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做什麼,只是想讓她成為我的幻奴。」幻靈開口道。

「是嗎?」路川緩緩開口,目光閃動中,袖袍勐地一揮。

一股無法言喻的力量爆發而開,風雲開始變色,一陣陣雷鳴之聲,也是讓丹堂所有人也都關注了過來。

楊曉蘭這裡面色變化,連忙走出房門,她知曉路川來到這裡的事情,可卻不知道五丹女被幻靈控制的事情。

此刻一看,楊曉蘭的面色也是煞白了幾分。

「死幻靈,你把我的丹女怎麼樣了!」楊曉蘭震怒。

甚至怒氣之大,不比路川這裡遇難時小多少。

幻靈沒有去回答楊曉蘭的話,因為她此刻完全沒有了這個能力。

她驚恐的看去那六道法印化作的輪迴黑洞,唿吸急促中帶著無法置信。

「不說是嗎?」路川冷哼一聲,這六道輪迴之力,剎那間向著幻靈而去。

甚至僅僅是氣勢,就讓幻靈這裡變回了本體,化作一股灰色的霧氣,霧氣中則是有著一個驚恐到無比的面孔。

「我甘願成為少祖的丹爐之靈!」幻靈立即開口,眼看六道輪迴落下,它心中有著激動之色。

路川知曉這幻靈不敢造次,此刻袖袍一揮收回了六道輪迴之力,這種力量動用,對於路川此刻的消耗也是非常的巨大。

沒有達到輪迴境,卻是掌握了輪迴力量,這本就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再加上路川這裡,掌握的是更加純粹的輪迴之力。

幻靈沒有廢話,直接打開了幻仙爐,五丹女也是從中飄了出來。

楊曉蘭快速臨近,急切的看了過去,餵食了幾顆丹藥之後,才唿出了一口長氣。

「楊堂主,五丹女如何?」路川問道。

楊曉蘭笑道:「路川還是你來的及時,要不然這裡發生的事情,我還真的不知道了。」

路川道:「這件事恐怕也有我的原因。」

楊曉蘭看了看路川,又目光冰冷的看了幻靈一眼,低聲道:「這幻仙爐非常狡詐,當年丹宗出現之後,這幻仙爐便是在這宗門之中,可以說史非常的悠久,比之丹宗有過之而無不及,其中的幻靈更是精明。」

聞言,路川心中一動,也是點了點頭。

「主人。」幻靈激動的看去路川,立即開口。

這叫的一點都不生疏的感覺,倒是讓路川這裡剛剛還想罵幻靈兩句的話,也是有些難開口……

「先跟我回去。」路川開口道。

幻靈立即回到幻仙爐,讓路川和那女子坐在上面,朝著鎮血堂快速飛了過去。

回到了自己的住所,路川看著眼前比自己還要興奮的幻靈,心中若有所思。

「你存在了多久?」路川問道,想了下換了一種問法,道:「丹宗存在時,你是否存在了?」

若是以往,幻仙爐這裡絕對不會回答,可現在它是真的把路川當做了主人,立即點頭道:「沒錯,丹宗成立時,我便存在了。」

「只不過存在的時候,我沉睡了千年的時間,所以丹宗大部分事情,我並不是知道很多。」幻靈道。

路川難免失落,又問道:「那你知道青銅殿的事情?」

「主人你是說宗門那山峰上的青銅大殿?」幻靈道。

路川點了點頭,畢竟自己要不了多少日就要進青銅大殿了,如果能了解的話,那自然是非常好的。

「那裡我也並不是很了解,但似乎我總覺得我在裡面呆過很長的一段時間。」幻靈開口道。

前一句話,路川還是有些失望的,可緊接著的一句話,卻是讓路川露出了喜色。

「那你還記不記得青銅大殿裡面的一些事情?」路川問道,哪怕不是很了解,可起碼呆過,應該知道一些事情。(未完待續。。) 不知道??

