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雨城主輕聲喝道:

「為父平時不是教導過你,做人要以誠待人。

不能因為自己的實力強大、自己的背景強大就隨意看不起別人。

有時候,這些人說不定會成為我們為之驅使的手下。

森雨城可是建立在洪荒巨獸們的包圍之下,多一些強者,這個城池才能多一份保障,懂嗎?」

森雨城主之所以對人禮讓,全都本著以大局為重的原則。

這也是他為什麼不到中位鬼神,卻能在森雨城裡當這麼多年城主的原因。

「父親,我知錯了!

以後面對任何人,我都會謙虛待人……」

青春少女雖然不服,但還是乖乖認錯。

「也不是說讓你對任何人都要謙虛。

面對敵人的時候,該狂的時候還是需要狂的。」

森雨城主耐心教導。

「是!」

青春少女點頭。

二人說了一會話,便也來到了前排座位。

與林天佑的距離很近。

當青春少女看到林天佑大搖大擺的坐在椅子上時,忍不住又吐槽道:

「父親,我不明白,這個傢伙怎麼就能成為紅燈家族的貴客。

坐沒坐相,一點大家族子弟的素養都沒有!」

「別管那麼多了,強者大會馬上開始,別被無關的事情吸走了注意力!」

森雨城主認真道。

「嗯!」

父親的話,她還是非常認同的,當下不再去看林天佑,將目光放在了那高達百米的巨大舞台上。

大約過了兩分鐘的樣子,森雨城的各大家族豪門已經陸續來到了前排座位。

「林少爺,看到了那個長相富態的中年人沒有,那是森雨城的豪門、燕家的家主燕東。

他的實力比我還要高一些。

若是他上場,我定不是對手。

而他身邊的高大青年,則是他的兒子燕鑫,也是森雨城數一數二的天才人物。

目前有多強,我還不得而知,但我肯定的是,他比我紅燈家族的後輩要強。」

紅燈老祖指著剛剛入座的兩人說道。

林天佑隨意掃了一眼,搖搖頭,「也不過如此。」

這句話並沒有刻意小聲去說,所以坐在附近的人都聽到了。

「不知所謂,連燕家都不放在眼裡,哼!」

青春少女冷哼道。

森雨城主也是搖頭,覺得這個小子狂的有些過頭了。

紅燈老祖卻沒有什麼感覺。

他認為林天佑的實力應該在下位鬼神四層境左右,否則,如何能做到秒殺黃家十三老祖?

所以林天佑的不屑態度,他認為理所當然。

而後他又指著一人,繼續道:

「林公子,看到那個身背長劍的男人了吧?

他叫雲劍,如果說,在森雨城裡,我最畏懼何人,那這個雲劍便是其中之一。

他修鍊的術法叫御劍術。

那是一種只有上位鬼神才能修鍊的術法,但他卻以下位鬼神的境界,成功將其修鍊到了大成境。

目前有沒有提升境界,我不得而知。

但他絕對是不可招惹的存在!」

那背長劍的男子正是之前在閣樓頂層,坐在寶劍上指哪飛哪的大能。

他一出現,便引起了全場觀眾的注意,大家看向他的目光,或多或少都帶著幾分懼意。

連青春少女也同樣帶著幾分緊張。

「父親,沒想到連雲家的老祖也過來了,難道他也要參加今天的強者大會嗎?」

青春少女問道。

「想必是了,今天的大會,畢竟來了這麼多人,任何人都想在大會上出風頭。

說起來,如果不是我的鬼神境界夠高,面對雲劍,我也壓力不小。

他的御劍術,已經不是尋常下位鬼神可以領悟的超級術法。」

森雨城主面色嚴肅,盯著雲劍沉聲說道。

「只要父親能打贏他,管他的術法強不強呢?」

青春少女卻是一點都不在意,術法不夠,就用魂力境界來碾壓,完全沒有壓力。

紅燈老祖見多識廣,給林天佑將一些有頭有臉的大佬介紹了一番,這才面色認真的道:

「林公子,這些強者,只有雲劍最可怕,如果是他上場,您千萬別上場應戰。

咱們寧可輸也要保住性命!」

「雲劍?」

林天佑笑了笑,道;

「難道不是那個城主實力最強嗎?

