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很久沒有說話的顧迴音在群里曬了一張她的自拍,還故作姿態感慨歲月不饒人,老了。

顧迴音自從成了宋琳的***后,京城有不少巴結她的人,包括系裡的同學。

立馬就有人回道:顧女神明明是越長越漂亮了。

顧迴音在群里向來高冷,也不說什麼話,就任由這群人巴結奉承。

寧安的唇角邊是淡漠的哂笑。

她和顧迴音是一個系的,但不是一個班的,上大學時有接觸,但沒什麼交情。

群里的奉承味兒越來越強烈,有眼尖的看到顧迴音手上的鑽石手鐲,驚嘆:「顧女神,你這鐲子很貴吧?這麼多鑽石,還有一顆粉鑽,太漂亮了。」

「哇,這鐲子也太精緻了!」

「顧女神,這鐲子也就你帶好看,別人都帶不出這個氣質。」

許久沒說話的顧迴音悠悠道:「男朋友送的,一片心意,我很喜歡。」

「好羨慕,顧女神的男朋友一定很優秀,男神配女神,天作之合。」

「顧女神的男朋友真是有心了。」

「這鐲子值好幾百萬吧!」

寧安隨手翻了翻這群人的聊天記錄,關掉微信。

這群人很多她都不認識,到了這個年紀的,有幾個人是真心羨慕,不過就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私底下還不知道有多鄙視顧迴音。

在京城的人恐怕都知道顧迴音交過不少男朋友。

寧安從來不在這樣的群里說話,而且這種大群平日里也沒什麼人說話。

顧迴音的目的很簡單,既曬了鐲子又曬了男朋友。

宋邵言當真是愛慘了顧迴音,一出手就是這麼貴重的鐲子,呵。

寧安喝了一口水,默默放下水杯。

她也沒別的要求,只希望這對「天作之合」的情侶早點離開美國。

寧安的腦中忽然冒出一個念頭,既然墨修這麼不想讓人知道他的過去,那以後墨修要是再敢威脅她、對她用下作的手段,她就可以拿捏這個把柄威脅他。

嗯……他不仁,她就不義。

這樣一想,寧安心裡頭爽快多了。

墨修也肯定不想讓顧迴音知道他就是宋邵言。 一爪之威,恐怖如斯。

堂堂中期金仙竟被灰太狼一爪子拍成了肉糜。

金焰峰上驟然寂靜。

旋即便響起倒吸涼氣的聲音。

有峰主艱澀地扭轉脖子,看向至今才輕扭腰肢,款款走來的靈訛仙子,心中五味雜陳。

「呵呵,」一個強大的後期金仙笑了,「原來這就是金焰峰的底氣,並不夠看啊。如果有七八個都是這樣的強者還好,只有一個嗎,如何能頂住四十二座雄峰的眾多高手?」

「何峰主玩笑了,貴峰勢大,當然不覺得震撼。像我們峰可不能承受這樣的損失,幸虧我沒有抽中第一輪,好險。」

「靈訛師妹,原來你還藏著這樣一個高手,不厚道啊。」

「看師兄你說的,我和這位狼兄結識未久,也不知道他的戰力如此強大,你還當我是扮豬吃虎嗎?」

許多峰主都露出古怪的神色,心道:「我們還沒說,你倒自己承認了。」

「諸位請看,他們又有一個新面孔出場。」

眾人紛紛回頭,在金殿的後方,另一場戰鬥即將打響。

那是響箭峰的中期金仙供奉,拿雲手宋俠。他對面站著一個還算清麗的女人,可惜顴骨太高,顯得有些戾氣過重。

宋俠雖然自視甚高,但也被灰太狼震懾,囂張的代價是粉身碎骨,他可不想為了一場幫閑性質的挑戰付出生命。於是相當客氣的揖手為禮。

「這位仙子,小可宋俠,精修掌印,人稱拿雲手,仙子可要注意了。」

說著,宋俠習慣性地雙手互捏,「啪啪」作響,而在空中已然生成了兩隻栩栩如生的手掌。

這兩隻手掌與一般仙人使用的掌印完全不同,活靈活現,顏色和真人的手掌完全相同,只不過大了百倍。尤為詭異的是,這兩隻掌印所做的動作竟和宋俠的雙手一模一樣,操控已達如微之境。

謝小翠有些愣征,五位毒王其實都很單純,心裡想著,這人有趣,你這掌印偷偷施展說不定有幾分作用,這樣公然顯露還有何用?更何況只有一對,如果和老五一樣有成千上萬掌印我倒是怕些。

眼神中明顯流露出鄉下小門小戶女孩子的困惑,她的身後彷彿有某種洪荒古獸要從虛空中掙脫出來。她周圍的虛空就如同炎夏湖面上的水汽一樣,開始扭曲,變形,閃著如同貝殼內膜那樣的奇幻光影。

