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已兵戎相見,什麼五嶽劍派同氣連枝的話,更不必多說了。霎時間,劉門眾弟子紛紛各舉刀劍,上前列成人牆。他們人數雖少,但自有股悲壯之氣在,叫人不敢輕忽。兵斗兵、將對將的話,先前派去秘密挾持劉正風家人的那十幾名嵩山弟子偷雞不著蝕把米,人人重傷,已毫無戰鬥力可言。嵩山派眾弟子的優勢並不明顯。另一方面,劉正風曲洋兩人固然都是當世高手,但嵩山十三太保當中有三人在此。以三敵二,原本怎麼看都不可能輸。但……若再加上一個陳勝,則情況當然又是另外一種說法了。

左右衡量,當真拼殺起來的話嵩山派,即使獲勝,也必將付出沉重代價。丁勉他們受了左冷禪命令前來衡陽城,是來立威的。假如門人弟子折損太重,則對他們而言並不划算。但假如泰山、恆山、華山三派也加入一起圍剿劉正風及其門下,當然可以輕鬆許多。故此丁勉陸柏費彬三人,都頻頻回頭,望向旁邊的天門道人、岳不群、定逸師太等三位。

天門道人的師父,當年就是死在一名魔教女長老手下,故此他對魔教恨之入骨,這時候不由分說,便大踏步站起,率領門人弟子走到丁勉身邊。岳不群長嘆一聲,也率領眾華山弟子走過區域天門道人並立。定逸師太則一派左右為難。她固然嫉惡如仇,但看見劉曲二人如此義氣,她也難免感動。同時嵩山派這般盛氣凌人,亦大令這位佛門女尼心生反感。左思右想,始終難以下定決心,最終還是一聲長嘆,決意中立。

如此一來,場上形勢已經十分鮮明。五嶽劍派之中,恆山中立,嵩山泰山華山三派聯手,對付衡山一門。縱使這邊有轟定干戈小隊加入協助即使場內那近千賓客,比方說丐幫副幫主張金鰲,以及雁盪山名宿何三七等,都不介入這場五嶽劍派之間的內鬥,但雙方強弱懸殊,仍屬於顯而易見之事。眼看頃刻之間,劉正風這邊就要慘遭滅門,一個活口也留不下來了。在場眾賓客原本都是來向劉正風賀喜的,沒想到卻變成了替他送終。哪怕所謂正邪不兩立,眾賓客心中,仍感惻然。 第2315章不怕他慌,就怕他不慌

可是如今卻是告訴他,這永臨關內根本就不像是他所以為的那麼安全。

甚至於他所以為固若金湯的地方,還有其他能夠讓得魏寰和她身後這麼多人,從永臨關安然進出而不驚動任何人。

計敏德臉上神色變幻不斷。

魏寰所為,實在讓他驚駭欲絕。

今日魏寰他們能夠出去,那是不是就代表著,往後其他人也能進來。

那永臨關城池對於敵人來說如同虛設,而若是有人想要他性命,想要亂了這中州駐軍,甚至於想要奪了他手中兵權,攻入永臨關內,也不是什麼難事?!

君璟墨站在計敏德身旁,看著計敏德的臉色因為他剛才那些話而變得難看至極,他眼底劃過抹放鬆。

不怕計敏德慌亂,就怕他穩住不慌。

只要他能將他的話聽進去,就代表他和魏寰之間是能夠動搖的。

孟少寧也聽出了君璟墨是在有意誤導計敏德,讓他懷疑魏寰,就站在一旁說道:

