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沒有任何攻擊力啊!

此刻,丁鵬的炫耀,就好像台上的諸位武林高手在周飛這個暗勁巔峰高手面前自稱武林高手一般,那是關公面前耍大刀啊!

不自量力!

[未完待續,感謝您的閱讀!]

謝謝naruto7073的打賞,特此表揚!

。。。困 「大家好,看看我給你們帶來了誰?」劉倩和李淼淼比不算美女,可是在他們暢元的這些男同胞眼裡,差不多是女神的位置了。

因此當她清脆的聲音,出現在大家耳朵里時,所有的人,都不約而同的看著她。

然後另外一副同樣的畫面出現了。

甚至還有個人,嘴裡「嗷」的叫了一聲,幾乎在一瞬間,就衝到了李淼淼的面前。

「哇,美女!」

原本奧拓以為自己的出現,會將這個大美女嚇了一大跳,甚至還會出現,突然尖叫的情況。那麼他就可以順帶著,安慰下,新來的小師妹。

不想,李淼淼的神情波瀾不驚,甚至連身形都沒有動一下。然後抬起她那雙瀲灧的美麗大眼睛,跟大家大方的打著招呼。「大家好,我叫李淼淼是來這裡實習的,以後還請大家多多關照。」

接著就聽到人群中爆出一陣笑聲,然後有人說道:「奧少,你獻寶失敗了。」

這時從另外一邊,走過來,一名個子高大,長的也蠻英俊的男子。

他先是和劉倩打了個招呼,然後看著李淼淼道:「你好,我驕傲顧向東,歡迎你加入我們。」

李淼淼見這人面相平和,眼睛里的神情也很友善,也朝他客氣的伸出手。「顧前輩,以後還請多多照顧。」

聽到李淼淼的這個稱呼,顧向東面色抽搐了下,忍不住打趣道:「你可以叫我歐巴。」

劉倩不由說道:「顧總,你就別嚇我們淼淼這個新人了。你過來,我有話跟你說。」

顧向東見劉倩神色有異,對大家說了句。「來,讓我們予以熱烈的掌聲,歡迎李淼淼,李大美女加入我們後勤部的大家庭。」

「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其他人都在起鬨,奧拓這會卻很欠揍的湊到李淼淼的身邊,問道:「美女你好啊,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麼得罪了咱們陳大公子,才會被發配到咱們部門。」

李淼淼不由笑意盈盈的,反問他道:「請問這位大叔,你又是犯了什麼事,才會被貶到這裡的啊?」

一旁的人,聽到李淼淼的反問,立刻眼裡冒出異樣的精光,然後當即對她翹起了大拇指。

「女神,你這句話,問的太好了,我太崇拜你了。」說這句話的是一個戴著眼鏡,眼睛小小的,臉上還長著青春嘎啦豆的男同事。

不過,他的這句話,讓李淼淼渾身不舒服了好久。

這裡的人,怎麼一個比一個奇葩,李淼淼今天來到這裡算是長了見識了。

不過,她卻很意外的看到奧拓的臉上出現了,一副要便秘的神情。於是他推了推臉上厚厚的兩片鏡片,然後說道。

「哦,我想起來了,我還有件重要的事情沒做,我這就去。」說完,他的人,也一下子跑的不見了人影。

其他人見狀更是忍不住的,爆笑出聲。

誰都知道,奧拓來這裡的原因,是因為他當眾調戲了不該調戲的人,就是招聘部經理,有著小滅絕美稱的冷麵美人,沈依依,然後就被發配到這裡,冷凍起來了。

沒想到,李淼淼一出口,就戳到他的痛楚了。

奧拓跑到裡面后,立刻嘴裡誇張的說道:「緊急軍情,有一名御姐降臨咱們後勤部們,請大家拉起警報,防禦值升到最高。」

奧拓這樣一說,頓時吊起了其他人的胃口,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來到他們後勤部了。

一旁的人,不由開始反駁他了。「奧少,你嘴裡就沒一句真話。真要是如此厲害的人,會到我們這裡來。拉倒吧!」

其他人,也都是一副不相信的神情,「是啊,奧少你也太誇張了些,不會是你的那些風流韻事,被人趁機扒出來了吧。」

「才沒有。」奧拓一副被人踩著尾巴的神情,反駁道。「反正我跟你們打過招呼了,等你們在她面前吃了虧,你們就知道我說的話是真是假了?」

「切,真有這麼厲害,她咋不上天呢。」另外一個男同事,一邊刷著微信,一邊說道。

這邊奧拓一走其他人,頓時朝李淼淼圍了過來,問東問西的。不過李淼淼基本上,就是睜著一雙無辜的眼睛,看著大家,金口難開。

其他人見狀,也只能無聊的走開,各自做各自的事情了。

這時顧向東正好和劉倩說好話了,兩人從那邊辦公室走出來時,劉倩嘴裡說道:「顧總,我人可是給你帶到了,其他的事情,你看著辦吧。」

顧向東不由爽朗的笑了笑,「既然是倩倩交代的事情,我一定好好的辦。」

劉倩倩見他這麼保證了,不由放心了許多。她臨走時,還和李淼淼打了個招呼。

等劉倩回去時,陳錦輝便問她了。「她的反應如何?」

劉倩於是回答道:「部長將她安排到那邊,小姑娘好像挺委屈的呢。」

陳錦輝立刻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平時沒事時,給我盯著點,有什麼事情,可以直接給我打電話。」

