,連忙施法。想不到陳勝居然出陽神,還找到了役仲幻本人。這大頭人正聚精會神施法,忽然看見又有一個陳勝就在眼前,當即心神俱震。大驚之下,力量反噬,役仲幻就此一命嗚呼,死得可謂十分冤枉。

這種種來龍去脈,陳勝也不盡知曉。他收斂心神,重新凝神觀望,登時大吃一驚。只見魚和尚的身體竟在自己面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乾枯下去。只在眨眼之間,他渾身骨骼血肉也奇迹般徹底消失得無影無蹤,變成了只剩下一張乾巴巴的人皮。天神宗則紅光滿面,神元氣足,放聲哈哈大笑。陳勝駭然動容。禁不住脫口叫道:「《吸星大/法》?」

話一出口,陳勝自己也立刻就知道不對了。《吸星大/法》是笑傲江湖世界之中,日月教教主任我行的拿手本事。始創者為北宋年間的逍遙派。後來分為《北冥神功》和《化功大/法》兩路。從大理段氏及星宿派分別傳落。再合而為一,便稱為《吸星大/法》。能把別人辛辛苦苦修練成就的內功真氣全部吸為己有。最是陰損毒辣。

不過,《吸星大/法》頂多也只是吸人內力而已,卻不可能把人吸成木乃伊啊。在笑傲世界里,令狐沖也曾經用這門邪術,吸幹了梅庄四友之一的黑白子。黑白子同樣沒死,只是功力全失,成為廢人罷了。所以即使不管那笑傲世界的武功。怎麼會出現在如今這個滄海世界。即使真的出現了,也做不到讓人被洗盡渾身血肉,只剩餘一張乾巴巴人皮的恐怖程度啊。

天神宗收功斂勢,長身站起。大笑道:「你竟然知道?這麼說就沒錯了。你果然和沙鷹那群人來自同一個地方。不過也沒關係。本宗對於你們究竟從哪裡來,可說毫無興趣。本宗現在只想知道,究竟兩個金剛傳人加在一起,能夠發揮出多大本事。哈哈~能成為本宗磨刀試金之石,是你的無上榮幸啊。」笑聲未絕。他陡然大步上前,猛地一拳揮出。霎時間,神社之內拳風浩蕩,直逼得人口鼻皆閉。這哪裡還是什麼拳頭?根本就是一支金剛巨杵!哪怕是假面騎士ant的必殺招h(騎士拳),在這一擊面前。亦只若螢火之比日月。差距之大,絕不可以道里計。

縱使情知天神宗吸收了自己師父的畢生修為以後,實力必定暴漲。但當身臨其境之際,陳勝依舊禁不住微微吃了一驚。未明對方底蘊,就悍然以硬碰硬,那絕對不是什麼好主意。當下他肘腕同時微沉,已用上「化勁」奇技。電光石火之間,雙方拳掌同時輕輕一觸。陳勝當即嘿聲悶哼,飄然往後退出三丈。著落時雙腿向地面一頓,登時整座神社都為之天搖地動。不但橫樑上的塵土因此簌簌而下,屋頂處的瓦片更紛紛「噼里啪啦~」如雨跌落,聲勢驚人之極。

天神宗雙眼發亮,哈哈大笑道:「痛快,好痛快!」隨即再向前逼近,又是一拳揮出。陳勝嘿聲冷哼,更不閃躲,同樣揮拳相擊。拳中勁力若浪涌山疊,一重接一重,不住價層層累積。一旦觸及天神宗的金剛拳勁,卻又立刻生出千變萬化。或直或橫或偏或斜或推或拉或挪或移,陰三陽七剛四柔六二輕八重,恰若怒海暗流,變化無窮,直教人為之眼花繚亂,應接不暇。正是《天地霸拳》當中的一式「怒海嘯」!

