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人正隱藏在黑暗中。

看著崔浩謹小慎微的樣子,烏塵不屑的冷笑一聲道:「你若是懷疑我,何不動手把我殺了?反正這裡的事,你肯定不會讓其他人知道。」

崔浩聞言,眼睛一轉,卻是想到這世上誰會用催火元靈做誘餌?

如果有這人不是腦子壞掉了,就是個瘋子。

催火元靈,無邊丹道之匙,跟這個相比,眼前的陰魂神火,跟催火元靈根本什麼都算不上。

甚至就算是他這個侯靈一重的靈師再加上半吊子煉丹師的身份,在催火元靈面前也不值一提。

想到此處崔浩尷尬一笑道:「是崔某想多了。那就請小兄弟幫幫忙吧。只要把陰魂神火,引離她的天庭。我保證讓小兄弟安然離開。」

崔浩拍著胸脯道。

看著崔浩的樣子,烏塵心中一冷,暗忖道:「讓我離開?只怕真的把陰魂神火引出的時候,就是我命喪之時。」

但是也沒有辦法,在崔浩面前,烏塵的不管是狂武五重,還是狂靈二重的實力都完全不夠看。

實力還是差距太大了。

陰魂神火本就是因為人死後的怨念和思念形成,這種奇火也只能在死者額頭上方三寸處,才得以留存。

若是強行收取,陰魂神火一旦離開死者的天庭範圍,就會煙消雲散。

實際上,陰魂神火如果無人收取,最多也就幾十年便會自然熄滅。

但是為何這個名為葉無雙的人的陰魂神火能夠停留三百之久而不滅,卻是沒有人知道原因。

起初崔浩也有些納悶,但是很快,內心中對於奇火的渴望,就讓他選擇忽略了這個問題。

雖然是一百名開外的奇火,但是只要他能夠得到,相信也可以藉此煉出真階九品丹藥。那時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回歸宗門,也不必再受左子星的奚落。

