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臟被正面擊中百里光艷撲出一口逆血,身體被震飛衝進廢墟建築之內。

宇文華都追擊著爆退的百里光艷同樣衝進廢墟建築之內。

「天炎光靴——」

金色光芒閃耀百里光艷腳下所穿的短靴閃爍著金光帶著百里光艷,直線上升衝破破舊的建築頂部僥倖的躲開宇文華都的追擊。

「不要以為上天就安全了。」

動作沒有一絲的停頓宇文華都雙腿彎曲、發力,僅僅依靠自己肉身的力量在百里光艷的下方以超高的速度追來。

因為被宇文華都追擊百里光艷增加對【天炎光靴】的靈力輸出,霎間就和宇文華都拉開了距離。

「衝天虎拳——」

深藍色的靈力沖身體內溢出在宇文華都的右拳上形成一個虛幻的虎頭形狀,並隨著宇文華都右拳的擊出深藍色的靈力猛虎直衝天際。

吼——!

震天的猛虎咆哮聲中,深藍色的靈力猛虎從百里光艷的身體衝過並奪去其意識。

「光艷——」

大叫一聲,花容兒控制著身體周圍的蒼色旋風向自由落體的百里光艷飛去。

「風啊、飛舞吧——」

沒有距離對魔法威力的削弱,花容兒一手抱住百里光艷另外一隻手釋放出蒼色的颶風,在自己和百里光艷的周圍形成蒼色的風之護壁。不僅擋下了宇文華都的偷襲,同時蒼色的風之刃也撕裂了深藍色靈力猛虎身體。

「不使用器靈就能釋放出這麼強的魔法,的確不愧是內院的學生。不過,現在你的高度……」

聽到地面上宇文華都的話,花容兒才發現自己為了救百里光艷、又被深藍色靈力猛虎托住腳步,現在自己距離地面的根本不到十米高度。

嗖、嗖、嗖——!

和人差不多大小的廢墟石塊,在宇文華都的手中像是箭矢般向上方的花容兒射去。

嘭、嘭、嘭——!