你擔心雲劍,還不如擔心一下如何面對城主吧!」

「城主大人應該不會參戰,他是一城之主,只是過來觀看的吧?」

紅燈老祖不太自信的道。

「是嗎?」

林天佑不置可否,將頭扭回了高台之上。

(本章完) 張偉說完之後,便命令未來號宇宙飛船開始返航,此時,未來號宇宙飛船距離地球差不多有50萬公里之遠,在這個距離上觀察地球,地球僅僅是一個白色的光點,如塵埃一般絲毫不起眼,而從這裡返回地球,也要足足十個小時的時間,這不得不讓張偉再次感嘆,宇宙實在是太浩瀚了,他的星辰大海之路,也只踏出了第一步,未來的路還很遠,很長。

這時,張偉也感覺有些累了,畢竟他已經連續工作十幾個小時了,於是他便前往宇宙飛船內的休息室開始休息,劉海、秦小布、張志堅三人也同樣感到身體,也都去休息室休息了。整艘宇宙飛船都交給了北斗控制,除非遇到了緊急情況,否則她會等到達目的地后,才叫醒張偉。

而在張偉睡得很舒服的時候,地球卻炸開了鍋。

那麼大的一顆彗星,竟然被直接打成了碎片,未來科技公司的電磁軌道炮也太兇殘了吧!而且既然能把一顆彗星打成碎片,那麼是不是也能把地球打成碎片呢?好吧,這完全是想多了,直徑只有七公里的彗星,和直徑有一萬兩千七百公里的地球,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而且彗星的密度和地球也不是一個級別的。

即便是如此,這件事依然給全世界帶來了極大的震撼,尤其是各國政府,「未來號」宇宙飛船在太空中轟碎彗星的這一壯舉,直接讓他們驚醒了過來,當他們還緊盯著地球上的一小塊資源時,已經有一個國家走出了地球,將目光投向了浩瀚的太空,並且有能力開發太空。

地球也只是太空中的一顆星球而已,資源怎麼能和太空中的資源相比,所以,太空就是一條分水嶺,當某個國家步入太空之後,發展速度將會一日千里,而困守在地球上的國家,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和人家的差距越來越大,最終形成難以逾越的鴻溝,最多只要一百年時間,兩者之間的差距,就跟原始社會和現代社會之間的差距差不多。

想到這個結果,各國政府的領導人就感到不寒而慄。

這就是太空時代的競爭,雖然不見血,但是更加殘酷,跟不上時代步伐的國家,只能被淘汰。

小國只能無奈的表示,他們心有餘而力不足,唯一的辦法就是傍上一條金大~腿,而當今世界哪條大~腿含金量更足呢?毫無疑問,是中國。因此,他們已經開始謀划該如何傍上這條大~腿了。

美國、俄羅斯這兩個大國則召開了緊急會議,將太空戰略的重要性再次提高,要舉全國之力為太空戰略而服務。

德國、日國、英國、印度、法國等強國也準備勒緊褲腰帶,將更多的資源投入到太空領域。

總之,太空競爭是越來越激烈了。

國內網友和各國政府的感覺則完全相反,他們感到的是深深的驕傲與自豪。因為未來科技公司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他們的成功。想到彗星被轟碎的場面,他們就感覺熱血沸騰,有如此利器,地球上還有誰能他們國家一戰?

……

「未來號」宇宙飛船返航並沒有什麼波折,在將近十個小時后,2021年9月19日十10點13分,順利返回了未來科技公司。

未來科技公司內,現場的記者和觀眾看到天空中的那個黑點。頓時興奮了起來,未來號宇宙飛船安全回來了。

記者們已經做好了準備,等宇宙飛船穩定著陸后,他們就要第一時間衝上前去,採訪張偉等相關人員

不過這些記者顯然是想多了,大量智能機器人忽然出現,拉起了臨時防線,攔在了他們前方。

在萬眾期待中,「未來號」宇宙飛船緩緩地降落下來,最後穩穩地停在了空地上。

艙門打開,張偉、秦小布、劉海、張志堅直接從宇宙飛船上跳了下來,活蹦亂跳的,不像以前的宇航員,在返回地面后,即使身體狀態良好,也不能自主出艙,需經過長時間的重力適應,在醫護人員的協助下出艙。這就是科技進步帶來的改變。

當看到張偉四人安全返航,所有人都歡呼了起來,張偉爸媽、任懷玉、未來科技公司的員工、一直關注這次登月的全國觀眾……大家都在盡情歡呼。

整個國家都陷入了歡樂喜慶的海洋,慶祝張偉、秦小布、張志堅、劉海這四位航天英雄安全返航,喜慶的鞭炮聲在全國各地響起,歡顏笑語在全國各地都能聽到,尤其是在網路上,這個消息瞬間開啟了刷屏模式,各大網路媒體的頭版頭條迅速更新,朋友圈、微博全在瘋狂轉發,直播間、論壇也被這個消息給完全佔領了。

中雲市政府還舉行了慶祝儀式,無數的小朋友載歌載舞,慶祝中雲市的驕傲——航天英雄張偉,安全返航。這也讓小朋友們心中對宇航員充滿了嚮往,夢想著自己長大以後也可以像張偉叔叔一樣,成為一名光榮的宇航員。好吧,張偉身上又多了一個光環——航天英雄!

