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辰在拓跋別院呆了兩天。

這兩天里,他也沒閑著,一直在練習時空劍訣。

這讓他的劍法,又有了一絲進步,雖然只是微乎其微的一點,但是他相信,只要持之以恆,他的這招劍法,總有一天能夠練成。

第二天中午,洛辰帶著周越出門了。

作為此次決鬥的見證者之一,周越肯定是要和他在一起的。

半個小時之後,兩人來到了附近的一處的武鬥場之中。

這樣的武鬥場,在聖城之中有不少。

聖城勢力複雜,當一些恩怨無法解決的時候,便會有勢力雙方派出高手來進行決鬥,從而決定勝負。

而武鬥場,就是專門給這樣的決鬥提供場地的地方。

因為武鬥場屬於第三方,在這樣的地方決鬥,才能讓決鬥的雙方感覺公平。

洛辰和竇旭陽約定的決鬥場所,就是在這武鬥場之中。

到了武鬥場的會客室,洛辰和周越便坐下來等待著。

片刻之後,竇旭陽帶著許飛,進入了會客室之中。

整個會客室,就只有他們四人。

看到許飛,洛辰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一絲極為隱晦的笑意,而後淡淡的抬頭看著竇旭陽,「我還以為你不敢來。」

「哼,你以為我會怕你?」竇旭陽冷笑了一聲,說道:「不過,我倒是佩服你的勇氣。」

雖然聖子大比他輸給了洛辰,但那是在大家都封了修為的情況下。

而這次的決鬥可不需要封修為,他的實力比洛辰足足高了五六重,所以在他看來,洛辰找他決鬥,簡直就是找死。

「我一貫很有勇氣。」洛辰的嘴角露出一絲莫名笑意,指了指身邊的周越,「介紹一下,這是我的見證人,聖星門老牌聖子周越,如果我死了,會由他證明這是公平決鬥,讓聖星門不會找你的麻煩。」

「這是我的見證人,聖劍門第一劍道天才許飛,他在聖劍門的地位,不下與我。」竇旭陽看著洛辰,「這樣的見證人,夠分量了吧?如果我死了,他會證明,我死於公平決鬥。 許你來生Ⅱ 當然了,我並不認為這樣的事會發生。」