接連不斷的廢墟爆裂聲從蒼色的風之護壁傳來,無數細小的石塊落下的同時更多更大的廢墟石塊襲來。

『不能繼續這麼下去了,一旦宇文華都移動到建築的頂部我就沒有還手的餘地了。只能趁現在抓緊時間升高位置了。』

雖然眼前失去了使用【幻】的宇文華都,但是從石塊投射來的位置花容兒還是能大概猜測出宇文華都的移動方向。

「石塊的投擲消失了?」

蒼色風之護壁上傳來的反震力消失,花容兒停止了在四周尋找宇文華都的動作向下方投去視線。

「不好,這麼大的石塊現在風之護壁根本沒有防禦下來的力量。」

下方急速襲來的超大型石塊,花容兒停止了向空中上升,一手抱著百里光艷另外一隻手正對著下方蒼色的風之護壁、緊閉雙眼開始魔法咒語的詠唱。

來到光線充足的地方一個虛幻的身影再超大型的石塊上若隱若現。

『好機會』

看到了花容兒閉上雙眼詠唱魔法咒語,虛幻的身影使用腳下超大型的石塊做踏板,急速沖向了花容兒身前已經千瘡百孔的蒼色風之護壁。

「衝天虎拳——」

「風啊、化為蒼色的盾牌護衛吾身之健全——」

在蒼色的風之護壁被深藍色的猛虎撕破之時,一面超大的圓形蒼色颶風盾牌以聖光龍盤旋的形狀顯現。

「哇呀呀呀——!」

宇文華都吼叫聲覆蓋了猛虎的咆哮,虛幻的身影被深藍色的靈力覆蓋雙手化拳接連不斷的發出【衝天虎拳】向颶風盾牌襲去。

『難怪光艷當不下這一招,竟然點燃了自身的本源靈力來作為猛虎的靈力源。』

在五隻深藍色猛虎的自我犧牲下,花容兒身前的颶風盾牌終於撐不下去化為蒼色的靈力粒子消散。

花容兒則是和百里光艷落得相同的下場,被深藍色的猛虎奪去意識。

『想不到五次衝天虎拳才成功攻破花容兒的颶風盾牌,這下六次機會全部用掉了。又要多一段時間了。』

任由身體自由落下,本源靈力消耗大半的宇文華都保持身體平躺的姿勢向地面落下。

「欸?」

察覺到有人的氣息,宇文華都改變姿勢雙腳落地,同時猛的向後退去。

「可惡,發現了嗎?」

黑色的劍芒閃過之後,身穿白藍交織的內院校服的寧小寧現身。

「這不是一夕的弟弟嗎?怎麼不服氣要來報仇嗎?」

依舊不變的平靜臉龐,身穿深藍色禮服的宇文華都一副輕鬆地模樣面對著寧小寧。

「不需要裝模作樣了,你剛剛的戰鬥我一直在一旁旁觀。使用了本源靈力的你現在體內的靈力已經所剩無幾了吧?」

「嗯,沒錯。」

沒有任何的隱瞞想法,宇文華都承認寧小寧的話。

「對付你,我可沒有裝模作樣的必要。不要太高看自己了,一夕的弟弟。」

「可惡~,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的。」

握著木製利劍劍柄的右手發力,寧小寧全力向宇文華都衝去。

「一劍——七閃」

變成晶瑩剔透的黑色劍身,劍尖閃爍的黑色光點成為宇文華都視線的中心寧小寧的身影萬物隱身般消失不見。

「一夕的【一劍】是這樣的嗎?」

雖然心中充滿了疑惑,但是宇文華都的動作沒有一絲的遲疑,全力向後退去。

「嗯?」

背後撞到堅硬的物體,宇文華都的動作停了下來。

『牆壁距離我有這麼近嗎?』

颼——!

一瞬間的停頓黑色的木製利劍劃破大氣刺中了宇文華都的胸口。

「哼~」

胸口沒有任何地痛感傳來,宇文華都輕哼一聲就平復了體內激蕩的靈力。

「沖拳——」

左手握緊木製利劍的劍身,宇文華都右拳以直拳擊中寧小寧的胸口。

「噗——」

「噗——」

幾乎同時寧小寧和宇文華都相互噴出一口逆血。

雙腿一軟宇文華都直接跪了下來。

「使用靈力釋放出的劍氣在貫穿我的身體的同時再鑽透牆壁,真不愧是一夕的弟弟。咳咳咳~」

跪在地上的宇文華都看到牆壁上一個拇指大小的洞之後,才明白寧小寧最後一閃的威力。

「小寧,沒事吧?」

「沒事,你們繼續藏好身形不要暴露。」

背靠在深陷下去的牆壁之上,寧小寧輕聲回應了背後黑暗中聲音。

「怎麼宇文老師,區區一夕弟弟的攻擊就承受不了嗎?」

艱難的使用木製利劍支撐著身體,寧小寧左手按壓著自己腹部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竟然是依靠受傷之軀把我打傷,這下我的不利條件也抵消了。我真是幸運能發現你這個『原石』。」

把嘴角的血跡擦拭乾凈,宇文華都再次恢復原本的輕鬆模樣。

「就讓我看一下你這個『原石』裡面的到底是能震驚大陸的珍玉?還是和外表相同的廢石?」

宇文華都閃身到背後的牆壁後面一腳把牆壁踢碎,然後又一拳一拳的用拳頭把石塊以接近聲速的速度向寧小寧射出。

轟轟轟——!

石塊被不知名的力量震為灰塵,頓時整個廢墟建築內就被灰塵充滿。

颼——!