彈指剎那,兩人鐵拳再度互撼。卻輪到了天神宗面色連變,「噔噔噔~」向後連退三步。他驚怒交集,雙目圓睜,喝道:「好!再試試本宗這一招!」聲猶未落,氣機變幻,已然使出了「唯我獨尊之相」。拳勢未出,已教人感覺自己如螻蟻蚊蟲,渺小卑微。不知不覺之中,就要被奪去鬥志,當場屈膝投降。

強敵當前,陳勝絲毫未曾畏懼,反倒生出一股極度亢奮的昂揚戰意。兩大金剛傳人,均屬絕頂煉神高手。此刻兩股大金剛神力合二為一,可說已經達到了震古爍今之超絕境界。以力鬥力,陳勝經過適才兩拳交擊之後,已然自知委實有所不及。然而可以輸力,卻絕不可輸氣。

先前屋頂上觀斗,陳勝對於金剛傳人這門演氣機變法相之能耐,已然有所領教。此刻更不假思索,同樣使出「借相」奇技。斷喝中把身一搖,氣勢當即暴漲,頂天立地,如山如岳,高壯絕倫。若有外人在場目睹,更會驚覺哪裡還有什麼陳勝?活脫脫的就只有一座:中嶽嵩山!

頃刻之間,雙方氣勢交錯拔升,你高一分,我亦高一分,兩者旗鼓相當,爭持不下。天神宗眉頭微皺,當即引臂握拳,全力一擊。揮拳之際。時光亦赫然為之停滯。天地穹蒼之內,彷彿全被他這麼一個拳頭所充塞。陳勝則不假思索便沉腰坐馬,揚聲吐氣舌綻春雷。拳引五嶽之雄奇磅礴,挾山超海而來。「千嶽崩」!

雙方動作,均是寂然無聲。一撞之下,兩人同時為之劇震,隨即「咚咚咚咚咚~」接連向後倒退。一步踏出,地面上就是一個整齊腳印,邊緣處卻比石匠精心雕琢的還更加平整光滑。足見兩人已然承受不住對方霸道拳勁,不得不向外宣洩卸勁了。然而細數下來,陳勝依舊要比天神宗多退了整整三步。好不容易站穩身形,他更不由自主,張口就噴出大蓬殷紅血箭。但陳勝吐血同時,天神宗亦感喉頭髮甜。縷縷血絲不自覺地從嘴角邊溢出。

合兩代金剛傳人修為於一身,天神宗的大金剛神力已然大大勝過對方。可是陳勝的《天地霸拳》精微奧妙,威能玄奇難測。再加上經和氏璧異能改造之後的經脈,能夠承受得起陳勝極限輸出的真氣。故此縱使力遜一籌,但他那能令千重山嶽皆為之崩毀的拳勁襲湧上身,仍令天神宗的金剛不壞之軀承受不了,悄然暴露出裂痕破綻。

「天神宗。不,應該稱呼你的本名,不能和尚才對。」陳勝深深呼吸,調勻體內真氣,喝道:「必須要承認,剛才陳某的說話錯了。像你這種連自己授業恩師,也捨得下毒手殺害的忤逆敗類,根本不配活在世上。世間有了你,未必會變得更壞。但若少了你,則肯定能夠變得更好。今日陳某就要斷罪斬業,將你送回無間地獄。」左手急翻,虎嘯寶刀交於右掌,執刀手臂自然放鬆下垂。姿態活像山野間蓄勢全力撲殺的猛獸,卻又自有一股與天地萬物融合為一的完美氣勢。捨身殺技「天外飛星」,呼之欲出。

天神宗冷笑兩聲,再度倒退向後,反手一抄。那柄九尺長刀已然入手。抽刀出鞘,光芒一熾,映亮大殿。刀鋒未出,刀氣已泄,裂帛聲起,殿內錦緞無征而裂。他雙手握刀,擺出一個東瀛劍道中的「袈裟斬」架勢。傲然道:「斬你首級者,是名『慈航』。此刀長九尺五分,重三百四十六斤,黑鐵鍛脊,精鋼成鋒,度人無數。好好記住了,莫要下到黃泉,依舊是只糊塗鬼。」