聞言,周越不由的露出了一絲古怪神色,不過很快便被他隱藏了起來。

結合洛辰之前告訴他的話,他已經大概猜到洛辰的計劃了。

而洛辰,卻是微微一笑,拿出一份協議遞到了竇旭陽的面前,「為了避免口說無憑,咱么還是簽訂一下協議吧,最好留下精神烙印。」

竇旭陽看了那協議一眼,直接咬破手指,滴了一滴血在上面…… 竇旭陽看了那協議一眼。

協議的內容就只有一句話:竇旭陽,洛辰兩人,自願進行公平決鬥,無論結果如何,生死自負,概不追究。

很公平的協議,於是他直接咬破手指,分別滴了血在兩份協議上面。

洛辰也站起身,做了同樣的動作。

武者的血液,會帶著武者本身的精神波動,所以要滴血才能保證協議的有效性。

隨即,這協議兩人一人一份,分別由兩人的見證人保管。

「現在,可以開始了嗎?」竇旭陽的嘴角帶著一絲獰笑。

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擊殺洛辰了。

本來他就想要對付洛辰,但是又不知道如何下手才能免掉後續的麻煩,所以他想來想去之後,才終於找到了飛虹幫,來了個曲線救國。

但是他沒想到,他的計劃剛執行沒多久,洛辰就主動找上門了。

接到挑戰書的時候,他簡直高興的跳了起來。

洛辰,竟然主動挑戰他。

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天上掉下來了一個天大的餡餅一樣。

要知道,他的實力可是比洛辰足足高了五六重啊,這種情況下,就算洛辰再怎麼天才,也不可能彌補的了這種差距。

星皇境界的武者,每一重的實力差距都極大。

何況是五重,沒有天才能優秀到這樣的地步。

所以在他看來,這一場比試,幾乎沒有任何的懸念。

「好,可以開始了。」洛辰說著,按響了桌子上的一個銅鈴。

片刻之後,一個穿著黑色長袍的中年人推門走了進來,「兩位請跟我來。」

這是武鬥場的人,負責指引兩人的決鬥事宜。

話落,黑袍中年人便轉身走了出去。

竇旭陽冷冷的看了洛辰一眼,立即帶著許飛跟了上去。

洛辰的嘴角卻是露出了一絲不屑,然後和周越一起,跟了上去。

跟著黑袍人走了大概三分鐘,一行人來到了一處巨大的武鬥場之中。

圓形的武鬥場,正中央有一個直徑超過兩百米的圓形擂台。

在擂台的周圍,是一圈圈的座椅,差不多能夠容納千人,不過此時,那些座椅上,一個人都沒有。

「根據兩位的要求,此次決鬥,除了兩位的公證人之外,其他任何人不得觀看。」黑袍人看著洛辰和竇旭陽,「現在請兩位確認,決鬥是否要開始?」

「開始!」

「開始!」

竇旭陽和洛辰兩人,齊齊點了點頭。

「好,接下來武鬥場會徹底封閉,直到兩位決鬥結束。」話落,黑袍人轉身離開了。

「唰!」

「唰……」

在黑袍人離開之後,四道巨大的青銅大門齊齊落下,徹底封死了武鬥場的四個出入口。

此時,整個武鬥場除了四周的熒光石發出的光芒之外,見不到一絲的天光。

洛辰還特意的釋放精神力,對著那青銅大門看了一下。

那個地方,連他的精神力都投不過去,絕對不可能有人能夠偷看。

然後,他又查探了四周,也是一樣的情況。

現在,這武鬥場之中,除了他們四人之外,就連一隻蒼蠅都沒有,而且隔絕精神力的建築材料,也徹底的杜絕了其他人窺探的可能。

這種情況,讓洛辰很是滿意,不由面帶微笑的點了點頭。

「可以開始了嗎?」竇旭陽有些不耐煩,他看洛辰四下打量,還以為洛辰從來沒見過武鬥場的設施。

「既然你這麼著急,那麼就成全你好了。」洛辰微微一笑,朝著武鬥場中央走了過去。

看到這一幕,竇旭陽沒說話,直接也快步朝著武鬥場中央走了過去。

這個時候,他滿心都是如何擊殺洛辰,根本懶的和洛辰鬥嘴了。

周越和許飛對視了一眼,分別跟著兩人,一起朝擂台中央走了過去。

片刻之後,洛辰和竇旭陽齊齊停下,兩人之間相距五十米的距離,氣氛劍拔弩張。

「公平起見,由雙方見證人一起宣布決鬥開始,沒意見吧?」洛辰看向了竇旭陽。

「隨你便,哪怕由你的人宣布也行。」在竇旭陽看來,這根本就是無所謂的事。

「那不行,我可不想我贏了之後,你的見證人以此質疑決鬥的公平性。」洛辰的態度卻是極為的堅決。

「那好吧,別墨跡了,快開始。」竇旭陽手一翻,已經拿出了自己的長劍。

洛辰微微一笑,對著周越和許飛點了點頭,「麻煩兩位了。」

周越和許飛兩人對視了一眼,兩人齊齊開口,「三。」

「二」

「一。」

隨著兩人不斷的吐出一個個數字。

擂台上,竇旭陽的精神已經完全的投入的戰鬥之中,他的目光,死死的盯著洛辰。

甚至,他的星元已經準備就緒,只要兩人吐出『開始』二字,他就會立即發動雷霆一擊。

而就在這是。

「開始。」周越和許飛的聲音齊齊響起。

聲音落下的同時,竇旭陽就看到,洛辰身後的周越身體一閃,朝著遠離擂台的方向飛掠而去。

「嗯,很不錯,很守規矩。」竇旭陽暗暗點了點頭,手中的長劍一翻,就要發動攻擊。

「嗤!」

劍身入肉的聲音,瞬間響起。

竇旭陽的身體猛的一震,嘴角溢出一絲血液,臉上滿是難以置信和不可思議。

而後,他緩緩的低下了頭,發現胸口一截劍尖,正在不斷的滴血。

眼中露出一絲不解,還有一絲不甘,他有些僵硬的回過頭,看著許飛,「為,為什麼?」

他想不通許飛為什麼要這麼做?

許飛明明也是聖劍門的人,為什麼會幫著洛辰來對付他。

不過這一刻,他突然明白洛辰為什麼要進行這樣的私密決鬥了。

因為洛辰早就想好了,要利用許飛殺掉他。

這根本就是一場處心積慮設計好的陰謀,而他竟然么有絲毫的懷疑,就那麼傻乎乎的上當了。

「嗤!」

許飛根本沒理會竇旭陽的問話,直接手臂一動,將刺穿了竇旭陽胸口的長劍拔了出來。

竇旭陽的身體又是一顫,隨即軟倒在地,徹底氣絕。

至死,他的眼睛都沒能閉上,其中滿是不甘和怨恨。

直到這時,許飛這才看向了竇旭陽,冷聲說道:「所有想殺主人的人,都要死。」

他的聲音很小,只有自己能聽到。

而就在這是,洛辰和周越,邁著一種輕鬆的步伐,走了過來。 洛辰和周越邁著一種輕鬆的步伐走了過來。

看著竇旭陽那死不瞑目的屍體,周越的臉上不由的露出了一絲莫名之色。

堂堂聖劍門第一聖子,一個星皇第六重的強者,就這麼死了。

死的很乾脆,很利索,但也很窩囊。

不過,對於洛辰使用這樣的方式擊敗竇旭陽,他的心裡沒有任何的彆扭。

因為在他看來,這才是最明智的方法。

甚至,在洛辰提出要和竇旭陽決鬥的時候,他自己還建議洛辰使用一些手段來著。

只是他沒想到的是,洛辰的手段,比他想象的更加高明。

而且,洛辰的這個方法,他相信就算讓聖劍門的人來查,也絕對查不出任何的破綻。

這可是省去了後續的一大堆麻煩。

所以在他看來,洛辰的這個辦法,簡直堪稱完美。

也所以,這一刻他的心中再一次泛起了對洛辰的崇拜之情。

能夠想出這樣的辦法,洛辰簡直就是一個天才。

和他不同的是,許飛就顯得平靜多了。

對他來說,洛辰就好比是神邸一般的存在。

在這種情況下,無論洛辰做出什麼事情,他都不會感覺震驚,因為他覺得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

而洛辰本身,在看到竇旭陽的身體之後,嘴角卻是不由的露出了一絲譏諷。

這就是使用卑鄙手段對付他的代價。

他這個人就是這樣,別人如何對他,他就如何的反擊回去。

不過與此同時,他的心中也是暗暗慶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