劉倩頓時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回道:「好的。」

這時陳錦輝才去小招待室去找李諾諾,兩人一起到24樓準備去找環良玉了。

環良玉這會正在辦公室,看文件,門外突然有敲門聲。

於是他抬起頭,問道:「什麼事情?」

那名生活秘書立刻回道:「報告環總,是陳部長的內線電話。」

「不接,就說我有事。」

上午在一樓電梯旁發生的事情,其實不光是整個暢元的內部員工都知道了。連他這個坐在最上面位置的總裁都知道了。

一個部長和一個新來的小實習生慪氣,這真是破天荒的頭一回。

當時他沒怎麼在意,等到進到辦公室,聽到外面的閑聊,才知道,那個罪魁禍首,竟然是李淼淼。

他心裡不由想到,這個丫頭,還真是唯恐天下不亂。

他於是說了句,「你們是不是拿著我的薪水,覺得特別閑,如果覺得沒事,都給我到樓下去。」其他人頓時作鳥獸散。

只有一個膽大的保鏢,留了下來,對著環良玉說道:「環總,我聽說那個李小姐,被調到後勤部去了。」(未完待續。) 環良玉臉上立刻露出饒有興緻的味道來,破天荒的說了句。「後勤部也不錯啊。」想起自己調查到的情況,他於是又補了一句。「那就讓他們做一份炒飯上來吧。」

那名保鏢當場就愣住了。

他沒聽錯吧,他們的環總竟然要吃後勤部做的飯了,而且還點名了要吃炒飯。

作為暢元的第一人,環良玉的飯,一向都是金利來五星級的廚師做的特供菜,而且每天都是有專人送過來的。

暢元後勤部那邊做出來的飯菜,按照一般公司的工作餐,算是不錯的了。不過環良玉對食物的挑剔程度,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所以最後還是選了特供。