剛剛退到建築之外,一道金色的劍氣就向著宇文華都急速射來。

「嗯~,原來不只是一個人啊。」

輕鬆地躲過金色的劍氣,宇文華都的身前金髮的美少女祈蝶現身。

「星閃——」

祈蝶手中黃金色的利劍釋放出耀眼的光芒,一瞬間就連天上的太陽都無法與之相比。

「——流星」

眨眼之間黃金色的光芒全部褪去,宇文華都的視線還沒有恢復,祈蝶手中的黃金色利劍幻化出五支金色利劍像流星般刺中他的身體。

呼呼呼——!

急促的呼吸聲中,祈蝶把手中的黃金色利劍插於地上。

「能夠突破【幻】的防禦,你手中的劍應該是九級靈器吧?不對,以你的修為根本使用不了九級靈器,難道是九級靈器之上的九級半靈器嗎?」

「沒錯哦。」

祈蝶看著灰塵中依舊保持著站立姿勢的宇文華都,緊握黃金色利劍的右手再次把劍拔出地面。

「不用了。雖然你的修為不足,但是的確發出這柄九級半靈器應有的威力。【幻】的防禦被突破,被一夕弟弟重傷后再加上你的攻擊我已經失去了再戰的靈力了。」

右手伸入褲子的口袋,宇文華都取出了代表自己參加武祭資格的黑色令牌。

「告訴一夕的弟弟,真不愧是一夕的弟弟。」

微微一笑,宇文華都把黑色令牌拋向了祈蝶,金藍色光芒出現包裹上他的身體瞬間消失。

「靈兒、小寧,出來吧。」

向身後依舊被灰塵充斥廢墟建築輕語一聲,祈蝶再也支撐不住順著插在地面上的黃金色利劍坐了下來。

月靈兒和寧小寧相互支撐著身體,緩緩的從建築內走了出來。

「想不到,你說的殺手鐧竟然是九級半器靈。」

「我也沒想到你的秘密武器是【絕對防禦】。」

小寧回了一句,就和月靈兒一同癱坐到祈蝶的身旁。

「哥,你不去鼓勵一下他們嗎?」

毫無防備的寧小寧、月靈兒、祈蝶三人身後百米外的廢墟建築之上,粉藍色長發的少女向一旁背對三人所在方向的紫發少年輕聲道。 「不需要。」

「哥,還真是愛嘴硬呢?」

粉藍色長發的少女艾雪調皮的用手指戳了戳,身旁紫發少年葉一夕的臉頰。

「不使用冰靈杖卻釋放出隱身的高級空間魔法,讓小寧他們三個一直從宇文老師和容兒學姐、百里學長三人的戰鬥開始,保持著不被發現的隱身狀態直到宇文老師被打敗才結束魔法,雖說是最後落得靈力耗盡的結果不過靈兒也真的不像是新生吶,在施展隱身魔法的同時還使用空間轉移魔法縮短宇文老師和牆壁的距離。」

說著艾雪把視線轉移到了三人中唯一的一位男孩寧小寧身上。

「明明是哥教授的劍術卻能施展出超越哥的威力,而且小寧在防禦宇文老師的碎石攻擊的時候取出的靈器,完美的絕對防禦。哥,你知道小寧使用的靈器是什麼嗎?」

「絕對防禦之盾。」

「那是什麼?」

追上離開的葉一夕,艾雪繼續追問道。

「我也不清楚。」

「什麼嘛,還是等武祭結束後去問爺爺好了。」

歡笑的交談中,葉一夕和艾雪向失落的都市中央位置前進。

寧小寧三人和宇文華都的戰鬥的確和艾雪所說的一樣。首先依靠月靈兒的魔法等待機會,然後寧小寧發動攻擊為自己和葉一夕報仇,最後祈蝶使用出自己的【殺手鐧】九級半靈器【黃金之劍】強行突破宇文華都八級靈器【幻】的防禦,消耗盡宇文華都靈力的同時加重寧小寧對其造成傷害。

三人完美的配合根本沒法讓人認為他們三個是內院的新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