宋俠心中一凜,凝神細看。

突然,九條怪蟒從她的身後狂舞而出,這蟒蒙著黑亮的鋼甲,一節一節如同由猙獰的戰車組成,每一條長達百米,粗有四五米。

怪蟒的頭部鼓起一個瘮人的水滴形的膽,黑的發光,像鏡面反光。更可怕的是,其中隱隱有神秘的液體流動,發出恐怖的聲音。這嚇人的水膽之上,伸出一個寒光閃閃的彎勾,尖端細的似乎已經扎入了虛空。

就在宋俠捏獃獃看著這些怪蟒之時,九條怪蟒已經從各個角度封鎖了他的挪移路線。毫無疑問,他只要一動,這些怪蟒就會閃電般地扎在他的全身。

他實在沒有把握能用仙元同時抗住九條怪蟒中含有的奇毒,額頭陡然冒出細密的汗珠兒。

至此時,一道空靈的聲音才響起來,「我叫謝小翠,我覺得你這對掌印拿不住我的九尾。」

開玩笑,當然不可能同時拿住。

宋俠雙手麻利地又變成拱手,連空中的掌影都是一樣,「小可佩服,我認輸了。」

一個峰主手一抖,杯中的茶水濺出幾滴,苦笑道:「靈訛師妹,這個九尾蠍子的實力你大概也不了解吧?」

靈訛仙子從驚詫中醒來,無奈地道:「我如果說真的不了解你們相信嗎?」

我信你才有鬼?不少峰主心中開始打起鼓來,並不是每座山峰都有後期金仙的,金焰峰竟然有兩個中期金仙,這個刺蝟並不好下口。

彷彿是為了安撫一眾峰主,此時,在金殿另外三個方向同時展開的三場戰鬥終於回到了正常的軌道。金焰峰三名初期金仙明顯落後,被動挨打,苦苦支撐。

殿中的氣氛終於活躍起來,暴雨峰峰主麻異農搖著八方風雨扇,開始總結:「金焰峰實力不錯,可說出乎了某家的意料。那頭銀狼實力有與後期金仙爭鋒的資格,那隻九尾蠍子也堪比後期。怪不得靈訛師妹在選擇依附前一定要展示一下實力。老實說,這實力已贏得了我的尊重。」

不少峰主默默點頭,深有同感。

話音未落,又響起幾聲輕呼,白玉蟾和佘九齡雙雙登場,竟然又是新面孔,一個中期,一個初期。

兩人的對手本來也是一個中期,一個初期,白玉蟾自然要去迎戰那個中期金仙,但佘九齡突然長嘯一聲,千山回蕩。

「呀!」

尖銳而又狂野的聲音從金焰峰驟然穿刺而出,不僅驚了現場觀戰的眾人,就連遠近洞府中悄悄關注的看客都悚然一驚。

這聲音暴戾而狂霸,似乎被壓抑了二十萬年。

也就在白玉蟾一呆之間,佘九齡已化成一道殘影驟然撲向那名中期金仙。

白玉蟾無言,為何一定要以弱戰強?

佘九齡是最受不了欺負的性子,昨天喜樂峰峰主歐陽石當著靈訛仙子的面大談雙修、鼎爐,要不是眾人拉著,他早就殺出來了。今天他早盯准了,這人就是喜樂峰的供奉,絕不是什麼好鳥,他要斬他。

「桀!桀!桀!」身穿粉紅袍的書生怪笑起來,「小子,你是想用你的失敗換你們另一場的勝利嗎?你要這樣想可就大錯特錯了,某家對男人向來寡恩,從不留活口。」

佘九齡冷笑,語意森然,如同嚼鐵,「斬你!」

一道幻影合身直進,兩道拳印如泰山壓頂,轟然下擊。

紅袍書生桀桀怪笑,一道驚鴻自右掌飛出,追光逐電,當空炸向佘九齡的雙拳。同時,他的左掌如刀橫斬佘九齡的丹田,兇狠殘忍。

「轟!」

「轟!」

如兩顆隕石當空爆炸,紅袍書生被拳罡和掌勁擊的上半身後仰,佘九齡腰部被刀氣掃中,鮮血淋漓,一大片血肉掀了出去。

紅袍書生臉上露出殘忍的笑意,「不過如此,去……」

「嘭!」

一條黑影如龍擺尾,又如天帝揮動神鞭,粗有米余的蛇尾暴戾地抽來,依稀還能看到上面有深可見骨的傷口(蛇屬於脊椎動物門爬行綱,有骨頭,這事竟然有許多人不知道)。

佘九齡搬運全部妖元的含憤一擊,竟然全部抽中紅袍書生的腹部,他根本沒來得及運功抵擋。

紅袍書生吐血倒飛,眼中滿是怨毒,雙手凌空捏訣,已準備致命一擊。

「呼!」

一條長達百丈,粗又膨脹到十米的妖蛇怒吼著向他沖了過去。

「轟!」

「轟!」

紅袍書生兩掌全部轟中佘九齡,當空炸飛無數的血肉。

「噹啷!」靈訛仙子的茶杯掉落地面。

「哈哈!哈哈!啊!」

紅袍書生的狂笑突然變成歇斯底里地慘呼。

人們驚恐的發現,一條只有筷子長短和粗細的,彷彿精鐵打造的小黑蛇從他的背後飛了出來。

佘九齡的本體就那麼大,剛才化成的巨蟒完全是虛影。

可憐一個堂堂的中期金仙竟然硬生生地著了道,被它從丹田中一穿而過。

誰說單純的人就不會用計?

