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多了幾分感動,有些暖,似乎還帶著幾分其它的感覺。

皇后卻是氣的臉色發青,眼看就能夠將夢千尋定罪了,沒有想到夜無絕又攙和進來,而且還為夢千尋做證,夜無絕出面,想要再處置夢千尋就麻煩了。

夢嘯天的臉色也是瞬間的變了,他真沒有想到夜無絕會出來為夢千尋做證,他覺的,這件事肯定是夢千尋做的,所以,夜無絕只怕是在說謊。

夜無絕的話,誰都不敢無視,既然他那麼說,誰都不敢提出異議,就算明知道他在說謊,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他也不敢再亂說什麼了。

現在,只能找到證據,才是最重要的,於上,他快速的轉向皇上,沉聲道,「皇上,太子在皇宮中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應該讓刑部尚書徹查,相信很快就能水落石出的。」

現在,只能交給刑部來查,他相信只要找到了證據,夢千尋就逃不掉,找到了證據,夜無絕也無法再護著她了。

「好,這件事情就交給刑部來徹查。」皇上的眸子微微的望了夢千尋一眼,然後沉聲命令道,「李尚書,這件事就交給你來處理。一定要快點查清楚。」

「是、。」被點了明的李尚書連連站了起來,恭敬的答應著,微微思索了一下,然後公事公辦地說道,「皇上,既然要徹查這件事,有嫌疑之人,就不能隨便離開,以太子的情形來推斷,太子受傷時,應該是在半個時辰前,那個時候夢小姐與三皇子,還是劉小姐,秦小姐,李小姐,都是離開過大殿的,所以,她們都有嫌疑,在沒有查清事情的真相前,都不能離開皇宮。」

不得不說,這個李尚書的確是有些膽量的,他竟然連夜無絕都算在裡面了,看來,還真是鐵面無私呀。

眾人聽到李尚書的話,都紛紛的驚住,幾乎是同時的都望向了夜無絕,想要看她是什麼反應。

不過,夜無絕卻並沒有絲毫的怒意,反而帶著一絲輕笑,低聲道,「李大人辦案,本王願意配合。」

眾人再次的驚住,沒有想到,這三皇子竟然這般的配合。

而原先被點了名的三位小姐,原本還在抗議的,如今見三皇子都答應了,也不敢再說什麼了。

夢千尋的心中卻是多了幾分輕笑,李大人的提議正合她意,如此一來,她就可以『明正言順』的留在皇宮中了。

她想,夜無絕應該也是明白她的心思,所以才會那麼配合的吧。

她突然覺的,這個男人,有時候真的很細心。

「微臣多謝三皇子的配合。」李尚書見夜無絕答應了,暗暗鬆了一口氣,連聲說道,說真的,他還是有些怕夜無絕不答應的。

「皇上,其它原先一直在大殿上的人,顯然沒有做案的時間,現在便都可以離開了。」李尚書又轉向皇上,再次說道,「除了當時在大殿上的人,皇宮中其它的人也都有嫌疑,所以,也要一一盤查,還請皇上下令封鎖宮門,不能讓其它有嫌疑的人逃了出去。」

「恩,就按李大人說的辦。能回去的都回去,然後封鎖宮門。」皇上微微的點頭,一雙眸子掃過眾人,冷聲說道。

「皇上,臣願意協助李大人,。」夢嘯天怔了怔,突然向前,請命要幫李大人。

「查案是刑部的事情,夢將軍做好你份內的事情就可以了。」皇上的臉色一沉,冷聲打斷了他的話,望向夢嘯天的眸子中明顯的多了幾分冷意,一個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能犧牲的人,他也不敢指望他能夠對他多忠心。