「是,我這就去說。」保鏢的神情顯得有些激動,因為今天他這冒天下之大不韙的一問,竟然還有了收穫。

想到,等會他去後勤部時,那些人,看他的眼神,他心裡頓時有種漂浮之感。

說完話,他立刻轉身準備出去。

不想,環良玉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

「對了,炒飯要李淼淼做,就說這是一次給她表現的機會。」

「是,是我這就去說。」保鏢連忙點頭說道。

「嗯!」等保鏢退下后,環良玉的臉上也露出一絲沉思之色,讓黑木家族的少主,這麼費心費力尋找的幸運炒飯,會是什麼樣的味道呢。

那名保鏢退下來后,只覺得背心處都濕了。他嘴裡不由咕嚕了句,「麻蛋,今天一定是出門沒看黃曆,嚇死我了。」

「怎麼樣?怎麼樣?」等這名保鏢走出去后,那躲在外面的幾人,立刻露出焦急的神色。

這名保鏢立刻像是領到政治人物一般的自豪,然後對他們說道:「環總,說是要後勤部分做一份炒飯上去。」

「噗!」

其中一人頓時忍不住嗤笑出來,「豪哥,你沒吃錯藥吧?」

叫豪哥的保鏢立刻橫了那名男秘書一眼。「你小子才吃錯藥了呢。別打擾我,我現在就去後勤部,你們有沒有人,給我助陣的。」

一旁的瘦猴,不由踢了豪哥一腳,「切,就你嘚瑟的,後勤部那是養老的地方,誰要去。」

豪哥臉上立刻露出一個諱莫如深的笑來,「說你們這幫小子嫩,眼睛不管事,你們就等著我豪哥的好消息吧。」

他說完,立刻朝電梯那邊走去。

這時陳錦輝和李諾諾在外面的會客廳已經等了一會了,看到他出來了,陳錦輝立刻上前問道:「林君豪,你到哪裡去?」

一看是陳部長,林君豪立刻打著哈哈,說道:「是陳部長啊,我到下面去辦點事情。」

陳錦輝似乎不想放過他似的,又問道:「去辦什麼要緊事情啊,竟然連我這個部長,也不能知曉。」

林君豪立刻打著笑臉說道:「那怎麼會呢,我去下後勤部,環總說是要吃炒飯。」

「什麼?你跟我開玩笑呢。」陳錦輝的面色,立馬虎了下來。他不知道今天環良玉怎麼回事,讓他們在外面等這麼久,再說李諾諾也來了。他這樣將他們晾在這邊,算怎麼一回事。

林君豪不由苦著臉道:「陳部長,我長几個腦袋,也不敢糊弄你啊。」

「算了,你走吧。」陳錦輝朝林君豪揮了揮手,他頓時跑的比兔子還快。

李諾諾這會等的不耐煩了,不由問道:「陳哥,環總到底是什麼意思啊,他見不見,再不見我,我走了。」

陳錦輝立刻將她拉住了,你再等下,我去去就來。

一會後,陳錦輝面帶喜色的回來了。「諾諾,環總說要見你。」

李諾諾原本變得灰暗的神色,立刻亮了起來,她幾乎是了就抓起桌子上的包包,跟在了陳錦輝的後面。

陳錦輝看到她的反應,心道:你也不用反應這麼大吧,不過是見一面而已,至於嗎。

這會林君豪乘坐電梯來到了22樓,後勤部的人,看到他竟然過來了,神情不由的也略微變了變。

奧拓屬狗的,鼻子最靈,嘴巴也最賤,看到林君豪,他立刻很狗腿上前跟他打招呼。「喲,豪哥,今天氣色不錯,昨天晚上是在小天鵝度過的,還是在金碧輝煌通宵啊。」

林君豪立刻朝奧拓的腿上給了一腳,還好他有分寸,只見原本臉上喜滋滋的奧拓,立刻變成了苦逼臉。

「豪哥,我這是關心你呢,你竟然上來就給我一腳。」

林君豪當然知道奧拓是什麼貨色,想到,李淼淼那清麗絕塵的氣質,來到這裡,肯定會被這個污人,調愷一番,他就替他們環總,先教訓下了。

「少扯淡,你該幹嘛就趕緊幹嘛去,不要在我們面前晃來晃去的,晃得我眼暈。你們顧總呢,他現在在那裡?」

奧拓見他竟然是來找顧向東的,立馬來了精神,不由笑嘻嘻的說道:「原來豪哥是找咱們顧總啊,難道上面有什麼特別指示要下達了嗎,你跟我說,也是一樣的,我立馬為你轉達。」

林君豪沒想到奧拓這人,這麼麻煩,他忙朝他揮了下拳頭道:「現在就去通知你們顧總,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他,晚了,我就請你吃拳頭。」

林君豪雖是保鏢一枚,但也要看看是誰的近身保鏢,所以他也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糊弄的。

一會後,顧向東過來了。看到林君豪,他立刻熱情的招呼他。這會李淼淼也站在不遠處,等著顧向東,大概他還有什麼事情,沒交代完。

看到李淼淼,林君豪的眼睛不有一亮,果然他們說的不錯,氣質和相貌俱佳。

「君豪,你怎麼有空到我們下面來轉轉?」顧向東看向林君豪立刻問道。

林君豪的視線,快速的往李淼淼身上掃了下,立刻收回,彷彿是隨意的問了一句。「呦,顧總又招新人了?你們後勤部的水準是越來越高了啊。」

顧向東知道李淼淼這會聽不到他們說話,於是哭著臉對林君豪說道:「哎,你是不知道,這事情有點麻煩。」

林君豪不由做出疑惑的神色,問道:「怎麼了?你們部分多了一個女神,難道還不好?」

卻聽顧向東說道:「要真是女神倒是好了,就怕是女麻煩精。她一來就得罪了陳部長,以後在我們後勤部,還不知道,會惹出什麼事情。」(未完待續。) 難道沒聽清?!

丁鵬繼續道:「我師父年輕的時候一天單挑七家武館,想拜他為師的多了去,我也就是多虧了我爸關係硬,光醒/娛/樂/城/,我爸開的,一年也就賺個幾千萬吧,不算牛逼。」

丁鵬一邊說一邊裝作淡然的樣子,眼睛不由朝著齊樂和周飛臉上看看。

一年賺一千萬,這倒是真的,可惜這不是純盈利啊,扣下來,也就三四百萬多一點,可能更少,打點關係都要錢啊,還要各種維護、工資等等,都是錢啊。

表情呢?!

至始至終,小周和齊樂都是一副淡然的樣子,根本沒有注意他這裡,連頭都沒有歪一下,丁鵬鬱悶的鼻子都要歪了。

尼瑪!

「那個,呵呵,光醒就在甲林市裡,開車不遠,你們去玩,給你們全免,到時候就說丁鵬丁少的朋友,想怎麼玩怎麼玩!都算我頭上。」丁鵬繼續加點料,一副闊氣的樣子,自以為風度十足。

小周內心翻了翻白眼,這個丁鵬,真是腦子有坑。

看了一會,沒什麼意思,小周不打算看了。

拉著齊樂走出來,丁鵬死皮賴臉跟在後邊。

「相請不如偶遇,倆位,千萬別跟我客氣,我請你們去光醒玩吧,」看見周飛和齊樂不為所動,他又繼續道:「我請你們吃飯,甲林大酒店,五星級,神戶牛肉!我請客,我請客,那啥,周兄弟,我對你一見如故,一見如故!」

就在這個時候,小周的手機響了,企鵝語音消息。

打開,葉小文。

葉小文就是上次高速休息區那個無意中救下的其中一個女生。

沒聊過幾句,怎麼這時候發消息給自己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