口舌交鋒已無必要。刀劍爭雄方屬上策之選。略為調整了一下胸腹間吞吐的氣息,陳勝雙眸之內,當即有懾人寒光四射。貫注在腿上的力量隨著肌肉舒展猛然爆發,推動著他如流星般騰空橫飛激射而出。彈指剎那,兩者距離已然呼吸相聞。陳勝不假思索,以人刀合一之姿重重斬下!天神宗亦不甘示弱,同時揮刀對劈。雙刀交拼,立時暴烈綻放出最眩眼奪目的刀光,令整座神社亦被淹沒。

白駒過隙之後,兩條人影乍合又分。陳勝完全失控,活像炮彈般狠狠撞上了神社當中的頂梁大柱。登時又是「嘩啦啦~」瓦片紛飛,揚起了漫天煙塵。身後處,只聽得「叮噹~」輕聲響過,天神宗掌中長刀從中折斷,一分為二。緊接著,就有一條鮮艷紅痕在他胸膛之上浮現。縱然只入肉三寸,骨骼未斷。但天神宗的金剛不壞之身,就此被破。 第2582章十日

徐氏也聽說過南疆的傳聞,連忙點頭道:「好,我等下就吩咐下去。」

孟少寧已經從伏猛口中知道了君璟墨體內心蠱的事情,隱約猜測著姜雲卿將那個南疆聖女留下來,恐怕是為了此事。

他也沒有多問,只是說道:

「南疆雖然是小族,表面上不敢與大燕作對,但是你將他們的聖女留了下來,還是要小心他們反噬。」

姜雲卿點點頭:「我知道。」

君璟墨也在旁開口說道:「小舅放心吧,南疆的事情我會讓人安排好,他們暫時不能離京,等到登基大典之後,我會派人前往南疆一趟。」

「殷萬生不是蠢人,在平了南疆叛亂之前,他不會鋌而走險的。」

至於幫他們平了戰亂之後,南疆如果想要翻臉的話,君璟墨也不懼他們。

畢竟這平叛的時間到底是多久,由得他說了算,只要拖上一年半載,姜雲卿這邊平安生產,到時候大戰一起,南疆就算有再多的心思也白搭。

君璟墨不會讓南疆置身事外,給他們背後捅刀的機會。

孟少寧是相信君璟墨的手段的,有他在,想來南疆也翻不起什麼大浪來。

想起君璟墨剛才說的登基大典的事情,孟少寧問道:「登基大典定在幾時?」

君璟墨回道:「還有十日,到時候雲卿會一起封后,小舅準備什麼時候回宗蜀?」

他們所有人都知道,孟少寧是肯定要回宗蜀的,不管為著他皇長子的身份和那些在宗蜀追隨他的人,還是為著之前安俞關外宗蜀皇后的算計讓他險死還生,他終歸要回去清算清楚的。

孟少寧從來就不是個肯吃虧的人,更何況這次還險些丟了性命,害的徽羽一生不能動武。

雖說罪魁禍首是李廣延,可是也不妨礙孟少寧先解決了他那位好「母后」和「弟弟」,替徽羽先行討要些利息回來。

孟少寧想了想說道:「之前沒趕上你和雲卿大婚,這次封后大典我不能錯過,等觀禮之後解決了這邊的事情,我和伏猛再走。」

君璟墨挑挑眉,頓時想起那個跟著孟少寧一起來了孟家的「漁家女」了。

孟家的事情瞞不過他,而姜雲卿派人去漁村的事情君璟墨自然也知曉,他點點頭道:「好,小舅有什麼需要的話,儘管開口,或者是告訴雲卿也行。」

孟少寧沒跟君璟墨客氣,直接道:「我現在的確是有件事情想要你幫忙。」

君璟墨看了他一眼。

孟少寧對著姜雲卿道:「雲卿,借你家陛下說幾句話。」

姜雲卿失笑,知道孟少寧應該是找君璟墨說宗蜀的事兒,她直接走過去挽著徐氏說道:「今兒個鬧騰了一通,吵得我腦子都疼,舅母,咱們先回房去,隨他們兩個折騰。」

徐氏點點頭。

「對了,阿瀅呢?」姜雲卿突然想起陳瀅,問道。

徐氏一邊帶著姜雲卿朝著後院走,一邊說道:「阿瀅沒過來,她說那殷家的人畢竟是陛下的外祖家,這事兒她來了尷尬,所以去了小廚房替你準備吃的……」

姜雲卿失笑:「她就是想的太多,不過她什麼時候會下廚的?」

「我也不知道。」徐氏搖搖頭。

姜雲卿好奇:「走,咱們去瞧瞧。」

明天見

(本章完) 這男子,一身火紅長袍,身材魁梧,雙眼如火焰般明亮,虯髯遮面,一看就是那種剛猛霸道的人物。

不過身上卻無那種霸道的氣息,反而讓人感覺不到其強大的修為,似乎返璞歸真。

三絕姥姥和吳家主都有些不堪重負,恨恨的退出了競爭,他們雖然都出自狂風帝國的大家族大門派,可是上百萬的低階靈玉他們可不舍拿出來購買一塊不知道底細的骨頭。

江少城主虎目一瞪,憤怒的掃向了那個男子。

不過在他目光觸及那個男子的時候,他不由瞳孔一縮,對方的面孔他太熟悉了。

「火雲宗天南,伽洛!」他情不自禁的叫出了這個名字,對方雖然不過是三階後期修為,可是後台大的嚇人,即便是他們慶雲城也招惹不起。

在場所有人一片嘩然,火雲宗可是凌駕於狂風帝國之上的大宗派,門下修士無數,頂階強者如林,聽說宗主馬上就要衝擊靈台孕神境後期,這樣強大的門派怎麼能讓人不驚。

「原,原來是天南兄,伽洛小姐!小弟放棄,放棄!」江少城主訕訕笑著,滿臉無奈,形勢比人強。

天南似乎也不是個蠻橫霸道之輩,對江少城主拱拱手,微笑道:「江兄,我也是無奈,師門之命不可違。」

天南身旁的少女似乎並不給江少城主面子,輕輕的掃了四周驚駭的人群,臉上全部寫著高傲,高高在上。

「哼,算你知趣,我火雲宗看中的東西那個敢搶!」言語中全是挑釁,鄙夷。

眾人看在眼中,也不敢多言,誰叫人家勢大。

「哼!好狂妄的丫頭!火雲宗又如何,難道我司馬家害怕你們不成!」一個驕狂的聲音從一個包廂中傳出。

一個少年從其中漫步走出,這少年劍眉星目,氣宇非凡,行走間全身氣血翻騰,直衝天際,強大的威壓全場人無不變色,就連三絕姥姥和周家主這種三階頂級的高手都感覺有些氣息不穩。

「司馬濤!你竟然也來到這裡?」天南語氣極為凝重,似乎對這個少年極為忌憚。

「天南,你的師妹該好好管管了,這裡不是你火雲宗的地盤。」少年司馬濤狂傲不羈,絲毫不把這師兄妹放在眼裡。

「司馬濤!竟然是司馬濤!大黎王朝司馬家的絕代少年,十五歲的年紀就達到氣血化海境巔峰,據說他早就可以晉級血海神胎境,不過在等待三年一度的神墟開放,所以一直停留在這個境界。」下面有人小聲議論起來。