「怎麼,計老將軍這臉色,怎麼瞧著像是不知情似的?」

「那魏寰能和南梁之人一起出城設伏,甚至於帶兵在陽連彎外攔截我們,這麼多人出入永臨關中,難道計將軍根本就不知道?」

孟少寧的話一針見血,說得計敏德臉色大變。

「如果計將軍知情也就罷了,可如果你從頭到尾都不知情,那計將軍怕是要好好想想了,這魏寰今日來中州的目的到底是為了我們這些人,還是為了計將軍你了。」

「中州十餘萬駐軍,計將軍又不受朝廷管束。」

「魏寰剛一登基,就接連派人來了這邊關之地,雲卿和我們或許的確是她的目標,可是一箭雙鵰,順便解決了計將軍接管中州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說起來,魏寰這個皇位全是靠了雲卿才奪來的。」

「睿明帝身死,朝中未必有那麼安穩,而她女子之身想要服眾也極為艱難,可若是十餘萬大軍軍權在手,再加上她之前所算計得來的那些權勢,她便再無後顧之憂了。」

孟少寧幽幽說道:

「計將軍還是小心著些吧,別自以為忠誠,可到頭來卻和我們一樣成了她箭下亡魂,回頭魏寰為了安撫軍心,再給你安個亂臣賊子與雲卿同謀的罪名,讓你就算死都死不安心。」

「到頭來,最該是赤邯皇帝的人被她所殺,而她卻拿著謀逆所得來的權勢安享至尊之位,讓計將軍也陪著我們這些人一起赴了黃泉。」

計敏德聞言渾身一緊,扭頭厲色看著孟少寧厲聲道:「你是什麼人?!」

孟少寧揚揚嘴角:「慕容堃。」

慕容……

計敏德臉上神情一愣。

這姓氏並不常見,而且在赤邯境內更是鮮少有姓這個姓的,而天下慕容氏最為出名的,便是隔了個大燕,遠在北方極寒之地,和赤邯往日鮮少有所往來的宗蜀皇室慕容一族。

堃。

主乾坤萬物。又主天地更變之事。

這般大逆不道的姓名,尋常人怎麼敢取,所以眼前這個人……

(本章完) 殿門開啟,兩人聯袂走出。

皇青氣呼呼的冷哼一聲。

由於八劫鬼王將大殿封禁,她的靈識沒能探入進去,所以她並不確定裡面發生了什麼。

但看著面容絕美,悄臉緋紅的仲嫣茹,皇青的臉當場就拉了下來。敏感的她立馬就猜想到這兩個人在裡面發生了什麼事。

更何況,時間還耽擱了還么長。

仲九風給她連打眼色,皇青直接當沒看見,撇過頭。

仲九風翻了個白眼。

他對這醋罈子是徹底沒轍了。

「拜見老祖,紫韻殿主!」

仲嫣茹先是朝清神上人和紫韻殿主行了一禮,然後上前一步,主動拉著皇青的玉手,笑道:「這位想來就是皇青妹妹吧?」

雖說皇青是一隻修鍊了數千萬年的鳳凰,但論起輩分,還得叫她一聲小姨,她喚一聲妹妹並不過分。

皇青沉吟片刻,而後淡淡道:「姐姐。」

她也不是一個不通情理的人,見仲嫣茹主動示好,便輕聲回應。最主要的是,她知道面前這個女人在仲九風心中的地位很高,要是惹得仲九風不高興,動用家法,她就難堪了。

仲嫣茹很開心,拉著皇青走到一邊,說著悄悄話。

皇青也很配合,不時回應兩聲。

見得這一幕,仲九風差點樂暈。

好!

真好!

兩姐妹相親相愛,想來日後後院也不會失火了。

……

精族聖殿……

清神上人皺眉道:「上人要帶走小嫣?」

仲九風道:「這是必須的!嫣姨是我的親人,分別十年,不只是我,還有我的父母也很思念她。」

清神上人苦笑道:「小嫣的身份……」

仲九風擺手,很乾脆的打斷他的話。

「我知道,嫣姨是九彩金蓮的靈性化身,天賦超絕,未來必定能夠修成至尊,而且她也關係到你們精仙一族的未來。但我既然來了,就不能再讓嫣姨繼續留在精族聖殿。」

他想想了,說道:「道友應該了解,中洲的鳳凰之主帝月和我有仇,如果她知道嫣姨在這裡,你們精族聖殿也有危險,甚至有覆滅之危。以鳳凰一族的力量,只需動用兩隻鳳凰,再加上青木靈,就足以抹殺你們精仙一族。」

清神上人臉色驟變。

這一點,他何嘗沒有想到?