崔浩滿是期待的看著烏塵,卻見烏塵站在那裡眉頭微皺,卻是並沒有動作。

崔浩面色一沉道:「怎麼你還不動手?」

烏塵看了看葉無雙額頭上的陰魂神火,又看看中指上的黑色木製指環,許久方道:「崔前輩,這指環是我無意中得來,也不知道是怎樣認主的,所以我並不會驅用之法!」

崔浩上前一步,一把抓住烏塵的前襟怒道:「你說什麼?」

「晚輩並不懂驅用催火元靈之法。」烏塵坦然道。

崔浩目眥欲裂,看了烏塵良久,卻發現烏塵目光鎮靜,不似說謊又聯想到跟烏塵遭遇之時,烏塵被自己的火爐圍攻,催火元靈並沒有第一時間出現,而是最後關頭救了他。

由此可知,烏塵應該的確不會驅用之法。

最後他只好放下烏塵,道:「其實我也不知道驅用之法,難道認主了之後,你還不能和它溝通?」

「溝通?」烏塵暗道自己是溝通了不知多少次,就是沒反應啊。

但是在崔浩的監視下,烏塵只好照辦。

只見他捏緊指環,一縷意念向指環中,傳遞過去。

但覺指環之中空蕩蕩的黑暗一片,哪裡有什麼催火元靈存在。

烏塵有些失望的收回意念,正想跟崔浩說自己已經失敗了。

哪知手掌上忽然一陣溫暖,催火元靈那幼小的身影,不知從哪兒冒了出來。

正雙手抱著胸口,有些氣鼓鼓的坐在他的手掌。

「前輩,我…」烏塵還沒有說話。

就被崔浩打斷道:「這不是出來了嗎,快,快讓它把陰魂神火引出來。」

烏塵急忙對催火元靈道:「去,去把那火引出來。」

哪知道催火元靈白了烏塵一眼,再次閉上眼睛,彷彿什麼都沒有聽到一般。

崔浩面色一沉,看著烏塵生疏的樣子,終於相信這個傻小子當真是一竅不通。

(未完待續。) 聞言,姜染額了一聲。

聽起來,確實像是江淮會做的事情。

畢竟,江淮哥是真的很溫柔,無論是對誰。

但是沒想到,有一天他的溫柔尊重會傷害到自己。

想到這兒,姜染就有些生氣。

「沒事,投訴就投訴,反正也沒用。」陸衍之瞎說著大實話。

姜染皺眉,倒是沒他這麼輕鬆,她說:「那個女乘客現在揚言說要放出那位機長的個人信息包括聯繫方式。而且一開始好多人不知道實情就去攻擊了那位機長,還寫信投訴。雖然現在已經解釋清楚了,但是她要是放出江淮哥的個人信息,江淮哥還是要受到影響的啊。」

陸衍之動作一頓,「這哪兒來的憨批,給我看看。」

他朝著姜染伸出手。

他倒是沒留意過什麼熱搜不熱搜的。

最近他自己的事都忙不清楚呢,也無暇顧及他人。

姜染啊了一聲,拿起旁邊的手機搜了搜微博,過了會兒才遞給他:「就這個女人,這是她的微博,你慢慢看吧。看完之後你可以搜一下那段視頻,看看是不是江淮哥。」

這個刁蠻乘客的微博很單調。

除了一些炫富的照片之外,就是攻擊帶節奏的微博。

陸衍之快速瀏覽了一遍,之後退出去搜那段視頻看。

兩分鐘后,他把手機還給姜染。

姜染把嘴裡的意麵咽下去,問:「怎麼樣?是江淮哥嗎?」

「是。」

陸衍之點頭。

「你怎麼看出來的?」姜染有些驚訝。

那馬賽克打的嚴嚴實實。

「這還要歸功下面的那些網友啊。」陸衍之嘖了聲,「現在的網友都是當代的福爾摩斯,各個眼神都這麼好。」

「視頻里江淮戴的表被扒出來了,說是七十多萬,網友都說這位機長不簡單。我都沒看清。」

「那你怎麼能確定是江淮哥的?」萬一別人也有呢。

「剛好,這表是我前兩年送淮哥的,限量款,全球限量四十二塊。」

「有這個條件,能戴這個表的機長,你覺得這個範圍還不夠小嗎?」

姜染:「……」

「那怎麼辦?」

「我晚點聯繫淮哥問一下吧。」陸衍之沒把這種小角色放在眼裡:「實在不行就把她的微博號炸了。」

「???」姜染嘴角一抽,「哇哦,原來這就是資本家啊。」

陸衍之擺擺手,「這是下下策,那個誰,宋小晟不是律師了,這事他在行。這女人要是真敢曝光她就是在犯罪。」

「估摸著律師函一發就慫了。現在一些小孩子仗著家裡是暴發戶爹是土豪,就狂的不行,有幾個臭錢真是要飄上天了。」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請溫柔 陸衍之無語極了。

這年頭,還真是什麼小角色都敢欺負他淮哥了啊。

他淮哥是溫柔是會一讓再讓,是不會對誰做什麼過分的事情,但是……

他會啊。

江淮不會做的事,他可全都會做。

網路暴力,現實約架,或者是比資本,他哪個都不慫。

欺負江淮,那就是在打江家的臉,也是在向他陸衍之宣戰。

紅果果的挑釁啊。 不過既然已經認主,那催火元靈應該能夠感受到主人的意志不會違背才是,怎麼這個催火元靈一動不動?