「這才是真正的天驕,據說在大黎王朝中也屬佼佼,曾經獨闖大荒斬殺四階凶獸無數,還曾經在五階凶獸手下逃命。」

「這位少年天驕竟然也來到此地,這骨頭絕對不簡單!」

「可惜了,東西和我們無緣……」

「……」

聽著眾人的議論,即便驕傲如司馬濤也不禁露出一絲得色。

雷凡眼中精光爆閃,他身體中簡直熱血沸騰,他感覺到了司馬濤的強大,讓他有了一種戰鬥的**,他渴望與其一戰。

不過這種情緒很快就被他壓了下去,這個時間不宜節外生枝,等到拍賣結結束,他倒希望這塊骨頭被其拍下,他正好一戰兩得。

「我出一百二十萬!」司馬濤傲然場中,冷視天南與伽洛。

「也好,我們各憑本事!一百三十萬。」天南咬牙道,這個價格快要達到他們的極限了。

「哼,一百五十萬!我勸你們還是放棄吧!我今天準備了兩百萬靈玉,實在不行還有這個。」說罷司馬濤從懷中掏出一物,一枚散發著濃郁靈氣的晶瑩玉石。

「極品靈玉!竟然是極品靈玉,司馬家好大的手筆,竟然動用了極品靈玉來交換這塊不知名的骨頭!」

四下一片嘩然,極品靈玉是什麼,一座靈玉礦中最只能產出一枚極品靈玉。

一個血海神胎巔峰高手可以通過吸取一塊這種極品靈玉而衝破五階大關,更可以在戰鬥中握在手中可以保持長時間戰鬥而靈氣不匱。

一個普通的血海神胎境高手連續不斷吸取天地靈氣,一年也不一定能夠將這塊上品靈玉填滿。

就連風雲閣的老人和大漢眼中都凝聚著貪婪,這種玉石十分罕見,這樣一塊價格大概就相當於一百萬低階靈玉。

不過他們的臉上卻同時露出了遺憾之色,誰都能去截殺司馬濤,而他們卻不能,錢家在司馬家面前弱小的如同螞蟻,他們萬一暴露出來,錢家將會面臨覆滅的危險。

極品靈玉么,我喜歡!雷凡嘴角噙笑,寶貝越多越好。

「好吧!我們放棄。」天南雖然滿臉不甘,卻無奈搖頭,司馬家不是他們火雲宗可比。

「可是師兄……」伽洛憤怒的盯著司馬濤,她似心有不甘。

「行了,師妹。」天南擺了擺手,轉身坐回到包間之中,只不過在轉身的剎那他輕輕額給師妹伽洛使了個眼色。

伽洛似乎能領會師兄的意思,悄然隨師兄回到包間。

包間中兩人小聲的交談起來,若不是雷凡精神力強大還真聽不到他們談話的內容。

「師兄,我們就這麼放棄了?你忘記了師父臨行時給我們的那件東西?」伽洛小聲埋怨。

「師妹,即便我們拿出了那件東西也不過與極品靈玉相當,不但無法拍到東西,反而還會惹禍上身,你沒看到那幾個老東西看到極品靈玉眼中的貪婪嗎?」天南滿臉凝重,他似乎預料到了有一場滔天殺戮正在醞釀。

「你是說即便司馬濤拍下東西也會遭人劫殺?這不可能吧!什麼人有這麼大的膽子敢動司馬家的繼承者,難道他們不怕司馬家一怒之下血屠千里嗎?」伽洛有些難以置信,誰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遮住臉誰認識誰?」天南神秘一笑,從懷中取出一方黑巾遮住了臉。

「難道我們?」伽洛會意一笑。

雷凡與燕赤魔相視一笑,嘴角都露出了誇張的笑容!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而我要做捕雀人。(未完待續。) 大金剛神力雖是舉世無雙,但天神宗剛剛吸納魚和尚畢生修為,尚未來得及加以融合。故此攻則有餘,守則不足。再者談及拳技刀招,天神宗也不及陳勝。「慈航」雖利,終為凡鐵,如何比得上吸納了一縷天子龍氣的虎嘯寶刀?有這三大因素在前,這一戰,天神宗敗得理所當然。

天神宗雙眉扭結,撒手丟下斷刀,轉身回首,出掌按上胸膛。大金剛神力到處,傷口迅速止血。但肌膚皮肉卻並非一時三刻之間就能重新長合的。那邊廂,陳勝也已經重新站起,再度擺出「天外飛星」的架勢,冷冷道:「不能。下一招交手,就是你的死期。」