所以,這些年仲嫣茹一直在天孕小世界中修鍊,從不與外界接觸,就是因為清神上人擔心她的身份暴露。

但令他沒有想到的是,仲嫣茹留在精族聖殿的幾枚九彩金蓮的蓮子,其中一枚被紫韻賞賜給了一位天賦很高的精仙。而那名精仙,又在外出的時候意外死在一個人仙大能手裡,九彩金蓮的秘密也就未能保住,被真仙學院和九山學院獲悉。

如果不是仲九風出手阻攔,怕是用不了多久,兩院的人仙就會攻上精族聖殿。

他是至尊,有把握擊退兩院人仙。

但難保鳳凰一族不會發現九彩金蓮的秘密。

要是真的傳到鳳凰一族的耳朵里,精族聖殿就徹底完了。

……

仲九風看了看清神上人的臉色,笑道:「道友請放心,我已經警告了兩院人仙,他們不敢再做出對精族聖殿不利的事情。道友可以安心修鍊,以應對即將到來的赤靈劫!」

清神上人道:「老夫還能撐幾年,至少萬年劫前不必擔心赤靈劫降臨。只是……老夫離去之後,精仙一族還望上人能夠照拂一二。」

「小事!」

仲九風道:「即使沒有嫣姨這層關係,我也不會眼睜睜的看著精族聖殿沒落。上人大可安心,若是精族聖殿真有危難,我會將精仙一族收進五重天,保護精族永世昌盛!」

清神上人方才徹底的鬆了一口氣,看著仲九風年輕的面容,他不由得稱讚道:「上人年紀輕輕,不僅擁有靈界第一至尊的偉力,如今連傳說中的九重天也收集了五座,實在讓老夫自愧不如!」

仲九風道:「靈界第一不敢當!真正的靈界第一至尊,唯有日月同體當得。」

總裁前夫玩夠沒 清神上人笑道:「日月同體老夫不久前見過,那位的成長速度遠不如上人。」

仲九風眼睛一亮。

「道友見過這一世的日月同體?」

清神上人點頭道:「在火洲,她與真陽上人和琴仙子在一起。」

瞬間,仲九風的腦海中閃過那位只有十五歲,自稱本寶寶的小安若。

「原來是她!」

清神上人疑惑道:「上人見過?」

仲九風道:「藏洲崩碎,七殺琴出!也是在那時,我見到了真陽上人和琴仙子。我猜想,跟在真陽上人身旁的小女孩,便是這一世的日月同體。」

清神上人笑道:「上人睿智!小安若的確是日月同體,上一次在火洲相見,她剛滿二十歲,已是白靈仙。」

他看著仲九風,老臉上布滿了苦笑。

「說實話,如果不是親眼見到了小安若,老夫很有理由懷疑,上人才是那號稱靈界第一的日月同體。」

仲九風那恐怖的實力讓他很無語。

一個本土仙,修鍊不足三十年,實力便已經步入至尊境,而且連中洲三鳳聯手也被擊敗。

這樣的人,實在是太恐怖了!

要不是他深知一個時代只會有一個日月同體,他都會猜想仲九風是不是第二個日月同體。

太變態了!

仲九風笑道:「上人謬讚,我只是比一般人走運而已。」

清神上人搖頭道:「氣運也是實力的一種!更何況,即便有再深厚的氣運,而沒有萬古罕見的天賦,也無法達到上人的成就。」

仲九風只有笑著回應。

清神上人都這樣說了,他還能說什麼?