烏塵連說話帶使眼色,催火元靈那小小身軀就是盤坐在那裡一動不動。

崔浩也在一邊干著急,使不上勁。

就在烏塵牙關一咬,蹲下身來,把手伸到葉無雙頭頂上方陰魂神火不遠的位置。

在他想來,催火元靈最喜歡火焰,陰魂神火既然稱的上奇火,那絕對比一般火焰的吸引力更大。

哪知道催火元靈靠近陰魂神火,眼角僅是微微一抬,就重新閉合起來。

倒是因為催火元靈的出現,那陰魂神火陡然間明亮了幾分。

崔浩看到此處,一陣激動,一陣胡言亂語道:「催火元靈,我的祖宗,幫幫忙,把那陰魂神火引出來給我好不好?」

「催火大爺,大表哥….」

看著崔浩的樣子,哪裡有一點侯靈一重高手的樣子。

哪知就在這時,催火元靈不知聽到了什麼睜開了眼睛,純凈無比的一雙大眼,望向了崔浩。

烏塵急忙道:「前輩,你說了什麼引起他的注意了。不要停,繼續說。」

崔浩好似發現了新大陸一般道:「大爺,你是我的親大爺,爹,你是我的親爹!」

哪知道在聽到,崔浩毫無營養的話語后,催火元靈小臉上竟是現出一絲笑容,竟似頗為享受。

崔浩心情激動,當下也不管什麼臉面,什麼祖宗,二大爺,反是直系旁系三代以內長輩的尊稱叫了一個遍。

催火元靈越聽越享受,最後竟是拍手跳了起來,頗為歡喜。

崔浩也跟喝了酒一樣,臉色漲紅,激動的甩開嘴巴:「大姨夫,老娘舅…」亂喊個不停。

就在這時,烏塵不失時機道:「看他這麼可憐的份上。幫他把那陰魂神火引過來吧。」

催火元靈轉頭來看了烏塵一眼,用力的點點頭。

只見他小手一招,陰魂神火嗖的一下子,就飛到了他那有些肥胖的手掌上,陰魂神火陡然明亮數倍,催火元靈發出一陣咯咯的笑聲,頗為清脆悅耳。

崔浩看著眼前一切,驚訝的張開了嘴巴,十幾年來,自己試了不知多少次,多少種方法都無法把陰魂神火引離出來,更別說完全掌握。

這催火元靈只要小手一招,就可以把陰魂神火招來,這其中的差距何止千萬里。

這時烏塵道:「把陰魂神火給他吧。」

烏塵之所以如此說,並非他不想把陰魂神火據為己有,雖然是排名一百之外的火焰,終究是奇火,烏塵一直對奇火,頗為神往,正好可以借來研究一下。

可是眼下,崔浩虎視眈眈,烏塵就算有了這陰魂神火,也遠遠不是他的對手。

倒不如做個順水人情,送給他,讓自己離開最好。

說到底,這陰魂神火雖然罕見,真讓烏塵為了他跟崔浩翻臉,還犯不上。

崔浩手掌一擒,陰魂神火,趕緊在空中一陣亂點,又口中念念有詞。

不一會兒他睜開雙眼,手掌一翻,一朵暗紅色火焰跳躍著出現在他的掌中。

「哈哈哈,我終於有了屬於自己的奇火了!」崔浩仰天哈哈大笑起來。

「前輩,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催火元靈已經消失,烏塵面無表情的看著崔浩道。

崔浩低下頭來,眼中寒光一閃而沒,笑道:「那是自然,小兄弟幫了我這麼大的忙…對了這穹頂上的夜明血珠價值連城,不如就送給小兄弟你如何?」

崔浩口不應心,似乎在找一個借口。

烏塵心中冷笑,他已經知道對方打算食言而肥。

「啪!啪!啪!」

這時一陣稀落的掌聲傳來道:「崔師兄啊,你瞞的我好苦,這才一個白天不見,你就有了奇火,雖然是排名一百之外的垃圾火焰,但是也總算是奇火。

不過我奇怪的是,怎麼這位小兄弟一來,你就有了奇火。

是崔師兄運氣好,還是這位小兄弟,有著其他的神通,不為外人得見?」

左子星從黑暗中走了出來,目光落在烏塵身上,又看看崔浩道:「我有一個提議,崔師兄你看可好?」

「你想怎樣?」崔浩冷聲道。

左子星笑道:「我把那半塊玉牌給你,你返回宗門。

你把掌中的陰魂神火,讓給我的死灰之火吞噬。如此一來你現在就可以回到宗門,也不用花費時間煉製什麼真階九品丹藥。

師弟我就勉為其難的用死灰之火升級后的火焰,在這困所城凝練真階九品丹藥,成功之後,再到門中與崔師兄相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