「張博士您好,能問下您此時的感想嗎?」

「張偉先生您好,以未來科技公司的技術實力,完全有能力登陸火星,請問您已經有相關計劃了嗎?」

「張偉先生您好,太空是屬於全人類的財富,世界各國都在呼籲,要和平利用太空的資源,不要搶奪,要用那些資源造福全世界人類,請問您對此有什麼看法?請問您願意在太空技術方面和其他國家展開合作嗎?」

「張偉先生,您的電磁軌道炮很可能會引起新一輪的太空武器和軍事競爭。」

記者們雖然被智能機器人攔住,但是這絲毫難不倒他們,他們隔著十幾米的距離,吊起嗓子大聲向張偉提問。

張偉此時心情不錯,便看向記者們笑道,「既然大家這麼熱情,那我就接受採訪,按照慣例,我只回答三個問題。」

「第一,人類的太空時代已經到來,這是未來科技公司的機遇,是中國的機遇,也是全世界的機遇,抓~住了這個機遇,人類的發展將一日千里。希望各個國家積極往太空領域轉型,也希望所有人做好迎接太空時代的準備,這必將是一個波瀾壯闊的大時代,有準備的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機會。

第二,未來科技公司將於明天召開新聞發布會,火星計劃、太空旅遊等內容,將會在明天正式公布,今天就先不透露了。

第三,我也認為,太空是屬於全人類的。」

他的話其實並沒有說完,在他看來,太空的確是屬於全人類的,不過只有當你能進入太空,只有當你能開發太空資源,那才是真的屬於你,他不會阻止其他國家進入太空,但是他同樣不會幫助其他國家進入太空,想要得到太空的資源,那就憑自己的本事吧!他也不怕其他國家被逼出潛力,太空技術突飛猛進,因為他骨子裡是歡迎競爭的,沒有競爭對手的日子,還是挺無聊的,而且很容易喪失前進的動力!再說了,他可是開掛的男人,還會怕競爭對手嗎?他怕的只是沒有競爭對手!(未完待續。) 張偉回答完三個問題后,便撇開一眾記者,回到科研樓,換了身衣服,然後準備駕駛鋼鐵戰衣回家,雖然只有一天沒見,但是他莫名的想念爸媽和任懷玉。

這時,叮鈴鈴,戴在手腕上的深藍1響了起來,然後深藍1內安裝的智能助手小藍告訴他,給他打電話的是首長,張偉當即從手腕上取下深藍1,然後讓小藍接通了電話。

深藍1在空氣中投射~出一塊虛擬立體屏幕,首長的身影隨即在虛擬立體屏幕中顯現了出來。

「小張,恭喜,『未來號』的表現實在是太出彩了!」

首長開口說道,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

「未來號」宇宙飛船的完美表現,讓他興奮的難以抑制,因為「未來號」宇宙飛船跟「嫦娥七號」宇宙飛船的核心技術是一樣的,「未來號」用實際行動證明了,「嫦娥七號」同樣能取得完美成功。

「『未來號』的成功,也是國家的成功。」

張偉也笑著說道,「未來科技公司在月球上的工廠已經開工建設了,而且『未來號』宇宙飛船接下來每天都會在地球和月球之間往返一趟,運輸物資和設備,預計只要十天的時間,第一間氦3提取工廠就可以建成,到時候就可以獲得源源不斷的氦3,我覺得可控核聚變發電站計劃是時候全面鋪開了。」

對於張偉和國家來說,登月之後的首要目標當然是開採號稱「超級黃金」的氦3,然後全面鋪開核聚變發電站計劃。在月球表面地下6米深的土壤中,氦3到處都是,只要將月球土壤加熱到700攝氏度,再經過一系列處理,就可以提取其中的氦3。以前人類不開採氦3,主要是因為還沒有完全解決月球和地球之間人、貨運輸的問題,另外,可控核聚變技術還沒有成功呢,就算開採了氦3,也沒有卵用啊。但是現在,這些問題都被張偉解決了。