話聲才落,突然異變再生。只聽得「咻~」一下銳利尖嘯破空激鳴,向著陳勝眉心飛射。陳勝低聲輕噫,揮刀急劈,於間不容髮之際將那顆迎面射來的狙擊槍子彈斬開。但子彈接二連三,霎時間也令他為之應接不暇。

大好機會,天神宗卻面色一沉,並不乘機出手,反而腳尖輕挑,將那半截斷刀從地板處挑起,猛然一拳轟出。電光急閃,斷刀斬裂大氣,如流星般穿過神社牆壁,沒入沉沉夜幕深處。遠方野外,立刻傳來一下短促慘叫。緊接著,便再無子彈呼嘯襲來。

天神宗此舉,令陳勝也不禁為之一愕。未等他想明白對方此舉究竟是何用意,只聽得陣陣機械震動之音迅速由遠至近。頃刻間,只聽得「轟隆~」一聲大響。神社南邊的整面牆壁也被狠狠撞破,現身在陳勝眼和天神宗眼前者,赫然是一輛長、寬、高都在兩米左右的超級袖珍坦克。這是……

來自《合金彈頭》世界,由政府軍所秘密開發的強力戰車「合金彈頭」,正式編號sv001ms,又稱呼為超級坦克。別看它體積袖珍。但它的主炮口徑,卻達到了驚人的!要知道,即使先前蒲觀水他們所遇上的鼠式坦克。也僅僅只安裝了口徑的主炮。可想而知,這輛迷你坦克所蘊藏的真實作戰能力。究竟是如何地強大!

「合金彈頭」坦克停止了前進,炮塔卻移動,將黑洞洞的主炮對準了天神宗。沙漠之鷹團那位團長沙鷹充滿了憤怒的聲音,立刻從坦克內傳出。矛頭所指,正是天神宗。

「天神宗,你搞什麼鬼?我的人分明在幫你,可是你竟然殺了他?」

天神宗不屑地冷哼一聲。道:「本宗正和敵人交手,你麾下那些貓貓狗狗竟敢插手,絕對死有餘辜。」

沙鷹暴跳如雷,咆哮道:「你有沒有搞錯?敢情我的人幫你還幫錯了?呸!你口硬個屁啊。對著鏡子自己照一照吧。你胸口那道刀痕難道是自己劃上去的嗎?有骨氣不要人幫,先前幹嘛又收下老子給你的那本《吸星大/法》秘笈了?」

沙鷹的說話,解開了陳勝心中一個謎團。原來剛才天神宗所使用的,果然就是《吸星大/法》。而且,陳勝同時也想起來了。這本吸星秘笈。應該不是正統笑傲世界的正統吸星,而是分支世界《笑傲江湖2之東方不敗》裡面的變異吸星。假如真是那套變異功法的話,那麼魚和尚居然全身血肉都被吸盡,只剩餘一張乾巴巴的人皮,也就完全理所當然了。

事實上。陳勝這番推測完全正確。當日直升飛機萬丈高空上的一戰過後,沙鷹等幾人雖然僥倖逃生,卻也同樣感到了自身力量之不足。再加上通過某種途徑得知了劍影魔蹤隊與第二面具隊結盟的消息,沙漠之鷹團更覺危機重重。當此形勢之下,一個應對不好,只恐怕就要全軍覆滅了。故此,沙鷹把心一橫,找上了正好來到尾張,要刺殺織田信長的天神宗,提議雙方合作。並且拿出了以前他們在《笑傲江湖2之東方不敗》世界裡面所得到的這本變異吸星秘笈,贈送給天神宗作為禮物。

這套變異吸星,威力比原版的更強。不過沙漠之鷹團裡面根本沒有成員練武,所以得物也無所用。原本想要拿去拍賣場賣掉的,不過當時沙鷹手頭另有要事需辦,無暇顧及。就把這本秘笈丟在私人儲物空間裡面,幾乎把它給遺忘了。這次卻正好拿出來,廢物利用一番。