佘九齡一戰成名! 於無聲處起驚雷。

驚天一戰,金焰峰竟取得了四勝三負,斬殺兩名中期金仙的傲驕戰績。這像天外隕石砸落深潭,在鐵樹宗掀起了軒然大波。

紫電峰上,電光繚繞,紫輝閃耀,峰主欒紫電面沉似水,一個中期金仙啊,頂級的中期金仙,被人一爪子拍死。不僅僅損失巨大,臉丟的精光。可以想見,這將成為紫電峰的恥辱,會被反覆提起。

「段兄,您看這金焰峰竟然膽敢斬了我們的啖嬰道友,明天該當如何應對?」

「峰主勿惱,其實我們沒有什麼可應對的了,只有明天我親自出手,提一顆頭顱來為啖嬰老魔上祭,同時堵住幽幽之口。」

同一時間,流雲峰、枯竹峰、暴雨峰等,各峰主也在緊急討論,金焰峰上的金仙數量讓他們吃驚。 醉心暖暖:灰姑娘尋愛 要知道,每座峰上有四五名供奉才是正常,七八個都已經算是多的,可金焰峰竟有十一名供奉。

雖然只有三名中期金仙,但這其中充滿了變數,但凡沒有後期金仙坐鎮的山峰,誰也沒有了必勝的把握。

最後,這些峰主們決定繼續觀察,萬一金焰峰能一直保持強勢,他們再放棄挑戰也不遲。

喜樂峰上,歐陽石已拍死了兩名愛姬。他的朋友中期金仙馬鱗竟然死在區區一個初期金仙手中。那可是他的患難之交,從金丹小修士起就是死黨,一起嫖過娼,一起分過贓,一起嚎過喪的朋友啊。

「兄弟啊,你也太大意了,竟著了小人的算計。靈訛,你這賤婢,我一定讓你嘗盡三千歡喜架,生不如死。」

他咬牙切齒,決定提前放大招,他有兩個後期金仙供奉,從明天起要在金焰峰掀起滔天血浪。

當此時,金焰峰上濟濟一堂,東方宇正在和靈訛仙子一起大宴眾仙。

對於靈訛仙子來說,今天簡直就像做夢一樣,她那美麗的大眼睛不斷在弟弟和東方宇身上飄移。習慣萬事靠自己擺平的她,終於感受到了身為女人,那種能夠真正依賴男人的幸福。

小鴨提著美人甌專門去給佘九齡敬酒,由衷地道:「佘兄,今天你可讓我開了眼,我都熱血沸騰,我要敬你一萬杯。」

佘九齡平時最愛板著一幅冷麵孔,其實在冰冷外殼中有一顆柔弱的心,讓小鴨誇的竟然臉紅起來。

巫神們別提多羨慕了,紛紛嚷嚷著請求參戰。

東方宇道:「小鴨,今天讓你辦的事怎麼樣了?」

花又一搶著道:「這四十二座山峰我們只走了九座,不過今天挑戰我們的這七座都去了。那些供奉有的行事張揚,這些人的事迹我們多少都掌握了些,其中確有一些萬惡之徒。不過大多數供奉只以修鍊為主,了解不到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東方宇點頭道:「這就是了,此地修鍊環境上佳,我們還要待上一段時間。強勢歸強勢,太過濫殺恐怕讓宗內大能生厭。也只能先拿那些該死之輩立威。」

正在這時,辟邪從殿外走來,說道:「大哥,我發現一件怪事。」

所有人都看向他。

「我見他們居然不把兩個金仙的屍體收走,便想起升級我的繩天大斧,結果毫無神性,變成了凡屍。」

「什麼?」東方宇追問。

「他們的精華全部消失。」

大家面面相覷,姚露華道:「看來是鐵樹大人吸收了,顯然其它峰主都知道。由此可見,本宗並不介意自相殘殺。」

大家想了想,都緩緩點頭。

東方宇說道:「明天各宗一定會提升挑戰者的檔次,我請大家牢牢記住,本尊不在乎你們失敗。反正有犼親自壓陣,誰也休想霸了此峰。相反,我絕不允許有人隕落。以你們現在的狀態,已經驕傲無形,與死在灰太狼和佘九齡手下的兩個中期金仙何其相似。」

說完,東方宇眼光掃過眾人,許多巫神悚然一驚。血腥的一幕又在眼前閃過,如果不是那個姓馬的金仙太過瞧不起佘九齡,要敗都難,何況是死?

「大家要向鳳翅黑龍學習,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東方宇笑眯眯地道。

鳳翅黑龍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向東方宇拱手,矜持地道:「謝謝宗主誇獎。不過這對他們要求太高了,年輕人哪有這種雲淡風輕的氣度?就如那風中翠竹,既要有傲骨,又要有虛心,難啊!這需要無數生死歷練的沉澱才行。」

「嘔!」小鴨發出一聲乾嘔,「呸」一聲吐出一塊雁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