「是。」夢嘯天聽到皇上的話,顫了顫,心中驚嚇,但是也不敢再多說什麼,連連答應著,跟著其它的人一起離開了。

「李大人,你可一定要查清楚了,絕不能放過兇手。」皇后不放心的囑咐著,說話間還狠狠的瞪了夢千尋一眼,意有所指。

「皇後娘娘放心,微臣一定秉公處理。」李大人卻仍就是一臉的嚴肅,完全是公事公辦的口氣。

「李尚書,這件事,朕就交給你了。」皇上聽到李大人的話,心中頗為滿意,他要的就是這樣的臣子。

「是,微臣多謝皇上的信任。」李大人微怔了一下,連聲應著,然後轉向那幾個留下來的人。

「你們幾個嫌疑最大,所以本官要把你們幾個分開來,一一訊問,還請你們配合。」李大人的望向面前的幾個人,沉聲說道,聲音並不是太高,但是卻有著一種無法忽略的嚴厲。

那三個小姐已經嚇的全身發抖。

夢千尋倒是一臉的坦然,雖然這李大人應該還是有兩下子,但是想要審訊她,只怕還不夠,她可是經過特別的訓練的。

夜無絕看到夢千尋一臉的坦然,自信,便沒有說什麼。

隨後,李大人便讓人把他們幾個分別帶進了不同的房間,夜無絕與夢千尋也分了開來。

對夜無絕,李大人自然也不敢審問他。

而李大人也知道,最大的嫌疑是夢千尋,但是他法子用盡,夢千尋卻仍就是一臉的平靜,一臉的坦然無辜,他什麼都沒有問出來,一點結果都沒有。

李大人沒有辦法,只能先讓人安排夢千尋休息。

夜無絕被安排在專門接待各國貴使的客房裡。

支開了服侍他的宮女,夜無絕悄悄的出了房間,想要查找玉血靈珠的下落,但是找了幾個他認為可能藏寶的地方,卻是一無所獲,看著天色已經不早了,便折回了房間。

只是,邁進房間后,他的腳步卻突然的停住,一雙眸子猛然的望著床上。

床上有人,而且借著月光望去,不難分辨出,是一個女人,房間內,還散著一種異香。

他的房間里,竟然會有女兒?這個女人會是誰?

------題外話------

同樣的吼票票,月票,月票, 黑暗中,夜無絕的眸子微微的眯起,這香味,他一聞便能分辯的出,是一種催情的香料,雖然不至於讓人中毒,但是卻能夠讓人變的恍惚,控制力減弱,自制力弱一點的人,就可以會失了自我,沉迷其中。

他知道,夢千尋斷然不可能會主動的跑進他的房間,還點上這種的香料,而且,他也很確定,這皇宮中雖然想害她的人無數,但是,絕對沒有人會用這種害怕。

所以,他清楚的知道,床上的人,絕對不會是他心中的那個女人。

既然不是她,那麼至於是誰就無所謂了。

不過,他自然也猜到了,那個床上的女人是誰,想到她對夢千尋的陷害與侮辱,夜無絕的唇角隱過一絲冷笑。

偷偷爬上他的床,還敢在他的房間里用這種邪惡的藥物,夜無絕的臉色越來越冷。

既然爬上他的床,那他也不能太『辜負』了人家的一片『誠心』,多多少少也應該還點禮給人家才行。

夜無絕剛剛邁進房間的一隻腳又退了回來,重新關了門。

房間里,床上的女人原本聽到推門時,心中正暗自興奮著,想到那個絕代風華的男人就要進來了。

只要他進來,她就不信,他會不被她誘惑,她對自己的容貌可是絕對的有信心,而且,她現在,可是在床上等著他,身上沒著寸縷,更何況,她還弄了一些催情的香料。

她就不信能有男人抵抗的住這樣的誘惑。

她的心中正期待著,興奮著,卻突然聽到,關門上,人似乎沒有進來,腳步是離開了。

她微怔,怎麼離開了?

或者是忘記了什麼東西,又回去拿去了吧。

這兒可是他的房間,他肯定會回來的,所以,她繼續躺在床上等著。

只要夜無絕被她迷住,生米煮成了熟飯,到時候,夜無絕肯定會娶她。

夢千尋那個賤人就見鬼去吧,她躺在床上,自我陶醉的想著。

而此刻的夜無絕卻是快速的出了皇宮,然後直奔京城邊郊的一座破廟中。

那兒,每天晚上都聚集著一些無家可歸,只能靠乞討過日子的乞丐。

夜無絕走進破廟,一雙眸掃過四周,最後落在了其中一個躺在草席正在熟睡的男人,只見那人蓬頭垢面,一身的邋遢,那鼾聲更是震耳欲聾,真是難為廟中其它的那些人竟然能夠睡的著。

夜無絕的唇角微鉤,走向前,踢醒了他。

「是誰活的不耐煩了,竟然敢踢老子。」那人被踢了幾腳,才被踢醒,一醒過來,便破口大罵,嘴巴張開,一嘴的黃牙,口臭氣更是讓人聞了做嘔。

那月光透過殘破的窗戶,剛好照在他的臉上,只見他一雙眸子中更是狠光猛現,一臉的橫肉,就如同一隻兇狠的惡狼。

黑暗中,看的不是太清楚,但是隱約猜測,這個男人應該有近四十的樣子。

而此刻的夜無絕卻是站在黑暗處。

他看到眼在他面前的人影時,怔了怔,可能是感覺到了夜無絕身上那股讓人驚顫,讓人害怕的氣勢,一時間,他的氣焰便弱了下來,只是臉上的怒意卻並沒有散去,再次狠聲道,「你幹嘛踢醒我?」