首長聞言點了點頭,略顯激動的說道,「有了可控核聚變和月球上豐富的氦3資源,我們國家的發展必將一日千里,我的夢想,也就是看到中華民族屹立在世界之巔,指日可待。在這件事上,你是最大的功臣,你的貢獻,必將會寫入教科書中,被中華民族的子孫所銘記。」

張偉聞言也是有些暗爽,頓了頓,接著說道,「首長,我這次去太空之後,感觸頗深。我認為,只有親自去過太空,才能體會到那種難以言喻的震撼,我覺得包括您在內的國家大佬,都應該去太空看看,重新認識地球,認識宇宙,認識我們當今所處的這個時代,只有這樣才會知道接下來該如何帶領這個國家這個民族走向輝煌。而且宇宙飛船內有模擬重力,只要您不離開宇宙飛船,身體是完全可以承受的。」

首長聞言眼前一亮,他是從改革開放那個年代一路走過來的,當然明白改變觀念的重要性,因此他立即心動了,略微沉吟,他便做出了決定,去,一定要去!不過不是立刻就去,他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好日子,那就是十一國慶節,今年國慶不閱兵,但是他要去太空走一趟,這其實是一種另類形式的閱兵!

掛斷電話后,張偉便駕駛鋼鐵戰衣回到了家中,當他降落的時候,才發現老爸老媽和任懷玉早已在門口等候了,就像迎接英雄一樣把他迎進了家中,老爸讓他講在太空中的所見所聞,老媽就親自下廚,給他做了一桌豐盛的菜肴,至於任懷玉,則在入夜之後和他一起上演了一場美女與英雄的精彩電影,把他的身體都給掏空了。

而當張偉在享受家庭的溫馨時,外界則鬧得沸沸揚揚,全球媒體都在對這件歷史性的大事件進行全方位的深度報道。

《騰訊新聞》:「『未來號』宇宙飛船登陸月球,建造月球基地,摧毀彗星,並且安全返航,這一系列事件意味著人類歷史上第一次私人載人登月取得圓滿成功,這是一次註定被歷史所銘記的壯舉,掀開了波瀾壯闊的太空時代。這次壯舉,意味著人類真正從地球步入了太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和3億多年前生命從海洋爬上陸地的偉大時刻相媲美!」

《今日頭條》:「『未來號』宇宙飛船載重七百噸,在地球和月球之間往返一趟只需要16個小時,就算需要檢修,『未來號』也可以每天在地球和月球之間往返一趟,而且據未來科技公司透露,前往月球的成本並不高,這意味著開發月球、移民月球已經成為了現實,或許在三五年之後,月球上就會矗立起一座座城市,到時候,人類也會有地球人和月球人之分,對了,或許還會有火星人!」

《華盛頓郵報》:「人類第一次登上月球是1969年,是由我們美利堅實現的,這一次登月把人類的空間跨度拉伸了百倍不止,然而,時隔五十年,太空技術的革命性變化卻誕生在中國,讓中國在太空技術領域一舉超越領先了全世界半個世紀的美利堅,這不得不引起我們的深思,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變化?我們該如何奮起直追,重新奪回屬於美利堅的榮耀?」

《朝鮮日報》:「根據聯合國在1967年通過的《外層空間條約》,外太空的資源(包括月球和火星等星球的土地、外太空礦產等等)歸屬全人類所有,另外,各國不得以任何方式據為己有,所有締約各國都享有不受任何種類的歧視,在平等基礎上,並按照國際法的規定在月球上從事科學研究的自由。

現在,中國擁有了開採月球資源的能力,並且已經在大規模開採月球資源了,這引發了一個問題,中國所開採的月球資源是屬於中國所有,還是屬於全人類所有?」

《紐約時報》:「美利堅的載人航天技術停滯不前的原因,並非因為科技水平不夠,而是投入太高,在太空開發產業化之前,所有這些投入只能得到很小的回報,效益無法量化。1960年代的阿波羅登月計劃,在當時的投入便高達260億美元。以現有的技術,把有效載荷送入近地軌道,需要花費同等重量的黃金;而送到月球和其他行星,所需資金更是十倍、百倍,這對任何一個國家來說,都是難以承受的負擔。可以說,成本才是美利堅太空戰略的緊箍咒,就目前來說,降低成本的關鍵在於獲得未來科技公司的反重力技術,因此,我們希望聯邦政府能夠積極與中國政府和未來科技公司進行談判,即便付出再大的代價,也要引進反重力技術,因為太空中擁有無限的資源,現在所付出的,在未來都可以得到百倍千倍的回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