路川微眯眼牟,看去眼前的幻靈,露出了懷疑的神色。

幻靈也深怕路川這裡不相信,連忙道:「我是真的不知道啊,在那裡面,我都還沒有蘇醒過來。」

「既然你都不知道,那我要你有什麼用?」路川故作冷哼一聲,他自然不可能丟棄幻仙爐,自己還要這幻仙爐去煉製特殊的丹藥。

幻靈卻是不敢讓路川這裡對自己有著任何一絲的拋棄念頭,立即開口道:「主人,我可以在青銅大殿中保護你的安全。」

路川聞言,也是有了興趣起來,問道:「你要怎麼保護我?」

「我會幻術!」幻靈很是自傲開口道。

路川仔細一想,這幻靈的幻術的確了得,而之前自己之所以能看出來,依靠的是心靈決的力量,這股力量讓他感覺到了之前的五丹女有危險。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危險,可路川也是一直在留意著,最後五丹女這裡突然間的變化,也是讓路川一驚,不過好在有驚無險。

「這理由算是勉強的吧,現在你給我安分點,我要煉丹,我要用到你的時候,就給我出來。」路川說道。

幻靈聽聞路川沒有趕走自己之後,也是唿出一口長氣,立即點頭稱是,回到了幻仙爐之中。

路川看了看幻仙爐,心中思索道:「這幻靈之所以跟著我,似乎是因為我的六道輪迴之力……」

不管怎麼說,路川對於幻靈,顯然還是有著防備之心。

此刻開始煉丹,路川早已想過自己要煉製一些專門保命的丹藥。

「丹藥分為內在和外在的保護,那青銅大殿太可怕了,這兩種丹藥都必須要存在!」路川咬牙中,在其腦海之中,早已有一個藥方形成,此刻直接開始煉製這一枚的丹藥。

一個月的時間,路川完全沉寂在這煉丹之中,那女子也並沒有去打擾路川,不時遠遠的看去,雙手托著香腮,眼中泛著花痴的神色……

半個月後,五丹女這裡也是好了起來,她自然知曉當日自己是被路川救出,此刻前去拜訪,發現路川並沒有空之後,也是略微有些失望。

「你把這東西給少祖。」五丹女把一個禮盒遞給了女子,便是離開了此地。

「這裡面是什麼東西?」女子非常好奇,不過並沒有私自打開去看,她明白這是路川的私人物品。

只是心中總是有些不爽快。

又過了幾日,鎮血堂的王玲也來到,同樣送出了一份禮物,也是禮盒裝著。

女子看著手中的兩份禮盒,咬了咬牙道:「我也能送給少祖好東西!」

頓時,這女子便是離開,再回來時滿臉的興奮之色。

而在內門,某個長老看著遠離的女子,輕嘆了一聲,心中有些肉疼。

「女大不留人啊,只是少祖未必看的上,而這些東西……」一說到這,長老都覺得肉疼,不過知曉這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路川這裡已經是丹宗的少祖,地位上已經不是他們所能比擬的,甚至宗主決定的事情,身為少祖的路川,也是有著一定的反駁之力。

女子回到了鎮血堂之後,在其身後有著一車的儲物袋,其中自然都是此次女子回去拿過來,想要去送給路川的。

「有了這些東西,我一定能超越那兩個人。」女子哼聲道。

這時,房門打開,路川伸了個懶腰走了出來。

「你笑什麼呢?」路川看去女子,笑著問道。

女子眨了眨眼,笑道:「少祖,沒什麼……你的面色似乎不是很好看啊。」

路川點了點頭,道:「這些日子太累了。」沒有人知道,路川這幾日除了煉丹之外,還叫幻靈使用幻術,讓自己煉製一種更加驚人的幻丹。

上次進入青銅大殿,是非常突然沒有準備的,這一次路川可以說準備的非常完全。

女子思索了一下,叫路川在此地稍微等待。

不多時,女子拿著一碗湯水過來,心中有些浮動,轉過頭,把湯藥遞給路川,道:「少祖,喝了這碗湯,你的精神會好許多。」

「你怎麼要扭過頭,難道是落枕了?」路川接過湯藥,疑惑問道。

女子臉微微一紅,剛想說什麼時,路川兩眼一亮。

「太好喝了,而且裡面竟然有著增幅精神力的靈神根,這種東西太昂貴了啊。」路川看去湯藥中的一根根莖,兩眼都冒光起來,甚至直接吞了下去。

女子一愣,沒想到路川在她面前竟然如此放得開,完全就沒有女子想象中,那種高高在上的樣子。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路川問道。

女子啊了一聲,隨即連忙道:「我叫崇蓮,平時大家都叫我小蓮。」

路川點了點頭,隨意道:「你歲數和我差不多,甚至比我大一些,叫你小蓮也不合適……」

女子剛想搖頭,連忙說合適的時候……

「這樣吧,我就叫你阿蓮好了。」說著,路川看去了在不遠處桌面上的兩個禮盒。

崇蓮微微一愣之後,開始喃喃起來,「小蓮,阿蓮,小蓮,阿蓮,阿蓮,阿蓮……」

越念,崇蓮就越發覺得這阿蓮簡直太親切了!

