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聚集在一起的時候,一般都是三五個人聚在一起,組成了一個半圓形的防禦陣型。

而且,他們的速度很快,幾乎是片刻之間,兩千岩族便已經全部聚集在了一起。

一個個防禦陣型互相呼應,宛如一個整體。

這種情況下,無論洛辰攻擊哪一個,都會受到一群人的圍攻。

洛辰的身影一頓,停了下來,冷冷的看著那些岩族。

現在,他如果繼續攻擊,那無疑是將自己送入了險境。

他雖然痛恨這些岩族,但卻還沒到失去理智的地步。

「卑微的人族!」岩族之中,那個近三米的傢伙開口了,「你的速度是很快,但是你以為憑你一個人,就能殺死我們這麼多人?」

「當然不能!」洛辰冷笑一聲,「但是,誰告你我是一個人的?」

現在,距離這些岩族發動動靜已經過去了一會,用不了多久,其他的聖子應該就能趕過來了。

「哼,我當然知道你不是一個人,但是在你那些螻蟻援兵趕來之前,你就會死了。」三米高的岩族說著,腳掌猛的在地上一頓。

「砰!」

一聲炸響。

地面出現了一個大坑,碎石四處飛濺,而那岩族巨大的身體,卻在那巨大的反震之力作用下,飛快的朝著洛辰沖了過去。

那速度,竟然比一般的星皇級武者還要快出不少。

洛辰的面色微微一變,眼中有些震驚。

他震驚的不是則岩族的速度,這岩族的速度雖然快,但是和他比還是有些差距的。

他震驚的,是這岩族的實力。

在這個岩族實力爆發的瞬間,他感覺到了一股極為強很的星元波動。

這個岩族的實力,至少也在星皇第七重以上。

而且,是堪比聖子的星皇第七重。

這樣的實力,如果和其他武者比的話,大概就相當於星皇第八重了。

這樣的一個對手,對現在的他來說,壓力還是極大的。

不過現在的情況,也根本不容許他退縮。

當即,他便腳掌一踏,飛快的迎了上去。

「唰!」

幾乎只是一閃,洛辰便已經到了那岩族跟前。

「死!」

岩族武者的拳頭早已經蓄勢待發,足有半個西瓜大小的拳頭,帶著強勁的風聲,直接砸向了洛辰的腦袋。

「唰!」

洛辰自然不會和岩族硬碰硬,他的身影一閃,躲開了一拳,同時手中青龍劍直刺而出,刺向了岩族的脖頸。

見此,那岩族武者的拳頭猛然回收,擋住了脖頸跟前。

「叮!」

岩族武者的拳頭之上閃過一抹金色光芒,竟然生生的擋住洛辰洛辰的劍。

洛辰的眼神微微一凝,這是他遇到岩族一來,攻擊第一次被擋住…… 「叮!」

隨著一聲輕響,洛辰的攻擊被擋住了。

洛辰的心中極為的震驚,不過他也看到了岩族拳頭上閃過的那一抹金色光芒。

顯然,能夠擋住他的攻擊,並不是因為岩族本身的防禦夠強,而是因為他用了某種增加防禦的技法。

「哈哈哈,可悲的人族,攻不破我的防禦,我看你還能怎樣?」三米高的岩族武者大笑一聲,猛然翻手抓住了青龍劍的劍尖一拉。

洛辰只感覺劍上一股大力襲來,將他的整個身體都朝著岩族拉了過去。

同時,他清晰的看到,岩族的另外一個拳頭已經提起,朝著他轟了過來。

這要是被砸中,他就算不死,也得丟半條命。

手一松,放開了青龍劍,同時腳掌在虛空連點,他的身影如電般飛速後退,瞬間拉開了和岩族武者的距離。

「啪!」

岩族武者一拳落空,卻砸的虛空發出了一聲爆響。

看了眼手中的青龍劍,他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絲譏笑,「人族,現在你連武器都落在了我的手裡,還怎麼打?」

「不好意思,你高興的太早了。」洛辰的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心中微微一動,「小青,攻擊!」

小青,是青龍劍的劍魂。

若非如此,洛辰又怎麼會如此輕易的鬆開青龍劍?