天神宗得到這本秘笈,翻閱之下,自然大喜。於是答應了和他們合作。同時更派出河童和鵺這兩妖,外加五刃中的破軍不二,以及鯨波兵庫去協助沙漠之鷹團,對劍影魔蹤隊與第二面具隊下手。

這兩名五刃,同樣也是天神宗用《黑天書》煉出來的劫奴。破軍不二身高五米,是名副其實的巨人。天神宗更將大金剛神力裡面三十二身相的其中十相傳授了給他,所以這巨人絕對稱得上「神力無雙「四字評語。他習慣使用一口長達三米的斬馬大刀。全力揮刀之際,劈山砍岳,無堅不摧,一人可當千軍。至於鯨波兵庫,早年曾經在戰爭中被斬斷了右手。所以他竟將南蠻大炮安裝在自己斷手之上,成為隨處可以發射的活動炮台,悍勇無匹。

但即使有兩刃加入,沙漠之鷹團又出動了克虜伯小組,派遣一輛鼠式坦克以及兩輛虎式坦克出戰。到最後,他們仍舊不敵蒲觀水加上女神官和黑妖精,以及合共四名假面騎士的強橫組合。克虜伯小組全軍覆滅,三輛坦克徹底被毀,兩名五刃也都戰死。不過經此一役,假面騎士birth和g3—x的裝甲破損,假面騎士mage也捱了兩發炮彈而重傷。蘇紫菱和蒲觀水均負了輕傷。可以說付出的代價同樣不小。

沙漠之鷹團將兵力一分為二。克虜伯小組負責那邊的戰場,沙鷹自己則帶著阿帕奇和馬克忒兩名成員,負責監視這邊的情況。他們藏身對面山頭,事先在神社內安裝了攝影鏡頭。故此雖然藏身「合金彈頭「坦克之內,但神社內的所有動靜,巨細無遺,仍然全逃不過他們的監視。也因為如此,所以直至陳勝從屋頂上躍下,他們才有所發現。

那件任務物品「金葫蘆馬標」就系在陳勝腰間,如此顯眼,沙鷹當然早就發現了。不過緊接著就見五刃之一的役仲幻出手,天神宗則施展《吸星大/法》吸幹了魚和尚畢生修為。料想陳勝應該難逃此劫。沙鷹也樂得先等一等再說。

卻沒想到不過眨眼功夫,大好形勢居然急轉直下。役仲幻離奇身死。天神宗掌中九尺長刀被斷,乍看之下,情況似乎不妙之極。阿帕奇沉不住氣,立刻用狙擊步槍發動偷襲,未料竟然惹惱了天神宗。他擲出斷刀,大金剛神力推動之下,斷刀去如流星,當場把阿帕奇擊斃。沙鷹氣憤不過,又依仗著自己有合金彈頭這件利器在手,不用害怕。於是駕駛著坦克悍然沖入神社,質問天神宗。

天神宗何許人也?他心高氣傲,自封天神之長,萬佛之宗。在他眼中,天下人都生來就該豁盡所能為己效力賣命,哪怕為此去死,也絕不該有絲毫怨言。沙鷹居然膽敢惡聲質問,登時犯了大忌。天神宗厲聲獰笑,喝道:「區區一本破書,如何抵得過本宗的損失?沙鷹,這份債務,就用你的命來彌補吧。」竟然不管陳勝,抄起半截斷刀,回身向合金坦克一刀斬下!

九尺長刀從中一分為二,半截斷刀被天神宗射出去殺人,剩餘這半截,也仍有四尺多長。一刀揮出,霎時間寒光勝雪,刀氣掣空。一道十丈裂縫如龍蛇蜿蜒,貫穿整座神社。卻聽得「當~」一聲震耳巨響,合金彈頭之上出現了長長凹痕。不過這輛戰車是以2030年的記憶形狀合金所製造,屬於亮金裝備了。天神宗畢竟還要留下幾分力量去防備陳勝,故此竟斬不開合金彈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