「這個是五丹女送的,另外這個是王玲送的。」崇蓮開口道。

路川看去那一車的東西,戳了戳手,道:「那上面都有誰送的?」

「啊……那些,都是我送的。」崇蓮開口道。

路川瞪大了眼睛,他甚至沒有理會這兩個禮盒,直接看去這一車的儲物袋,打開時發現這裡面,赫然是許多昂貴的草藥,以及不少的法寶。

「都送我了?」路川倒吸了口氣。

雖說宗門給了他不少,但路川從來就沒有覺得多過,並且這其中,還有著幾樣是自己一直想要之物。

崇蓮點了點頭,看到路川這興奮的樣子,心中也是高興。

「哈哈,太謝謝你了阿蓮。」路川大笑,又打開另外兩個禮盒。

五丹女的禮盒中,有著一顆七彩珠子,裡面蘊含著驚人的力量,僅僅是打開,便是引起天氣的變化。

王玲送來之物,則是一顆血色的丹藥,這丹藥路川一眼看過去,心神也是微微一震。

丹藥有著說明,是一枚可以在尊者境中,增進修為的仙丹,並且還瞬間增加強大的戰力!(未完待續。。) 至於那七彩珠子,一樣不凡,有著七彩之光流溢,散發著一股驚人的力量,但到底如何,路川一時半會並沒有弄明白。

可路川卻是由心的感謝這些為自己送來東西的人,至於李鴻這邊送最多的,路川反而是沒有絲毫的感謝。

如果現在忽然間有著一道命令,讓自己不用去那青銅大殿,那該有多好。

還有幾日,便是一個月的期限。

路川的心更加的不安了,他總覺得此次進去凶多吉少。

至於找人一起進去,這個念頭路川從來就沒有想過,這種地方自己不可能托著別人下水。

並且自己在裡面,自保都難,要一個實力比自己還低的進去,也只是給自己增加負擔。

至於修為比自己高的,宗門這邊是完全不允許,況且也就兩個太上長老,一擊李鴻宗主。

路川進入青銅大殿的日子,終於還是來臨了。

這一日,整個丹宗所有人都放下了手頭上的事情,普通的弟子都一個個抬頭看去山峰,也有弟子在山峰外看去,畢竟這山峰是有著禁忌。

與此同時,在外界,路川的石像也是塑造好了起來,很多人在其石像面前,都開始貢上了香火。

路川本來在來的路上還有著忐忑,可感受到了那一股香火之力后,心中也是定了定神。

所謂香火之力,是一種氣運加身,若是還存於世界的人,是無法得到香火之力的。

但路川這裡非常的特殊,可以說是重生。

路川也知道,宗門這是在這一點上再給自己好處,只希望自己可以進入這青銅大殿之中。

「以後有什麼好事,我一定要再三斟酌才行。」路川心中輕嘆,此刻發現自己越發靠近這青銅大殿後,就更是後悔當日自己當了這少祖。

「我那時真是煳塗啊。」路川又嘆氣道,在其一旁的王氏姐妹早已知曉路川的性格,此刻淡淡一笑。

馮元華也是露出擔憂,道:「路老弟,你不用擔心,我等都會在大殿外面等著你的歸來。」

路川看了看馮元華,也只能苦澀的點了點頭。

崇蓮倒是第一次認識這樣的路川,不過在她看來,路川什麼樣都是最好的。

山峰外,李鴻在這裡露出笑意等待。

路川看去也不由的咬了咬牙,暗罵了一聲:「這老東西!」

馮元華等人都冒出了冷汗,李鴻宗主以及另外兩個太上長老,也都汗顏,嘴角微微搐動了幾下。

「路川,此次進去青銅殿,也是逼不得已的事情,你一定要記得保護自身的安全。」李鴻非常肅然道。

路川白了一眼,隨即嘆了口氣,眼巴巴的道:「宗主啊,那個……能不能把你那個仙葫借給我,我好進去安全一點。」

「不能,青銅殿是不允許的。」李鴻苦笑一聲道,如果真的可以,他也是有著這個想法。

「這該死的青銅大殿!」路川看去那青銅殿,心底中暗罵了一聲。

頓時,那青銅殿竟是一震,整個空間也隨之一顫,竟是有著裂縫蔓延而開,彷彿是聽到了路川心底中的那句罵聲。

路川臉色都白了,道:「宗主,你……你說過這傢伙很溫和的,我現在進去,會不會直接被殺了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