那稱呼也變了,那聲音也低了,氣焰消失了大半,望向夜無絕時,似乎還帶著幾分忌憚。

夜無絕的眸子微眯,這個男人一看就不是好人,但是,他要找的人,就是不能是好人,那人既然敢爬上他的床,那麼,他一定會讓那個女人終身難忘。

所以,眼前的這個男人,還挺合適。

「想討媳婦不?」夜無絕的眸子望向他,聲音不大,而且是完全無頭無腦的一句話,但是,卻偏偏讓人感覺不到半點玩笑的意思。

那個男人愣住,似乎一時間有些回不過神來,半夜被人蹄醒,然後被人問,想不想討媳婦,那要他如何回答。

媳婦,他肯定是想討,而且天天想,夜夜想,時時想,但是,他連自己都養不活,自己都快要餓死了,拿什麼娶媳婦呀,誰肯嫁他呀、

但是,他望向夜無絕,感覺他不是開玩笑,也感覺到,面前的男人只怕不簡單,微微的咽了口口水,有些討好地說道,「想當然想,只是,沒有人肯跟我呀,壯士這意思,是不是要送我一媳婦。」

不得不說,這個男人挺會做白日夢的,不過,今天,他這白日夢還真的成真了。

「恩。」夜無絕沉聲應著,低沉的聲音,帶著幾分嚴厲,更不會讓人感覺到是開玩笑了。

「當真?」男人樂了,騰的一下跳了起來,一張嘴裂開,一嘴的黃牙便全部露了出來,他那一臉的橫肉也堆在一起,看著更多了幾分兇狠,臉上似乎還有一道駭人的刀疤、

「在哪兒呢?」男人左右望了幾下,並沒有看到夜無絕所說的『媳婦』,有些急切的追問道。

臉上顯然多了幾分按捺不住的**。

「跟我來。」夜無絕原本一直站在黑暗處,所以那個人根本就沒有看清他的樣子,而此刻夜無絕便直接的轉了身,向外走去。

那個男人望著她的背影,怔了怔,一時間,大腦似乎有些空當,然後就跟著夜無絕走了出去。

「壯士,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吧。」出了破廟,他幾個快步緊跟上夜無絕,卻不敢向前,只是跟在夜無絕的後面,有些悻悻的問道,他雖然有些白日做夢,但是這事也太奇怪了點。

「有膽就跟著,我說到的,定會做到,媳婦會有,還保你以後不用再要飯,沒膽的就給我滾。」夜無絕向來不是多話的人,如今聽他追問,臉色微微一沉。

一句話,讓那個乞丐頓時的禁了聲,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氣,然後默默的跟在夜無絕的後面,一聲都不吭了。

他沒有離開,便說明這個男人實在夠貪心,天上掉餡餅的事情,都貪,還有什麼事情能不貪呢。

不過,像他這種一無所有的人,也根本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既然有人說給他一個媳婦,他就算知道有危險,也定然會去的。

更何況,人家還說了,有了這媳婦,以後就不用要飯了,一舉兩得呀,多好的事呀,他怎麼能夠錯過了呢。

夜無絕沒有再出聲,只是腳步略略的加快了些許。

夜無絕自然不可能帶著這個乞丐走正門,而是繞到了最偏的後門,那兒的侍衛不多,夜無絕很輕鬆的便讓他們睡了過去。

然後帶著那乞丐大搖大擺的便走了進去。

對皇宮中的路線,夜無絕已經摸清了,所以,他可以輕鬆的避開所有的侍衛,直帶著那個乞丐去了客房。

那個乞丐跟著繞來繞去,見繞了半天,還沒有到,一雙眸子不斷的圓睜,驚的目瞪口呆,「這,這是那個財主的大院呀,還,還真是夠大呀。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大的院子呢。」