「嗡!」

隨著他的念頭落下,被岩族抓在手裡的青龍劍上猛的亮起了一抹刺目的金色光芒。

劍中的八十一道金系符文,被激活了。

青龍劍的鋒銳程度,瞬間暴增。

同時,青龍劍就彷彿擁有生命一般,猛的一顫,在岩族手中往前竄了一截。

「嗤!」

劍鋒入肉的聲音,清晰的傳了出來。

「啊!」

那岩族武者吃痛,猛的鬆開了手掌。

而與此同時。

「唰!」

洛辰的身影一閃,鬼魅般的出現了岩族武者身影,手一伸握住了青龍劍。

「剎那芳華!」

劍光如電,如光,在虛空之中一閃即逝,沒入了岩族的脖頸之中。

「嗤!」

輕響之中,鮮血飛濺。

同一時間,那岩族的脖頸位置,亮起了一抹金色光芒。

顯然,看到洛辰的攻擊,那岩族發動了增加防禦的秘術,可惜的是,洛辰的速度太快了,他的動作,慢了那麼一步。

「殺了他!」

「保持陣型!」

「大家一起出手!」

「……」

看到首領被殺,地面上的那些岩族立即躁動了起來,一個個大聲的嘶吼著。

洛辰竟然殺了他們的頭領,這是他們絕對無法忍受的。

當即,一眾岩族齊齊朝著洛辰的沖了過去。

他們的速度不是很快,但配合很默契,行動之際,還能保持著完美的防禦陣型。

這種情況,洛辰除非轉身離開,否則想要攻擊的話,就好像有種面對刺蝟一樣,無處下手的感覺。

於是,看著那不斷逼近的岩族,他只能一步步的後退著。

不過剛剛退了幾步,他的嘴角便是露出了一絲冷笑,而後翻手拿出了一塊陣基。

許久沒用陣法,他竟然把這個都給忘了。

作為一個陣法師,他何曾怕過圍攻?

手一揮,八塊陣基瞬間飛射而出。

「咻!」

幾乎是眨眼之間,八塊陣基便已經落地,覆蓋了方圓近五十米的範圍,將距離他最近的一部分岩族覆蓋了進去。

「唰!」

濃郁的白霧瞬間升騰而起,遮蔽了周圍岩族的視線。

而陣法之中的岩族,則是立即變的慌亂了起來,他們來到人族空間之後,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

「唰!」

洛辰根本沒給這些蒼族反應的機會,直接身影一閃,便沖入了陣法之中,手中青龍劍閃爍著金光,不斷的沒入一個個岩族的脖頸。

「嗤嗤嗤……」

眨眼之間,便有七八個岩族倒在了血泊之中。

「這是人族的陣法,快攻擊!」直到此時,陣法中的岩族才有人發贏了過來。

一時間,一個個岩族立即朝著周圍的白霧打出了攻擊。

同時,陣法之外的岩族,也在不斷的轟擊著陣法。

而洛辰對此,根本懶的理會,他只是身影閃動,不斷的揮動青龍劍。

「嗤……轟!」

就在第十二個岩族武者被他擊殺的時候,惑神陣在一聲劇烈的轟鳴聲中,徹底破碎了。

那些白霧瞬間消失,露出了洛辰的身影和地上的十二具如小山般的屍體。

看都這一幕,一眾岩族徹底的瘋狂了。

這個人族,前後已經殺了他們幾十個族人。

這樣的仇恨,讓他們恨不能生吞了洛辰。

「殺!」

「殺!」

一眾岩族,在震耳的呼喊聲中,快速得沖向了洛辰。

不過,他們也還沒失去理智,衝擊之時,仍舊保持著陣型。

而面對瘋狂的岩族,洛辰卻是冷笑一聲,再次翻手打出了八塊陣基。

最近的這段時間,他除了修鍊之外,刻畫陣基也沒停下。

現在,他戒指里的陣基,連他都不知道有多少,絕對足夠他肆無忌憚的殺|戮了。

「咻!」

陣基瞬間落地,白霧升起,惑神陣成型。

看著那再次出現的白霧,陣法之外的岩族們先是愣了一下,然後便飛快的開始攻擊陣法。

同時,陣法之中的岩族由於有了剛才的經驗,也立即開始攻擊了。

對此,洛辰仍舊不予理會,他只是身影一閃,再次衝進了陣法之中,手中的青龍劍繼續揮舞。

「轟!」

當第八個岩族死在洛辰劍下的時候,惑神陣再次被轟碎了。

只是還沒等岩族高興,洛辰的手掌又是一揮。

「咻!」

濃郁的白霧再次升起,洛辰的動作幾乎不停,殺|戮繼續進行。

陣法之內,一眾岩族有些慌亂的攻擊著陣法,這個人族,怎麼會有如此多的陣法。

如果一直這樣下去,他們這些族人,幾乎全都必死無疑。

與此同時,陣法之外的岩族,也是這樣的想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