只能默默接受。

「道友,我有一個請求。」

清神上人道:「上人請說。」

仲九風道:「我希望,中洲不要再有紛爭,人族、妖族、精族,三族能夠和平共處……不久前,我聯絡了數位中洲的十八靈,並派遣了青木靈前去……」

……

「怎麼還沒出來?」

殿外廣場,靜月仙子嘀咕。

仲嫣茹笑道:「靜月妹妹不必擔心,小九和老祖正在談事情,想來很快就能出來。」

靜月仙子道:「我才不擔心他呢。」

皇青道:「人類,你什麼時候跟著他的?」

靜月仙子嬌軀一顫。

她不怕仲嫣茹,因為她感覺仲九風這位小姨的性格很溫柔,人也很好相處。她就怕皇青,這隻鳳凰太能吃醋了,從見面到現在,就一直沒給過她好臉色。

這時候,殿門打開,仲九風笑著走出。

「在說什麼呢?」

皇青淡淡道:「女人間的事,你少管。」

仲九風:「……」

靜月仙子:「……」

仲嫣茹:「……」 劍拔弩張,曲洋卻泰然自若。他向劉正風笑道:「賢弟,你我兩人,今日恐怕都要死在這裡了。哈哈,人生自古誰無死?任你有滔天權勢,創下了不世功業,百年之後,最終還不是只有黃土一坯?咱們兄弟死則死矣,但咱們那《笑傲江湖》之曲,自從創製完成之後,卻從來未曾在人前奏過。今日機會難得,何不就當眾合奏一曲,了卻我等心中遺憾?」

劉正風笑道:「妙啊,妙啊。曲大哥所言,正合我意。大年,取琴簫過來。」

當此干戈殺戮一觸即發的時候,曲陽和劉正風竟然要琴簫合奏?兩人如此舉動,當真大大出人意料之外。嵩山眾人固然深感愕然,陳勝亦頗覺詫異。更不用說大廳中其他賓客了。只有劉門弟子,才知道師父委實喜愛音樂成痴。會有如此吩咐,倒也並不稀奇。劉正風首徒向大年不敢違了師父吩咐,當即反身進入後堂,取來了一張七弦瑤琴,一支碧玉/洞簫。

劉正風接過洞簫,曲洋捧起瑤琴,兩人相視一笑,赫然當真旁若無人,就演奏了起來。

琴聲先起,和平中正,卻又清絕幽絕;高量雅緻,深藏玄機。大廳上眾人雖然大都不解音律,但一聽之下,仍不自覺地就被琴聲吸引。凝神聽得片刻,幾下柔和簫聲,忽然夾入琴韻之中。琴音和平中正,夾著清幽簫音,更加動人。人人聽得屏息靜氣,即使嵩山派眾人,胸中干戈殺戮之念,赫然亦因此徐徐消弭。

琴韻簫聲,似在一問一答,同時漸漸由遠處走至近前。不知不覺之間,只聽得那琴音漸漸高亢。簫聲卻慢慢低沉下去,但簫聲低而不斷,有如遊絲隨風飄蕩。卻連綿不絕,更增迴腸盪氣之意。

琴音越響越高。聲音尖銳之極,叫人不禁擔心琴弦是否會斷。然而曲洋以深厚內力輔助,琴韻雖然越轉越高,最終卻又竟然履險如夷,舉重若輕,毫不費力的便轉了上去。它鏗鏗鏘鏘,似有殺伐之意。但簫聲始終溫雅婉轉。再過一會,琴聲也轉柔和,兩音忽高忽低。如雙蝶蹁躚,在花叢間盡情嬉戲。

驀地里琴韻簫聲陡變。便如有七八具瑤琴、七八支洞簫同時在奏樂一般。雖極盡繁複變幻,每個聲音卻又抑揚頓挫,悅耳動心。教近千賓客同時聽得血脈賁張,忍不住便要站起身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