他長這麼大,還沒有進過這樣的院子呢,一雙眸子,到底的望著,驚訝中帶著幾分貪婪。

不過,他只以為這隻那家財主的院子,畢竟夜無絕帶著他走的是後門,他又來過皇宮,自然不會想到自己已經進了皇宮了。

夜無絕沒有回答,只是唇角的冷笑微扯。

「壯士,不會是這家小姐得罪了你,所以,你,。」眼前的這一切,讓乞丐看的眼花繚亂,對夜無絕的害怕,也就淡了些,忍不住再次問道。

他欲言又止,不過,欲言又止下的意思,大家便都懂了。

夜無絕的腳步微微的頓住,但是,卻並沒有轉身,只是冷聲說道,「差不多,所以,你知道怎麼做了。」

「知道,知道。」那乞丐連連點頭,欣喜若狂,沒有想到竟然讓他遇上這樣的好事,他管人家是不是報仇來著,也不管是不是有人會受到傷害,他只知道,若是他真的跟這家財主的小姐發生了什麼關係,以後他就可以住在這樣的院子里,就會有用不完的錢,穿不完的衣服了。

夜無絕的眉角微挑,這個男人,還真是夠貪,貪的沒有了底限,貪的沒有了良心。

「壯士放心,我一定不會把你供出來,而且,我也根本沒看清你的樣子,不知道你是誰。」乞丐一臉討好的說道,而且還故意的跟夜無絕拉開了些許的距離,證明自己真的沒有看清他的樣子。

「到了,你可以進去了。」已經到為客房,夜無絕停在門外,低聲說道。

「這兒?」乞丐停下,一雙眸子直直地望面前的房間,忍不住的吞了口口水,「這,這房子真大,真漂亮。」

「還不進去。」夜無絕的眸子微微的眯了眯,平淡的聲音,聽不出任何的情緒。

他向來就不是仁慈的人,但是,只要別人不惹到他,他也斷然無緣無故的傷害別人,而若是有人惹到了他,那下場肯定是、、、、、、、。

「是,是。」那人高興的狠不得飛進去,連連應著,快速的走了過去。

他推開房門,便聞到了房間里那特別的香味,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再望向床上的女人,一雙眸子頓時都直了,狠狠的咽了口口水,然後便連連的關了門,走了進去。

床上的女人,聽到房間再次被推開,然後關上,隨後便是腳步靠近,心中不由的暗喜,這個房間可是專門為三皇子安排的房間,其它的人,是不敢隨便進來的。

這個時候,進來的一定是三皇子、

透過薄薄的帳子,她看到正走向床前的女人,臉上漫開滿滿的輕笑,眸子中也更多了幾分興奮,終於來了,終於來了,只要三皇子要了她,她明天就是三皇子的王妃了。

因為那香料對她也有著催情的作用的,所以,此刻的她,也是一臉的興奮,身體中,更是有著一*潢色小說/class12/1.html種強烈的衝動。

看著男人靠近床邊,便坐起身來,一隻玉臂伸出帳外,柔柔的搖動著,極盡誘惑,極盡嫵媚。

乞丐原本還有些不安,見小姐竟然這般的主動,他還沒有走到床前呢,人家就已經伸出光溜溜的玉臂來迎接,來勾引他了。

一時間,看的熱血沸騰,所有的顧慮全部的拋開,腳步突然的加快,快速的走到了床前,身子便猛然的撲了上去,狠狠的抱住了床上的女人,狠親了起來。

「三皇子,你不要這麼急嗎,人家還是第一次,你要對人家溫柔點。」皇浦雨此刻明明興奮的要死,還故意的裝著矜持,半推半就,手微微的推著,身子卻又向著男人的懷中靠著。

乞丐聽到她的稱呼時,微愣了一下,三皇子,這樣的稱呼,讓他有些驚怕,他原本以為只是一些財主之類的身份,卻沒有想到,竟然會扯到了皇室之中。

所以,那一刻,他的動作不由的停了一下。

「三皇了,恩。」只是,皇浦雨見他停了下來,以為他驚覺了什麼,一雙手便連連的繞上了他的脖子,將自己那不著寸縷的身子貼了上去。

乞丐可正當壯年,而且平時飯都吃不上,都不知道多久沒有碰過女人了,如何有女人主動的投懷送抱,而且還是這麼年輕,這般柔軟的身子,再加上那香料的作用,他那還能把持的住。

剛剛那一點的驚怕便瞬間的拋到九霄雲外去了,最後的理智也完全的被**沖走了,此刻什麼都不想了,只是狠狠的用力,緊緊的抱住了懷中的身子,猛然用力的將她壓在了床上。

一隻手,快速的脫去了自己的衣服,便急急的湊了上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